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狐狸妖妻不会跑

更新时间:2019-08-29 12:06:29

狐狸妖妻不会跑

狐狸妖妻不会跑

来源:点看书城作者:简尾喵分类:仙侠奇缘主角:白倾倾云澈

《狐狸妖妻不会跑》小说简介完结小说《狐狸妖妻不会跑》是简尾喵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倾倾云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倾倾因为一念之差,让自己师父给丢到了云澈家门口,陪着云澈长大,然而,一切哪有那么顺利。毕竟人妖殊途,能在一起不能在一起,要问老天爷啊……...《狐狸妖妻不会跑》第二章女子婉儿免费试读第二章女子婉儿可是一切都是徒然,齐大人根本就没有把云磊的话听进耳...展开

《狐狸妖妻不会跑》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狐狸妖妻不会跑》是简尾喵倾心创作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倾倾云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倾倾因为一念之差,让自己师父给丢到了云澈家门口,陪着云澈长大,然而,一切哪有那么顺利。毕竟人妖殊途,能在一起不能在一起,要问老天爷啊……...

《狐狸妖妻不会跑》 第二章女子婉儿 免费试读

第二章女子婉儿

可是一切都是徒然,齐大人根本就没有把云磊的话听进耳朵中,直接就给云磊上了大刑。

云磊性格耿直,这个齐大人曾经给云磊送礼求升官,却被云磊拒绝,所以他怀恨在心,现在云磊好不容易落到了自己的手中,还能不把他好好的折磨一番吗。

云磊被困大牢,而云澈也是不好过,白倾倾知道云澈有难,也没有多想直接就偷偷从自己修炼的狐狸洞府跑出来,想要帮助云澈解困。

白倾倾化身为从天而降的仙女,直接落在了皇宫大殿之上,当着所有大臣与皇上的面,面露严肃的把云澈说成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嘱咐皇上千万要好好照顾,万万不可怠慢。

天上仙子下凡,早已经让昏庸的老皇帝傻了眼,哪里还有时间去分辨真假,老皇帝急急忙忙的带着众位大臣向着在心底偷笑的白倾倾连连磕头。

白倾倾顺便也是去了云府一趟,她本是想要等云澈长大以后自己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没有想到他才出生没有几天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自己怎么能放心让他一个人在凡间呢。

老皇帝下令,赶紧把云氏族人都放出来,云磊官复原职。

等到宦官把圣旨带到大牢的时候,云磊早已经被那个所谓的齐大人大刑伺候了一番,云磊也是火爆脾气,趁着那些人不注意的时候,自己一头撞死在了柱子上。

本来以为云家再无出头之日了,没想到圣旨这么快就下来了,众人只好设计假证说云磊在牢中病逝了。

没想到这个消息让一贯信佛信因果报应的老皇上气的一口气没有上来,直接病倒了。

死者已矣,老皇帝下令,让云澈在宫中陪读,十二岁的时候继承宰相之职,辅佐皇上。

老皇帝郁郁寡欢,每天都是一脸愁容,病情不仅没有见好,反而日益加重,临死前,无奈的瞪直了眼睛说了一句,“报应啊。”

新皇轩辕梦秋登基,云澈为相。

就在云澈上朝的第一天,在云家大门刚刚打开,就看到了在大门前躺着的一个小乞丐,浑身脏兮兮的趴在云澈的面前。

管家本来是想要把她赶走的,可是却被云澈拦了下来,看着乞丐也是可怜,就命人拿点吃食过来。

等叫醒了小乞丐,云澈才发现这居然是一个精灵可爱的小丫头,不过脸上一道一道的,又像是只小花猫,一双黑漆漆的眼睛,仿佛能够人魂魄一般。

得知乞丐无父无母无家可归,云澈也是心生怜悯之心,云母看着小乞丐和云澈岁数差不多,也是有些心疼,便直接做主收下了她,当做义女一般收到了自己的房中。

而这个小丫头,正是在云府暗中一直保护她的白倾倾,眼看云澈也长大了,白倾倾也是不甘心再在暗中,所以便化身为乞丐出现在了云府的大门前。

新皇登基,轩辕梦秋也是想要看看这个自己掌管的天下到底是怎么样的,在云澈十六岁的那一年,下定决心要微服私访民间。

那时的云澈和白倾倾的关系非常的好,甚至已经到了形影不离的地步,但是两个人在外人的眼中,只是兄妹关系而已,谁也没有多想什么。

云澈也没有想到,当初倒在自己家的小乞丐居然出落成了一个大美人,每次与她一起出去的时候,总是会引来周围人的注视。

这次皇上出游,是一定会带上云澈的,当然了白倾倾也是一定要跟在云澈身边的。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慌乱,所以轩辕梦秋选择便衣出巡,一是不想官员因此虚张声势的大肆铺张浪费,二也是不愿惊扰百姓,自己想要看一看最真实的百姓生活。

一行人,在云澈,白倾倾还有几名侍卫随从的陪伴下启程了。

上午时分,马车的队伍来到了青州县中,一番熙熙攘攘的热闹场面让轩辕梦秋看着十分高兴,便提出要下了马车,直接在集市上巡视一番。

集市上,人群都在往前方涌动,却没有心思去看向两旁的摊贩,轩辕梦秋心中生疑,看了一眼云澈“人们都是去干什么了?”

