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现代言情 > 梦醒时人走茶凉

更新时间:2019-09-10 10:26:47

梦醒时人走茶凉

梦醒时人走茶凉

来源:掌中云作者:紫兰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沐念初慕尧煊

《梦醒时人走茶凉》小说简介完结小说《梦醒时人走茶凉》是紫兰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沐念初慕尧煊,内容主要讲述:一觉醒来丢了清白,她却不知对方是谁,莫名其妙成了世人口中浪荡不堪的女人,一次次的春梦无痕,她疑惑,一纸契约的合同老公慕尧煊却嗤笑她春心荡漾,看着慕尧煊陷在轮椅里瘫痪的双腿,她的疑惑渐消,也是,这样的身体……怕是也不能够的吧,可是他这八块腹肌是怎么回事?肚子里的孩子又到底...展开

《梦醒时人走茶凉》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梦醒时人走茶凉》是紫兰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沐念初慕尧煊,内容主要讲述:一觉醒来丢了清白,她却不知对方是谁,莫名其妙成了世人口中浪荡不堪的女人,一次次的春梦无痕,她疑惑,一纸契约的合同老公慕尧煊却嗤笑她春心荡漾,看着慕尧煊陷在轮椅里瘫痪的双腿,她的疑惑渐消,也是,这样的身体……怕是也不能够的吧,可是他这八块腹肌是怎么回事?肚子里的孩子又到底是谁的?...

《梦醒时人走茶凉》 第五章脆弱的一面 免费试读

出了浴室,沐念初深吸了好大几口气,只觉得空气终于不再这么压抑,可是脸上的热度却是丝毫没有降下来。

“叩叩叩——”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又有人在敲门。

该不会又是慕媛吧?

沐念初的心一沉,缓和了一会儿,走过去,将门打开。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出现在门外的不是慕媛,而是郑芳芳。

郑芳芳端着一盆水果,笑脸盈盈地递了过来,美曰其名:“刚刚看你在餐桌上也没有吃太多,一定没有吃饱吧?这些水果正好可以给你填填肚子。”

沐念初更加吃惊了,这和先前那个咄咄逼人的中年妇女还是同一个人吗?

纵使心底疑惑,她还是礼貌地道了一句谢谢,伸手将水果接了过来。

郑芳芳有意无意地看了房间里面一眼,明知故问道:“怎么,尧煊不在吗?”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洗好澡的慕尧煊穿着睡袍从浴室中推着轮椅出了来。

“郑姨,找我?”他淡淡开口,“有事?”

见状,沐念初识趣地走过去,帮忙把轮椅推了过去。

郑芳芳脸色讪讪,摆手道:“没,就是你和念初今天刚回来,好久不在家里住了,怕你们不习惯。”

看的出来,郑芳芳对慕尧煊挺客气的。

“那还真是谢谢郑姨了。”慕尧煊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面上却尽是淡然,看起来丝毫不在意。

郑芳芳看了沐念初一眼,伸手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手背来回抚摸着,尽量温柔道:“沐小姐,刚刚在餐桌上的时候,是我不太懂事,一时间说错话了,真是对不住。”

在家宴上的时候,就可以看的出来,慕尧煊的那些话明显是在维护沐念初,对这个女人很不一般,她也不是个傻子,自然知道继续做对有害无益,而握手言和,指不定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

况且,慕廉松约这个女人去书房谈话,摆明了是认同了她慕家儿媳妇的身份,自己就算再不愿意,也是无法改变的。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来的好。

但沐念初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缘由,只是十分诧异,为什么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个女人的态度会转变的如此之大?

“没关系,念初她不是一个这么小肚鸡肠的人,不会把别人说的话轻易当真,自然也不会计较。”慕尧煊顺势牵过沐念初被郑芳芳抓住的手,看着她,宠溺地笑了笑。

沐念初一愣,却也知道他这是在演戏,便很配合地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大气地对着郑芳芳笑道:“郑姨,你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说罢,还怕戏做的不足,便低头吻了吻慕尧煊的脸颊,看起来十分亲密,“不过,亲爱的,你真不愧是最了解我的人。”

听出慕尧煊那番话里的嘲讽,又见二人亲热,郑芳芳也不好意思再继续待下去,又是客套了几句,便草草离开了。

关上门,慕尧煊脸上的笑容顿时褪了下来。

他推着轮椅走到桌旁,抽出一张纸,擦了擦脸上刚刚沐念初亲过的地方,神情间有些厌恶。

沐念初看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却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

眼见到了睡觉的时候,面对只有这一张床,沐念初确实是有些忌讳的。

她先是爬上床,然后沿着中间的地方,以手为笔,一路沿下,画出一条无形的线,然后道:“你睡左边,我睡右边,你不要过界!我睡了。”

话音落下,她就顺势在右边躺了下来,和衣而眠。

“你是小学生吗?”慕尧煊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嗤之以鼻,“你以为我会对你起什么兴趣?别多想了。”

沐念初就像是没有听到,不为所动,只紧紧地闭着眼睛。

慕尧煊将轮椅推过去,一只手撑着床边,吃力地爬上床。

就这个时候,他感觉身体一轻,下一秒就稳稳当当地躺上了床,他抬头看了看,原来是一直喃喃着睡觉了的沐念初过来帮了他。

帮他盖好被子,沐念初什么都没有说,便爬回自己那一边,躺了下来。

慕尧煊扭过头,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眸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神情间若有所思。

沐念初察觉到这道视线,脸颊稍红,没有睁开眼睛,恼羞成怒道:“看什么看?睡觉!”

