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更新时间:2019-03-14 15:55:01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来源:粉色书城作者:色迷心窍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刘歌杜宇飞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刘歌杜宇飞的小说是《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色迷心窍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本是大家闺秀,却被他劫上山做了压寨夫人。结果洞房一过,官兵就杀了上来。他说是为了夫人能过好日子而投降,却又骂她只是一个悍匪之妻,比不上皇亲国戚的郡主......当个土匪老婆,就这么难吗?...《...展开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刘歌杜宇飞的小说是《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色迷心窍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本是大家闺秀,却被他劫上山做了压寨夫人。结果洞房一过,官兵就杀了上来。他说是为了夫人能过好日子而投降,却又骂她只是一个悍匪之妻,比不上皇亲国戚的郡主......当个土匪老婆,就这么难吗?...

《匪妻难当:大王你轻点》 第32章万花楼是个什么地方 免费试读

蒋沈韩只好闭嘴,喏喏退到一边去,不甘心地用手肘怼了怼曹岩:“你帮我分析分析,大哥是不是傻了?”

刘歌觉得这满院子的男人都傻了,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热茶。杜宇飞也坐了下来,眼睛一直盯着刘歌的一举一动,身体坐的崩直,微微前倾,明显是有话要说。

刘歌好整以暇,将手里的漂亮青瓷茶杯放下,笑看着他:“相公今日早朝,一切可还顺利?有没有交到什么朋友?”

杜宇飞酝酿了半天,还没有开口,黑脸便冲了上来:“对对对大哥!那些大官好相处吗?有没有欺负你一个外来的生人?”

曹岩看不下去了,过来拉一拉他的袖子:“你胡说什么呢?人家当官的都是读过书的人,都有涵养,怎么会像你一样呜呜糟糟的,哎嘿嘿,你说是不是大哥?”

这几个兄弟你一句我一句地,吵得杜宇飞插不上话,只好摆手,示意他们都退到一边儿去把嘴闭上。

他们见到这个手势果然老实了。屋子里一下安静了许多,刘歌笑笑看着杜宇飞的眉眼,看他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要说。

杜宇飞缓缓站起身,将套在便服外面的官府给脱下递到蒋沈韩手里,重新坐好,开口道:“娘子今日身体可好些了?”

几个等着他说大事情的兄弟一倒,好失望的说,自家大哥都已经是三品上的大官了,居然还这么无聊,一门心思就只有自己老婆。

蒋沈韩实在受不了了,愤愤将手里的东西扔给曹岩,自己冲了出去。

走在大街上,一切还都只是刚睡醒的样子。早朝真的是很早的朝,天不亮杜宇飞就出门了,现在还只是吃早点的时候,街上的人十分稀少,而且要么就是无精打采,要么就是行色匆匆的。

“哎呀客观,买两个包子吗?新鲜刚出炉热乎乎的包子!”卖包子的小哥笑意盈盈地看着好不容易路过的一个客人,生怕她不买一样,拉住她的袖子。

那人却鬼鬼祟祟地穿着个破布衣裳,把自己的脸和帽子全都盖了起来,闷闷拒绝:“不要!哎呀我不要!放开我!”

蒋沈韩看到这热闹,一时间兴起就冲了过去,指着那个卖包子的小贩说:“哎哎哎你!就是!说你呢!人家不买你拉着人家干嘛呀!”

小贩给自己找理由:“我看他鬼鬼祟祟不像是好人!”

“切,以貌取人,狗眼看人低!那你看小爷我是不是好人啊?”

蒋沈韩皮肤略黑,但是身材十分高挑,再加上最近得了不少封赏,穿戴的十分整齐,所以看上去就像个小将军,小贝勒,那小商贩赶紧认怂:“您真是会说笑您当然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了,小的得罪不起,小的给您和这位赔不是了。”

“哼,”蒋沈韩却突然露出狠脸凶他:“我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山贼。”

“啊?”那小贩果然吓得够呛,惊叫了一声。

蒋沈韩变换出笑脸,扶扶他的胸口:“别害怕别害怕!逗你玩呢!”

“在那呢!抓住她!快上!”突然,不知道从哪跑出来一伙人,指着蒋沈韩身边的家伙,冲了过来,那人听见声音撒腿就跑,只可惜根本就跑不快,还没跑出视线范围,就被人给抓住了。

蒋沈韩看着新鲜,还是第一次大清早的看见这样好玩的事,不禁多看了几眼。

那小贩见了这样的情景可神奇了,哼哼着:“我就说他不是个好人吧!切!看他那个衣服就不是个好东西!”

“你还说!”蒋沈韩朝着他脑门给了两指暴栗,回转过身,继续插着腰看热闹。

那群人推搡着被围攻的人,一把将她推倒在地,致使她脑袋上的帽子掉落到背后,华丽丽的黑发飘洒出来,蒋沈韩才发现。

“原来是个......是个大美女啊!”小贩惊呼了出来,惊扰了蒋沈韩欣赏美景的沉醉兴致。蒋沈韩脸色微红,转身按住他的脑袋,一顿暴打:“都叫你别说话了!你还说!你还说你还说......”

