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何以为婚

更新时间:2019-05-22 09:56:17

何以为婚

何以为婚

来源:追书云作者:染娘分类:现代言情主角:苏云顾琛

《何以为婚》小说简介苏云顾琛是《何以为婚》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染娘,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他亲手将她送进地狱,却口口声声说爱她,等她华丽归来,拳打绿茶婊,手撕白莲花,让害她的人加倍偿还。当她潇洒转身离开,他却拉着她的手冷笑,“跑也就算了,为什么拐跑我的孩子。”“孩子?什么孩子?”她不解。他将孕检单甩了过去,笑的腹黑,“你肚子里的孩子。”她才反应,自己又被他算计了!...《何以为婚》第八章坠河...展开

《何以为婚》小说简介

苏云顾琛是《何以为婚》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染娘,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他亲手将她送进地狱,却口口声声说爱她,等她华丽归来,拳打绿茶婊,手撕白莲花,让害她的人加倍偿还。当她潇洒转身离开,他却拉着她的手冷笑,“跑也就算了,为什么拐跑我的孩子。”“孩子?什么孩子?”她不解。他将孕检单甩了过去,笑的腹黑,“你肚子里的孩子。”她才反应,自己又被他算计了!...

《何以为婚》 第八章 坠河 免费试读

这样灰暗的场景,让她不禁有些许害怕,她试探着开口问了一句,“有人吗?”

----------------

无人回应。

“外面有人在吗!来人啊!”这次,苏云鼓足气大喊了一声。

她紧张地微喘着气,回应她的,只有回声过后的一片死寂。

她颓然地咬了咬下唇,半撑起来的身子因为手腕的酸痛而缓缓滑下,靠在了墙边。

苏云低缓地呼吸着,只觉得自己现在大脑内的思绪一片浑浊,半睁着眼,嘴唇微张,苟延残喘般地蜷缩在冰冷的地面上,寒冷一点点侵蚀她,她仿佛看到了深渊的尽头有谁在低声呼唤。

就在苏云意识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忽然间,一只有力而粗糙的手猝不及防地狠狠捂住了苏云的嘴,将她这条垂死脆弱的鱼猛然惊醒,开始徒劳挣扎。

苏云惊恐而失措地睁大了双眼,方才的虚弱无力都化为了蔓延开来的恐惧和慌乱,双手胡乱地拍打在捂着自己嘴的大手上,求生的力量让她拼命想要掰开那个人的手。

“……唔!!”

她在不断的挣扎中透了几口气,却很快又被那个人用手腕扼住了脖子,粗暴强硬地拖着她瘦弱的身子往其他地方走。

他要带她去哪?苏云害怕极了,她的心剧烈地跳动着,心底有一个名字,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开口去呼喊过。

因为她知道,他不会来的。

凌乱的头发和浑身沾满的泥泞,男人揪着她头发和手臂狠狠地将她甩进了监狱后山的水池里,噗通一声,水花四溅。

苏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猛然失去重心一头栽进了冰冷的池水里,恐慌瞬间就包围了她的全身,脚底没有任何的接触点,她的双手拼命地在水里扑腾着。

平静的池水此时像长着一张漆黑无尽的大嘴,正在逐渐将她吞噬,冰冷蔓延。

岸上的身影很快头也不回地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隐入死寂一片的夜色中,只留下苏云细弱如蚊的呼救。

“救,救我,求你……”

苏云还朝着那个方向颤抖地伸着手,池水死沉沉地压在她的身上,双脚也像被魔鬼拉扯着往下拖,苏云逐渐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周围的东西都慢慢地变得模糊不已。

耳膜传来嗡嗡的破裂声,死亡的恐惧令她求生的意识蓦然迸发,她用尽了所有的方法和力气划水浮动,想让自己撑在水面上呼吸。

可这只是徒劳。

不。

她不想死,也不能够死,她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还有想要见的人。

“谁都好……谁来救,救我……”

苏云感觉到自己正在逐渐下沉,她恐慌不已,拼命扑腾着往水面游,一边嘶哑低喊出了声,“唔!救我,我不想死……我不要!”

