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

更新时间:2019-10-04 12:14:29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公子莘苏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应初于息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小说简介小说主人公是应初于息的书名叫《唯棋与你不可辜负》,它的作者是公子莘苏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盛合赛上,应初以强者之势,一路赢到最后。就在大家都纷纷叹其少年天才,然一人以散漫之态道:“真是好笑,围棋这种东西,随便下下都能赢。搞得这么兴师动众的。”应初:“这位兄台,你可以侮辱我,但是请你不要侮辱围棋...展开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应初于息的书名叫《唯棋与你不可辜负》,它的作者是公子莘苏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盛合赛上,应初以强者之势,一路赢到最后。就在大家都纷纷叹其少年天才,然一人以散漫之态道:“真是好笑,围棋这种东西,随便下下都能赢。搞得这么兴师动众的。”应初:“这位兄台,你可以侮辱我,但是请你不要侮辱围棋,要知道,有多少人因为热爱它,对它的执着,苦心钻研,隐忍,静心,不断追求进步,所以,恕我无法赞同你的观点,还请兄台收回你的话。”最终他们棋上见真章,应初输了,于息赢了。半年后,应初说:“我对你,始于围棋,终于于息。此生,唯你与棋,我定不负。”...

《唯棋与你不可辜负》 第十三章 是否对我有非分之想 免费试读

“唔,我想下便下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宗一心也不在乎于息这随意的态度,毕竟,有才的人,总有些脾气,他作为一院之长,世间怪才见过不少,也就见怪不怪了。

只是这人对围棋态度的轻慢,让他......

他摸了摸脸上的八撇胡子,想到那人对于息的看重,也罢也罢,既是璞玉,总需耐心雕琢。

于是,便不再这话题上细究。

“你便是应初?”

转而对一旁的应初说道。

“正是。”

宗一心看向应初时候,那是越看越满意:“不错不错,观你对局,棋风稳健,攻势迅猛有力却着眼大局,日后必有大成。”

应初眸光温润,谦恭道:“院长厚望,应初铭记于心。”

宗一心闻此满意的点了点头,后又对其他学员道:“学棋之路,是一条漫长又孤独的路,唯有坚持,方得始终,你们既然来学院学棋,便以提升棋艺为目标,切不可妄想其他,而辜负了你们之前所做努力,可明白。”

其他众人皆行礼齐声道:“敬遵教诲。”

离去之前,宗一心看了看被慕容荣踢翻的棋盘,心情又是瞬间变差,赶紧吩咐了人把棋盘归置原位,这才与原正放心离去。

待宗一心一走,原本安静的人群立马热闹了起来。

三两人群纷纷上前来,围住三人,尤其是应初身旁,更是一堆人说是要结交。

应初好脾气的听着这些人的介绍,没过一会儿,便被人挤离了于息旁边。

相比之下,于息就没这么好的耐心了,直接一概不回,使了点力,出了围堆人群。

应初见于息又要走了,心中一阵着急,也顾不得其他人说什么,嘴上赶忙道:“诸位,实在抱歉,我现在有急事,大家让一让。”

于是就头也不回的追了出去。

好在于息出了棋室也没走远,应初很快便找到了要找的人。

他出声喊道:“于息,你等等。”

于息止住脚步,转身看向因为疾步而来跑得头发有些凌乱的应初,挑了挑眉道:“怎么,有事?”

“你......你也是来这学棋的?”

“不行吗!”于息双手抱胸:“还是说你不欢迎?”

应初听此,急忙否认:“怎么会,我乐意之极。”

“我只是没想到,以你的性格,会来棋院学棋。”

于息走近两步靠近于息,嘴角挂着一抹恶劣的笑:“我的性格?没想到,人人赞誉的天才棋手,对我这么关注啊。这让我以为你对我是不是......”于是引人遐想的在这停了顿,眼见应初仍是面无表情,一脸自然,她更是脸靠近应初道:“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不可言说的非分之想。”

这话一出,应初虽一心在棋,但这话里意思他自然清楚,他先是耳朵以迅染之速通红,然后正欲开口间,眼睛对上于息一双杏眼,本来他没觉得这距离有什么,此刻,却觉得,他的眼神根本无处安放,赶紧退后几步。

“扑哧”,于息轻笑一声。

“你,你,我们皆是男儿,怎能作此戏言。”

应初硬生生道了句。

“哦?那你这话的意思是,要是我是个女的,就可以说了?”

于息摊了摊手:“你看,你心里是有我的,索性承认了吧。”

应初没想到他的话竟然被曲解成这般,片刻之间,净白的脸上,两颊好似抹了胭脂,浅浅一层,于息见此,又是一阵大笑。

笑声畅快淋漓,清脆爽耳,夏日炎热,然也,风光正好。

这家伙,还真是有意思。

“说吧,到底什么事。我还赶着回去睡觉。”

于息决定好心的暂时放过这小子了。

“你忘了?之前你说过的要和我下棋的。”应初听此赶紧说道。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应初听到于息承认了,眼里都是笑意:“你住何处,我一个时辰以后去找你,我们再下一局。”

“你这家伙还真是可以啊,这么急,这才刚下完,你又要下,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

“下棋何来烦闷之说,正是因为有这一次又......”

于息深呼了一口气,边以手做制止状边道:“停停停,我觉得关于这个问题,其实不急于一时,现在我们都在棋院,迟早会交手,我先回去睡个好觉,然后其他后面再说。”

“要知道,我这觉睡不好,状态就不好,状态不好,下的棋就不好。你这时候要和我下棋,就是乘人之危,你知道吗。”

应初眼中热切褪去,虽然心中早已止不住要和眼前这人对弈的渴望,但是,于息的话,让他不得不再次等待。

好在,于息说的也没错,日后总归机会多的是。

“好,那我等你。”

应初这头话音刚落,后面很快接了一声:“什么等你。”

于息看向来人,翻了个白眼,又来个烦人的家伙。

她转身就走。

“喂喂喂,于息你这家伙,老子可是刚帮你赢了挑战,你一点不感恩就算了,还转身就走,太不仗义了。”

独孤长柳简直气得跳脚。

然后回应独孤长柳的只有一个毫不留情的背影。

“应初,你看这小子,是不是太嚣张了,以为赢了我一局棋,就天下无敌了。”

应初本打算劝说的话语全部止于此时,转而激动道:“你和他对过局?”

遭了,怎么把这事说出来了,想老子一世英明,实在不想承认输给这个**的事啊。

不过,他突然想到,之前应初有说过输给于息的事:“对是对过,不过,你之前说的输给他的事,是怎么回事啊?”

应初对此也不避讳,直言道:“实不相瞒,之前盛合赛之后,与我对弈赢之人,正是于息。”

“就是他???”独孤长柳大声惊叹道。

要不要这么巧啊,正好就是盛合赛之后,要知道,他当时输完后,极力推荐应初的时候,还大大夸了一下盛合赛的重要。

额,突然觉得自己犯了蠢。

不过,于息这家伙当时竟然没反驳,毕竟,要是他赢了应初,他非得逮着人就说。

“独孤兄,不知你可还记得二人的对局?”

独孤长柳兴致不高的点了点头:“记得,虽然是盲棋,但是我一向......”

应初闻言,一阵兴奋道:“什么,你们竟是下的盲棋吗!盲棋能记得双方所下棋子已是不易,何论还要布局,中间还有吃子......”

“独孤兄,事不宜迟,我们快快回去复盘。”

小说《唯棋与你不可辜负》 第十三章 是否对我有非分之想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超能小说
  2. 黑帮小说
  3. 贵族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