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穿越架空 > 帝宠

更新时间:2019-10-05 10:57:02

帝宠

帝宠

来源:有书阁作者:九牧分类:穿越架空主角:苏宴浅霍凉瑾

《帝宠》小说简介主角叫苏宴浅霍凉瑾的小说叫做《帝宠》,它的作者是九牧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元熙二年,冷宫大火。“已亡”的她带着肚子里的孩子逃出皇宫。五年后,明帝微服宜州,在一农家小院遇见了带着孩子们生活的她……第一次出逃后,她和他在她住的小院相见。第二次消失后,扮成丑女的她被他在青楼抓包。第三次失踪后,她在选秀的保和殿上又被他套...展开

《帝宠》小说简介

主角叫苏宴浅霍凉瑾的小说叫做《帝宠》,它的作者是九牧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元熙二年,冷宫大火。“已亡”的她带着肚子里的孩子逃出皇宫。五年后,明帝微服宜州,在一农家小院遇见了带着孩子们生活的她……第一次出逃后,她和他在她住的小院相见。第二次消失后,扮成丑女的她被他在青楼抓包。第三次失踪后,她在选秀的保和殿上又被他套住,拴在身边。“呵,拐了爷的心,又偷了爷的种,娇娇,咱们也该算算账了!”...

《帝宠》 第二章 极像 免费试读

若是平时,应安这小身板撞上来也就是皱皱衣服皱皱眉的事,只是今日霍凉瑾拖着剑伤走了好几里路,也因失血不少,整个人有些发虚,因此才被应安一撞就倒。

被撞了的霍凉瑾墨眸一扫,吓得一旁早已哆哆嗖嗖跪下的应安心里一阵突突,颤着声回话,“七爷息怒,奴才冲撞了爷,罪该万死。”

应安说着,慌慌张张抬起头,指着旁边也颤抖着跪着的蒋桓,恼怒地说道,“都是蒋桓,奴才刚刚好生走着路,这个蒋桓突然撞过来,奴才一时不查,没站稳,才冲撞了主子的。请爷责罚奴才,切莫气着了自个儿。”说完,又头贴地面,伏在地上,一副认罪奴才状。

跪在应安身侧的蒋桓听了应安的话立即直背说道,“是奴才的错,走路不稳当,撞了应公公。只是七爷,奴才,奴才刚刚见着个小孩,像极了七爷您,刚刚奴才仿佛见着了您小时候,这才一时晃了神,撞上了应公公。”

“像爷?”霍凉瑾深眸微眯,扫视街上,却没有蒋桓口中的小孩。

“一派胡言!这种地方,怎的会有像七爷的孩子。七爷那可是真龙天子,岂能是凡夫俗子可以相像的?”这回,轮到应安呵斥蒋桓了。倒是难得有一回。

“奴才没有胡言,爷若不信,可以问问林大人,刚刚大人恰好目视那个孩子的方向,定是看见了的。”蒋桓摸不清楚霍凉瑾的态度,急忙抬头说道。

霍凉瑾淡淡扫过林昀染,林昀染便颔首说道,“是,微臣确实见着了,的确像极了爷。微臣虽然只瞥见一目,但是那个孩子剑眉慧目,薄唇轻抿的模样确实像极了七爷。且蒋公公自幼便服侍七爷,他说似爷小时候,应该是没错的。”

林昀染是霍凉瑾的伴读,也是自幼相识的,只是两人年岁差的不大,林昀染自然是记不清楚霍凉瑾小时候的模样。蒋桓比霍凉瑾大了八九岁,自然是能记得他小时的样子的。

林昀染刚刚见那个孩子也是一惊,只觉异常熟悉,连走路都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林昀染一时也不知这极强烈还带着自己都没察觉的不安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刚刚蒋桓一提,林昀染才恍然大悟。是了,那个孩子太像霍凉瑾了,小小年纪却有一种令人自觉信服的气场。只是一瞥,便已然看出极像。

“多大?”霍凉瑾的目光停在街上一处点心铺——“聚福居”的门口,目光悠长深远,不知在想些什么。

“回爷,奴才约摸着有三四岁的样子。这具体……”蒋桓只得苦笑一声,小心翼翼地说道,“奴才也只瞥见一眼,不能确定具体多大。”

霍凉瑾依旧盯着“聚福居”,沉默半晌后,叫起了跪在地上的应安和蒋桓两人,而后又问了一旁安静站着的林昀染,“依雪华看呢?”

霍凉瑾是想着蒋桓一个内宫太监,眼力有限,看不出多大倒是正常,但是林昀染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还是能看清楚的。

只是……很显然,林昀染是看清楚了,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霍凉瑾问完后半晌都不见身后有动静,回头一瞧,倒是难得见着林昀染的木头脸上有着这样丰富的表情——纠结、为难、冥思苦想。

“是个小孩。”林昀染好半天,才憋出了这么一句。

连带着薄怒的霍凉瑾都被林昀染气笑了。

不知是在笑林昀染还是在笑他自己,叫一个二十多年没见过多少小孩的人说出只见了一面的小孩几岁,可真是难为他了!看得再清楚又有什么用?他恐怕连那个孩子是否断奶了都分辨不出。

霍凉瑾伸手拍了拍又木起一张脸的林昀染的脖子,回头对身后两个缩着头一副孙子样,肩膀却一抖一抖偷着笑的两个人说道,“行了吧,你们两个。笑什么?咱们林大人可是志在四方,能分辨出是个小孩已经不易了,是不,林大人?”