力气正逐渐从全身抽离,她看着眼前朦胧一片的星空,难受地哽咽出声,“爸,妈……萧萧,你们在哪……快来……”

“不要……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水慢慢没到她的喉咙,窒息感腾升,她哑声求救,迎接她的却是死亡。

一瞬间,憎恨,痛苦,恐惧……都化为了深不见底的绝望,蚀骨穿心。

溅起的水花越来越小,苏云的身体不断下沉,她瞪大双眸,仰头濒死般张大口呼吸,却猝不及防吸进了一腔汹涌的池水,苏云瞬间被呛得剧烈地咳嗽,身子一软往下坠去。

窒息的痛苦密密麻麻地紧箍着脖颈,她仿佛听到了死亡的耳语。

池水无情压迫着她的胸腔和大脑,阵阵的疼痛缓缓抽丝剥茧一样卷袭了苏云,喉咙如同被死神无情地紧扼住,时间在这一刻变得那么漫长,折磨着她的知觉。

沉沉的水声在耳边流动,她的意识逐渐涣散,目光迷离。

身子如同落叶般轻飘飘地落下。

这是要死了吗?

这样痛苦而不堪,受尽折磨,他们一定满意了吧。

也许死亡,其实是对她这可笑可悲一生的审判。

呵,永别了。

最后,她微微动了动唇,无声的话语伴随着她缓缓下沉到了无尽的黑暗中。

但是,就在池水即将平静下来那一瞬间,最后一丝泛动的涟漪蓦然被一抹身影的落入而重新荡开,水花在月光下如同晶莹的泪珠。

没过一会儿,一个湿漉漉的男人冒出水面,臂弯里还抱着已经昏迷过去苏云。

那个男人将她带到了岸上,微喘着气看着躺在草地上沉睡的苏云,她瘦弱的身子因为冰冷和虚脱而痛苦蜷缩着,姣好的面容苍白且毫无生色,像脆弱的瓷娃娃一样。

默了半晌,男人低低啧了一声,还是俯身下去给她做了人工呼吸,女人的薄唇冰凉却柔软,还带着如有若无的淡香。

男人忽而又意味不明地轻笑了一声,嗓音低沉,“真是有趣的意外……”

耳边似乎有谁在低语。

谁在说话?阎罗王吗?

苏云的意识逐渐回转,动了动微蹙的眉头,因为喉咙微微火辣的不适感而难耐地闷哼了一声。

这一下的动作,让她呼吸有些困难,好像被什么堵住了。

喉咙好干,想喝水。

……水?

脖颈被一股力量扼紧,灼热而疼痛,快要喘不过气来。

一双魔鬼般的大手忽然从黑暗中伸出,将她猛地推进了水里,窒息的痛苦和绝望将她脖颈被紧紧扼住,她在水里挣扎沉溺,没了呼吸……

“救……救我!”

苏云猛然从浑噩中惊醒,她瞪大双眸神色惊恐地急喘了好几口气,却因此而呛到了受伤的气管,痛苦的弓着背剧烈咳嗽起来,晃得手边的输液管差点扯掉。

“哎呀,快叫医生!”一旁替她整理被子的护士被吓了一跳,连忙上前轻拍她的后背替她平整呼吸,一边慌忙朝外喊了医生。

窗外温和的阳光格外晃眼,却真实地轻抚着苏云脸颊,感受着护士手心的温热,她忽地眼眶一热,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发出嗬嗬的抽气声。

喉咙现在就像火烧一样炙热的疼,可这种感觉是那么真切,让苏云彻底清醒过来,她还有些难以置信,心下又惊又喜。

——她还活着!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面色严肃的医生走进来想对苏云进行检查,苏云却忽然拉着他的手,神色恐慌而激动地想向他确认,“医生,咳!这里是医院,我,我还活着咳……”

猜你喜欢

  1. 恐怖小说
  2. 乡村小说
  3. 黑帮小说
  4. 生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