云澈伸手拉住一位正从自己身边经过的中年人问道“哎?大家都是去干什么了?”

中年人急匆匆的说道“你是外地人吧,青州县今天选花魁呢,都是大美女,我们都赶着去看热闹呢。”

轩辕梦秋一听来了兴致,笑着说到“正好,我们也去看看吧。”

一行人跟随人群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广场,人们早已经围的水泄不通,云澈挑选了一个地势相对比较高的位置,让给轩辕梦秋,几人站在那里看着广场上的动静。

偌大的广场上,站着几十个年纪相仿的妙龄少女,羞羞答答的站在广场中央,眼神有一丝畏惧。

一名身穿衙差服饰的人,一手拿着一张纸卷,一边仔细的瞧着排成一排的女子。

纸卷上写着女子的出身,姓名,年龄还画着女子的画像,衙差正是拿着纸卷与女子容貌一一比对,看是否有假。

一边比对,一边把相貌较差的女子指出来,相貌娇美的变留在了广场上。

白倾倾心中生疑,看似无意的说道“这不是选花魁吗,还至于这般小心谨慎的比对吗?难道还会有人假冒不成。”

云澈也是微微皱起眉头,即使竞选花魁,怎么广场上的女子有些竟然面上极不情愿呢。

就在此时,广场上的衙役也比对完了,抬手一挥,“走,都上车。”

随即,在广场的另一侧出现了几辆相同的马车,女子们一一上车,轿帘一落,马车就缓缓的往外走去。

“这是要去哪里呢?”不知道为什么,云澈看着这个竞选花魁大赛怎么这么怪异呢,且不说要展示才艺,就这样看着,真是感觉像是衙役在挑选货物一般。

轩辕梦秋的眉头紧皱起来,自己也看出了这个花魁竞选十分的怪异,与云澈相视一眼,点点头。

云澈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身走了,白倾倾赶紧追了上去。

“你去哪里?”

“我去打听打听这个竞选花魁大赛到底是怎么回事。”云澈的脚步没停,直接就找上了一位须发全白的老人家。

简单询问之下,云澈和白倾倾就回来复命。

“据当地人家所讲,是说......”云澈停顿了一下,看了轩辕梦秋一眼,接着讲了下去。

“是说,我朝新皇登基,后宫空虚,现才民间征寻美女,相貌俊美者,可以直接入宫为妃。”

偷偷扫视了轩辕梦秋一眼,此刻他的脸色早已经铁青。

狠狠的一拍桌子,“岂有此理,朕何时曾下过这样的命令,一定是有人假传圣旨!”

“要不要彻查一番?”云澈在一边问道,心中却早已经有了主意,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借着皇上的名义在此地胡作非为,此事不容小徐,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轩辕梦秋心想,自己即是新皇,还没有做过什么实质性的为百姓着想的事情,正好借着此事在百姓中立下一些威严也是不错的。随即下令,命令身旁的侍卫去调查一下,那些马车的去向。

虽然巡视的时间路途不变,但是轩辕梦秋已经命人暗中观察,一有任何风吹草动就立刻向自己报告。

晚上十分,在外调查的侍卫回来后,直接向轩辕梦秋禀告,原来竞选花魁的主意是请州县的知县下令颁布的,凡是年龄在十四至十八之间的女子无论是何出身,都要来参加,相貌中下等者直接略过,相貌姣好者直接送到青州县府衙,供给知县享用。

轩辕梦秋一听,勃然大怒,这请州县知县借由自己的名头在此地胡作非为,直接就是在给自己的脸上抹黑!那以后百姓还怎么相信自己,谁还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好皇上!

云澈却在一旁说道“当今之计,我们还是要先赶紧把已经被关押的女子,或者已经在路上的女子们都救出来,一入府衙,那不就是羊送虎口吗?”

白倾倾点点头,“皇上,云澈,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毕竟我是一名女子,就算是碰到他们相比也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云澈不放心,担心的看着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就这一眼,还不要把那知县迷死了,见到她,那知县怎么可能放过她呢,“你一个女孩子家就这样贸贸然的去调查,太不安全了......”