等他打够了,那群人已经将美女擒住,推搡着走到了他面前。

蒋沈韩伸手抓住了一个大汉:“哎,”想要问的话还没有问出口,就被那人狠狠甩掉:“别碰我!你谁啊!找打是不是!”

蒋沈韩这小暴脾气险些就没有控制住,还好那个多嘴的小贩站出来,拉住了他:“爷!爷你可别惹这帮人,他们是万花楼的打手!”

那群人也不稀罕和他一般见识,抓了人就立马消失不见。

蒋沈韩看着那道清瘦的背影,心驰神往,半晌回过神来,扔给小贩两块碎银子:“说说,那个万花楼是个什么名堂?”

小贩赶紧把钱收好,给蒋沈韩拜了两拜,嗤笑道:“您是看上刚才那个美人了吧?”

“啧!”蒋沈韩又打了他脑袋一下:“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少废话!”

“是是是,”小贩摸摸自己的脑袋,长了一圈的大包,赶紧加快了语速,以求把这位爷送走:“万花楼是京城里有名的青.楼,就是像您这样的公子哥消遣的地方,您可懂?”

蒋沈韩懂了,剩下的不用他说,蒋沈韩也能猜出一二。

那个美若天仙一样的女子,八成是不想就范,又或者是已经攒够了身家的妓.女,所以才偷跑了出来。

究竟是哪一种,蒋沈韩决定去好好查看一下,毕竟如果她是良家妇女,自己刚好缺一个媳妇不是。

他前脚刚迈出尚书府,杜宇飞就把其他人也支开了。脸色不再是以往那般柔软,将手里的茶杯捏的死死的,说道:“你身子若是好了,我们就去找你娘家。”

刘歌心里咯噔一下,索性他的决心那么大,拖一天两天并没有什么大用,刘歌点头答应:“好多了,走上一两个时辰是可以的,我们现在出去,找到晌午,再回来吃饭休息可好?”

杜宇飞将手里的茶一饮而尽,道:“好。”

如此两人也走到了街上,只是不同蒋沈韩一人那般,走的飞快潇洒,两个人的步子走得不能再慢,一路走走停停的,还要拉着行人问,京城里有没有姓刘的人家丢了女儿。

刘歌偷笑,刘这个姓,鬼知道是不是恰好吻合,随便他问去吧。

好死不死的,还真有一个人回了:“前面那条街有一家挺大的粮店,姓刘,据说前不久女儿跟着男人跑了,你去那家看看。

“呵呵,”刘歌心里真真是有一万头草拟吗并肩飞过,当街晕倒的心都有了。

杜宇飞却扶着她,不允许她晕倒,脸上的笑容,越看越带着几分吓人:“我们过去吧。”

“好。”刘歌心里嘘嘘的,生怕真让自己给撞着了,她一个穿越来的,怎么就这么命运多舛,不能好好在古代做个正常老婆呢。

偏偏嫁了一个土匪,又偏偏是魂穿到一个毫无记忆的死人身上。

“我是谁?我到底是谁啊喂!”刘歌暗暗在心里仰天长叹,腿都软了。

她越是这样,杜宇飞的心越坚定,一定要找到她的娘家不可。所以脚步越来越快,眨眼间就到了那家刘氏粮铺。

大清早的,正是趁着人少,进货的好时候,刘掌柜亲自在门前吆喝着督促,看到这两个锦衣华服的人过来,还以为是要成一笔大买卖。

遂迎上来,招呼道:“二位买些什么?”一副尖嘴猴腮,贪财好色的模样,半点儿都不像刘歌。

可杜宇飞还是要问一句:“您是这家的掌柜的?”

“哎是,我就是这家刘氏粮铺的掌柜的,我叫刘赟,请问二位怎么称呼?”

杜宇飞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指了指他半扶半抱的刘歌问了问:“您可认得这个人?”

刘掌柜的眼睛早就在刘歌身上过了好几个来回了,那眼神,要多下流就有多下流。

“不认识。”刘掌柜很想说认识啊,但是,真的不认识。

“嗯。那在下告辞了。”杜宇飞准备走,突然身后响了一声:“那是谁啊!你真不认识啊!我看看!谁家的骚狐狸胚子!”

一个长得极其恶心的泼妇冲了出来,狠狠揪住刘掌柜的耳朵。

杜宇飞眉头清卷,将刘歌紧紧护在怀里。

“哎呦呦呦疼!”刘掌柜被那泼妇揪的原地打转,吆喝道:“你看清楚了再骂人!人家可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不是什么青.楼**!”

杜宇飞已经抱着刘歌走远,心想,若如果,刘歌是个青.楼女子倒也还好,他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但是他心里清楚的很,刘歌十根手指、十根脚趾上没有一点儿硬茧,同房那天,还有处子血,一言一行,知书达理,充满温和的贵气,如山间雨露,清澈不可叼言。

杜宇飞扶着刘歌进了天香楼,小二见到是那日封了尚书的他,立马迎上来,说道:“两位里面请!是大堂还是雅间啊?”

“大堂/雅间。”两个人一点儿默契都没有,说出来的都不一样。

杜宇飞想要雅间,是为了不被打扰,也是为了方便刘歌休息。

而刘歌却是不愿意再和他单独相处在一室,不想,一点儿都不想。

猜你喜欢

  1. 修真小说
  2. 现代小说
  3. 风水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