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离凰

更新时间:2019-07-24 10:41:31

离凰

离凰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猗兰霓裳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凌雪薇沈羲赫

《离凰》小说简介完结小说《离凰》由猗兰霓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雪薇沈羲赫,内容主要讲述:他是冲龄继位的少年天子,文韬武略,傲视苍生天下尊。朝堂纷争,他被迫大婚。她是出身权贵的宰相之女,才貌双全,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为后,她遭受冷遇。他是温文尔雅的亲贵裕王,品貌非凡,辅佐江山众人知。一日相遇,他对她倾心难抑。一次迟到的相遇,她成为仙子,与他乾坤和谐;从此,皇帝专情,六宫粉黛无...展开

《离凰》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离凰》由猗兰霓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雪薇沈羲赫,内容主要讲述:他是冲龄继位的少年天子,文韬武略,傲视苍生天下尊。朝堂纷争,他被迫大婚。她是出身权贵的宰相之女,才貌双全,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为后,她遭受冷遇。他是温文尔雅的亲贵裕王,品貌非凡,辅佐江山众人知。一日相遇,他对她倾心难抑。一次迟到的相遇,她成为仙子,与他乾坤和谐;从此,皇帝专情,六宫粉黛无颜色。一段突然的告白,她亮明身份,与他行同陌路;从此,叔嫂有别,从此萧郎是故人。后宫妃嫔,千姿百态,各个觊觎后位,招数使尽。身边心腹,温柔可心,却爱慕皇帝,要为妃为嫔。而当噩耗传来,她赫然发现,自己已是孑然一身……...

《离凰》 第九章 奈何君情此时至 免费试读

他的眉目棱角分明,那张脸虽俊美无比,却不若裕王那般温和,而是让人心生敬意不敢直视。他身姿挺拔,身形修长,一件玄色披风更衬得他剑眉星目,气度不凡。

他眼神中充满了好奇,抬手摘下那宫灯递与我,开口道:“你是何人?怎会深夜还在这御花园中?”他的声音低沉,如同那张脸一般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但依旧有着凛然不可侵的震慑力。

这个声音我听过,即使听过一次我也不会忘记——就在我大婚的那个晚上。

我的目光落到了他腰间佩带的那块玉饰上,白色的羊脂玉在夜色下有着清冷的光,上面精雕细刻的团龙祥云精美无比,象征着佩带者高贵的身份。

我淡淡地笑了,心中感到些许的无奈,我们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虽然我知道自己不可能永远都不见到他,但是,却从未想过会这么快又是在这样的时间场合。

是的。他,就是彰轩帝沈羲遥。

我低着头不知怎么回答,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长久地落在我的身上,我微微抬头瞥了他一眼,他的眼神中充满玩味,我知道他在等我的回答。

我深吸一口气,抬头朝他微笑了一下。他愣在那里,我趁他没有回神之际猛地夺下他手中那盏宫灯,转身就跑下了幽然亭。

“循着花瓣走。”后面传来喊声,然后是爽朗的大笑。

花瓣?在晃动的灯光下,果然见到路面上躺着一片新鲜的荷花瓣,前面又是一片……

一路狂奔,我不时地回头,没有看到追赶的人影,心才稍稍放下一点。终于走出了这个“曲径通幽”迷宫。按照我对后宫布局的大致了解,出了御花园的东门就是东六宫了。

东、西六宫由一条南北走向的宫道相连,而这南北宫道的中间,就是我的坤宁宫。我用宫灯照着脚下的路,应该是这条路没有错的,御花园里大多是碎石或者青玉铺路,只有近门处是宽阔的大方石,多用白色,雕着繁复的牡丹。走出御花园的门,又好容易找到了东六宫宫道上的宫门。

心中正在雀跃就要踏进去时,却见一队夜巡的侍卫在不远处出现

我吓得熄灭宫灯,躲在了门边石狮的后面,懊恼自己为何不带一件深色的披风,自己一袭白衣,此时也好遮挡自己。现在就祈求那些侍卫不出这宫门,或,这石狮能助我隐藏不被发现。

