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盛宠邪魅皇子妃

更新时间:2019-10-14 15:17:06

盛宠邪魅皇子妃

盛宠邪魅皇子妃

来源:天天云作者:常溪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燕南晚薛延

《盛宠邪魅皇子妃》小说简介火爆新书《盛宠邪魅皇子妃》是常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燕南晚薛延,内容主要讲述:人前端庄贤淑的世家小姐,人后却是一个梁上君子,偷了整个京城的官宦人家。太后寿宴上要赐婚太子,却自称配不上。皇上大手一挥,嫁给了七皇子。还没在赐婚中缓过神,又得知未婚夫要来抓自己。一个抓一个逃,到最后她乖乖的跟在他身后,陪着他破案夺权,笑傲天下。...《盛宠邪魅皇子妃》第7章...展开

《盛宠邪魅皇子妃》小说简介

火爆新书《盛宠邪魅皇子妃》是常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燕南晚薛延,内容主要讲述:人前端庄贤淑的世家小姐,人后却是一个梁上君子,偷了整个京城的官宦人家。太后寿宴上要赐婚太子,却自称配不上。皇上大手一挥,嫁给了七皇子。还没在赐婚中缓过神,又得知未婚夫要来抓自己。一个抓一个逃,到最后她乖乖的跟在他身后,陪着他破案夺权,笑傲天下。...

《盛宠邪魅皇子妃》 第7章:死了还真是便宜他了 免费试读

薛延带着燕南晚来了他的住处延月殿,燕南晚等在正殿里,宫女们片刻便端上了茶点水果。

“七皇子换身衣服需要很久吗?”燕南晚瞧着桌子上放的满满的茶点,好奇问道。

小宫女笑了笑,道:“皇子妃有所不知,我们家皇子每次沐浴达一个时辰之久。这些茶点也是皇子的吩咐。”

燕南晚柔柔的笑了笑,便道:“南晚谢过七皇子了。”

待一排宫女下去后,燕南晚瞧着身边没人,暗自翻了一个白眼,这七皇子沐浴竟比她这个女子还要久,真是矫情做作。

燕南晚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是不是端起茶盏浅啜两口,心里便觉有些无聊。起身往窗边走了两步,瞧见窗边的花枝动了动。心下冷笑一声,走到窗边,将窗户全部推开,站在窗边,似乎在欣赏窗外的风景。

“主子!”

薛延双眼微阖的靠在浴池里,听着外面凌声的声音,道:“如何?”

凌声道:“七皇子妃没有人异常的举动。”

薛延听着这话,睁开双眼,嘴角上扬:“她还真是深藏不露。”说完,掌中蓄了内力,猛的拍了池中的水,他跃然而起,扯过一旁屏风的衣袍。

“晚儿,可是等急了?”薛延再一次人模狗样的出现在燕南晚面前时,她手里正捧着一本话本子看着。薛延走到燕南晚跟前,瞥了一眼上面的内容,调笑道,“晚儿也喜欢看这些才子佳人的故事?”

燕南晚温温柔柔一笑:“拿来打发时间罢了。”

薛延从燕南晚手里拿过话本子,牵着她的手,一路来到了湖中央的凉亭里,让她坐在石凳上:“如斯美景,看这些故事才觉心旷神怡。”

“七皇子真会享受。”

薛延笑的潋滟风华,道:“人生苦短,应当及时行乐才对。”

在桌子的另一方坐下,他掀开石桌上的一层白布,里面露出一把古琴。燕南晚瞧着便觉意外,这把古琴不是户部尚书家的吗?还是被她偷了,让丰索拿到了地下当铺给当了呀!如今,如何会在薛延手里出现?

薛延修长的的手在琴弦上随意拨了两下,道:“晚儿可识得此琴?”

“识得。”燕南晚看着琴,温声道,“此琴名为怀玉琴,天下四大名琴之一。”

“晚儿果然是见多识广。”薛延笑着夸赞,“晚儿想听什么?”

