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豪门总裁 > 总裁长情:萌妻求上门

更新时间:2019-05-20 15:50:03

总裁长情:萌妻求上门

总裁长情:萌妻求上门

来源:微小宝作者:思香人分类:豪门总裁主角:白若樱厉烽

《总裁长情:萌妻求上门》小说简介精品小说《总裁长情:萌妻求上门》由思香人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若樱厉烽,书中主要讲述了:家里破产,男友劈腿,白若樱一酒瓶子扔出,要砸烂这该死的生活!岂料,却砸错了车,惹上商界最冷酷的王!白若樱:我要钱没有,要命……不给!他:不要钱,也不要命,我只要你。白若樱:咦,好像哪里不对?他邪笑:要钱要命不过一时,而他,要的是她的一生一世!...《总裁...展开

《总裁长情:萌妻求上门》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总裁长情:萌妻求上门》由思香人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若樱厉烽,书中主要讲述了:家里破产,男友劈腿,白若樱一酒瓶子扔出,要砸烂这该死的生活!岂料,却砸错了车,惹上商界最冷酷的王!白若樱:我要钱没有,要命……不给!他:不要钱,也不要命,我只要你。白若樱:咦,好像哪里不对?他邪笑:要钱要命不过一时,而他,要的是她的一生一世!...

《总裁长情:萌妻求上门》 第8章 偷心 免费试读

“厉烽,你疯啦?”终究被放开了口,白若樱立马厉声大骂,她的手指甲全不留情地掐入他的脊背,澄澈透明的眼眸非常鄙夷地瞠着他。

袭来的煎熬让厉烽眉心一蹙,理性从新回至脑海,瞧着身底下鲜唇被吻得娇艳yu嘀,衣衫被揪扯的绫乱不堪的女人,他才觉察到自己做了啥。

他居然就如此对一个女人产生情yu,还这般不可抑制,这类连自己都失去掌控力的感觉非常不好,他不可以被任何yu望掌控,因为他要掌控所有的yu望,包含旁人的!

白若樱不晓得他蹙着眉在想什么,但这是她奔逃的最佳时刻,她咬紧牙关,憋足了劲冲他的关键部位踹过。

她原觉得一击必中,可不知是他早已预料,还是他反应速度太彪悍,恰在脚落下的一刻,他立起身,一脚落空,她窘迫地僵在原处,而他微微瞧着绫乱的她。

“真够阴毒的!”

“你!”白若樱咬牙,你真够变态!

“床也暖了,走罢!”厉烽双掌枕在后脑勺,半闭着眼眸悠闲地蓄精养锐来,似乎方才发情到疯癫状态的禽兽压根不是他一般!

这转圜来得莫名其妙,白若樱懵在那儿,不知如何反应。

他张开眸子,眸底恢复了以往的沉静,眸尾轻轻蹙起,有些妖冶地瞧着她,“你倘若还未学会暖床的话,我可以再言传身教一下!”

不得不坦承,他对她的xing趣真的非常浓,浓到失去掌控力,愈是如此他愈不要,因为他才是该掌控所有的人!

白若樱缓过神来,等不跌扯上衣裳,赶紧往床下跑。

“等等!”他大掌一伸,把她揪住,“你只可以睡在这儿!”

“为什么?”白若樱险些尖叫,她好容易脱离狮口,还要在狮口边逗留,她疯啦?

“唯有这个房间拾掇过,还有我不想明日仆人来时瞧见什么!”厉烽知道留她在这,被折磨的人是自个,可姥姥急于他成家立业生子的心迫切,他不想这事出任何是非!

“可是我……”

“睡地板!”厉烽伸掌一指,是床沿名贵的土耳其地毯,决不比普通的床差,容不得白若樱再多言,他一个棉枕甩下来,“冷气!”

白若樱才发觉,整个卧房热得可以蒸桑拿了,她全身都湿了个透,乖巧把冷气调回制冷模式,她裹着薄被瑟缩离床最远的边沿,她要与虎狼共室一晚,天啦噜!

……

与虎狼同室,一晚沉静,白若樱揉着眸子怎么都不敢信这是真的,莫非这男人的病是间断性发作的?

