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娘子亲亲:精分王爷太难缠

更新时间:2019-05-10 15:59:34

娘子亲亲:精分王爷太难缠

娘子亲亲:精分王爷太难缠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桃夭分类:穿越架空主角:苏穆穆祁景宸

《娘子亲亲:精分王爷太难缠》小说简介独家小说《娘子亲亲:精分王爷太难缠》由桃夭所编写的穿越幻想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穆穆祁景宸,内容主要讲述:一朝穿越,却是直接嫁给了一个傻子王爷可新婚之夜那个叫她从床上滚下来的男人也不像个傻子啊。白天某王爷娘子,我要亲亲。娘子,我要抱抱!娘子……你不要那么凶嘛。晚上某王爷苏穆穆,给本王从床上滚下来!苏穆穆,你胆子真是可以啊!苏穆穆,你想要干什么唔……将某王爷...展开

《娘子亲亲:精分王爷太难缠》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娘子亲亲:精分王爷太难缠》由桃夭所编写的穿越幻想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穆穆祁景宸,内容主要讲述:一朝穿越,却是直接嫁给了一个傻子王爷可新婚之夜那个叫她从床上滚下来的男人也不像个傻子啊。白天某王爷娘子,我要亲亲。娘子,我要抱抱!娘子……你不要那么凶嘛。晚上某王爷苏穆穆,给本王从床上滚下来!苏穆穆,你胆子真是可以啊!苏穆穆,你想要干什么唔……将某王爷再次强上的苏穆穆两手叉腰,霸气的哼一声,就算你有双重人格,本王妃照样将你治的服服帖帖!...

《娘子亲亲:精分王爷太难缠》 第七章 娘子有点凶 免费试读

反过来想,祁景宸虽然让人琢磨不透,但光冲他这张俊脸,苏穆穆也觉得不亏。

“只是……”苏长宇抬起头,看着乖巧可人的女儿,到了嘴边的话,只化作了一声叹息。

从苏府出来,已是黄昏时分。

姜伯正帮着车夫把祁景宸的轮椅搬上马车,黑暗中突然冲出来一个人,朝着祁景宸撞过去。

姜伯大惊,身子一横,本能地把祁景宸护在了身后,但是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他转过身去,却见自家王妃拎小鸡一样提溜着一个人,正笑盈盈地看过来。

“我呸!”看清楚身边的人,小环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你这个不要脸的**,明明是你推我的,非要诬陷我勾引太子殿下。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看着身前披头散发的女人,苏穆穆冷漠地勾了勾唇角,手上慢慢用力,毫不费劲地弄折了她的手腕。

小环痛的五官扭曲,嘴硬道:“苏穆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再提醒你一次,我堂堂宸王正妃,你一个丫鬟也配直呼我的名字。”苏穆穆冷笑着,又掰折了她另一只手腕。

人善被人欺,堂堂苏府小姐,居然混成这幅样子,此风不正,以后还怎么在王府立威。

小环痛的直哼哼,见苏穆穆过来,她猛地仰起头,恶狠狠道:“我告诉你,这都是宫里皇后娘娘的主意,你死到临头还不知道,等死吧你!”

提到皇后,小环仿佛找到了给自己撑腰的,底气又足了几分,苏穆穆却只是不耐烦地摆摆手,对一旁的侍卫道:“把她腿打折了,卖去青楼。”

转身上了马车,苏穆穆拿手帕擦着手,不经意间碰到了祁景宸的胳膊,却见他身子不由自主地缩了缩。

“你怎么了?”苏穆穆好奇道。

“没什么,我们回家吧。”祁景宸讷讷道,低头揪着玉佩上的璎珞,不再说话。

回府以后,姜伯推了轮椅走在前面,不经意间听见祁景宸怯生生道:“姜伯,娘子怎么这么凶?”

苏穆穆勾唇一笑,这家伙入戏未免也太深了吧?当晚叫嚣着让她滚出去的男人,怎么会怕呢?