大笑复前行。留xiashen后继续木着脸的林昀染和拼命憋笑的众人。

只是未走几步,朗笑声戛然而止,众人抬头望去,霍凉瑾此时已停步蹙眉,死死盯着前面的聚福居。众人顺着霍凉瑾的视线望去,只瞧见已小童人影闪过。

“跟着!”

只听霍凉瑾冷声一言。身后如影随形的几名玄衣侍卫一个闪身便不见踪影,那聚福居门口紧跟着小童闪过的方向又闪过了几个黑影。

后面的蒋桓看着眉目紧锁的霍凉瑾,低声说道,“爷,那似乎不是奴才看到的孩子。奴才看到的那个孩子穿了一袭浅绿缎衣,这个孩子却是青色织衣。且奴才见着的那个孩子身量也比这个矮些。”

霍凉瑾听了蒋桓的话只是盯着那个孩子消失的方向淡淡地“嗯”了一声,墨眸深深。

“走吧。”仿佛刚刚的凝重不过是错觉,随着霍凉瑾一声吩咐,众人只觉压在身上的气场一松,都不自觉地舒了口气。

……

“七爷,前面的应该就是了。”一行人走了约摸一刻钟后,转了个弯,远远地就看见一群人排着长队,皆是身着粗布麻衣,面容饥瘦。

霍凉瑾远远地望着,依旧锁着眉头,只是心里的某处被软软地敲了一下。

那一群体弱病者有的挎篮互搀,笑语相谈,有的坐着板凳歇息,有的互让先行,互推座椅,人人手里都拿着些许东西,有的是旧布,有的是麻线,也有野菜蒲扇。一队长长,松散歪斜,却是融洽和乐,井然有序,毫无事端。

旁边时时来往几位小厮,端送清水温粥,递板凳,空碗,倒是令人见之喜悦。

“七爷,您瞧这些小厮约摸是来自不同人家的,却是一派融洽,当真是人间妙境啊!”应安见霍凉瑾依旧一言不发,有些讪笑着自个接话。

来自不同人家?霍凉瑾仔细一瞧,还真是!这群小厮衣着各异,一看便是出自不同府里的。

“民风淳朴至斯,叫爷生羡啊!”霍凉瑾长叹。

“爷,可要奴才上前与之交谈,令其尽快为爷医治?”蒋桓试探着问道。

霍凉瑾摆了摆手说道,“不必,教这些百姓先看吧。随爷去了院内等候吧,如今天色渐晚,想必不用等候多时,正好顺道借宿一宿,说不定明日一早还能得尝‘天露’。”

蒋桓张了张嘴,还想再劝劝,只是已迈开步子的霍凉瑾一抬手,示意不必再说,蒋桓只得悻悻地闭嘴跟上。

一行人绕道正门,看着农家小院倒是有个像模像样的门匾——“坐看云起”。

“好!”霍凉瑾难得爽朗大赞,不知是赞这字遒劲有力,还是赞这人,眼目阔远。

众人身后几个黑影闪出,跪地叩首,“七爷恕罪,属下等办事不利,人……跟丢了。”短短几个字,为首的那人说得自己都羞于启齿。

“跟丢了?跟个孩子都能跟丢了?他身边可有大人?”霍凉瑾难得转晴的心情又跟着多云转阴。

帝王之怒铺天袭来,压得跪地的几人瑟瑟发抖,为首的人还是颤颤回道,“回爷的话,那孩子身边至始至终都没有大人,只是那个孩子聪慧异常,不知何时已发现了属下等人,带我们七拐八拐,走得全是闹市,一个个身形衣着相似的小孩与之擦肩,待我们发现跟错了人时,已是再无踪迹可寻。”

“属下办事不利,请爷责罚。”

霍凉瑾看着“坐看云起”的牌匾叹了口气,“回去后每人自己去领十板子,算是小惩大诫罢。”又转头看着应安道,“应安,去扣门。”

听霍凉瑾钦点了自己,应安立马欢喜地应下,上前扣门。

应安扣门后退了半步,只听院子里传来一清脆女声“来了”。之后,一阵紧凑的脚步声,极轻,只是他们这一行人都多少有些功夫在身,所以细听还是能听见的。

门“吱呀”一声开了,只见一个面容清秀梳着双丫髻穿着窄袖宽领织花罗裙的小丫鬟开了门。

来开门的正是念瑶。

念瑶看着门外的几个人有几分困惑,这是来买茶的?从前没大见过,约摸是镇上初来的大户?只是这眼前站着的这个青袍白衣男子怎么有些眼熟?

念瑶压着心里的困惑,如平常一般微笑福身,笑盈盈地问道,“几位是来买茶……应公公?!”

念瑶本是自然抬头,扫过这一行众人,只是在看到霍凉瑾身边缩着头赔笑的应安时立即吓得大惊失色,失声叫出,浑身颤抖,退了半步勉强扶墙站立,一时间脸色惨白,整个人摇摇欲坠,惊恐地看着应安。

小说《帝宠》 第二章 极像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风水小说
  2. 架空小说
  3. 超能小说
  4. 修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