用完佣人预备的早餐,厉烽瞅着她仍处于不敢信的状态,猛不防一笑,“怎么?令你的有所期冀落空了?”

白若樱脸一拉,才觉察到自己有多蠢,莫非她还真的有所期冀不成?拍了拍不大灵光的头,赶紧把所有衣裳拾掇成一个大包赶往度假山庄。

厉烽瞧在眸中并未说啥,把她送进疗养室与姥姥闲聊了几句便离开了,直至晚餐才回来,一入花苑便瞧见令他周身轻松的一幕。

姥姥坐在夕阳下,笑狭狭地瞧着边唱边跳的女生,连褶皱都写满了愉悦,见到他赶紧招手,白若樱顺着老太太的目光回首,恰巧瞧见他唇角满满的笑纹,肢体行动霎那僵在空气中。

“原来你如此多才多艺啊!”厉烽好笑,连儿歌都可以唱!

“你可不要小瞧了这丫头,除却空姐她还是幼教呢!”姥姥拽着厉烽瞧她,如何看如何顺眼。

用过晚餐,白若樱腻在老太太边上,“姥姥,今晚我陪你睡罢,你瞧我衣裳都带来了!”

目的终究暴露了,厉烽只冷眼瞧着,啥都未说

“这怎可以呀?陪着我一个老婆子有啥好的,应当让阿烽多陪陪你,他平日工作总是忙,难得有空闲!”

“姥姥,你就依我罢,我跟厉烽经常碰面,而跟姥姥您才难得碰面呢,且我就是来看您的,倘若跟他去风花雪月了,也太不孝敬了!”

“行行行,只须阿烽舍得放人,老婆子我是求之不得啊!”

说着,俩人都望向厉烽,白若樱本不抱期望,岂料他居然爽朗一笑,“就令白若樱陪你,我跟她来日方长!”

谁跟你来日方长!

余下的两日,厉烽都非常少出现,夜晚她都执拗留下来陪姥姥,他倒也不曾刁难她,但他瞧她的目光,愈来愈有种势在必得的感觉。

不知是否幻觉,白若樱还是在整三日结束后,选择独自离开回至了市区。

忙了一整日,厉烽倦怠地回至度假山庄,原觉得会听见这些时日一般的欢声笑语,岂料推开门唯有姥姥孤零零坐着,他眉心一蹙,“她人呢?”

“怎么她没跟你说么?她工作忙,今日已然上班去了,约摸这会都回至市区了!”姥姥诧异地瞧着他,眸中还有多白若樱的不舍。

瞧着姥姥对她的留恋,以及这几日乱了的脑神,他真不晓得让如此一个女人出现是对是错,揉了揉倦怠的眉心,“我都忙忘啦!”

强鼓起精神陪姥姥到她睡下,厉烽回至了公馆,一道道的躁意侵袭着他的脑神,可恶的女人居然敢不辞而别,谁借她的胆量?

他摆手让佣人离开,此刻他不想任何人打搅,这类情绪遭人牵制的感觉非常不好!

佣人退出去之时,还是鼓起勇气对正在焦躁中的厉烽言道:“少爷,今日您出去之后,白若樱小姐来过了!”

“她来干嘛?”他诧异。

“我也不晓得,她从楼上卧房下来,就离开了!”佣人思量一番又补充道,“她是您带回来的,我没敢细问!”

让佣人离开,厉烽径直走入了卧房,床头的屉子遭人拉开,他步去一瞧,里边随意搁置的几千块零花钱全数不见了,原来她是来当小偷的!

心中的躁意升级到了极致,厉烽忿怒得几近忽略了屉子里的纸条,他焦躁地拿起,粗略地瞧了一遍,一掌就揉成了团。

江湖规矩,有借必还,还不忘提起他俩之间的约定,说还钱之日期望拿到那场砸车事件的所有录像资料,他倒要瞧瞧这女人在玩什么鬼把戏!

猜你喜欢

  1. 异术小说
  2. 修真小说
  3. 惊悚小说
  4. 古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