既然是演戏,苏穆穆倒也不介意坏人做到底,她拍了拍祁景宸的肩膀,笑道:“姜伯,回头把王爷送到我房里,我有话要跟他说。”

说罢,她便带着云浅回房了,走出去不远,隐约听见身后有瓷器破碎的声音,夹杂着姜伯的叹气声。

“王妃,小环不会真是皇后身边的人吧?”云浅帮着苏穆穆卸妆,有些好奇道。

苏穆穆玩弄着手里一根玉簪,不屑道:“皇后不会轻易暴露自己,就算她插手王爷的婚事,也不会和一个丫鬟说什么。”

皇后是祁景华的生母,她自然不愿意自己的儿子迎娶一个傻子。比起傻乎乎的苏穆穆,苏熙晓虽也不是太子妃的最佳人选,但嫡出长女,她在苏家的地位却也非同一般。

云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问:“那小环之前说的话都是瞎编的了?”

“这也未必,”苏穆穆淡淡一笑,“苏家嫉恨我的并非只有苏熙晓,小环这么说,多半是虚张声势。”

这次家宴苏雨晴并未出席,但以她的脾气,绝不会善罢甘休。但苏雨晴有这心思没这胆子,她能做的,也只是在苏府搬弄一下是非罢了。

卸掉了发簪,拆开发髻,云浅拿了梳子,一点点梳理着她的秀发。

柳叶般的眉,皓月般的眸,看着镜子中这张无可挑剔的脸,云浅一时间有些呆住了。

但很快,门外传来的木轮压过地面的声音把她拉回了现实。

祁景宸很快便出现在了门口,感觉到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气,云浅赶紧告退,逃一般溜走了。

“云浅?”苏穆穆还在琢磨今天苏家发生的事,乍一回头,瞧见祁景宸冷着一张脸坐在那里,唬了一跳。

她刚要起身,一道掌风掠过,门啪一声合上了。

“这回装够了?”苏穆穆浅笑,若无其事地坐在了床边。

洞房刚过,房间里依旧是大片的红色,眼前的人儿面若桃花,眉眼如画,墨发如瀑般轻垂,看得祁景宸有些恍惚,心里的怒气竟莫名其妙地消了大半。

“说罢,你到底在躲什么?”苏穆穆翘起二郎腿,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能让宸王忌惮如斯,费尽心机演戏的,必然也是个狠角色。

祁景宸推着轮椅缓缓走过去,手突然伸出,一把掐住了苏穆穆的脖子,他冷冷地开口,“你到底闹够了没有?”

明明性命危在旦夕,但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脑袋在眼前晃来晃去,苏穆穆竟然有些跳戏,习惯性地想伸出去手去,好好摸一摸。

“苏穆穆!”弄懂了她的意图,祁景宸怒气更盛,他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女人,“你以为本王不敢把你怎么样吗?”

苏穆穆干咳两声,“宸王殿下想怎样,再拿点果干出来哄哄我吗?”

一瞬间,深黑色的瞳孔深处有什么被点燃了,苏穆穆还未反应过来,已被一股大力扔到了床上,下一刻,那张熟悉的俊脸便凑了过来。

苏穆穆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被身上那人束缚着,无论如何都动弹不得。

第二天清晨,苏穆穆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

昨夜疲惫,懒洋洋地坐在梳妆镜前由着云浅梳妆,无意间瞥见脖子上几块青紫,苏穆穆愤恨地攥起了拳头。

“王妃,王爷说让您过去一起用膳。”云浅的目光在苏穆穆脖子上停留片刻,红着脸道。

苏穆穆扯了扯衣领,这才想起来如今是在古代,云浅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嫁人之前,是不懂这些男女之事的。

再想到想起狼狈不堪的床要云浅去收拾,苏穆穆一个头两个大。

收拾妥当,苏穆穆憋了一肚子的火,正要去找祁景宸兴师问罪,一进门看见他天真无邪的笑容,又有种跳戏的感觉。

“娘子你来了。”祁景宸招招手,“姜伯,把吃的拿上来吧。”

见苏穆穆未动,祁景宸便伸出手来,拉她的手。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乡村小说
  3. 前夫小说
  4. 现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