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呆萌小妻好诱人

更新时间:2019-05-22 10:29:19

呆萌小妻好诱人

呆萌小妻好诱人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阿九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魏柠褚奕云

《呆萌小妻好诱人》小说简介《呆萌小妻好诱人》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阿九,主角是魏柠褚奕云,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五年前的一场陷害令魏家千金身陷囹圄,出狱当天她闹了前未婚夫与妹妹的婚礼并在当场带走新郎。夺回魏氏集团是她唯一的信念,为了实现这个信念不惜色.诱男人,不料踢到一块铁板。真疼!高冷,滴水不漏。没事撩一撩,欢脱欢脱。此...展开

《呆萌小妻好诱人》小说简介

《呆萌小妻好诱人》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阿九,主角是魏柠褚奕云,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五年前的一场陷害令魏家千金身陷囹圄,出狱当天她闹了前未婚夫与妹妹的婚礼并在当场带走新郎。夺回魏氏集团是她唯一的信念,为了实现这个信念不惜色.诱男人,不料踢到一块铁板。真疼!高冷,滴水不漏。没事撩一撩,欢脱欢脱。此文女主不反骨,有柔软之心但绝对不是属于人善被人欺的类型,没有需要三十万才能医治的心脏病母亲也没有好赌成性欠了一屁股债的父亲或者惹上官司的兄弟姐妹七大姑大八姨,因...

《呆萌小妻好诱人》 撩 免费试读

今天外出一天身上沾满了灰,加上阳泽西本就有洁癖的心理,一个澡愣是耗费了他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阳泽西稍微用毛巾擦干了头发顺手把毛巾搭在肩膀上,从冰箱里拿了一听可乐,随着可乐入喉,冷意袭遍全身驱走了些许的困意,拖沓着一双家居鞋哒哒的走到沙发边上坐下,靠近沙发处的茶几上放着今天还没来得及看的报纸,可乐搁在茶几上,拿起报纸放在大腿处,背向沙发靠去。

“啊...手手手,疼...“闷声的尖叫声打破房间里的安静,阳泽西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弹跳着站起身,看见魏柠正从被单里伸出脑袋来,头发有些凌乱,眼睛提溜的看着他,一手握着被他坐疼了的手,”每次见到你都得受点伤。“

阳泽西敛去了诧异的形色,“怎么进来的?”整个龙庭酒店全部都是用房卡开门,只有他重新装饰的这间才用密码,房间的密码也只他一人知道。

魏柠笑嘻嘻的指着阳台处,“爬进来的,我住隔壁,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

魏柠的举动意图阳泽西基本都清楚,比如她怎么在他隔壁之类的问题,不需要问他都知晓答案,阳泽西将方才掉落地上的报纸捡起重新放在茶几上,手指轻轻一勾勾着魏柠的衣领把她带起,往阳台方向一领,”怎么来的,怎么滚。“说完掉头走。

“哎哎哎...我说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啊。”魏柠跟着他的脚步,在他身后滔滔不绝的说话,“来者都是客,就算讨不到茶水喝,好歹也笑脸相迎吧。”

他一直走,走至冰箱处打开,又拿出一听可乐,转身往她手上一放,魏柠触感有些冰凉,莫名其妙的抬眼看着他,听见他说:“滚回去自己喝。”

“...”

他坐回沙发,拿起报纸看,好似当魏柠完全如空气般不存在,魏柠扫了他一眼,勾着唇角笑得开心,莫名的开心。

魏柠没有要走的意思,她厚着脸皮坐在阳泽西的身边,拇指和食指捻着他睡衣的衣角,小脑袋凑到距离他肩膀处几厘米的位置,只需她再耍个流氓,下巴就能直接搁在他肩头,“深更半夜美女自动送上门,你不应该笑纳吗?你这样不解风情,会没女朋友的。”

说话间她的呼吸温温热热的打在他的耳后,暖暖的濡湿感令他的身体几不可查察的颤了颤,发觉到与她距离暧昧,他挪了位置远离她,“劳你费心。”

