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我们曾在一起

更新时间:2019-04-14 16:39:37

我们曾在一起

我们曾在一起

来源:掌文作者:旧月安好分类:豪门总裁主角:周宴宴赵毅

《我们曾在一起》小说简介主角是周宴宴赵毅的书名叫《我们曾在一起》,本小说的作者是旧月安好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用闺蜜的话来说,周宴宴这种女人空有一副好皮囊,胸大无脑,在家啃老。啃老二十二年的周宴宴某天灵光一闪,决定冲入职场。新人小菜鸟初入公关职场,本想大展宏图,可上司却……应酬饭局上,周宴宴磨拳擦掌想为上司顶酒时,上司不准。宴...展开

《我们曾在一起》小说简介

主角是周宴宴赵毅的书名叫《我们曾在一起》,本小说的作者是旧月安好写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用闺蜜的话来说,周宴宴这种女人空有一副好皮囊,胸大无脑,在家啃老。啃老二十二年的周宴宴某天灵光一闪,决定冲入职场。新人小菜鸟初入公关职场,本想大展宏图,可上司却……应酬饭局上,周宴宴磨拳擦掌想为上司顶酒时,上司不准。宴会酒会上,周宴宴尽职公关本分,正准备花枝招展时,上司不准。签约......

《我们曾在一起》 008.装死的周宴宴 免费试读

回到酒店后,我坐在沙发上给了我爸一个电话,可打过去没人接,我又反反复复打了几十个,还是没人接,估计是在工作,我便放弃了。坐在沙发上放下手机后,发了一会儿呆,想了想登陆自己所有的通讯工具

查看了一下消息,发现除了季晓曼和林安筎给我发过几条某宝上的衣服链接后,就没有别的什么消息。

我坐在那万分惆怅的叹了一口气,将手机随便扔在沙发上,脱掉自己的衣服和短裙,便往浴室内走去,出来后我爸的电话正好打来,他在电话内和我解释刚才他为什么没接电话,说他刚才在开会,手机静音状态,问我找他什么事。

我和我老爸表达了我明天想离开这里的心思,我爸一听,大约也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在这里,立马就答应了,便说让我去拜托米诺买飞机票,说他那边没有网络,信号也不好,无法帮我买。

是谁买机票都无所谓,只要明天能够回家,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和爸挂断电话后,我又给了米诺电话,她接听后,我便在电话内和她转达了我老爸让她买机票的意思,米诺在电话内笑着说:"你真的不打算多玩几天,等你爸爸回来一起回家吗?"

我说:"不了,这边不怎么好玩,我想回家。"

米诺说:"让我帮你买机票也可以,不过你明天自己亲自去和齐先生说一声,我才能帮你买。"

我说:"你现在就帮我打电话给他好吗?"

米诺说:"这么急?"

我说:"对,越快越好,我想明天早上走。"

米诺沉默了一会儿说:"齐先生的私人手机在我这里,暂时我也联系不到他,不过你可以去酒店找他,他的房间就在你楼上,我发给你房号,你自己上去亲自和他说吧。"

我们挂断电话后,米诺便将房号发给了我,还让经理带我去找齐镜,可到达他套房门口后,里面并没有人,经理去前台查了一下,便带着我往上一楼走,到达一扇门前经理和我说:"周小姐,齐先生就在这里,您进去后就可以看到他人。"

听经理这么说,我立即说:"行。"探头看了一眼里面问:"这是干什么的?"

那经理说:"游泳池,齐先生偶尔会来这边游泳。"

我哦了一句,那经理将我带到这里后,便接听了一个紧急电话,大约是哪一件房间内有人晕倒了,要他赶紧过去一趟,在这个时候他也无暇顾及我,对着对讲机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便小跑着离开。

我推开门进去后,便四处看了看,接近到游泳池时,我听到有一处角落时不时传来水声,我侧脸一看,这一看便正好看见一幕令人血脉膨胀的画面,一处角落内正有一对男女激烈拥吻着,男人上身**我看不到他脸,他怀中的女人穿着比基尼正死死依偎在他怀中,双腿像条蛇一样撩拨面前的男人。

偌大的游泳池内正回荡着暧昧又压抑的喘息声和激烈的水声。

我站在那儿看了许久,心内那个激动啊,我从小到大看过不少岛国的AV片,第一次看到真实的活春宫还是第一次,理智上告诉自己此地不宜久留,可双脚却钉在那里动都动不了,我正被这画面扰得面红耳赤时。

就在此时,偌大幽静的游泳池内传来一阵电话**,本来正抱住怀中女人激吻的男人像是察觉到什么,将怀中女人一松,在他抬起脸来时,我看到齐镜那张无表情的脸,我们四目相对后,我心内一慌,第一时间捂着自己脑袋,猫着腰转身就想跑时,可刚走两步,我脚下一滑,水面扑通一声,我人便在水内激烈挣扎着。

一边挣扎,一边在心内想,周宴宴,你真是够了,你偷看就好了,你还笨到被人抓到现行,被人抓到偷看也就算了,**跑还反而把自己坑在了游泳池,你也真够行的。

齐镜看到后,将怀中的女人轻轻一推,那人明白后识趣的退开,齐镜身体一跃,便朝着我这边游了过来,一把将我从水内给捞了出来,我没学过游泳,而且这池水的水还挺深的,在他拽住我时,我什么都顾不得,手死死的扒住他,不肯松手。

他以一个怪异的姿势抱住我上了岸,我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面对这尴尬的一幕,我想到刚才齐镜抬脸看我时,无表情的脸,在心内胡思乱想着,这不会是要灭口吧,我的妈呀,我只是无意之中撞见的,不会这么惨吧。

我周宴宴才二十二岁啊,大好年纪,美好花季,我可不想那么早死啊,我在脑海内浮想联翩的想着,最后,眼一闭,人便歪在了他怀中。

他抱着上了岸后,将我放在躺椅上,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脸,唤了一句:"宴宴?"

齐镜见我没反应,又拍了拍我脸,见我还是没反应,站在他身旁刚才和他拥吻的女人说:"齐先生,需要通知医护人员吗?"

齐镜看了我一眼,从女人手上接过一块干燥的浴巾扔在我身上后,说了一句:"不用,你先退下。"

那女人得了齐镜的命令,转身便从游泳池内离开,齐镜站在那研究我一下后,便端起一旁的纯净水闲闲的喝了一口,轻声开口说:"宴宴,我数到五,你不醒的话,压胸和人工呼吸这些对于溺水的人来说,都是不可缺少的步骤。"

他说完,将手中的杯子放下,便开始数,他数到三时,见我还是没反应,嘴角勾起一丝笑,缓缓数到四。

当他数到五时,我嘴里吐出一口水,快速敏捷从躺椅上坐了起来,举起三根手指头对他发誓说:"齐叔叔,天地良心,明月可见,天地可表,我可以和你发誓,我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就摔倒在水里,我只是来找你说我明天早上离开的事情,我周宴宴要是说了一句谎话,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宠文小说
  3. 鬼神小说
  4. 异术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