“此琴弹何曲都是世间美妙。”

燕南晚坐在一旁拿着手里的话本子看的入迷,薛延弹着琴曲,两人坐在一起显得极其和谐般配。

一阵清风吹来,湖面起了片片波纹,几片叶子随风飘摇。燕南晚鬓间的长发被清风撩起,轻轻落在了薛延的脸颊处,还有着淡淡的香气。

薛延侧过脸望着专注的燕南晚,嘴角露出一丝宠溺的笑,指间流转的琴音也越发温柔了起来。

凌声远远的听着这琴音,心下诧异,主子今日的琴声竟如此温婉细腻!

“何事?”薛延停下指间拨弄的琴弦。

燕南晚也从话本子上抬起头,侧过脸才瞧见不远处站着的凌声。待凌声走过后,她起身道:“南晚先回殿中等七皇子。”

“不必,”薛延拉着燕南晚的手,让她坐下,对凌声道,“什么事直说。”

“吏部尚书家的二公子昨夜里死了。”

薛延面上一怔,瞥了一眼一旁的燕南晚,问道:“案子谁负责查的?”

“大理寺卿秦照。”

燕南晚听到这话时,心里十分意外。昨夜里她才惩治了一番孟醒,竟也在昨夜里他就死了,这事还真是蹊跷。

“去瞧瞧。”薛延起身,笑的满不在意。

“南晚便先回府了。”燕南晚起身盈盈行了一礼。

薛延又拉着她的手,道:“一道去瞧瞧。”

不等燕南晚出声,便揽着燕南晚的腰,脚尖点地,离开了延月殿。

燕南晚被薛延揽着腰,一路用着轻功到了宫门口才把她放下。宫门口早已备好了一匹汗血宝马,燕南晚一口气还没喘过来,又被薛延一把拉到了马背上,薛延顺着落在她身后,怀里抱着她。

“晚儿,坐稳了。”话声将落,马儿便飞身前去。

任凭她平日里做贼飞来飞去,可也没有遇上今儿这样的境况呀!

“七皇子,我一个闺阁女子随您到处查案是不是不好?”燕南晚真心不想去吏部尚书府中。昨晚虽说她是男子装扮,可难免不会被看出来。

薛延低下头望向怀里的燕南晚,笑的意味不明:“晚儿,可不是一般的闺阁女子。”

燕南晚正准备拿出世俗规矩一套的说辞,便又听见薛延道:“昨儿你是不是在翠红院里惩治了孟醒,还用钱替十几个女子赎了身?”

燕南晚心里一惊,面上的端庄也维持不住了,只是垂下头,不让薛延瞧见她脸上的慌张,声音依旧维持的柔柔的:“前些日子,我闲着无聊,便带着暮书去街市上逛了逛。恰好看见翠红院的水娘在买穷苦人家的女子,我瞧着怪可怜的。回府之后,便将多有的珠宝首饰都变卖了,昨儿才将将凑够了钱,就去了翠红院找水娘将那些可怜女子赎了身。”

“哦,原来如此。”薛延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随后又问道,“那你为何要惩治吏部尚书的二公子呢?”

燕南晚抬起头双眼微红,神情凄切的望着薛延,声音里带了些哭腔:“昨日我帮了那些女子后,下楼梯时被孟醒拦住调戏了一番。最后……”燕南晚没再继续说下去,又垂下了头,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眼角。

薛延握着缰绳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水娘竟未告诉他孟醒竟然轻薄了她,该死!

他猛的挣住了缰绳,马儿前脚高抬,燕南晚没在意,身体直直的往后仰,下意识的抓住了薛延的衣襟。

“他是如何轻薄你的?”薛延冷声问。

自认识这七皇子以来,燕南晚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严肃,身为皇家贵胄的威严此刻展露无疑。

燕南晚片刻的迟疑,薛延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道:“死了还真是便宜他了。”

小说《盛宠邪魅皇子妃》 第7章:死了还真是便宜他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复仇小说
  2. 贵族小说
  3. 超能小说
  4. 宫斗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