魏柠追过去,“要不我做你女朋友吧,你这么没趣,我可以将就将就。“

“为了达到你的目的真舍得本。”他静静的看她一眼,在心的防线被她笑容击溃之前,移了开去。

“我也不剩什么了,就剩这副皮囊了。”魏柠暗自嘲讽了自己一下,是啊,她所拥有的一切随着那五年牢狱时光的流逝全部都失去了,没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

“我不做赔本的生意,你什么都没有了还想我帮你?”他搁下手中的报纸,突然严肃的看她,“除非你能给我一个我非帮你不可的理由。”

魏柠突然被阳泽西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在未见面之前魏柠对阳泽西的了解也仅仅是靠着安慧调查得来的片段信息,关于他的背景以及其他都一概不知,而在马会时与他短短的一天时间接触他也是不先山不露水,完全抓不准他的脾气。

魏柠清楚,于他而言,她不过是一个莫名的入侵者,人对待一个入侵者都是抱着小心谨慎的态度,算上这次也就是只和他打过两次照面,就要他动用他手上的资源帮她重回魏氏集团未免太痴人说梦。

阳泽西见她没有说话,心中多少了然,他起身,手拽着她的手腕往门口走,打开房间门几乎是将她丢出去,魏柠手搭着他房门的门把上,对上他的眼睛,“真的一点机会都不给?“说话的语气倒是没有令他生厌的谈交易一套口吻。

阳泽西一根根掰下她的手指,“慢走不送。”嘭的一声,房门关上,隔绝了她的视线。

“你...”魏柠被气的咬牙,气回了自己的房间,收拾好自己和房间的一些摆设后,魏柠开了电脑打开百度搜索引擎,输入白如,得到的信息不少,可这些网上信息都已经是经过处理删除后残留的极少且没多大用处的了,对她帮助不大,只能算作是一个简单的了解,她给安慧拨了一通电话,让安慧去处理,安慧有一个私家侦探朋友,只要是发生过的事情,都能让安慧的私家侦探朋友找到蛛丝马迹,不出两三个小时,魏柠就收到了安慧的邮件。

魏柠研究了邮件的内容,满意的笑了,那些被尘封了的事情,她需要翻出来重见天日了......

魏柠自小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约莫七点多她就已经起身,洗漱好之后,选了一身干练利落的装扮,一款超大墨镜更加显出她独特气质。

刚走出房门,阳泽西正倚靠在他房门的边上,一副慵懒的模样顿时让魏柠生出想将他扑倒的冲动。

他双手抱在胸膛上,上下将魏柠打量了一番,悠悠开口,“丑。”

唉,我这暴脾气!

魏柠张牙舞爪的样子很是滑稽搞笑,阳泽西不想花费过多的时间与她争论转身进了里面,但是没关门,魏柠像个小偷般轻手轻脚的进了去,他正坐在餐桌前吃早餐,早餐是两人份的。

魏柠心领神会走过去,将墨镜搁置在一边不客气的吃着,掉了一桌子的吐司渣渣,时不时抬眼偷偷瞥阳泽西一眼,“住酒店还带包餐?”

他吃着,没说话。

魏柠早就习惯了话不多的阳泽西,魏柠也不喜说话,只是所处空间太过安静,她只好硬着头皮与他搭话,许久没等来他开口,她再次抬眼,却正正撞上了他的目光,那道目光带着火热仿佛早已经注视她良久,但在触及到她的视线之后迅速的撇开。

“我是不是特别漂亮?”她发现他在偷看她,心里小小窃喜涌上心头毫不掩饰的表现在脸上,“唉,要是喜欢我可别藏着哦,大胆告诉我。”

“你吃什么长大的?”阳泽西的声音轻轻淡淡的飘来,飘进魏柠的耳中很是舒服.像是被羽毛的边轻轻扫过那样絮絮的痒,心上如平静的湖面荡起水波。

对于这莫名而来的问题,魏柠微微愣了下,奇怪的回答:“米饭。”

“你家米饭比较特别,养了一个脸皮厚的主。”

魏柠的眼角渐渐起了笑意,“你喜欢脸皮薄还是脸皮厚的女孩子啊?”

