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今生只宠你

更新时间:2019-04-14 16:46:35

今生只宠你

今生只宠你

来源:掌书阁作者:思吾分类:豪门总裁主角:夏清黎陆谦

《今生只宠你》小说简介主人公叫夏清黎陆谦的小说叫《今生只宠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思吾创作的都市婚恋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身为童养媳,却被准未婚夫告知,我不能娶你。婆婆逼她爬上自己儿子的床,她想法设法,却还是被一把推开。终于有一日,她成功了……...《今生只宠你》第四章妈有秘密武器免费试读陆谦却淡淡掰开了她的手腕,径自走向了浴室,只留下冷冷了几个字:“不要再有下一次。”夏清黎光着身子站在原地,听着...展开

《今生只宠你》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夏清黎陆谦的小说叫《今生只宠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思吾创作的都市婚恋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她身为童养媳,却被准未婚夫告知,我不能娶你。婆婆逼她爬上自己儿子的床,她想法设法,却还是被一把推开。终于有一日,她成功了……...

《今生只宠你》 第四章 妈有秘密武器 免费试读

陆谦却淡淡掰开了她的手腕,径自走向了浴室,只留下冷冷了几个字:“不要再有下一次。”

夏清黎光着身子站在原地,听着里面哗哗的水声怔愣了很久,才忽然自嘲的笑了出来。

她觉得自己就像被扒光衣服,放在所有人面前展示的小丑。

陆谦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穿回了那件裸/露的旗袍,手足无措的坐在椅子上。

因为他的洁癖,她还特地在椅子上铺了纸巾。

他目光冷冷的从她身上扫过,“去把衣服换了。”

“我出不去……”夏清黎声音很低,微垂着眸子,掩住了美眸中的情绪。

双臂挡在胸前,一副防备的姿态,却又看起来那么的脆弱。

陆谦试着开了几下门,但都无果。

索性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夏清黎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将垫着的几张纸拿在手心里,朝着旁边挪了几步,给陆谦腾位置。

她的乖巧和疏离都让他觉得不舒服。

见他坐下看书,夏清黎将纸巾在地上铺好,抱着双膝坐在了他的脚边不远处。

她的眸子淡淡的,没有焦距的看着墙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乖巧的模样就像一直伏在腿边的小猫咪,让人想要一把揽到怀里,好好的顺着毛蹂躏一番。

感受到男人的注视,夏清黎抬起脸,可陆谦正好好的看着书,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她。

她抿着双唇,把下巴支在膝盖上,继续看着墙壁发呆。

他怎么可能会看她?

他巴不得她从这个家里消失……

倾盆大雨。

雨水不断敲打着窗户。

夏清黎不自觉的瑟缩着身子,想要向陆谦身边靠近一点。

九年前那场大雨里发生的事情仿佛再一次浮现在眼前。

她双手捂着耳朵,紧紧闭着眼睛逃避。

“过来。”

椅子上的男人忽然出声。

夏清黎有一瞬间的怔愣,呆呆的放下双手,抬头看着陆谦那张近乎完美的俊脸。

轰隆--

一个惊雷!

那纤瘦的小身子猛地一颤。

“过来。”他再一次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生冷,不容辩驳。

眸中却有不明的情绪在涌动。

夏清黎小心翼翼的挪动身子,靠过去,直到身子紧紧贴着他的椅子,可以轻轻靠到他的脚,才停下挪动的身子。

总算,有那么一点点的安心。

其实陆谦坐的椅子很大,并排坐两个人都还有空余。

沉静的目光看着乖巧靠在脚边的小女人,心中微叹一口气,也轻轻将身子和她挪得更近了些。

她总能在无意之间伤他至深,却也总能让他心软的一塌糊涂,就想把她包裹在手心里,好好的呵护。

夏清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梦里有一只大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眼角,温热的指腹从眉梢慢慢滑向她的脸颊,唇角。

贪恋又谴眷。

夏清黎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陆谦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她微微侧身,抱紧怀里的被子,呆愣愣的看着前方,脑海里不断回响陆谦的话。

