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惊魂遗梦,情断荣王府

更新时间:2019-05-10 15:01:02

惊魂遗梦,情断荣王府

惊魂遗梦,情断荣王府

来源:悠空网作者:凌慕潇华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秦文君爱新觉罗.永琪

《惊魂遗梦,情断荣王府》小说简介火爆新书《惊魂遗梦,情断荣王府》由凌慕潇华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文君爱新觉罗.永琪,内容主要讲述:清乾隆年间,京城荣王府邸中,五阿哥爱新觉罗.永琪正大婚,迎娶福晋西林觉罗.鄂敏。黄河大旱,民不聊生,贫民女子秦文君携父京中卖艺,以求生计,无奈美艳过人,遭霸道欺凌。王爷永琪仗义助人,置宅安顿,两人擦出爱的火花,惺惺相惜,爱到你侬我侬。福晋西林觉罗...展开

《惊魂遗梦,情断荣王府》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惊魂遗梦,情断荣王府》由凌慕潇华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文君爱新觉罗.永琪,内容主要讲述:清乾隆年间,京城荣王府邸中,五阿哥爱新觉罗.永琪正大婚,迎娶福晋西林觉罗.鄂敏。黄河大旱,民不聊生,贫民女子秦文君携父京中卖艺,以求生计,无奈美艳过人,遭霸道欺凌。王爷永琪仗义助人,置宅安顿,两人擦出爱的火花,惺惺相惜,爱到你侬我侬。福晋西林觉罗氏为保地位,请求皇上赐婚,帮王爷永琪纳妾。侧福晋索绰罗.婉秀和汉人胡云溪母凭子贵,在王府站稳脚跟。福晋鄂敏揣测妒忌之心,与三人展开争斗。王爷永琪痴心不改,心念文君。但命运偏偏捉弄人,爱恨情仇,风波不断终究是过往云烟,灰灰湮灭。惊魂遗梦,痴男怨女终究绝爱荣王府。...

《惊魂遗梦,情断荣王府》 006福晋摆局 免费试读

一连几天,永琪下完早朝都来到西厢阁和秦文君下棋。

永琪万万没想到秦文君除了精通音律、史书、古诗,对棋艺也颇有研究,在众多的皇家公子哥中,永琪常常感叹没有对手,如今遇上秦文君,总算是吃了几次败仗。

接着,是一段旋乾转坤般的日子,永琪的的每一个午后,都充满着崭新的希望,与秦文君下棋!每一个黑夜,都充满了最美丽的回忆,想秦文君!两人见面时,是数不清的狂欢,两人分离时,是剪不断的相思。这才了解,古人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诗词,写相爱,写相忆,写相思。真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当然,在这份刻骨之爱里,也有煎熬,也有痛楚;也有忧虑,也有担心。永琪深深明白,这种“金屋藏娇”的情况,绝非长久之计。但是,他刚刚成婚,还是皇上赐婚,又能怎么样?尽管此时此刻,他无时不刻的想纳秦文君为妾,但是,风口浪尖,他也只能作罢了。

一日,永琪和秦文君下棋到了深夜,秦文君想着也是深夜,孤男乖女的,日后定会被人诟病,尤其怕福晋鄂敏的恶骂,于是说:“王爷,夜已深了,咱们今天就下到这里吧?”

永琪抬头看了看窗外,道:“已是三更时分了,天也快亮了,你我何不把这盘棋下完?”

秦文君答应了,为永琪泡了一杯新茶,两人一边谈古论今,一边下棋对弈,直达天亮。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时候文君悄悄的观察着永琪的脸,今晚是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真正欣赏一个男子汉。她看着永琪俊俏的脸庞,高高的鼻子,浓浓的眉毛,晶莹透亮的双眸,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他时不时的呼吸声,像是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清澈,让人神魂颠倒,他身上男子汉的淡淡体香,在微风的拂动中,迎面扑来。他的身体的温热,隔着衣服穿透过来的热度,滋润着文君的心田。

秦文君,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个男人带给她的爱和温暖,她将所有的自己都沉浸在这场棋盘上的爱的对决中,她发现自己深深的爱上了眼前的这个男人。

次日,鄂敏起床正洗漱,她Ru娘周嬷嬷急匆匆的走进房间,在鄂敏的耳边耳语道:“福晋,不好了,昨晚王爷没有回房过夜。”

“没有回房过夜?有这等事?”鄂敏惊动,继续追问:“他没有回房,那他去了哪里?”

“听守夜的小太监说,是在秦姑娘的房里过的夜,两人下了一宿的棋。”周嬷嬷

“什么?堂堂一个王爷,跑到一个外来女子房里过夜?成何体统?”鄂敏

“福晋不必动怒,咱们王爷一定是明道理之人,想必是那秦姑娘魅惑咱们王爷?”周嬷嬷

鄂敏着急、惊慌,没有一点办法,转头对周嬷嬷道:“Ru娘,你说,这事咱应该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就是劝她走。”周嬷嬷

于是鄂敏在永琪入宫早朝之时,设宴宴请秦文君,她表面上是款待秦文君,实际不过是鸿门宴。

宴会上,鄂敏举杯对秦文君说:“秦姑娘入府已经多日,我没能好生款待,是我的过失,望秦姑娘见谅。”

“福晋太客气了,文君打扰多日,没能每天向福晋请安,实属文君无礼。”秦文君

鄂敏笑了笑道:“秦姑娘这是哪里的话啊,你是王爷请进府里住的贵人,既然是王爷的贵客,当然也是我的贵客啊”

“我…我…我…”正当秦文君想说话之时,鄂敏继续说,打断了秦文君:“这王府啊,是皇上恩赐给我和王爷成婚居住的府邸,从成婚到现在,至今还没有任何外人来住过呢,除了秦姑娘你,想必你和王爷的交情也不浅了吧?不然王爷怎么会和秦姑娘下棋到天明?”

“我…我…我…”正当秦文君想说话之时,又一次被打断,鄂敏继续说:“不过,我和王爷是皇上赐婚,成婚也不过数月,如果让皇上知道王府里住着一个不知来历的女子,无名无份,传出去恐怕不太好吧?到时候如果皇上降罪下来,恐怕不是你我能担当的吧?”

……

当鄂敏说到这里之时,秦文君已经明白了她的大意,她清了清嗓子,道:“福晋不必说了,福晋的心意我明白了,打扰多日,实属是文君之过。”

虽然鄂敏只不过是随便说了几句而已,但是秦文君内心也知道了她的大意,无非就是想让自己走,离开王府。何况多日来,永琪找她下棋对弈,想必也引来了不少非议,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过夜,传出去多王爷的声誉想必也不太好。

她回到西厢阁,收拾了一下,匆匆离去。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恐怖小说
  3. 都市小说
  4. 仙侠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