“都不喜欢。”

“啊?”魏柠一声惊呼,手捂着张大了的嘴巴,”你不会是喜欢男人吧。”

阳泽西咀嚼着吐司的动作停住,眉头紧蹙,黑了一张脸看她,对她的脑回路哭笑不得,最后出口的话都带着有些无奈,“我要承认你是不是就不缠着我?”

”我可以把你掰直的啊。“

“...”

“喏,我跟你说哦,像你这样的男人呢肯定有很多追求者的了,但是我也不会退缩的,不管男人女人尽管放马过来,我没在怕的。”

“天天同一个话题开玩笑,有意思吗?”他的语气依旧淡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谁跟你开玩笑了。”她没好气,她看着他,面对他的淡漠忽然有些失落,不悦的嘟嘴,“你以为我是开玩笑的?”她腾的站起身,大腿生生磕上桌角,疼痛的叫了一声,揉揉发痛的部位,身子前倾,一手撑在桌子上,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将他朝着自己的方向扯了过来,弓着身,说得认真,“我要追你,我要做你女朋友!”

如果说魏柠之前对阳泽西的挑逗还只停留在言语上,这次则是直接的身体接触,他被魏柠一拉后靠得她极近,对于一个空间一对男女来说,这样的话语,这样的距离实在暧昧也尴尬到不行。

阳泽西目光不移的盯着她,双眸映着的是她认真的模样,两人谁也没有说话,只有低促的呼声在交缠不已。

良久后,他拂开她的手,捞起边上还仅剩半杯的牛奶一口入了肚,滚动的喉结诉说着不一样的性感,他淡淡开口,“毛孔真大。”

噗---

魏柠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慌张的拿出包里装着的小镜子在自己的脸上打量个不停,看了半晌后内心竟然开始接受阳泽西的说法,怎么看都觉得自己的毛孔很大,皮肤很干。

魏柠低着头不敢再去看他,长这么大真是头一回丢脸,而且是在阳泽西的面前丢脸,脑袋在桌上狠狠磕了几下,“刚才的表白不算数,等我下次...”她把镜子放回包里,嘴里啊啊啊的抓狂叫着离开他的房间,真的是太没面子了。

她逃离开去时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叩叩叩的声响,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背影上,虽看不见她的表情,但他已经猜到了她是怎样的一副精彩表情,竟忍不住勾唇。

她正在等电梯,阳泽西出了来,一如既往的倚靠在墙壁上,好看得如油画一般不可言说的美感,“喂。”他喊她,待她回头时发现她脸颊两侧的红晕还未消散,她本就是包子的圆脸,加上红晕很像粉红的小苹果,讨喜得很。

“你东西落了。”他说。

是的,节操掉了!

魏柠是这么想的,他手臂轻抬,随之而来的是一道短的抛物线,她本能的伸手去接,稳稳当当的掉落在她的手掌上,是墨镜。

“你的装.逼神器。”

“什么啊,超大墨镜显脸小。”魏柠白他一眼,将墨镜别在了胸口上,正好电梯也来了,她长腿一迈就进了里面,这辈子乃至下辈子都没做过那么丢脸的事情。

眼看着电梯要关上,她小手突然伸出扒着,小脑袋探了出来,他还没离开,惊讶的侧头看她,她呵呵的笑笑,“晚上还包餐吗?”

他没拒绝。

魏柠当他默认了,笑得开心,“刚才那个,就不算数的那个,只是暂时的哦。“她说的是刚才的告白。

她说得有些语无伦次,也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

电梯直达酒店的负楼停车场,她在众多的汽车中找到了自己的车,车子还未启动,她收到了一条来自债主的短信,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2658596.