如果不跟妈说清楚,一定还会有下一次。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摸索着从床上爬起来,厚重的窗帘阻隔了外面的阳光,夏清黎拉开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失神,被耀目的光芒刺得有些睁不开眼睛。

雨过天晴了啊。

窗户下面停着一辆银灰色的兰博基尼Centenario,引擎声响起,夏清黎才走出房间,回到自己的卧室更换衣服。

下楼的时候,张柔正坐在餐厅里面保养指甲,见夏清黎下来,连忙吩咐林嫂热汤。

“要说我们家陆谦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好歹也是小清儿的第二次。”一边说,一边冲着夏清黎暧昧的使眼色,等那抹倩影坐在身边了,靠过去扬着眉毛问:“怎么样,妈在枕头下面放着的东西用着舒服不?”

“枕头?”夏清黎不解的问:“妈,你又放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啊?”

“没用你们都折腾到这个点儿?”张柔吃惊的张着小嘴,咯咯咯的笑起来:“我们家陆谦这功夫和他爸爸有一拼嘛。”

说着,脸蛋飞上两朵红云,但更多的是得意洋洋的炫耀。

“……”

夏清黎扶额,妈妈这一言不合就飚车的性格到底是随了谁啊……

她抿了抿唇,看着林嫂笑得暧昧的端着补汤过来,迟迟不敢伸手去接,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来:“妈,其实您误会了……”

“误会什么了?”张柔满意的看着修理好的指甲,眼皮都不抬一下:“别说是你索求无度,欲求不满,一直缠着陆谦啊。”

“这……”

“你这个小妖精。”张柔捏了一把夏清黎的脸蛋,“纵欲伤身,别太过分啊。”

“妈,我不是说这个。”夏清黎看着面前摆放的补汤,心里的愧疚升得更旺,可话就堵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口。

末了,才吐出一句没什么。

一整日未见陆谦。

夏清黎在拨号界面一次又一次输入那个熟悉的号码,却怎么都没有勇气拨通。

算了吧……

他现在,一定不想听到她的声音。

第二天一早,张柔就拿着一个乳白色的精致小礼盒到了夏清黎的房间里。

夏清黎一个头两个大,挠着脑袋愣了半晌才举起手机说:“妈,我们学校今天有聚会,陆谦那边也忙,今天就不要了吧……”

张柔一副了然的神色,坐在夏清黎旁边亲切的拍着她的小手安慰:“呐,前几次是会有点疼的,妈妈知道你反感,但次数多了就舒服了。”

“哈?”夏清黎茫然的望着张柔。

“实在害怕也没关系,妈这里有秘密武器。”张柔说着,又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瓶子,塞进夏清黎的手里,眼神里全是“你懂得”的笑意。

夏清黎:“……”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样一个优雅从容,大气华贵的美妇人会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房事用品……

夏清黎看着手心里的小瓶子上,女子赤果的身体和那刺目的“猛药”二字,顿时一个激灵,悄悄将这烫手的小东西扔向了一边。

电话**适时的响起,夏清黎看见来电人名便立马接通,站起来绕开张柔说,“喂,悠悠啊,我正准备出门呢……”

电话那边的秦悠悠愣了愣:“出什么门啊?”

“啊?你们已经到了啊,抱歉抱歉,是我记错了时间,我马上就到,嗯,嗯,就这样了,一会儿见,拜拜。”

秦悠悠:“拜……嗳,等下,你什么意思啊……”

然而电话迅速被挂断,只有不间断的忙音回应着她。

什么鬼?秦悠悠啃着手指愣住了。

夏清黎指了指手机,一副我也没办法的样子看着张柔。

张柔也只好叹口气,将小礼盒放在床上,嘱咐夏清黎别玩的太玩,如果时间尚早,依旧鼓励她穿着这一身去找陆谦。

夏清黎“嗯嗯嗯”的乖巧点着头,笑吟吟的目送张柔出去。

房门才关上,就见秦悠悠那个小祖宗的电话再一次的响了起来。

夏清黎才接起来,就听见那边扯着嗓子吼:“夏清黎,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言情小说
  3. 宫廷小说
  4. 黑帮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