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青春校园 > 弯弯的甜

更新时间:2019-05-07 17:10:40

弯弯的甜

弯弯的甜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三月蜜糖分类:青春校园主角:陆非陈菲

《弯弯的甜》小说简介主角叫陆非陈菲的小说叫做《弯弯的甜》,它的作者是三月蜜糖所编写的现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所有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好,长得漂亮又文静。还乖巧听话,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一切乖巧听话都只是她装出来的。某一天他从楼上往下眺望的时候,正好看见小姑娘踮起脚尖,亲吻一个带着闪耀耳钉的男孩,主动而又从容。...《弯弯的甜》第十一章免费试读因为要备战月考,所有班级几乎都停了一天...展开

《弯弯的甜》小说简介

主角叫陆非陈菲的小说叫做《弯弯的甜》,它的作者是三月蜜糖所编写的现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所有人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学习成绩好,长得漂亮又文静。还乖巧听话,可是只有他知道,这一切乖巧听话都只是她装出来的。某一天他从楼上往下眺望的时候,正好看见小姑娘踮起脚尖,亲吻一个带着闪耀耳钉的男孩,主动而又从容。...

《弯弯的甜》 第十一章 免费试读

因为要备战月考,所有班级几乎都停了一天的课,供学生自行复习,李想传达完老班指示后,抱着一摞卷子往下发。

“不是没作业吗,怎么还发卷子。”

“这叫自行复习?这是强制做题吧。”

“我前天留下来的两张还没做完,我怕是要完,谁来救救孩子。”

怨声载道,此起彼伏。

冯春早上没吃饭,课间休息的时候从学校的小超市买了泡面,好巧不巧,桶装的都卖完了,他拿了包袋装红烧牛肉面就往回跑,好歹踩着**进了教室门。

他跟靠窗的同学临时换了座,正好位于陈菲前面,一条蓝色的窗帘作掩护,冯春打开泡面袋子,吸了口气,那股调料味特别明显,香气诱人。

温思远抬头看了他一眼,手中的圆珠笔掉在桌上。陈菲摸了摸肚子,早上她吃的也不多,本来想挨到中午。可冯春一边扇热气,一边吸溜面条,空了还拉起旁边的窗帘擦擦嘴,澎溅出来的水渍弄了一桌子。

陈菲的肚子咕噜了两声,她微微红了脸,深吸一口气,左手撑着腮,强装镇定。

“早上给你留的三明治没吃吗?”温思远低声问道,右手已经摸进桌凳里,他带了两片切片,准备课间时候补营养的。

“没,我就喝了一瓶奶,昨天睡得太晚,起来的时候犯恶心,所以没吃完。”

各种考试压力,加上心情躁郁,陈菲每天都会有恶心的感觉,有几次还吐出黄水。

“你别把自己逼太紧了,刚转过来,适应为主。而且,你成绩已经很好了。”温思远看着她,然后悄悄把桌凳里的全麦面包切片放到她桌凳里,抬头,表情略微有些不自然。

“还好我带了面包,你别做题,先吃完。我帮你看着老师。”

陈菲侧脸,一双眼睛大而有神,她笑了笑,压低了声音。

“温思远,谢谢你。”

冯春嘴里还挂着泡面,扭头打量他俩,“陈菲,革命道友啊。”

陈菲惊讶的指着他下巴,“你擦擦,要滴到脖子里了。”

冯春毫不在意,另外空着的手扯过窗帘,胡乱一抹,咧嘴笑着。

“没事,这个时间老班不会查岗的,放心吃。”

听口气是惯犯,陈菲打开袋子,撕了一小口,全麦面包有些粗,入口的时候好像划了嗓子下去,她红着脸,只觉得呼吸困难。

“你慢点就好,别紧张。”

温思远比她好不到哪里去,两颊红的像抹了胭脂,眼睛虽然温暖,却总是躲躲闪闪,不敢长时间盯着陈菲。

“我怕被老师发现。”陈菲低下头,咬了一口,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温思远咳嗽了一声,前面的冯春听见,手忙脚乱的关袋子。

书本都端出来打掩护,等了半天没见人,回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温思远,信号有误?”

那人疑惑,捏着下巴看他,“我只是嗓子有点不舒服。”

“艹,能不能别吓小爷。”

冯春转回去凳子,肆无忌惮的摊开袋子,趴上去又开始吸溜。

忽然,温思远推了一下陈菲,因为紧张,他本想捏住桌凳下的面包袋,没想到偏了方向,一把捏住陈菲的手。就像触电一般,酥麻痛痒。他应该松开,却不知道为何,温思远拽着她的手,嗓音干哑。

“收起来,老班在后门。”

他们动作很小,外人几乎看不出来。

陈菲直起身子,嘴里悄悄咽下面包,班主任李思正站在后门,踮着脚打量班级情况。

冯春埋头吸面条,窗帘成了他的餐巾纸,时不时被扯到下巴上擦汤汁。

“吃得很香,好吃吧。”

凭空出现的一句话,冯春嗯了一声,也没抬头,刚用泡椒鸡爪勾起面条,忽然意识到什么,嗖的转头。

李思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随后变成严肃发怒的状态,她双臂抱着,居高临下看着桌上的泡面袋。

“不错,很有想象力,没有筷子用鸡爪,没有盒子用袋子,你不怕漏了?”