盯着手机的短信内容看了半天愣是没研究出什么来,不过却笑开了花。

====

出了停车场后魏柠才发现外面飘着雨,只鹅毛般的小雨不至于打湿身子,天空阴云密布,视线显得阴沉沉的,无端给这个城市增添了几分压抑的伤感。

黄色小卡宴在天乐园停下。

天乐园是滨城最大的墓地,小雨飘絮,阴云压城,逝者亦惜,带着莫名的悲凉。

天乐园也是葬着她母亲的墓地,但自从十岁那年母亲去世后,她只有在母亲骨灰葬在这里的那一天才在场,之后的每一年她从未踏足,也没有来看过她的母亲。

外界皆说她无情无义无孝,只有她最清楚,母亲的离世是她心上的永远不能愈合的伤疤,不能碰,不能见光。

而她今天出现在天乐园,也不是来看她母亲的。

超大墨镜掩饰了她眼中的忧伤,她如无关者一般踩着高跟鞋走在墓地的小道上,墓地很安静,在这样小雨的阴天时分是没人来吊唁逝者的。

天乐园分三个区,靠近天乐园门口的外围是普通区,中间是贵宾区,最里面是尊贵区。

普通区是格子类型的墓地,死者的骨灰摆放在方格里面,基本上是穷人祖先的安乐地。

一个按照贫富分等级的世界,生人如此,死者的世界亦乎。

魏柠在普通区的一处停下,今天她来看望的死者比较特殊,只是一个年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没有注男孩的名字,但是男孩的方格墓却比周边的都要干净,被擦得一尘不染,该是多么用心的一位守墓者,才能有这般的心思。

站立许久,凉风吹得她身子有些发颤。

一位妇人冒着小雨前来,看了魏柠一眼,没说话,妇人年纪看上去不大,约莫四十岁年纪,但眼睑深重,脸上也愁云不展。

此位妇人正是这里的守墓者,每天定点过来清扫打理,风雨无阻。

妇人擦洗得很用心,而对小男孩的方格墓尤其看重,似乎在用守墓者独特的方式为这位年仅不到十岁的小男孩生命的逝去感到惋惜。

“白如。”魏柠的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妇人的手一顿,旋即又像没事人一样继续手上的动作,魏柠摘下眼镜,靠近妇人,站在妇人身后,又唤了一句:”白如!“

妇人转身,看着魏柠,无所谓的笑笑,准备离开。

“难道你就准备一辈子守着你的儿子吗?白如。”魏柠叫住妇人。

妇人的脚步停下,没转头,“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叫白如。“

魏柠走上两步与白如并肩站着,侧头盯着白如,双眼无神像极了白天黑夜交替那般只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昨天的生活方式,麻木到看不到一丝希望。

“如果他没死,明年大学该毕业了吧。”魏柠说的他,正是白如的儿子。

白如的嘴角微微抽动,涣散无光的眼神慢慢凝聚,带着无尽的恨意,很快又开始松动,恢复了方才的那一副麻木面孔,“姑娘,你说什么呢。”

白如的极力否认没有让魏柠感到意外,失去亲人的切肤之痛她也真真切切的感受着,她不信白如真的能从儿子死亡的阴影中摆脱出来。

魏柠将一张纸条塞到白如的手里,“想好了,给我电话,机会对你来说只有一次,我不想也没兴趣等太久。”

魏柠说得笃定倒是让白如一惊,突然对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生了兴趣打量起她来。

“我叫魏柠。”她开口,自我介绍。

经魏柠这么一说,白如倒想起来,魏家千金大胆奔放流连夜店,在商场又叱咤风云铁血手腕,再加上五年前那起沸沸扬扬的吸毒事件,“魏柠”这个名字可谓是家喻户晓了。

人本就仇富,加之魏柠这个富二代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早就已经把她与败类挂钩。

“我和你一样,有着对世间不公平之事的仇敌之心,我并不会妄图改变世界,更不求在我能触及到的范围内让人事物都能按照我的规矩来,但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任何事触碰到我的底线,一旦越过,定让人加倍奉还。”

有时候我们的大脑是个十足十的骗子,很容易迷惑我们,总给我们传递一个错误的信息,即是我们是世界的主宰,以我为尊以我为重,一旦这个念头被外界任何因素受到攻击,心中就不免生出愤懑之意,好似被人负。从前的魏柠亦是这样,可经历了五年的牢狱生活后她有了改观,她并不是太阳,不能要求谁都围着她转,更不是世界的主宰,没有谁是必须以她为重的。

白如从魏柠的话中猜测到她受人陷害,想来应该与吸毒事件有关,她是要报仇!

