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娇妻难撩:安少,宠为上

更新时间:2019-04-21 10:59:52

娇妻难撩:安少,宠为上

娇妻难撩:安少,宠为上

来源:掌读520作者:云沙分类:现代言情主角:云简安连城

《娇妻难撩:安少,宠为上》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云简安连城的小说叫《娇妻难撩:安少,宠为上》,它的作者是云沙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某少:我有病。“有钱行天道,你有理!”某少:有病得治。“颜值即正义,你有理!”某少:“很好。我的后半辈子就交给你了。”“为啥?凭啥?”某少:病因是你,药是你,我有钱有颜还有理。你说呢?”某女:卒。...《娇妻难撩:安少,宠为上》第5章生活...展开

《娇妻难撩:安少,宠为上》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云简安连城的小说叫《娇妻难撩:安少,宠为上》,它的作者是云沙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某少:我有病。“有钱行天道,你有理!”某少:有病得治。“颜值即正义,你有理!”某少:“很好。我的后半辈子就交给你了。”“为啥?凭啥?”某少:病因是你,药是你,我有钱有颜还有理。你说呢?”某女:卒。...

《娇妻难撩:安少,宠为上》 第5章 生活如此艰辛 免费试读

肯持莱恩酒店在半山,酒店旁有省道通行,车来车往,却不通公交。

云简来这边上班,有时是庄默接送,庄默有事来不了的时候,也经常自己独自回家。一般花大半个小时从山上走下来到公车站,坐公交转地铁再步行,一个半小时左右回到自己居住的长忠区。

今天从酒店闹了一回出来,不好再回去换衣服。于是脚踩恨天高,身裹曳地长纱裙,云简花了两个半小时在回家的路上。

深一脚浅一脚,也不知道怎么捱到家门口的。

云简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你自己听听,你听听,怎么回事儿嘛!大半夜的。”

“就是,怎么这样!”

“有没有一点儿功德心?”

耳熟的嘈杂声里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凄美琴音。

云简拎起裙就往楼上大步跑。

才出楼道口,就有大妈拉住她往门口的人群里喊,“阿简回来了!别跟这丫头扯,咱们跟阿简说!”

大妈一边说,一边还上下打量她,带着意味深长的冷笑。

云简心里明白。

平时她经常半夜回来,邻里之间什么议论都有,今天的这一身装扮,似乎更印证了别人的什么猜测。

云简无心应她,往自家门口看一眼。

门口倚着宁晓冉。

她穿着件HELLOKITTY大猫脸的长睡裙,头顶着一个大大的粉红色蝴蝶结,一边嚼着口香糖,瞪眼嘟嘴抱臂,一副要力战群雄的模样。

见她回来,宁晓冉吐个大泡泡,冲她比了个“V”的手势。

云简的心放回了肚里。

云简这才拍拍王大妈握着自己的手,就势松开她,环一眼周围,问,“大妈,这么晚了,什么事儿啊?”

“你也知道晚了啊?”挤过来说话的是楼下住的吴姐,“大半夜了,你家鬼哭狼嚎,还让不让人睡?你说,你们搬来以后,一次两次就算了,总这么闹!这破房子隔音不好,叮叮叮的,像耳边敲丧钟一样,烦得很!”

吴姐为人向来刻薄,平常与云简也没什么交集,这时说话就更不客气,上下打量云简,说出来的话就有别样的味道,“再说了,我们一大早要上班的,赚钱不容易。呵,你当别人都像你们俩小姑娘,穿成这样,夜里出去一回钱就来了么?我白天精神不好,有损失你赔?”

云简还未答话,对面的宁晓冉就先跳了起来,“你嘴里吐的什么呢!损失个P,就你这副尊容,睡跟不睡有什么两样?行行好哎,阿婆,您别出去吓人!你也知道这破房子隔音不好,你夜里恩恩阿阿的时候,我关门关窗都像在现场一样,您怎么没想着早点睡哪?”

宁晓冉的话立时引来一阵会心窃笑。

吴姐的脸羞得跟大红布一样,转身指着宁晓冉再骂,“不要脸的臭丫头,谁还不知道你们干得破事,赚得什么钱?有脸……”

“吴姐,吴姐!”云简拉下吴姐的手臂,赔着笑,不卑不亢地把更恶毒的话堵在她的嘴里,“您说得对,是我们不好,我们不好!”

“您看哈,这房子年头久了,确实隔音不好。邻里之间,咱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是吧?平常我和我姐是这么想的:咱们互相体谅着过。所以像我姐说的,有时候您夜里吵了点的,我们忍忍过了,想着谁还没有个特殊情况呢,是吧?”

“不过,吴姐,您看今天这事儿,这么晚,确实我们不对,吵着您了,我给您道个歉,下次一定注意。今天您还是体谅体谅,回去睡,行不?明儿不是早班么?”

吴姐想着经常夜里和男人太疯狂了些,听着云简话里话外有音,自己心里有鬼,也不好意思在邻居们的窃笑中再说什么,只好顺坡下驴,“话是这么说,也不能总体谅啊!看你的面子,下回不能再这样了啊!”

“好的,好的,我记着了!”

云简说着放开吴姐,挤过人群往家里去,一边向宁晓冉使眼色,“我去看看,冉冉,你帮我再道个歉,赶紧让阿姨婶婶们都回去睡了。”

宁晓冉翻了个白眼,嘟嚷,“道什么歉,当我年轻好欺负啊?这我自己家,我做什么,管得着吗?我还关门关着窗呢,能多大声儿?”

云简推了宁晓冉一下,她才站直身子,九十度往下鞠躬,没好气地,“各位婆婆姑姑婶婶们,对不住,我的错,我给您赔礼道歉。不早了,天寒地冻,别冻着您们贵体了,请您移驾回屋,早些歇吧!”

中间有个好心点儿的婆婆接了话,“算了算了,两个小姑娘,也不容易。都回去睡吧。”

邻居们这才三三两两的散去。

云简将手包扔在门口的鞋架上,踢了鞋就往屋里跑,跑到紧闭的门前却又停了下来,轻喘口气,抚抚头发,又将来不及换下的纱裙整理一番,检查无误,这才轻轻的敲门,小声地,“妈妈,我是简简,我回来了”

没有人应声。

“妈,我进来咯!”

云简推开门,见母亲叶知秋穿着一件藏青色胸前刺绣的晚礼服坐在钢琴前,两手搭在琴键上,目光呆滞。

钢琴不远的单人床上,凌乱地堆着几件半旧不新的晚礼服。

云简眼前瞬间雾了一片。

自父亲去世以后,母亲患上间歇性失忆症,这就是她最常见的场景了。

半夜醒来,母亲常常疯一般的弹琴,把自己折腾累了,就坐在琴凳上发呆,一坐就是大半夜。

云简不知道该怎么劝母亲,却也理解母亲。这也是为什么父亲破产去世以后,她卖了一切,扔掉尊严,也要留下这架钢琴的原因。

母亲记忆里唯一不变的只剩下这架钢琴了,没有钢琴,只怕她一天也撑不下去。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总裁小说
  3. 穿越小说
  4. 黑帮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