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重生之我的侍卫是皇帝

更新时间:2019-03-15 10:38:03

重生之我的侍卫是皇帝

重生之我的侍卫是皇帝

来源:书丛网作者:落羽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栾笙沈墨

《重生之我的侍卫是皇帝》小说简介甜宠新书《重生之我的侍卫是皇帝》是落羽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栾笙沈墨,书中主要讲述了:遭人背弃,家破人亡,她恨,若能从来,我定会复仇,可意外的,还真的重生了,可重生复仇之后,她却慢慢发现,不对,我的侍卫,不简单,一日,偷听发现,对我温柔万分的他,竟然有着狼子野心,不过…我喜欢~...《重生之我的侍卫是皇帝》第6章沈公子免费试读“沈公子。”肆煌...展开

《重生之我的侍卫是皇帝》小说简介

甜宠新书《重生之我的侍卫是皇帝》是落羽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栾笙沈墨,书中主要讲述了:遭人背弃,家破人亡,她恨,若能从来,我定会复仇,可意外的,还真的重生了,可重生复仇之后,她却慢慢发现,不对,我的侍卫,不简单,一日,偷听发现,对我温柔万分的他,竟然有着狼子野心,不过…我喜欢~...

《重生之我的侍卫是皇帝》 第6章 沈公子 免费试读

“沈公子。”肆煌不太了解沈墨的身份,只是以“公子”据称。

而沈墨也不配合,冷着脸给肆煌看。

“呵呵,这个沈公子,不太爱说话啊。”肆煌的话,第一次别人这么无视,有些尴尬的说,却为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栾笙听着肆煌的话,只能干笑,她急忙用完手臂轻轻戳了戳沈墨,待沈墨看来时,她使劲努了努嘴朝肆煌,意思是:说话啊!

而沈墨,只是慢慢的,将头转移,不再说话。

“!?”栾笙心里憋屈的很,但她只是笑了笑,朝肆煌说到:“确实,沈墨有些不怎么爱说话呢。”

“哈哈,难怪。”肆煌听着栾笙的话,心里刚才的怒气也消失不见:“我就说么,沈公子,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怎么会无视我。”

“哈哈。”栾笙抽了抽嘴角,只是干笑。

要是我不想复仇,我这辈子都不想和你占半毛钱关系!

自负,自大,自以为是。天!上辈子看上他真的是眼瞎。

栾笙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会,才继续维持的笑容,跟肆煌说到:

“公子还有什么事么?”

我就不信你来找我,是为了沈墨,放着我这么貌美如花的一个人,你竟然要去问一个侍卫!?

“哈哈,我确实是有事情,需要找一下姑娘……”肆煌摇着扇子说,他终于开始挑明来意。

“刚才花灯街上,本人与姑娘擦肩而过,或许是姑娘太过专注看附近的花灯,而来不及看我。”肆煌话说了一半,收起扇子扇子,放到自己衣袍里,又继续说到:

“姑娘没看到在下,在下可被姑娘的身上的无与伦比的气质所吸引!”

肆煌谎话张口就来:“姑娘相信一见钟情么,和姑娘离开后,我脑海中,便全是姑娘的身影,一直忘不掉。”

“呵呵,您老继续吹。”栾笙都快被他的话恶心到吐了,但她只能是一脸娇羞的表情看着肆煌,害羞的说:“真的么?”

肆煌看着栾笙脸颊飞起的两块红晕,在心里笑了笑:说几句甜言蜜语就害羞,啧啧。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继续眉飞色舞的说到:“我原以为那是最后一次见到姑娘,谁曾想,在我即将离开这里时,却听到姑娘的声音。”

“转头,便看到姑娘在那里,身上的荷包却被偷走,心急之下,我本想连忙去帮姑娘追拿贼人,将荷包献于姑娘”肆煌说到这里,满脸无奈。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奈何,姑娘身旁的人都是人才,在下没能拿下荷包,真是有愧与姑娘!”

“在下佩服佩服!沈墨公子真是武功盖世啊!”肆煌话音刚落,便朝着沈墨抱了抱拳。

而沈墨照旧不理他,依旧冷着个脸。

栾笙叹了一口气,心想,终于说完了。

“公子哪里的话。”栾笙抬起头,微笑着说:“公子愿意帮小女子,小女子便感激不尽了。”

栾笙话音刚落,一到风便吹响三人,栾笙发丝随着夜风起舞,衣袍也挥挥吹起。

栾笙抬起手,将飞到耳前的碎发别到了而后,她嘴角抬起,笑着说:“夜晚的风真是好大啊。”

栾笙面色红润,随风起舞的发丝与衣袍为她增添了几分美感,红色的灯笼的淡红色灯关,映到了她的脸颊上,勾起的嘴角,仿佛内有星空的眼睛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你。

瞬间,肆煌与沈墨,被这个美景所吸引。

“咳!”肆煌率先回神,他抬起手,将手握成拳头,装作咳嗽一般看向远方,说到:“姑娘此乃美人也。”

栾笙被肆煌仿佛夸奖的不好意思,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微微笑了笑。

而随后,栾笙便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披在了自己身上。

转过头,只看到沈墨外袍消失不见,细看是在自己的身上,栾笙一脸疑惑,不解的看着他。

沈墨不理会栾笙疑惑的眼光,他只是将头看向远方,毫不在意的说:“夜晚风冷,当心着凉。”

随后便不在说话。

“好吧。”栾笙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外袍,她朝沈墨温柔的笑着说:“谢谢你,沈墨。”

谢谢。

沈墨只是点了点头,眼睛依旧看向远方。

“沈墨可真是会怜香惜玉呢。”肆煌摇着扇子,对栾笙笑眯眯的说。

栾笙也不管他的话语奇怪,她说:“公子对我也一样很好。”

“小女子虽然不能回应工公子的话语,但公子对小女子的爱慕之情,小女子会记在心里的。”栾笙低着头,将手放在自己胸口,温柔的笑着说。

看着栾笙害羞的表情,肆煌勾嘴笑了笑,他走上前去,使自己与栾笙距离靠的更近一些。

而栾笙仿佛不习惯与人这样接触一般,脸瞬间红了。

“可我想知道关于姑娘更多的一切?”肆煌看着栾笙,笑嘻嘻的说。

而栾笙在肆煌看不见的地方翻了翻白眼,离我远点!

但她还是将头低的更深,小声的说:“公子想知道什么,直说便是,小女子一定会告诉公子的。”

肆煌看着快要把头埋在身体里的栾笙,轻声一笑,他抬起手,一手轻轻捏起栾笙的下巴。

栾笙的脸终是露了出来,但她惊讶的表情,仿佛像小鹿一般可怜无助的表情,在肆煌心里击了一下。

他愣了愣,而旁边的沈墨,就趁这时,拉开肆煌的咸猪手,拿起自己的外袍,给栾笙擦了擦下巴,表情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哈哈。”肆煌不好意思的笑:“是我唐突了。”

栾笙低头温柔的笑了笑,轻声说:“没事的。”

“因为我太想知道姑娘的一起,所以有些激动,还望姑娘海涵。”肆煌立马认错,却把自己形容成了一个因爱而太激动的痴情男子。

“没事。”栾笙摇了摇头,说。

“如此,我便想问姑娘几个问题。”肆煌笑着说,他尽量让自己的话语变得和柔。

“敢问姑娘家住何方,尊姓大名,家中可有夫君?本人不才,想借姑娘一生说话。”

猜你喜欢

  1. 武侠小说
  2. 乡村小说
  3. 生活小说
  4. 恐怖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