毕竟,深夜在皇宫中行走是违了宫规的,更何况我没有带任何可以证明我身份的东西。

脚步声近了,再近了,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惊惧笼罩着我。眼看一个侍卫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宫门口,突然我听见“唰唰”跪地的声音。

“参见皇上。”

然后是沈羲遥淡淡的声音响起:“嗯,都下去吧。”

又一阵“唰唰”声。他高大的身体挡在了我藏身的石狮前,侍卫整齐地从我眼前走过。

我轻嘘一口气,却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心再次悬起来,正想该如何应对眼前的情况,一只手已经伸到了我面前。

我抬起头,只看进他那双深不见底的漆黑双眸中。我连忙微垂了眼睛不言语。他笑着说:“难道蹲着比站起身要舒服么?”

我“扑哧”笑了,拉着他的手站起身。

他的手温暖而坚实有力。我看着他正要说话,他却回身看了看漆黑悠长的宫道,又看了看天,转过身温和地对我说:“可愿陪我走走?”

我点了点头。心里惊讶他没有用“朕”,而是用了“我”。

他见我点头,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拣起我放在一边的宫灯,从袖中拿出火石,宫灯再次散发出柔和温暖的光。他看了我一眼,就手执宫灯径自在前面走,我小心地落在他后面一步紧随,低着头。

走了很久,两人都无语。我的心“砰砰”跳着,他这样不言语是怎么回事呢?我又该怎么办呢?如果他问起我是谁,我该如何回答?

或者,该如何逃开呢?走着走着我抬头,竟然发现他走在了我的身旁,步子从容缓慢,好似散步。可是,这没有月亮的晚上,凉风凄凄,真的不适合散步。

我望了望他,想说让他回宫休息的话,毕竟明天一早还有早朝。他一向都是勤政好学的皇帝,现在很晚了,更何况风也越来越急了,他穿的又不是很多、很厚,着凉染了风寒就不好了。

我正要开口,他的目光转过来,看着我皱了皱眉问:“你冷么?”

我“啊”了一声,心中甚是惊讶,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细心,却又不知如何回答,只得垂下眼睛又摇了摇头。

他停下脚步,我也停下来,看着用大理石铺就的宫道,心中慌乱不知他要做什么。突然我感觉有东西披在了我身上,侧头一看,原来是之前他身上穿的那件玄色披风,再看他,只穿着一件银纹单龙墨蓝平锦常服,单薄的面料。

我慌忙要解下那披风,他按住我的手,摇摇头笑了:“不用,我不冷。你穿着吧。”说完,又径自走着。

我上前一步拉住他的衣角,“皇上……”

话音未落,大雨就无预兆地洒下。

他拉了我的手跑起来,我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披风和裙子被雨水打湿绊着我的脚,软底白缎的绣鞋不小心踩在了纱裙长长的前摆上,脚下一滑,腿一弯,惊呼一声,人就倒在坚硬的大理石上。

他停下来,弯下腰就抱起了我。他的头发已经湿了,水嗒嗒地滴下来落在我的脸上。这是不合礼数规矩的,我挣扎着要下去。

他加紧了手上的力度,看着我说:“别动。”口气是那么的不可抗拒。

我僵着身子,任由他抱着我飞快地走着。他抱我抱得是那样的紧,我紧贴着他的胸口,呼吸到他身上淡淡的香味,也感觉到他坚实有力的臂膀。我将头埋起来闭上眼睛,心跳个不停。

“皇上,您这是……”

伴着张德海慌乱惊讶的声音,我睁开了眼睛,我们已走进一座宫室中,我看到张德海用疑惑的眼神看我。

他没有理张德海,抱着我进了里间,轻轻地把我放在床上。

张德海跟进来,“皇上……”

他看了张德海一眼,没有回答,走了出去。张德海慌忙跟出去,“皇上,您快擦擦,奴才这就让他们去请御医来。”

然后,我听见他不耐烦的声音:“不用了,熬些姜汤来。”

