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千里识君唯梦人

更新时间:2019-06-25 21:49:49

千里识君唯梦人

千里识君唯梦人

来源:掌中云作者:发发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莫阿九容陌

《千里识君唯梦人》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莫阿九容陌的小说是《千里识君唯梦人》,它的作者是发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和离前。“驸马爷,这桂花糕……”“晾在一旁。”“这是公主送的……”“扔了!”“驸马爷,今日您的诞辰,公主送您的金缕衣。”“烧了。”“驸马爷,公主要见您……”“滚!”和离后。“陛下,这杏仁佛手……”“朕堂堂一国之君怎会吃这种东西!”“是莫姑娘顺路送的……”“朕堂堂一国之君岂...展开

《千里识君唯梦人》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莫阿九容陌的小说是《千里识君唯梦人》,它的作者是发发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和离前。“驸马爷,这桂花糕……”“晾在一旁。”“这是公主送的……”“扔了!”“驸马爷,今日您的诞辰,公主送您的金缕衣。”“烧了。”“驸马爷,公主要见您……”“滚!”和离后。“陛下,这杏仁佛手……”“朕堂堂一国之君怎会吃这种东西!”“是莫姑娘顺路送的……”“朕堂堂一国之君岂是挑三拣四之人!”“陛下,那欢阁小倌诞辰,莫姑娘送了他一块和田白玉……”“什么白玉?把那破石头给我砸了!”“陛下,莫姑娘要见您……”“滚……开,挡着她的路了!”...

《千里识君唯梦人》 第十四章我可纳你为妃 免费试读

依旧阳光明媚,偶有蝉鸣鸟叫,一番美好光景。

莫阿九行于其中,却只觉满心荒凉。

上天从不怜她!

家没了,国破了,她最爱之人却只想要她的命,那么便去死吧。可没死成,三年的痛苦疗伤,两年的心思修整,她本以为可与恩人平淡度过此生,却从未想到……

又是一场利用而已。

“哒哒——”身后,哒哒马蹄声传来。

莫阿九恍若未闻,只跌跌撞撞前行,周围有人诧异望来,只当是哪家被逃婚的新娘子,摇头叹息一声,便各忙各的。

马匹低低嘶鸣,下瞬,莫阿九的手臂蓦然被人拉住,整个人朝后倒去。然身后却有一只手臂收紧。

再回神,她竟已在马匹之上。

即便时隔三年,可当那熟悉檀香气息传来,她还是立即明了身后人是谁。

容陌。

马匹跑的飞快,不多时竟已跑出集市。

浅草微微,枝繁叶茂。

莫阿九侧头,望向身后男子,满目茫然:“容陌,你究竟想要什么?”她自问,于他,她已无任何价值了的,可为何……却时时见到,甚至比他们成亲那一年还要频繁。

“我之前便说过,莫阿九,不要以为嫁给方存墨便高枕无忧!”容陌的声音近乎命令,“我还以为你长了教训,没想到,你还是这般愚蠢!”

愚蠢……莫阿九睫毛轻颤,是啊,可是……

“我蠢不蠢同你无任何关系!”莫阿九漠然偏首,可终究腰身微弯,“你把我放下吧,我已无任何气力,同你纠缠不休了!”她的声音中,除了漫无边际的疲惫,便是历经世事的沧桑。

容陌听罢,却陡然愣住,曾几何时,嚣张跋扈的九公主,竟已成这般模样,可终究,他硬了语气:“你有无气力,同我无任何关系。我只有一个要求,同我回宫。”

回宫……又是这句话……

莫阿九一时竟嘲讽笑出声:“容陌,你真以为我还是从前的我?你也已和往日不同,”,从前,她是九公主,他是她的驸马,而现在,他是一国之君,她是……前朝余孽,“要我回宫,容陌,你是为了恶心自己,还是为了恶心我?”

曾几何时,她那般期盼着这个男人将自己收拢与他身侧。

可那时,这个男人眼底透出的厌恶,依旧如昨日般让她触目惊心。

“你还是不长记性!”容陌的听来恍若叹息,“莫阿九,我不仅要你回宫,还会纳你为妃,你这身份样貌,也只配做妃了,而这,就是要你知道,当初,我是怎么被你逼着,迎娶所厌之人的……”

所厌之人……

莫阿九心尖微颤,她那时……是满心欢喜嫁与他的……

“你会……”

“还有,”容陌伸出食指,慵懒阻断她的话,“我知你会说‘你会后悔的’,但莫阿九,曾经你犯下的错误,当真以为可以不用负责?”

那些错误……三年前的种种再一次浮现在她的面前,她竟然有些恍惚起来,良久,她竟笑了出来:“容陌,我答应你,和你回宫!”

她的声音很安静,安静到没有一丝波澜。

马匹骤然而停,前蹄飞起发出一声长嘶,容陌转身危险的看着她:“莫阿九,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花样……

“呵……”莫阿九笑,“我能耍什么花样?再说,谁又能在当今圣上面前耍花样呢?容陌,当初我还恬不知耻的围在你身边,如今你主动提出接我进宫,我可求之不得呢……”

仅三年而已,竟这般大的变化。莫阿九心底却只剩嘲讽,上天对她,未免太过于残忍。

“你想要什么?”容陌已然平静,紧盯着她。

他知,这个女人从来都是贪得无厌的。

“我要啊……”莫阿九眯了眯眼睛,状似欢乐的笑了出来,“我要莫氏一族重盛,要陈国复辟,要父亲活过来……”

她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

“莫阿九!”容陌似被戳穿般恼怒。

“开玩笑的!”莫阿九前仰后合的笑了好久,方才平静,“我不要什么,容陌,我只要亲人,只要小北而已。”

她已经安静了下来,面色严肃而认真。

她再也不要爱了。

“最好这般。”容陌抿唇,说不出心底异样,侧头,对着空无一人的身后道,“回宫!”

一旁树枝微动,隐卫身形转瞬即逝。

“我还有事。”莫阿九垂眸,“我须得先去私邸一趟!”有些事,有些人,她必须了结的彻底。

私邸……容陌瞬间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弦,断了:“莫阿九,你还真是自甘**啊!”

方存墨已经做到哪种地步,这个女人竟然还肯听他的话。

“彼此彼此!”莫阿九嘲讽一笑,“心爱之人同意嫁与别人,容陌,三年你都没征服美人心真是活该呢!”

容陌却静默下来,眼神阴冷的看着莫阿九,三年的时间,不是他没有征服,而是心中深处,似乎永远跨不过去那本该厌恶的一年成亲的光阴,固执而坚韧。

“放心,我说同你回宫是真的。相反,今日让我认清所有利用我之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莫阿九收回自己的目光,“只是和过去告个别,我的所有物件,都在那里!”她的一切都在那里。

容陌脸色微缓,原本扶着她的手臂一收。

莫阿九只觉身体失去平衡,整个人堪堪掉落马下,脚踝一阵刺痛。

容陌神情依旧冷峻:

“明日一早,莫阿九,你若耍花样,朕会让你知,这是谁的天下!”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超能小说
  3. 生活小说
  4. 贵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