冯春咧着嘴憨笑,“也怕,就是超市里没有桶装的了。”

“冯春,带着你的面条出来,到办公室等你爸妈。”

陈菲低着头,手里胡乱画着辅助线,冯春走的时候,还用力敲了敲他们的桌子,好像被出卖的队友一样,一腔愤懑。

温思远面不改色,继续做题,陈菲放下笔,喝了两口温水,“我们忘记告诉他一下了。”

“其实告诉他,他也来不及收拾,泡面味道那么大,老班站在门口也能闻到。冯春以前被逮到好几次,不会有事的。”

见她有些自责,温思远收了笔,开始转移话题。

“这次月考是你转过来的第一次大型考试,其实也没有那么重要,只不过会关系到新的学号分配,放轻松。”

“嗯,我想拿第一。”

陈菲看似平常,就连说出来的时候,也是一脸自信的看着温思远,那人一愣,随即转身,气氛有些尴尬,说不出该怎么回应。

末了,温思远合上数学习题,“好巧,我也想拿第一。”

前桌的同学从冯春走后就一直心不在焉,尤其两个学霸在那讨论月考,竟然如此平静的说,想拿第一。语气简单到,仿佛在说,今天吃什么一样。

其中一个想拿第一的人,在晚上就莫名发起了高烧。

温思远遇到一个难题,解了半天没头绪,他拿着化学卷子敲了敲陈菲的门,按照以往的惯例,这个时候她应该在做作业。

可是门敲了半天,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温思远想走开,又觉得不对劲。

昨天给她端姜汤,意外看到白皙的皮肤,裸/露的小腹,每每想起,便觉得面红耳赤,心跳如雷。

他咳嗽了一声,耐着性子等在门口。

里面太安静了,他的手落在门把上,刚一推开,屋内开着台灯,床上没人,陈菲趴在书桌上,似乎睡着了。

她身上没披衣服,看起来有点单薄,温思远吁了口气,总算没唐突。

“陈菲,你这样会感冒的,做不完回床上睡吧,马上就要月考了,别得不偿失。”

他走近,可桌上那人连动都不动,温思远俯下身子,轻轻推了她一下,滚烫的温度让他立刻觉察出异样。

“陈菲,陈菲,醒醒!”

他摸着陈菲的额头,滚烫如同火炭一般,隔了衣服,她的胳膊也烫的厉害。

几乎没有时间多想,他拽住陈菲的胳膊,便往自己后背抗。一个毫无意识的人,体重远比头脑清醒的时候要重,温思远忙活了半天,连人带凳子趴在地上。

巨大的咚的一声,到底惊醒了已经入睡的袁宁和温达。

两人不敢耽搁,换了衣服,一路开车飙到八十。温思远的脸红通通的,摔倒的时候,他的膝盖砸到地上,应该青了一片,好歹替她挡了一下,陈菲并未受伤。

“戴上口罩,阿远。”

从收纳盒里拿出医用口罩,袁宁自己戴了一个,又强制温思远戴上。

陈菲高烧来得突然,这让他多少有些自责,昨天早上陈菲就有些不对劲,下午跟陆非淋了雨,虽然熬了姜汤,还是不顶用。

如果他早上等她,没提前走,如果放学的时候他留下,没有跟阮晓离开,也许陈菲不会感冒。

进的急诊,开了验血的单子,护士扎针的时候,温思远的心跟着揪了起来,他戴着口罩,压低了嗓音。

“麻烦轻一点。”

护士没看他,扎完把棉签一递,“按紧了,过两分钟松开。”

温达去补办了就诊卡,袁宁买了两瓶水,验血结果刚出来,温达又连忙去了后面的大楼办理住院。

病毒性感冒,还是极强的那种。

等输上液体,基本上已经十一点多了。

袁宁给吴华打了电话,她正在B市出差,短时间内回不来,听说陈菲病了,也是急得不行。

这种情况,袁宁只好安慰,说会替她照顾好陈菲,温思远低着头,瓶子里的液体滴的很快,陈菲的小脸通红,周围呵出来的空气都是热的。

挂了电话,袁宁搓了搓脸,“你跟儿子回去吧,今晚我留下,明天的假我也提前跟主任请了。”

温达知道妻子的脾气,拿了车钥匙嘱咐她几句,转身,却发现温思远还在原处坐着。

“阿远,明天你还有课,等下了课过来看她。”

温思远看见陈菲的眉头似乎皱了起来,似乎梦见什么可怕的事情,嘴唇动了动,呢喃了两句,也听不清在说什么。

病房里有两张床,温思远和温达走后,袁宁提着暖瓶去热水间接热水的空档,陈菲忽然发出强烈的喊叫。

“别动我,别动我!”

没有人听到,这两声过后,似乎因为气力不足,陈菲很快沉沉的睡了过去。

......

温思远旁边的座位一直空着,陆非已经晃了几次凳子,那人很有耐心的给陆冉讲解了习题,表情淡漠,却没有一丝不耐烦的情绪。

“其实你可以问一下陆非,他物理比我要好些。”

陆冉摸着脸,道了谢,刚要离开,却发现陆非朝她使了个眼色,这才想起正经事来。

她坐回去,看着陈菲的空桌,似乎很是关切的问道。

“陈菲为什么请假啊?”

冯春正在前面哼哼哈哈哈唱着流行曲目,凳子腿转的吱呀作响。陆非捏住冯春乱叫的嘴巴,竖起耳朵,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温思远,唯恐错过一个细节。

温思远扭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陆非,两人目光交接,如同电光火石,瞬间碰撞出万千星火。

“她有事,所以请假了。”

艹,最是奸佞温思远!

猜你喜欢

  1. 校园小说
  2. 黑帮小说
  3. 架空小说
  4. 异能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