“小六子,快去!”张德海吩咐道。

“哎。”有人匆忙跑了出去。

“皇上,您快换身衣裳。”一阵窸窣声音之后,又传来张德海的声音,“皇上,不早了,早些安歇吧。”

“朕还要看完这些折子,你先下去吧,有事朕叫你。对了,先去找件女子的衣服来。”

我静静地躺着,眼前是明黄的床帷,身边是淡黄的锦被,到处都是龙的图案。我暗叹一声——这里,应该是养心殿了;我躺的,应该就是大羲皇帝的龙床。

该怎么办?我思索着,总不能就这样一直到天亮,况且他一会儿要安歇时就会进来的……

不一会儿,有人进来,捧了一套女子的衣衫。我假装闭了眼睛,听见脚步声离开,这才睁开眼睛。

我起身下床,匆匆穿好衣服,又拿了自己的湿衣,轻轻走到门边,透过门缝我看见他趴在了那张乌木宽桌上,桌上是一沓沓的奏章,他的手中还拿着朱笔。我轻轻上前,看来他是批奏折时睡着了。

我心揪了一下,走回床边取了被子小心盖在他身上,又轻轻摘去他手中的御笔。他头偏向一边,睡得很熟。

我细细地看着他熟睡的脸,那坚毅的棱角柔和了许多,少了那份威严,他也就是一个温和的男子。

我慢慢拉开门向外看了看,门口竟无人守卫,想定是张德海怕扰了皇上给撤下了,不过殿阶下却有侍卫巡逻走动。

趁着一队侍卫刚过,我猫了腰快速走过殿廊。这里应该和我坤宁宫一样有个小小的花园,就一定会有那个供莳花太监进出的小门了。

待我安全回到坤宁宫时,天边已微亮,一路上我躲了好几次巡夜的侍卫。

雨一直下着,虽不若开始那么大,但是我浑身还是被淋透了,脚下渐渐无力,一迈进坤宁宫的宫门看见当值的小禄子,心放下,一夜的担惊受怕后的劳累和风吹雨淋后的寒冷一起涌了上来,再加上先前一天一夜没有休息,我头一沉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朦胧中好像听见皓月让馨兰去请御医,我费力地睁开眼。

蕙菊眼尖看见我醒了,上前焦急地问道:“娘娘,您怎么样?”

皓月、馨兰听见立刻来到我身边。

我挣扎着说:“不要去请御医,只是累了。”

说完,凝神看了皓月一眼。皓月要说什么,我摇摇头闭上了眼睛。

皓月上前给我掖好被子,然后说:“馨兰,你随我去小厨房,还有些医风寒的药,我们给娘娘熬了。蕙菊,你在外面守着吧,让娘娘好好睡一会儿。”

听到她们都出去了,我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醒来时,皓月呆呆地坐在我身旁,手里是一块半干的手巾,正痴痴地望着窗外若有所思,我醒了也没有发现。

我看了她半晌,淡笑了一下,感觉身体没有那么难受了,但是依旧乏力。我轻轻地转个身,皓月这才将眼神从远方收回,下意识地要将手巾敷在我额头上,一低头看见我含笑看着她,吓了一跳。

我慢慢坐起来,皓月连忙扶我。我伸手点了点她的眉心,笑着问:“想什么呢啊?”

皓月脸红了,“小姐说什么呢,没有想什么啊。”

我盯着她的眼睛,她有一丝丝的闪躲。我笑了,看来皓月是真的有心事了,还是先不问的好。

我又闭上眼睛,“我饿了呢。”

“我这就吩咐他们上膳。刚才做了些清淡的小菜和粥。”

“嗯,就是想喝点粥。”皓月扶我起来,我看看外面昏黄的天,“几时了?”

皓月掩口笑道:“都傍晚了呢,酉时过半了。”

“我睡了很久啊。”

“可不是,不过小姐回来的时候可把我们吓坏了。你都不知道你当时的脸色多苍白,过了晌午还发热了,我就又想去找御医的,可是御医院里的御医都去养心殿了,我就回来了。”

“养心殿?”我惊得坐直了身。

皓月惊讶地看着我,“怎么了小姐?”