慕尧煊果真收回了视线,闭上眼睛,却是微微扬了扬嘴角。

半夜,外面突然电闪雷鸣,雷神滚滚,瓢泼大雨来临的前兆。

沐念初被惊的醒了过来,看见自己是躺在床上,顿时缓和了不少,正准备重新入睡,就感到身旁传来的细微声响。

只见紧闭着双眸的慕尧煊深深锁着眉头,不知是怎么的,脸色泛白,浑身一直在瑟瑟发抖。

沐念初抿了抿干燥的唇齿,犹豫了片刻,把心一横,靠了过去,伸手轻轻抱住了他。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男人的后背早就湿润一片,冒了很多的冷汗。

似乎是感受到了温暖的靠近,慕尧煊渐渐安稳了下来,眉头也逐渐舒展开来。

沐念初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发现此时此刻的他完全不如白天的冷漠,反倒多了几分轻易可见的脆弱和亲近。

原来这样一个拥有王者气质的男人,也会有怕的时候。

没多久,困意来袭,沐念初再次进入了梦乡。

两个人相拥而眠。

一整夜,慕尧煊睡的都不太安稳,噩梦连连,而那股突然靠近的温暖,自然而然地成为他的依靠,紧紧抱着,始终没有松开手。

第二天,沐念初幽幽转醒,彼时慕尧煊还在睡着。

她轻手轻脚地挪开距离,小心翼翼地起床。

当她进了浴室洗漱的时候,床上的慕尧煊突然睁开眼双眸,眼中一片清明,丝毫不见睡意。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神情深不可测。

他多久没有睡过这样安稳的觉了?

见人都到齐了,众人纷纷上了桌,准备吃早饭。

慕廉松想了想,还是亲自叮嘱道:“尧煊,今天是念初回门的日子,不要太张扬,毕竟之前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压下来,要是再被那些媒体拍到什么,也不知道会怎么夸大的写。”

“嗯。”慕尧煊点了点头。

沐念初讪讪低下头,只一个劲儿地喝粥。

“既然这样,干脆别回去了吧。”坐在不远处地慕家三叔突然凉凉开口道,“之前都闹的这么大,就算压下来,也不可能当作没发生过,现在指不定有多少媒体蹲在外头,就等着他们两个出现呢!要我看啊,非常时期,就该非常处理,免得又闹出什么。”

虽然慕家有能力把新闻压下来,却是管不住自家人的嘴,看的出来,慕三叔对这个侄媳妇也非常的不喜欢。

慕尧煊双眸一凝,面色愠怒,冷冷地加重了音量:“这些事都过去了,以后就不要再提!”

餐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气压瞬间低了不少。

众人只觉得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袭来,谁都没有好意思再开口说话。

车上。

沐念初看着一路熟悉的风景,只觉得心理很压抑。

那天母亲所说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荡,一想起来,就忍不住让她眼眶通红,情绪泛滥。

吸了吸鼻子,她还是转头对身旁的男人说道:“我……我想去医院,可以吗?”

此时的她实在是不想看见江云宸和许芸两个人。

慕尧煊皱着眉头看她,简单明了地吐出两个字,“原因。”

“父亲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一边说着,沐念初一边低下头,有些无措地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慕尧煊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面无表情地对着司机吩咐下去,“去医院。”

司机听到命令,立刻就折路,改了道。

到了医院,沐念初就匆匆打开车门,朝里面走去。

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已经很久没有来看过父亲了。

病床前,沐念初看着昏迷不醒的父亲,眼眶通红,几度哽咽。

原来,只有父亲是真心诚意地爱她、疼她。

现在,她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

想到这些,眼眶一酸,险些掉下眼泪。

吸了吸鼻子,她坐在床边的椅子,抓起父亲的手,贴近自己的脸颊。

小的时候,不管她做了什么,无论她如何任性,父亲都会像现在这样,用一种包容的态度对待她,教育她。

可是现在,他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就好像睡着了一样,苏醒却是遥遥无期。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闭着双眸的沐父忽然睁开了眼睛,他紧紧拉着沐念初的手,就像是抓住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一刻都不愿意放开。

沐念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先是愣了愣,下一秒眉梢间迅速染上了喜悦,紧紧回握,笑中带泪,十分激动,“爸!爸!”

沐父却是开始大喘气,胸腔上下大肆起伏着,睁大了眼睛,吞吐不清一直重复地念着:“江……江……江云……宸……”

随后,眼睛越睁越大,神情渐渐僵硬起来。

沐念初心中陡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顿时紧张地喊道:“爸!爸!你怎么了?爸!”

然而,没有任何的回答,空气变的安静下来。

与之同时,身旁的心电监护仪突然响起“滴滴滴”的声音,极其突兀。

沐念初顿了顿,不敢相信地缓缓转过头,看到那一条直线的时候,豆大的泪水瞬间就落了下来。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神情充满了绝望,颤抖地喃喃道:“爸,爸……不,不会的……”

下一秒,她哭的涕泪横流,姿态慌乱,几尽崩溃地大喊:“医生!医生!快来啊!”

从天堂猛地掉到地狱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宠文小说
  2. 情感小说
  3. 都市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