可是话音还没有落,轩辕梦秋却打断了他“恩恩,正好合适,你是女子这样去真是再好不过了,不过千万要注意安全。”

没有想到轩辕梦秋也赞同,云澈十分的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白倾倾一定要注意隐蔽自己,看着那张令人着迷的脸,云澈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手帕,递给了她。

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白倾倾疑惑的看着他。

“用这个,挡住...脸,还比较安全一点。”白倾倾明白了云澈的意思,绝美的脸上绽放开一朵娇艳的花朵,轻声笑了起来,顺手接过了那张洁白的手帕。

放在鼻尖一嗅,清清淡淡的微凉气味直冲大脑,是他身上的味道,心中不免激动的有些慌乱,小心的放在贴身的位置上,白倾倾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处。

一出门便隐了身形,在半空中直接奔向了青州府衙。

走在半路上的时候,正在专注心神一路前行的白倾倾却被一阵女声打扰了,微垂眼目,看向了地面。

一名白衣女子,一边奔跑,一边惊恐的向后面张望,嘴上还不停的喊道“救命啊,救命啊。”

身后是四五名壮汉,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拿着明铮铮的大刀在后面追赶着。

眼看着女子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那几名壮汉趁机围了上去。

“哼,小丫头你跑什么跑,知县看上你是你的福分,还是乖乖的回去做县令的第十七房小妾吧。”

白倾倾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估计这个女子是在被送进县衙以后发现被骗偷跑出来的,自己不能见死不救。

随即,便轻轻捏动手指,女子的身形便消失在地上,那几名壮汉却是满脸雾水,心中纳闷道,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呢,莫不是遇到鬼了吧?

几人相视一眼,大声喊着“鬼啊...”扔下手中的火把和大刀,赶紧四散跑走了。

此时,地上的女子早已经吓昏了过去。

白倾倾现身在女子面前,蹲下身,轻轻把女子叫醒,“姑娘,姑娘,醒醒。”

女子摇晃一番后,睁开眼睛,入目便是那绝美的容颜,一时惊为天人,赶紧下跪磕头“多谢神仙相救,多谢神仙相救......”

白倾倾莞尔一笑,自己可不是什么神仙,赶紧把女子扶起来“姑娘不必行次大礼,我也是偶然相遇而已,不知道姑娘姓甚名谁,怎么会大半夜的在路上晕倒了呢?”

女子想起刚才所经历的事情,心中本就难过,一听白倾倾问起,眼泪就簌簌的落了下来,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分外惹人心疼。

“小女子唤名婉儿,父母双亡,家中伯伯贪图家产竟然把我许配给村中的傻子,小女子心中不甘,便偷偷跑了出来,从此便开始了一路流浪,没想到走到此地的时候,听闻皇上选妃,小女子自觉还是有点容颜,便想着试一试,没想到,没想到居然被人骗到了县衙中说要给县令做妾,那县令早已经过了花甲之年,比小女子的父亲岁数还要大,小女子怎么甘心,于是趁其不备逃了出来,没想到还是被发现了......”

婉儿的一席话,真是让白倾倾又是气愤又是心疼,可怜这个女子身世这么可怜,“婉儿,你现在可是又去处?我送你回去。”

婉儿摇摇头,眼泪便掉了下来“婉儿,婉儿早已经没有家了......”

白倾倾被婉儿的眼泪感动,既然是一个如此可怜的女子,白倾倾做了决定“婉儿,既然你已经无家可归,不如就和我们在一起吧?!”

婉儿一时愣在了那里,不明白白倾倾的意思。

“是这样的,我本是京城人家女子,先下正逢春暖花开之际,与我的两位本家表哥一起出来游玩,你若不嫌弃就随我们一道上路怎么样,路上也是好有一个照应。”

白倾倾的话正好说到了婉儿的心中了,自己现在早已经囊中羞涩,正愁没钱吃饭呢,底下头,不好意思的说到“那,那婉儿就打扰了。”

白倾倾带着婉儿也不方便再去府衙中,只好先把她送回到几人临时歇息的客栈之中。

此时夜色已晚,白倾倾让婉儿先梳洗一下,等到明日再把她介绍给众人,婉儿又是一阵感激不尽,白倾倾摆摆手,自己则不再打扰她休息。

今晚月色比较暗淡,但是白倾倾一刻也没有耽误,还是挑选了一处比较高的屋檐之上,抓紧修炼起来。

自己的功力正在慢慢的恢复,此刻更是耽误不得,如果半途而废,不仅之前修炼的功力会全部消失,自己还会受到反噬,身受重伤的。

不知不觉间,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白倾倾深深吐出一口气,眼睛睁开精光四射,嘴角一笑,自己的功力有有所恢复了,虽然与之前相比进度稍缓,但是也还是不错的。

身形一隐,便出现在了屋檐下的一处房间中,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婉儿就在走廊中来回的转悠,这里自己谁也不认识,也不知道去哪里,只是眼神迷茫的看着四周,也不知道昨晚带自己来的那个女子再哪个房间之中,会不会已经忘了自己离开了这里?

想到这里,婉儿的心中更是着急了,脚步不自觉的沉重了许多。

云澈睡觉本来就轻,听着在自己的窗外来回不停走到的脚步声,似乎还有一点着急,难道是找自己有事吗?

实在也是躺不下去了,云澈起身打开了门。

一开门,却正好与在门外焦急等待的婉儿打了一个照面。

抬头一看,只是一眼,婉儿便愣在了那里,好俊朗的男子啊,顿时脸色羞红起来。

小说《狐狸妖妻不会跑》 第二章女子婉儿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鬼神小说
  2. 热血小说
  3. 武侠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