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短篇言情 > 何故戏辞凉

更新时间:2019-07-09 15:46:47

何故戏辞凉

何故戏辞凉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森九离分类:短篇言情主角:沈翊平谢惋

《何故戏辞凉》小说简介经典小说《何故戏辞凉》是森九离所编写的短篇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翊平谢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天她在戏台子上尽情表演,而他是晋北有名的大帅,两人就此相遇。大帅府里,她见过这世上最最温柔的沈翊平,谢惋将心一股脑的送给他。可看台之上,他却杀了她的师父兄弟。一面是心头所爱,一面是养育之恩。她因戏遇见他,也因戏葬送了自己……...《何故戏...展开

《何故戏辞凉》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何故戏辞凉》是森九离所编写的短篇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翊平谢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天她在戏台子上尽情表演,而他是晋北有名的大帅,两人就此相遇。大帅府里,她见过这世上最最温柔的沈翊平,谢惋将心一股脑的送给他。可看台之上,他却杀了她的师父兄弟。一面是心头所爱,一面是养育之恩。她因戏遇见他,也因戏葬送了自己……...

《何故戏辞凉》 第8章寒水坊逛街 免费试读

呼吸喷在皮肤上,又是那股熟悉的草药淡香,谢惋眨着眼睛,一口气卡在嗓子里出不来,整个人都跟着战栗起来。

沈翊平牢牢的盯着她,微醺般的伸手摸着她的眉眼,鼻梁,脸庞,最后到她脖颈的脉搏处。

细细的脖子,好像稍微一用力就能掐断。

脉搏剧烈跳动着,柔嫩的肌肤渐渐开始发烫。

她身上有股少女的味道,香甜的,芬芳的。

沈翊平喉头发紧,敏锐的神经感知到外面的声音。

门没关,一声细微的“夫人”让他的思绪回归冷漠。

他后退,松开谢惋,起身停顿了半晌,转身离开了。

谢惋呆在那里,很长一段时间,她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没听见,什么也不知道。

等到回神的时候,她看见巧娘站在门口,表情不自然的看着她。

…………

忻东郡城郊监狱。

刺杀沈翊平的复辟党余孽一共五人,当场死了一个,剩下四个萧伯良审了三天,一一都招供了,名单也对的上。

萧伯良精疲力尽的出了审讯室,副官陈青整理好供词心有余悸道:

“次长,这名单是最后的了吧?会不会另有蹊跷?”

萧伯良点了支烟,一边抽一边道:“蹊跷?老子审了三天三夜,那几个小子祖宗三代都挖了个底儿朝天,还能有什么蹊跷!”

“这下忻东郡彻底太平喽!”

他瘫在椅子里,整个人轻松不少,心里对沈翊平是佩服加赞叹有加。

沈翊平来忻东郡半年,平日里除了军营和府邸哪里也不去,萧伯良在陆军部统共也没见到他几面,每次见了,身后跟着一堆警卫,围的跟铁桶似的,外交部和忻东时报的人都抱怨,说大半年,连张大帅的正脸照片都拍不到。

萧伯良认识他多年,自诩了解他,如今这局他却也是细细品来才破解了的。

那些人想杀他,等了半年愣是一点机会没找着,一定早就被逼红了眼。

沈翊平利用泓楼造势,铺天盖地的宣扬他要去听六喜番的戏,进了戏园子又撤了警卫,只留一个副官在身边。

萧伯良嗤笑着想,这种好机会,傻子才会放过!

他抽了一会儿烟,心情大好的吩咐道:

“一会儿把这些供词都送去大帅府,顺道问问平老弟今日有空没,晚上我请他喝酒,这小子看着一张冷脸,实际长了个九曲十八弯的心思,我得好好跟他喝两杯!”

他起身把帽子戴上,道:“只可惜了六喜番,班主姚大元那人我认识,戏唱的好,就是眼神儿不足,自己的人被掉了包愣是没认出来,不过那一个个画的花里胡哨的,的确是不太好认,哈哈哈!”

他自顾一边跟陈青说着,一边出了门。

陈青手脚倒是麻利,回陆军部了一趟,紧接着赶往大帅府。

沈翊平在看书,陈青交代完审讯的来龙去脉,又把供词递上去,沈翊平随手翻了翻,不太在意的恩了一声,陈青奇怪他的反应,但没敢问,只问了一下喝酒的事儿。

沈翊平没立刻答应,韩川意会道:“大帅身上还有伤,不宜喝酒,谢次长美意,今天就算了吧。”

陈青点点头,正要走,沈翊平叫住他。

“去告诉次长,我一定准时到。”

韩川跟陈青俱是一怔,陈青急忙去回禀。

沈翊平转着戒指,半晌道:“去把谢惋叫来,我有事问她。”

谢惋跟巧娘在帮着给云哥儿洗澡,小孩子玩水玩的不亦乐乎,扑腾着弄了谢惋一身水,她正要去换衣服,出门看见韩川。

还顾及着昨天晚上的事,谢惋再见到沈翊平想躲,沈翊平却是泰然,递给她毛巾问:

“云哥儿百日宴的衣服还没做,你平日在哪里做衣服?带我去。”

谢惋脑子里打了结,怔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结果沈翊平已经出门了。

韩川在一旁示意她快点,谢惋便囫囵着擦了擦身上的水,快步跟了上去。

坐车去了寒水坊,一条繁华的小街,各式各样的店铺,有些摊位摆在外面,老板和伙计站在街上揽生意,宾客更是络绎不绝,热闹的像是过节一般。

黑色的军用车尴尬的停在寒水坊外,不少人好奇的看着,一见是军用牌都吓得不得了,脚步匆忙的离开。

司机四处看了看,无奈的回头道:“大帅,车子开不进去了。”

谢惋两只手攥成拳,窘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平常穿衣服没什么讲究,这里的店铺布料便宜,我跟师父他们都是来这里……”

声音越说越小,谢惋无奈的叹气,她就是个小老百姓呀,哪里知道什么高档洋行商厦,沈翊平问她在哪买衣服,她下意识的就说了寒水坊。

这下尴尬了!

没听说过堂堂大帅的儿子买地摊货裁衣服的,谢惋看见韩川脸色都不对了。

她两只手搓着,浑身的不自在,沈翊平倒是淡定的很,推车门下了车,抬头看着寒水坊三个大字,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逛街这种事,谢惋最喜欢,以前跟白玉安没事就四处瞎逛,整个忻东郡没有她不知道的街道。

但现下要陪整个晋北的大帅逛,她心虚,脚步都不对了。

沈翊平淡定的一家家逛,那些店老板和小二最会看眼色,不认识沈翊平,但见他身边的韩川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也猜到沈翊平身份特殊,便都一个个殷勤的凑上来请。

韩川心里七上八下的。

六喜番的刺杀才过了几天,他最忌讳往人多的地方去,偏着大帅还把警卫都去了,只留他一个,见那些人上来碰沈翊平,韩川吓的一个箭步冲上去,只差当场拔枪了。

“慌什么,没事的。”沈翊平伸手安抚韩川,笑着抬脚进了一家布庄。

猜你喜欢

  1. 情感小说
  2. 乡村小说
  3. 总裁小说
  4. 后宫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