“与其冤冤相报,不如放下。”白如感慨。

“你又何尝放下?”魏柠反问白如,“当那鲜血漫过你的眼睛时,你无能为力时,可有人曾伸手帮过你,又可有人曾怜悯你。“

魏柠句句戳白如的心窝,八年前的往事如影片般历历在目,永远也忘不了儿子孱弱的呼喊着妈妈时的无助,生命就随着鲜血的流逝而流逝。

白如的脸一寸寸失去血色,紧紧的攥着拳头,心中的恨意无法消散,她的儿子没了,而他的妻儿却活得逍遥自在!

魏柠离开天乐园已经接近中午,在天乐园附近找了个饭馆随意吃了点充饥,有些准备工作开始慢慢步上轨道,只等一个时机了。

车子在地产中介公司门口停下,魏柠现在暂时不会回魏家,龙庭酒店只能作为一个过渡阶段的住所,得重新在外面安一个家,需要做的事情比较多,打通关系也处处要花钱,故此魏柠只准备买一个一房一厅的普通公寓,在地产中介公司留了她的联系方式后就离开了,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街上瞎逛。

时过正午,絮絮的小雨已经停了,但气温不高,许是因了下雨天,这会的时间点路上竟然有点堵车,周边有不少的司机在骂骂咧咧,魏柠摇下车窗伸出脑袋往前望,排着长长的车龙没有要动弹的意思。虽说不赶时间,但在魏柠的意识里总是认为把时间花在堵车等车上实在浪费,索性打开车门下车准备弃车步行离开,至于她的车....到时候交钱再领回来吧。

走至一处车站仔细的研究着车次看哪趟车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龙庭酒店,一辆兰博基尼在车站旁停下,候车的人纷纷投以羡慕的目光,车上之人喊:“魏柠!魏柠!”

魏柠闻声转头,木子玲正将脑袋探出车窗,挥手招着,示意她过去。

魏柠蹙眉,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过去,礼貌的唤了声伯母,木子玲下巴扬了扬,“上车,我捎你一段。”语气中倒是有点轻视之意了。

魏柠一笑,开了车门坐进副驾驶,刚一坐入,一股浓烈的香水味道扑鼻而来,忍不住一个喷嚏打出,余光瞥见木子玲的脸沉了沉,只好道:“最近天凉,好像要感冒。”

“哎哟,那可不行,得注意点身体,特别这会的天气,时冷时热的,可不好着凉。”

魏柠系上安全带,侧头扫了一眼木子玲,上次在宋俪清与阳彦希的婚礼上没怎么仔细看她,此番一看好像比五年前更年轻了,果真是越来越会投资自己。

“谢谢伯母关心。”魏柠出声。

“哪的话,你和彦希自小一块长大,情如兄妹,我早就把你当做自家女儿了。”对于木子玲急着定义魏柠与阳彦希两人关系的话语并没有让魏柠感到一丝的不适,见魏柠没反应,木子玲却有些拿不准了,只好转而问:“吃饭了吗?伯母还没吃饭呢,要不一起吃个饭。”

木子玲压根没有给魏柠拒绝的机会。

”好啊,我也好久没和伯母说说家常话了。“

得到魏柠的确定,木子玲踩下油门,一路上两人也没怎么说话,只时不时问了一些关于魏柠在牢里的监狱生活,关于那五年魏柠不想提起,简简单单几句言语就打发了木子玲,木子玲没问出什么大概来。

兰博基尼在维多西餐厅门口停下,维多西餐厅属于阳家旗下企业,在滨城数一数二,主厨是阳彦希花重金请来的美国标星大厨,因着菜品上等且价格昂贵,食客非富即贵。

木子玲在维多餐厅有专门的包间,隔三差五会约着一些要好的贵妇朋友在包间里吃喝聊天,木子玲曾想着魏柠好歹是自己未过门的儿媳妇,等过门后帮着阳彦希一起打理阳家算是为阳家出心出力,故而在魏柠与阳彦希订婚后木子玲带着魏柠来过几次,用木子玲的话说就是从家中女眷入手也是谈下大生意的一种门道,刚开始魏柠还跟着来,只是每次话题不是吃喝玩乐就是如何打扮自己,魏柠觉着无趣到后来索性就不来了。

木子玲与魏柠刚入座,点餐员已经恭敬的进了包间来,喊了一声夫人后把目光落在魏柠的脸上,未等点餐员开口,魏柠已经开口,“魏柠!”

