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同人小说 > 快穿之一辈子一场梦

更新时间:2018-07-27 09:40:28

快穿之一辈子一场梦

快穿之一辈子一场梦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分类:同人小说主角:景棠何一笑

《快穿之一辈子一场梦》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景棠何一笑的书名叫《快穿之一辈子一场梦》,它的作者是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创作的纯爱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辈子一场梦,可以是一场好梦,也可以一场噩梦,一切视玩家对剧情的补充度而定,当然,也可以是一场春梦。景棠:我怀疑这个游戏根本没有胜利的设置!1442:只是对你而言。景棠:我怎么知道谁是对手?!1442:每次都成功勾引到“姐夫”的人没有资格说...展开

《快穿之一辈子一场梦》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景棠何一笑的书名叫《快穿之一辈子一场梦》,它的作者是我的脸会变成红苹果创作的纯爱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辈子一场梦,可以是一场好梦,也可以一场噩梦,一切视玩家对剧情的补充度而定,当然,也可以是一场春梦。景棠:我怀疑这个游戏根本没有胜利的设置!1442:只是对你而言。景棠:我怎么知道谁是对手?!1442:每次都成功勾引到“姐夫”的人没有资格说这话!...

《快穿之一辈子一场梦》 黑白羽的沉沦(六) 免费试读

暂时得到人身安全保证的景棠无聊地翻着剧本,刚才在许巍办公室里,被金少庭那恶心渗人的目光盯着,害得他根本什么都没有看进去,此时拿着剧本认真一读,倒是被剧情给吸引住了。

剧本以双男主为卖点,讲述一对兄弟关于信仰不同而反目的故事,从年少初遇携手江湖到后来的分歧矛盾尖锐而偏离日渐殊途。景棠要饰演的角色是一个心里深沉的笑面虎,善于伪装以攻心计,而金少庭的角色相对就简单多了,一个快意恩仇的侠客,典型的江湖人,红颜知己如流水,通俗来说,好色鬼一个,风流成性。

“嘁,本色出演。”景棠评论道,翻了个身把剧本一扔,拿过手机视奸宋玉致去~

在一排市医院XX群里,一个对话框非常扎眼。

景棠不由得拧起眉,晏熙晏熙小宝贝?

晏熙晏熙小宝贝:小宋医生~

了如你心:?

晏熙晏熙小宝贝:你什么时候来查房呀?

了如你心:再等等。

晏熙晏熙小宝贝:可是我好想你呀~

景棠觉得自己头顶有些绿,黑着脸继续翻聊天记录。

晏熙晏熙小宝贝:男朋友,我饿了。

了如你心:想吃什么?

晏熙晏熙小宝贝:清风小筑的海鲜粥!

了如你心:只有食堂二楼的白粥。

晏熙晏熙小宝贝:不嘛不嘛我想喝海鲜粥QAQ,白粥没有味道!

了如你心:最多加袋海带丝。

晏熙晏熙小宝贝:嘻嘻嘻,爱你么么草~

翻完记录的景棠心塞塞的,他呆呆地问1442:“喂……我是不是被三了?”

他记得晏熙,昨天出现在宋玉致办公室里的那个小孩,挺漂亮的,身上有股傲气,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孩子。

1442回道:“可能三与绿同时进行。”

“呸!”景棠捂着胸口发了会儿呆,忽然惊醒,“这这这这会不会就是宋玉致的真爱吧!”

1442:“或许。”

“不应该吧……”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景棠有点儿失落,有点儿不甘,“就一破小孩,身材能有我好?技术能有我好?长的能有我好?”

“恭喜主人,契合度提高!”

景棠:“……”

晚上宋玉致发了消息,说是今晚值班不回家,景棠“哦”了声,自个儿焉焉地收拾行李去。

第二天一早,景棠准时拎着箱子出门进组,从车上一路颠到车下,许巍把他送进房间,紧张的看着他惨白的面色,关切地问:“逸之啊,你撑得住吗?”

撑得住撑不住不还是一样都得受着?景棠摇摇头,乏力地躺在床上:“你把东西放下吧,等会儿我自己收拾。”

许巍点头:“好,到饭点我来叫你?”

