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妻成瘾:老公太凶猛

现代言情 | 主角:言初夏白清寒 | 118点击 | 2018-06-11 14:20:02 | 来源:微阅云

《染妻成瘾:老公太凶猛》小说简介

《染妻成瘾:老公太凶猛》的作者是一湾桃花鱼,主角言初夏白清寒,一湾桃花鱼可以说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人了,写的小说都非常受读者的喜爱,这本书更是精彩非常,内容主要讲述头好晕,好涨。言初夏躺在一张床上,全身被汗水浸透,她想动一下,可四肢毫无力气。凄惨一笑,看来,父亲已经动手了。今晚是她的新婚之夜,而她要嫁的男人,传说,他曾娶过九个老婆,但每个都在新婚当晚被他“吸干”身上的鲜血而死。所以,即便他富可敌国,也没有任何女人敢嫁给他。...更多精彩,等你阅读!

《染妻成瘾:老公太凶猛》 第7章 风波 免费试读

管家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视频和照片,他打开一看,差点将手里的茶杯掉落在地!

正在用下午茶的老夫人瞥了管家一眼,不悦的道,“怎么了?”

“老夫人,这……这……”管家将手机递给老夫人,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老夫人接过来,根本看不清视频内容是什么,她这个年纪,眼睛都花了。

“欧晴,你给我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欧晴扫了一眼,眼睛瞬间瞪的老大!

虽然车窗上了茶色车膜,但是能清晰的看到一个魁梧的男人在起起伏伏,视频中甚至还有女人娇羞的喘息声!

“这,这不是十号嫂子么!她居然和男人玩车震!”欧阳看完视频之后开始浏览照片。

照片拍的很清晰,言初夏裹着衣服狼狈下车,四处张望,然后迅速逃跑的样子拍的一清二楚。

“什么?”老夫人将手机夺过来,带上佣人送来的眼睛看了一眼,暴怒的将手机摔了,“这个贱人,居然偷人!何妈,派人把那个贱人给我抓回来!”

不出一个小时,言初夏就被仆人压到老夫人面前。

言初夏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一抬头就能看见那恐怖的‘家法’!

这东西她上次尝过一次,虽然只是一下,但那种疼真是深入骨髓,疼到骨子里了!

“老,老夫人……”

“给我打!”

随着老夫人一声令下,何妈走过去,扬起家法,狠狠的打在言初夏身上。

初夏的身体飞出去老远,被打的地方血流如注。

她虚弱的看着老夫人,满头冷汗,张了张口,艰难的道,“老夫人,为什么?为什么要打我?”

“为什么打你?自己看!”

老夫人将手机扔到初夏面前,她正看到她裹着衣服鬼鬼祟祟从车上下来的那张。

“这……这……”初夏想解释,可她根本解释不清楚。

她当时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车里,旁边什么人都没有,而她的衣服被撕的破败不堪!

“还有什么可说的,居然敢在外头偷人,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何妈,给我打,往死里打!”

“是!”

何妈一次一次打下去,一次比一次狠,几下之后,初夏已经满身鲜血,皮开肉绽,却死死咬着牙关不喊一句疼。

其实,挨打初夏心里不怪任何人,要怪就怪自己蠢,着了言玉的道儿!

“老夫人,不能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一旁的管家忧心忡忡的道。

“打死最好,这种败类留在白家也只会丢人!”老夫人像看垃圾一样看着初夏,这个贱人的命在她眼里,根本一文不值!

立柱之后,白清寒高大的身影慢慢闪现出来。

他面色冷峻,眯着眼眸盯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初夏。

事实上,言初夏被白家人带走的时候他完全可以阻止,甚至他现在也可以告诉母亲,和初夏在一起的男人就是他!

可是想到那女人随便叫人老公和排斥自己碰触的样子,他就来气!

他只是想借母亲的手教训一下她,让她知道谁才是她男人,可没想到,这女人死鸭子嘴硬,连句求饶的话都没有!

“住手!”男人冷冷喝住要再次动手的何妈,大步走到言初夏身前,弯腰将她抱在怀里,“这种惩罚的方式,够了!”

“清寒,这次你不要在袒护她,她居然……”

老夫人的话还没说完,白清寒就打断了她,“我相信初夏!”

闻言,所有人都错愕的看着白清寒,包括他怀中奄奄一息的小女人。

他们才相处几天啊,他就相信她?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还是清白之身。

一句相信,堵的老夫人哑口无言。

她恨恨的盯着言初夏,可又对儿子无可奈何!

白清寒选择相信,明摆着是要护着这个女人了,她能有什么办法!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这女人扔去后院,跪三天三夜,不准给吃喝!”

带着这么重的伤,又要罚跪,还不准吃喝,这等于变相要言初夏的命啊!

不过这次,白清寒没有反驳,这已经是母亲最后的底线了,若是他再去打破,言初夏以后的日子,就会如同炼狱!

言家

言玉把白天拍摄的视频和照片拿给言父,添油加醋的道,“爸,你看啊,这就是言初夏偷男人的证据!新婚不到半个月就按耐不住性子了,果然和她那个妈一样!”

“这照片你是如何得到的?”言父看向言玉。

“如何得到的不重要,重要的是白家答应给咱们家的三亿注资才到了30%,剩下的70%要等三个月之后才到账!如果白家那边知道言初夏居然背着白家少爷偷人,那剩下的投资很可能就黄了!”

“白家已经知道了!”一旁的言母一边用指甲锉修指甲一边冷冷的道,“方才白家的管事已经来过电话了,说言初夏与野男人私通款曲,被老夫人罚跪三天三夜!”

“什么?白家都知道了?”言玉故作惊讶,“哎呀,那可怎么办?如果白家撤资,言家不就完了!妈,那你怎么说的?”

“我还能怎么说?当然是说没有异议了!言初夏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难道我还要给她求情不成!不过白老夫人说了,等惩罚结束,就要我们将言初夏接回家里好好教育,什么时候教育好了什么时候再送回去!”

闻言,言父惊愕的道,“绝对不行!白家这时嫌弃初夏了,万一我们接回来,白家紧接着说要离婚,我们怎么办?”

那剩下的注资可就真的泡汤了!

言母叹息了一声,“白家的态度可很强势呢!我看如果不把那小贱人接回来,没准白老夫人会直接让他们离婚的!”

“那好吧!三天之后,把她接回来吧。”言父无奈的起身上楼去了。

言玉和言母互看了一眼,得意一笑。

等言初夏那个小贱人一回来,看他们怎么收拾她!

一湾桃花鱼的其他作品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