“魏小姐好。”

“行了,别客气了。”木子玲招手,“我听俪清说前几天刚上了新菜品,今天特意过来尝尝,你跟厨房吩咐一声上个新菜小样,我尝尝鲜。”

“好的,夫人。”点餐员为木子玲记好菜名后,问:“请问魏小姐需要点些什么?”

太久没有来过这家餐厅,很多菜名魏柠都记不太清楚了,拿过桌上的餐单翻阅着,坐在对面的木子玲开口,“我记得你最喜欢吃吞拿鱼,就来个吞拿鱼吧。”

魏柠合上餐单本,“就吞拿鱼吧。”

待得点餐员退了出去,魏柠低头玩着桌子上的餐桌布没说话,木子玲也没说话,包间的氛围刹时又有些尴尬。

“魏柠今年得二十七了吧。”木子玲率先开口打破僵局,魏柠抬眼,对木子玲问出的问题点头表示没错,木子玲笑笑,又道:“我记得你第一次来阳家还是个刚刚走路不稳的小姑娘,转眼间都长这么大了,你看彦希和俪清都准备结婚了,倒是你呀,做姐姐的,现在还孤身一人,不准备找个男朋友谈着?现在二十七正是值钱的年纪,再过一两年可就得被男人挑了。”

“缘分到了自然遇上,不着急。”

“唉,你这孩子,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身边要是没个男人照顾着可真不行。”木子玲盯着魏柠看,注意着魏柠脸上的神情,看魏柠没有露出厌恶之意,继续道:“你还记得孙佳佳吗?就做沙石起家的黄安老婆孙佳佳,娘家有个外甥今年也二十七岁,算起月份来只比你大两个月,县里面质检部门的,公职,而且家境不差,离过一次婚,没有孩子,长得一表人才,和你很配,赶哪天我帮你说说,你们可以发展发展。“

“是吗?”魏柠极淡,“这么优秀的男人应该很多人追吧。”

“可不是,你要真喜欢可得抓紧。”木子玲说得兴起,“等会回去我就帮你问问,定个时间见个面。”

“....”

魏柠无奈扶额,但对木子玲的热情也不是不可谅解,无非就是想除去横在阳彦希与宋俪清之间的障碍而已。

“我可坐过牢,他能看得上我?何况还是公职。”

木子玲的神情一滞,很快又掩饰过去,笑容挂在嘴角,“魏家怎么着也是滨城的商业大鳄,怎么就配不上他了?再说了,光是嫁妆这事就不会亏待了他,嫁他绰绰有余的了。“

“行,那就选个时间见见吧。”魏柠深知这事要是不当场答应下来,木子玲定会没完没了的了,主要是想着人家公职人员,断不会娶一个有案底的女人做老婆,反正最后都谈不成,那见见就见见。

“好咧,那就这么定了。“木子玲高兴的拍了下手掌,然后拿出手机推到魏柠的面前,”把你号码存上,我约好了时间给你电话。”

魏柠给了木子玲联系方式,木子玲的一顿饭倒是吃得欢,魏柠本就不饿,耳边还不停响着木子玲的话音弄得没什么胃口。

饭毕后,木子玲与其他朋友约好先走了,留下魏柠一人在餐厅门口,站在路边正在拦出租车,见着阳彦希与宋俪清正从餐厅里面走出来。

宋俪清的手挽着阳彦希,偶尔与他低语,看上去倒是很恩爱,恩爱到令人羡慕妒忌恨。

魏柠不想与他们有言语上的交谈转身跨步离开,刚没走两步,一声清亮的女声已经叫住了她,“姐姐----”