我镇定下来,“没什么。”转而看着皓月,“昨天见到父亲哥哥他们了吗?都还好吧?”

“嗯,都好着呢。老爷还是原来的样子,不过昨天真的很高兴就显得更精神一些。大公子可是很风光呢,这次立的功也不小,看起来皇上很赏识他呢。”皓月说到“皇上”二字的时候,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那就好了,都好我也就放心了。我没有去,父亲问了什么吗?”

“皇上似先前说过了呢,所以我去老爷就没说什么了。”

我点点头,心里知道皓月在我这儿藏不住什么,就静静地等她说。

果然,皓月开口了:“小姐,皇上好像很喜欢您绣的那幅图呢。”

我点点头。此时,蕙菊进来说偏厅里已摆好了饭菜,皓月扶我过去。我看了看偏厅里站的太监宫女,又看了看皓月,知道在这里也不好问什么,便先行坐下吃起晚膳来。

喝了口莲子羹,稍有些烫,一旁的紫樱发觉,连忙走来端了下去。

此时,我心里真有些担心,御医若都去了养心殿,那说明他病得不算轻。许是昨天夜里淋雨,又穿得少,那么晚还批奏折,虽然我给他搭上了被子,可是毕竟还是不行的啊。

我越想就越担心起来,唤来玉梅要她去打听一下。

用完了晚膳,我回到寝殿。皓月坚持要我回到床上躺下,便披了件细丝云纹的外挂,半靠在织锦的软垫上,皓月坐在我身边绣一方丝帕。

我瞅了一眼,虽然还只是轮廓,但我看出是一对锦鲤。我不说话,只静静地拿枕边的诗集看起来。

“小姐,”皓月看了我一眼吞吐地说道:“昨天我看见皇上了呢。”

我放下书,抬头看她。皓月的脸色微红,眼睛斜看向一旁,抿着嘴不再说什么。

我平和地说:“然后呢?”

“他……”皓月欲言又止。

我笑了,“皇上很好是不是?”

皓月惊讶地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皇上看起来很温和,一点儿不像我先前想的那样。”

我点点头,是啊,他也和我先前想的不一样呢。

我看着皓月,“人中之龙自然是不一样的。有什么心事就跟我说吧。我们虽说名义上是主仆,可这么多年不是早就如同姐妹了么?”

皓月笑了,“小姐……”

我接着说道:“皇上定是不错的,不然当年先皇也不会选他继位。爹爹也说过他的天资极高,毕竟是帝王啊。”

“昨夜皇上和老爷还有大公子谈笑,气度超群,甚至还跟我说了几句话呢。”皓月有些兴奋地说。

我淡笑不语,但是我能想象得到那种场面。他的一切真的很容易让人沉醉,只是,他是皇帝啊,你是永远不能奢望他能给你那种普通百姓拥有的、夫妻间举案齐眉深深依赖的幸福的。

我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我这坤宁宫他是不会来的,皓月也就不会再有什么机会和他有接触,这个印象也就会渐渐淡去,也许过段时间,皓月就会忘记喜爱,只留下崇敬吧。

这时,蕙菊端了药进来,“娘娘,该喝药了。”

皓月连忙站起来接过,吹了吹递给我,“有些烫的,但是这样药效才好些,您快喝了吧。”

我接过来喝了一口,好苦啊,摇摇头吐了口气。

“娘娘,备了蜂蜜水的。药是要一气喝下才好,也不会那么苦了呢。”蕙菊说。

我深吸一口气,一闭眼一口喝了下去,皓月连忙递来蜂蜜水,我接过饮了才感觉好了很多。

看着蕙菊出去,皓月方又坐到我身边,帮我拉了拉盖在身上的被子,“小姐昨夜去哪了啊?那么大的雨,您身子本来就不好的。”

“出去走了走,没想到碰上了雨。回来的路上差点被巡夜的侍卫发现,躲着就淋了些,不碍事的。”我轻描淡写地说着。

“哦,小姐以后出去还是带上小福子他们吧,也安全呢。”

“知道啦。”我闭上眼,药劲有些上来了,头沉沉的想睡。

皓月扶我躺好,刚要出去又回身来,“小姐。”

“怎么了?”

