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浮生凉夏

更新时间:2019-09-09 15:25:12

浮生凉夏

浮生凉夏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花幽山月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叶明珠莫褚寻

《浮生凉夏》小说简介《浮生凉夏》是由作者花幽山月写的一本浪漫言情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浮生凉夏》精彩章节节选:若干年前,叶明珠如明珠璀璨,似繁星夺目,注定一生喜乐无忧。可她偏偏爱上莫褚寻,吃了苦,遭了难,容颜尽毁,骨肉分离,回头无路。把她送进地狱的男人,是她深爱不得的男人。许多年后,叶明珠如尘埃渺小,似蓬草卑微,伤痕累累重现在繁华舞台上她用五年飘零看透冷暖,缩在龟壳里,思念骨肉,守着...展开

《浮生凉夏》小说简介

《浮生凉夏》是由作者花幽山月写的一本浪漫言情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浮生凉夏》精彩章节节选:若干年前,叶明珠如明珠璀璨,似繁星夺目,注定一生喜乐无忧。可她偏偏爱上莫褚寻,吃了苦,遭了难,容颜尽毁,骨肉分离,回头无路。把她送进地狱的男人,是她深爱不得的男人。许多年后,叶明珠如尘埃渺小,似蓬草卑微,伤痕累累重现在繁华舞台上她用五年飘零看透冷暖,缩在龟壳里,思念骨肉,守着一柸白骨了度残生可莫褚寻却不愿放过她了,囚着她,困住爱,试图将过去的叶明珠夺回来。她的爱,沉在了隔绝港城和南非的印度洋上,已如死灰。他的情,在经历时光摧残洗礼的爱恨纠缠中,幡然醒悟。可,已经迟了……...

《浮生凉夏》 第十五章明珠蒙尘 免费试读

她倒是乐观。

这个时候,子苼就会将他半夜三更偷偷溜出去拔的草药堆在手挖的土坑里,用石块捣烂,小心翼翼替她敷在伤疤上,冰凉的汁液沾上肌肤,刺疼带着股让人疯狂的沁凉舒畅。

“抱歉,我是不是下手太重了?”每次把她揍成猪头后,子苼都会愧疚不已,清瘦的面容上满满的不忍和歉疚。

“没事。”其实他打得并不是很疼,只是伤疤看起来狰狞而已。颇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最开始被他揍得的确很疼很疼,疼得她夜里都蜷缩在笼子里辗转反侧哼哼唧唧,后来日子一长,子苼练就了一身本事,一得空就研究怎么把人打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被打的人又不会觉得疼,更不会有生命危险。

难为他想得那么周到。

也亏得他总是那么聪明,通过给她不断制造伤痕疤痕,让她幸免于被那些人盯上,少了许多皮肉之苦和羞辱场面。

即便如此,那五年,也是过得极苦的。

她不止一次想到一了百了,那种生不如死的折磨,永远无法看到的希望,将她意志一寸一寸蚕食,最后变得麻木不仁,行将就木。

“明珠蒙尘,不掩其芒。”他又在耳边念叨了,声音虚弱得说不出话来,可那几个字他总能咬字清晰,还能一板一眼取笑她:“看,又脏兮兮的了,把眼泪擦擦,不然就不亮了,我听说过明珠在这世上走了一遭后就算沾染灰尘了,擦干净后还是璀璨耀眼的明珠,但我可没听过被水泡后还会发光的,万一融化成水了……”

后面的话他已经没有力气说出口,只剩下一双黑白分明的眼,一眨不眨凝望着她,深深的眸底,只剩下一缕微弱的光。

明珠蒙尘,不掩其芒。

他其实一直都希望,她能够擦拭灰尘重新发光。

但最终,叶明珠只能泪眼朦胧看着他眼底的光越来越弱,越来与小……

“子苼!”