魏柠的脚步停下,转身对上迎面走来的阳彦希与宋俪清,勾起一个似有如无的微笑,“真巧。”

冤家路窄,真是哪哪都能遇见。

“姐姐是来找彦希的?”宋俪清的声音很是平和,听在魏柠的耳中甚至一丝半点的情绪都听不出来,但是假装的镇定能骗得了他人,颤动的睫毛却始终骗不了自己。

宋俪清在害怕,害怕魏柠对她问出的这个问题给以肯定的回答,因为她到现在都始终没办法确定阳彦希在感情上到底是偏向魏柠还是她自己,可她又不知道为什么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魏柠回答:“刚才伯母请我吃饭。“

宋俪清一震,显然木子玲与魏柠的亲近比魏柠和阳彦希的亲近而言,前者对宋俪清更具杀伤力,当初逼着阳彦希与魏柠解除婚约,她与阳彦希走到一起都是木子玲一手促办的,木子玲作为阳彦希的母亲,她未来的婆婆,影响力不可谓不大,基本上可以说是她是否能顺利进入阳家的关键口。

魏柠与宋俪清自小一块长大,魏柠了解的宋俪清很会藏事,越是表现平静越是在乎,正如在木子玲请自己吃饭这件事情上,宋俪清表现得太镇定了。

魏柠的目光在阳彦希与宋俪清身上停留,发现阳彦希一直在看着自己,那眼神中意味不明,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干脆错开眼神落在宋俪清脸上,“伯母请我吃饭准备给我介绍个相亲对象。”

魏柠话语一出,阳彦希与宋俪清都惊讶的看着她。

“我答应了。”魏柠又道,说话的语气脆亮,却又有点让人摸不准头脑。

闻言,宋俪清轻轻送出一口气,心中压着的那块石头落了地,让她心情莫名的有些好,“即是这样,我祝福姐姐,能觅得一个如意郎君。”说着,挽着阳彦希手臂的手紧了紧,“彦希,我们走吧。”

阳彦希回神,没看魏柠,只应了一声好。

阳彦希任由宋俪清的手挽着,没抽手也没侧身,一条人行道,他走在最里面,宋俪清正中间,魏柠则在最外边,隔着宋俪清的距离,他依旧能感受得到魏柠的气息,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气息。

可明知他与魏柠的距离就单单隔了一个宋俪清,却总感觉魏柠离他那么远,远到好似永远都无法跟上魏柠的脚步。

可又感觉与魏柠那么近,近到他只需一伸手就能握上魏柠,然后一起奔跑,跑到没有第三人的世界里,与魏柠到白头。

魏柠就像是童话中优雅高贵的公主,可他却不是那个骑着骏马而来的王子。

这份爱恋,终究是要如童话故事中一般,随着午夜的钟声响起,后,埋入土壤里......

魏柠拦了出租车后直接去了交警部门交了罚款领回了自己的车,夜幕降临,华灯影影烁烁将这座城市装饰得明亮,车子拐入一条千米长的隧道,视线变得有些暗。

隧道未到一半,魏柠的正前方一字排开,朋克打扮的摩托车党拦住了她的去向,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魏柠在距离他们不到百米的地方停下,没下车,目光盯着前方,约莫有二十多辆摩托车,有些摩托车尾座还有几个短裤打扮的女孩,看上去年纪不大,也就十七八岁。

连续几声的摩托车发动声音让摩托车党变得躁动不已,魏柠的眼睛打量着正中间的那位男子,寸头,右边耳垂排着上带着闪光的耳钉,上着皮衣,下穿破洞牛仔裤。

“禄哥。”有人唤了寸头一声,魏柠也随着那一声“禄哥”突然想起他不正是白豪的养子鲁禄吗?

鲁禄一副放荡不羁的表情落在魏柠的眼帘,他骑着摩托车上了来,其余的摩托车党也跟着鲁禄的动作,将魏柠的车结结实实围了个紧,慢慢的靠近,然后巨响的啪,两瓶未开瓶的矿泉水正砸在了魏柠的车前玻璃。

猜你喜欢

  1. 乡村小说
  2. 架空小说
  3. 古装小说
  4. 情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