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路柔情

青春校园 | 主角:莫弯弯莫子谦 | 122点击 | 2018-06-08 15:39:10 | 来源:百阅书盟

《陌路柔情》小说简介

《陌路柔情》是由江心月影创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主角有莫弯弯莫子谦,曾经莫弯弯以为,谁都会出轨,莫子谦不会,谁都会离婚,她和莫子谦不会离婚,但是现实却狠狠扇了她一耳光,莫子谦竟早在外面有了另一个家,还有了孩子,所有人都知道,就瞒着她!莫弯弯一气之下失手伤人,入狱两年,出来后莫弯弯化身为林笑,她不要再和莫子谦有任何牵扯···...

《陌路柔情》 第四章 **心机 免费试读

与他同来的,是一份离婚协议书,只要我在上面签个字,其他手续,便由他全权办理了。

我签字的时候,他便侧过身去吸烟,似乎不想看我一眼,直到警察出来制止,他便将香烟掐熄,拿着我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一句话未说的离开了。

整整三页的离婚协议,我只字未读,心都死了,其他的,我还在乎什么呢?

佳郁在当天晚上便过来了,我才知道,莫子谦把我们离婚的事已经登了报,如此广而告之地宣布他和我离婚的消息,这是巴不得立刻摆脱我这个杀人犯吧!

莫子谦,你是有多恨我。

我的心死寂死寂的,到此时,仍形如枯木。

佳郁哭着骂我,“你怎么那么傻,是那个渣男负了你,是他欺骗了你的感情净身出户的应该是他。”

我看得见佳郁眼中闪烁的泪光,和悲痛心疼的样子,却只是轻轻笑了笑,“佳郁,我累了。”一个人若是死了心,活着跟死了便没区别了。

我和佳郁的会面,就这样结束了,几天之后,女监管人员又将我带了出来,她说有人要见我。

我不明白除了佳郁还会有谁想见我,当我看到站在会见室里,一身光鲜,左手无名指上戴着昂贵钻石戒指的陈丽嫣时,我的心里却没有激起半点波澜。

自己的男人劈腿初恋,却怪外面的女人,这是傻子的做法,如果这个男人不是打根子里便烂透了,苍蝇自不会盯着他,何况,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莫子谦,是他明明娶了别的女人,却还和初恋生了孩子。

从头到尾,莫子谦才是****。

“什么事。”

我淡淡地开口,眼皮都懒得抬起来看陈丽嫣一下。

陈丽嫣对我这样淡漠的态度似是有些意外,她一双漂亮的,甚至可以说是风情万种的眼睛睐着我,“怎么样,在里边过的不错吧?我原以为,可以让你死的,但想不到,你命挺大,只判了五年,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在里面再多住几年,直到,老死。”

陈丽嫣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闪过清楚的恨意,一种不能置我于死地,也要让我将牢底坐穿的恨意。我什么都没有说,脑子里在想,或许,这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从陈丽嫣给我发彩信到我开车撞向她。

果然,陈丽嫣一边把玩着手指上光芒闪闪的戒指,一边眼角带着浓浓的得意开口: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跟着子谦去邻市,我也知道,你这般没脑子的女人一定会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比如……”

陈丽嫣对我眨了眨风情万种的眼睛,“开车撞我们。”

她笑的极是诡异,像是我所做的都在她意料之内,“莫弯弯,这就是我想要的结果,你进监狱,子谦回到我身边。”

我看着陈丽嫣玫红色的嘴唇在我面前一开一合,她说的那些话字字句句让我浑身发冷,我对陈丽嫣的印象仅仅是那副旧皮夹里的一张照片而已,可她竟然如此熟悉我,这是为什么?

“你早知道我会开车撞你们,却还是走了一招险棋,哪怕因此而搭上自己和女儿的性命,就为了让莫子谦和我离婚是不是?”我眸光冷锐地开口。

陈丽嫣笑,“你总算还不太笨,我不这么做,子谦就不好意思开口跟你离婚。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为了我们一家三口早日在一起,我只好棋走险招,不过这险我总是没有白冒,子谦跟你离婚了不是吗?而且让你净身出户。”陈丽嫣脸上的笑意越发浓艳了,“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四年,差不多四年。原本,子谦对你还有些愧疚,现在好了,是你自己亲手把他推给了我,莫弯弯,我得感谢你。”

陈丽嫣红唇翕动,眼神越发浓艳魅惑。

我的全身一阵阵发抖,我做了什么?我应该拖着他们,耗死他们,而不是开车撞向他们,这下好了,我亲手成全了这对狗男女。

“对了,这名子你也不用叫了。”

在我全身不能自己的发抖时,陈丽嫣又开口了,俏脸上得意和讥诮之色明显:

“莫弯弯,我和子谦就要结婚了,从此我们,思思,我们一家三口会在一起幸福的过日子,你和子谦已经再无瓜葛,这名子,你可以改了。你用过的那些东西,子谦说,留着只会脏着人的眼睛,我便找了个叫花子,都送给她了哈哈……”

陈丽嫣笑着离去,那得意的笑声许久还回荡在我耳朵里。我闭了闭眼,心头深深的刺痛让我眼眶发热。

写到这里忘了说,我的名子莫弯弯,是莫子谦帮我取的,因为我是孤儿,我的姓和孤儿院里的孩子们一样都是院长赐的,和莫子谦在一起后,他让我随他姓莫,并叫我弯弯,他说我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弯弯的,非常甜。

甜到人心里的那一种。他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就是因为我的笑,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可是现在我恨不得一直都没有用过这个名字。

莫子谦,我记住了。

我依然被关进了我住了三个月的囚室,只是,我的下身流血了。

那些恨极我的囚友们,她们依然故计重施,在我身上大下狠手,女监管看见了却并不拦着。

这已是我不止一次看见女监管在女囚们对我暗下狠手的时候,出现在囚室外面,那个胖胖的女狱警,她的嘴角有冰冷和得意的笑。

我的下身湿意越来越重,我已经痛得手捂着小腹直不起腰,不知是谁先叫了出来,“看,血!”

这时,鲜红的血已经打湿了我的裤子,并顺着我的裤脚流下来,嘀嘀嗒嗒地落在地上。我痛的不能自已。

那些刚才还对我上下其手的女囚们全慌了,我听到她们惊慌失措的声音,“不好了,她流血了,她要是死了,我们一定会加刑的!”

猜你喜欢

  1. 黑帮小说
  2. 都市小说
  3. 宫廷小说
  4. 校园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