“随便。”翻了个身,景棠难受的蜷起身子,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疼……玉致,我疼……”

而宋玉致此时刚脱下白大褂回到家,昨天下午割了个阑尾,晚上又来两个小手术,一整晚零零总总歇了个把小时,累得他眼下青黑。

屋里安静的不像话,他抬腕看表,十一点过,放平时萧逸之早起了。萧逸之不爱出门,宁愿待在家里发霉也不愿出门,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明星的职业病。

推开虚掩着的房门,明亮的光从玻璃窗外洒下,几乎可见细小的浮尘在半空中打转,然而那个总是身披光芒的人却已不在了。

宋玉致拔出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他脸色有些难看,在等在通话的过程中,每一秒都被拉得无限漫长,萧逸之在哪里?在做什么?和谁在一起?

就在他以为电话不会接通时,那头传来萧逸之的声音:“疼……玉致,我疼……好疼……”

虚弱的、无助的,宋玉致甚至都能想象出“哥哥”像小动物似的缩成小小一团,呜咽着向他寻求安抚的模样。

“玉致……”景棠含糊地嚷嚷着,“我疼……”

声音仿佛柔情百转,宋玉致微微垂下眼睫,遮去眼底浓烈的如墨翻涌着的真实情绪:“我在,哥哥,我在。”

“肚子好痛啊……”

那头传来“哥哥”意识模糊的抱怨,与其说是抱怨,倒更像是撒娇。他从前不知道,后来才发现,原来“哥哥”是喜欢他更强势些、冷漠些,这样“哥哥”才会偶尔地向他撒撒娇,甚至是不自觉地依赖他。

宋玉致转身,从衣柜里挑了件外套:“哥哥,你在哪里?”

哪里?景棠“唔”了声,从被子里探出个头来,瞥见床头的标志,岳城大酒店:“岳城吧?应该了……嘶——”

岳城影视基地,就在城市周边,宋玉致松了口气,还好不远,他简单的收拾了一番,顺手拿走家里常备的胃药一路驱车赶往岳城。

许巍是知道宋玉致这么一号人物的,因此他早早地等在酒店大堂,一见到宋玉致就迎了上去:“呃……那个,药带了吗?”

“带了。”宋玉致目不斜视地从他身边走过,径直进了电梯。

许巍赶紧跟了上去,搓着手犹豫道:“那个,你把药给我就好了,要是被人看到就不方便了。”

宋玉致奇怪地看了他眼:“有什么不方便的?”

许巍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宋玉致又道:“那是我哥。”

正所谓君子坦荡荡,许小人不禁羞愧地点头:“是是是,是我想歪了。”

于是许巍毕恭毕敬地奉上房卡,目送宋玉致消失在景棠门后。

房间里有些昏暗,许巍临走前拉上了窗帘,宋玉致只扭开床头的台灯,目光平静的看着缩在被窝里的人小声哼哼着疼,神色晦暗不明。

“叮——”水壶里的水咕噜咕噜冒着泡,宋玉致倒了杯水搁在床头,弯腰扶起景棠,“哥,该吃药了。”

怀里的“哥哥”异常乖顺,大约是疼紧了,紧紧攥住他的衣领不撒手,小声啜泣着,他垂眸看着这一切,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哥哥,要我喂你吗?”

不说话就算是默认了。

景棠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覆在了他的唇上,温温热热的,还有种滑腻的触感一直徘徊在唇边。

撬开景棠温软的唇齿,宋玉致缓缓将水渡了过去,又是好一番折腾终于把药喂完。他起身到浴室匆匆洗漱一番,向科长请了个假,交待好工作上的一切,这才爬上床,双手穿过景棠腋下,前胸紧紧贴着后背,以一个极为强势的占有姿态将人死死锁在怀里,而后他满足地轻叹一声:“哥哥,好梦。”

昏暗的房间里,只剩床头的一盏壁灯还亮着,静静地照亮这一室安谧,恍惚天长地久。

猜你喜欢

  1. 后宫小说
  2. 古言小说
  3. 宫廷小说
  4. 乡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