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诱妻入局:老公有点邪

更新时间:2019-03-14 14:00:25

诱妻入局:老公有点邪

诱妻入局:老公有点邪

来源:追书云作者:浮生若梦_分类:短篇言情主角:卫映秋苏凛夜

《诱妻入局:老公有点邪》小说简介主角是卫映秋苏凛夜的小说是《诱妻入局:老公有点邪》,它的作者是浮生若梦_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那一天。她抱着他的大腿,说:“求你娶我。”而如今……“真想不到,你会嫁给我。”一个轻蔑的声音响起,一个指尖轻轻地在她脸上划圈,他触摸她的眉眼,无比温柔,像是对待一件旷世奇宝。在这一场恩怨以及种种误会之中,如何跳出坑来?...《诱妻入局:老公有点邪》第五章:跳窗烧库...展开

《诱妻入局:老公有点邪》小说简介

主角是卫映秋苏凛夜的小说是《诱妻入局:老公有点邪》,它的作者是浮生若梦_写的一本婚恋生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那一天。她抱着他的大腿,说:“求你娶我。”而如今……“真想不到,你会嫁给我。”一个轻蔑的声音响起,一个指尖轻轻地在她脸上划圈,他触摸她的眉眼,无比温柔,像是对待一件旷世奇宝。在这一场恩怨以及种种误会之中,如何跳出坑来?...

《诱妻入局:老公有点邪》 第五章:跳窗烧库房 免费试读

“我一定要去看他的。”她鼓足了勇气,决定拼一把。“如果你不让我去,那可不要后悔。”

“你什么意思?威胁?”苏凛夜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着她。

卫映秋没有作声,径直回到房间。

……

傍晚陈伯来送饭,卫映秋没有开门,尽管陈伯在那里敲了好久。

晚上苏凛夜没有回来,她倒是乐个清净,不必再去考虑怎么应对他了。

第二天,卫映秋再次拒绝了陈伯的好意,执意不肯吃饭。

苏凛夜闻讯赶过来的时候,陈伯在门外焦虑不安。

“少爷,太太一直不肯进食,怕是身体会……”他还没有说完,苏凛夜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

只见她正躺在床上,见苏凛夜进来,也只是睁开眼睛扫了一眼,继而闭上,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

“卫映秋,你到底想干什么?”苏凛夜一把把她拽起,一脸愤怒。

“我说过了,你不要后悔。”她抬起脸,倔强地看着他。“你不让我去见爸爸,我就不吃饭。”

她的脸色有些蜡黄,昔日的红润,早已不见。

“你别想去见卫天原。”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同样,你也别死在我这里。”他说完,将她甩到床上,径直走出去。

没过多久,卫映秋便看到几个身穿白大褂,手里拿着滴瓶和医药箱的人走了进来。他们相互试了个眼色,将她摁倒在床上。

“你们……你们干什么……”她挣扎着,对眼前突如其来的场面吓了一跳。

“按照苏先生的意思,给您注射营养液。”为首的那人将点滴瓶挂到了床边,抓住了她的胳膊。

“不……”

正说着,细细的针管插入她的血管中,冰凉的液体顺着她的血管供给到各个地方。她想要挣扎,可其他人死死地钳制住她的手脚,卫映秋无法动弹。

她只能乖乖地躺在床上,无法逃开,也不敢逃开。

眼睛缓缓闭上,冰凉的液体从眼角划过。

直至滴瓶里没有一滴液体,那些人才放开了她的手脚。

她不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但是,现在懂得了求死不得。

此过程,苏凛夜一直在门口站着,听着里面的动静,好看的秀眉微微隆起。他的心中,有着一种异样的情素滑过。

一连几天,卫映秋都是被人强制着输营养液维持生命。

第四天,她打开电视,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关于父亲的新闻。

果不其然,她听到了有关父亲葬礼的消息,一颗心又砰砰直跳起来。

父亲去世,她这个做女儿的,就连即将开始葬礼都不能去参加。

卫映秋的心里焦虑不安,她必须想个办法逃出去才行。

可是大门口有陈伯在看守,说不定,苏凛夜现在也在一楼。要想从正门走出去,必须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因为怕她寻死,所以门并没有锁。

她拿起包,蹑手蹑脚地推开门,从楼上往下看了看。苏凛夜并不在客厅里。

突然,她灵机一动,想起一个地方。

卫映秋走回屋里,从窗户往下看了一眼。不算太高,她跳下去,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一只脚跨出了窗户,卫映秋知道,如果她逃走,很快就会有人发现。忐忑不安时,她的余光撇到了楼下花园里的小仓库。

这个小仓库平时只是用来放置不用的旧家具,并没有什么贵重物品。

咚地一下跳了下去,卫映秋双脚着地,脚踝却因为剧烈撞击微微发痛,她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

突然,脑袋里冒出一个主意来,她从包里掏出打火机和一张纸,点然后扔到了仓库的木门旁。

火势,很快蔓延起来,黑烟四起。她听到别墅的人往这跑来的脚步声,趁着混乱跑了出来。

她跑到街上,原本想拦一辆车,可这些出租车司机就像没长眼睛似的,一个个从她身旁经过,不管她怎么招手,都没有一辆车肯停下来。

“不行,要晚了。”卫映秋喃喃,想起电视上听到的地址,决定自己跑过去。

脚踝的猛烈疼痛,提醒她不能做剧烈运动,可是卫映秋顾不得这些了。她的步子迈的很大,恨不得马上飞到葬礼现场。

汗水,一滴一滴地从她额上流下,卫映秋的头发微微有些湿润,身上就像洗了冷水澡一般。

爸爸,我来了。

……

“总算赶上了。”卫映秋气喘吁吁地跑到现场,望着现场对流程的工作人员,松了口气。

葬礼很快开始了,卫映秋的表情也变得凝重,长长的睫毛微微湿润,一言不发地站在人群里。

台上的司仪正以悲伤的语气,说着卫天原的生平,卫映秋的余光扫到了不远处的地方,愣了愣,急忙转身。

不远处的地方,苏凛夜不知何时站在那里,朝她所在的人群淡淡地撇了一眼。

他的眼神淡漠,但是却是让卫映秋感到不寒而栗。她的身体微微颤抖,内心无比地乱。

她别过脸,尽量让自己隐藏在人群中不被发现,聪敏中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林寒?”她惊喜地朝那人喊着。

被叫到名字的那个男人愣住,搜索片刻后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继而缓缓朝她走来。

“好久不见。”她满怀希望地看着他。低声向他求助:“林寒,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林寒原本是她的未婚夫,只不过因为他一直在国外的公司,两人许久没有见面了。

这次仓促地嫁给苏凛夜,卫映秋更是没有时间跟他说明这一切。

与苏凛夜不同的,林寒一直对她爱护有加,他曾经说过,她是他的命,失去了她,他也便不活着了。

此番看到林寒,卫映秋有种想要逃出去,跟他重新开始的冲动。

“帮忙?”他愣了愣,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帮什么忙?”

他的眼中有一丝疑惑闪过,还有,厌恶。

卫映秋心里否定了这个看法,一定是她看错了。

她咬了咬下唇,犹豫着该怎样说出口。

看到她这表情,他噗嗤笑了出来。“你还不会真的想找我帮忙吧?”

猜你喜欢

  1. 修真小说
  2. 风水小说
  3. 宠文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