她猛地惊醒,从床上坐起来,瞳仁翻白,大口大口喘气,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后背被汗湿了一大片,唯独脸上,一片干涸。

她伸手蹭了蹭脸,眼睛涩涩的,不过却很干。她打量了眼四周,身后头顶上一扇小小的铁窗,照进来一缕柔柔的光线。

又是一天。

叶明珠已经习惯天亮就清醒过来,也习惯每天早上在噩梦中惊醒。只是平时醒来之后,她会用十分钟去回味那个梦,至少,在梦里子苼还在,至少,夹缝中求生让他们过得痛苦且安然。

七点左右,莫褚寻又出现了。穿着一身黑衣黑裤,跟他脸上的深沉阴暗无比搭配。他紧抿着唇进来看了她一眼,大长腿甚至在这个房间停留不到半分钟,在她憔悴病态的脸上停留一瞬,就命令她一起离开。

叶明珠惶惶不安跟在他身后去了地下城,好在这种会所向来是夜晚开张白天休息,所以她的出现没有引起多少关注,除了门口站得笔直的门童多看了几眼。

莫褚寻径直往其中一间办公室走去,进去后就让同样随行的莫城去找人来。叶明珠垂头站在一旁,直到外面有人敲门进来,紧随着一道妖娆倩影走进来,柳腰轻摆,风情万种,正是徐从容。

“莫总,早上好。”徐从容看到莫褚寻时立即收敛了漫不经心,变得严肃且又不失妩媚,打招呼的嗓音更是柔得能掐出水来,让身为女人的叶明珠听了,都不由心头意动。

莫褚寻靠在长条沙发上,两条大长腿优雅交叠,右手搁在沙发上,左手熟练给自己点了根烟,衔在嘴边请吐了口烟,姿态慵懒,又带着一贯的霸道威严,徐从容都不敢在他面前放肆,举手投足安安分分,毕恭毕敬。

徐从容没去看站在一旁的叶明珠,只是走到莫褚寻身前九十度鞠躬:“莫总,叫我过来有什么吩咐?”

她弯腰鞠躬的时候,胸前的饱满呼之欲出,凹凸曲线完美无瑕。

莫褚寻猛吸了口眼,朝一旁叶明珠站立的地方抬起下巴,脸色阴沉:“以后,这个女人放在你这里,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她去做。对了,她最擅长的是下跪求饶,卑躬屈膝,低三下四,以后会所里有哪些难缠的客人,就交给她去办。我记得有个姓裘的客户……”

叶明珠蓦地抬头看他,肩膀抖得厉害,不敢相信他的安排。

徐从容亦是眉头一跳,心里震惊不已。这个叶明珠到底哪里招惹到了莫总,居然把她安排去服侍姓裘的男人……以叶明珠的身体和姿色,当然不可能进入公关部,但如果是应付那些有特殊癖好的男人,却也不是不可能。

有钱人的世界花花绿绿,谁知道那些花花肠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有的人喜欢声色,有的人追寻**。比如那个裘兴谅的重口味人人皆知,他不喜欢美女,偏好从会所里找那些其貌不扬的女孩子带回去,第二天被他送回来的女人,被折磨蹂躏得只剩下一口气。要不是怕闹出人命官司,恐怕那些女孩能不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都是问题。

应付裘兴谅,徐从容一直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生怕出了点什么差错。

莫褚寻也是知道这个人的,徐从容跟他汇报过几次,莫褚寻只是出面警告裘兴谅别太过,但对他的上门却没有拒绝。按他的话来说,做生意的哪有闭门拒客额的道理?

他是个彻彻底底,以利为重的商人。

徐从容的担心迟疑没有逃过那双犀利的眼眸,莫褚寻目光冷冰冰落在她脸上,“还有什么问题吗?”

徐从容攥了攥手,摇摇头,嘴唇苍白:“没有。”

莫褚寻经过叶明珠身边时停下来,侧目看向她弓着的脊背,以及脸上卑微隐忍的神态,冷冷哼了声,他倒是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叶明珠在心里挣扎了片刻,已经了解他安排意思的她,几次都想出言拒绝,可一旦触及他森寒的眼,就一句话都说不出口了。

下跪没用,求饶没用,说再多再多的求他,都没用。

在他快走到门口时,身后的叶明珠,突然低低地喊了一声:“莫先生,你这是收留逃窜犯吗?”

他没有说话。

叶明珠唇角往上勾了勾:“你不是早就认为,五年前我是逃狱出来的,逃了整整五年……”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悬疑小说
  3. 宠文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