皓月停了一下,眼神流转,“小姐的那件长绸舞衣裙摆处破了,可是我们没有那种丝线,要不要找内侍府寻些来补?”

我摇摇头,“先洗净再说罢。”说完,闭上眼睡去。

次日清晨就醒了,皓月伏在我床边睡得很熟。我轻手轻脚地起身,没有惊醒她,自己找了件裙衫穿好。

蕙菊这时进来正要行礼,我示意她不要吵醒皓月,便坐在铜镜前让蕙菊给我梳头。那边皓月动了动,睁开眼,想是发现我不在床上了,连忙起身。

一回头,看见我坐在一旁笑看着她,她不好意思地站起来,“小姐……”

我温和地说:“回去睡吧,我已经没事了呢。今天就给你一天的假,这两天你也累坏了。”

“不用啊,小姐。”皓月辩解着,“我没有事的。”

“今天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我这里又没有什么事,每天不都是老样子。今天我也答应你不出这宫门,放心了吧?”

皓月掩口笑道:“您要出去谁还敢拦不成?”

“好啦,快回去休息吧。看你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皇后连贴身丫鬟都不善待呢。”

等皓月出去,我让蕙菊去找来玉梅。

“回娘娘,听御医院的小太监说皇上染的是风寒,来得急也就重些,不过调养一下就会好了。”

听玉梅这么说,我的心放下来些,拿了旁边刚沏好的茶喝了一口,装做不以为意的样子问:“可知道是为何感了风寒么?”

玉梅听到这笑了起来,“说来是件奇事呢。”

一旁蕙菊轻咳了一声,玉梅发现自己有些失仪,忙低下头不再说了。

我笑着看了蕙菊一眼,又看向玉梅,“说吧,我们这宫里本就冷清,说些有趣的事也好解解闷。”

玉梅见我这样说了,走到我身边奉上蜜枣,接着说起来,“听那小太监说,皇上晚宴后独自去了御花园,结果遇到了一位女子。据说,那女子美得不似凡人。后来天降大雨,皇上就带那女子回了养心殿。皇上批奏章睡过去了,可醒了那女子竟不见了。”

玉梅停了停继续道:“要说养心殿的侍卫那可是万里挑一的勇士,若真的是跑走还能不被发现?可就是生生的没了踪迹。皇上睡了一小会儿醒来发现人不见了,竟跑出去寻找。张总管追着给打伞都没成,可是那女子就是没了。皇上找了很久,眼看天要亮了才回去的。就染了风寒,还坚持去了早朝。可是刚下朝就倒了,发了热,可把御医院那些御医吓坏了……”

我心里已经是乱得如麻,不过他没事就好了。

一旁的蕙菊听得起劲,“那后来呢,找到没有啊?”

“还没有。不过,好像要在后宫挨个找了。”

我一惊,挨个找?不至于如此大动静吧。

蕙菊也很惊讶,“挨个?这后宫女子那么多,怎么挨个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好像柳妃娘娘不高兴了呢。也是,万一要挨个找,那女子找不找得到不说,若再发现几个美貌多才的,柳妃不就要失宠了么?现在她有孕自是不能侍寝的。”

“想来那女子一定极美呢,能让皇上如此牵挂。”

“可不是么,都说那是天宫的仙子下了凡尘游玩遇到皇上,不然怎就生生地不见了呢。”玉梅一本正经地说着,蕙菊也应和地点点头。

我看她们似要一直就这么讨论下去,便站起身,蕙菊连忙扶我。

我淡笑着摆摆手,“我去小花园,你们就不用跟来了。”

小说《离凰》 第九章 奈何君情此时至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仙侠小说
  3. 古言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