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仙侠奇缘 > 未知世界的少女

更新时间:2019-12-01 13:10:15

未知世界的少女

未知世界的少女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书命分类:仙侠奇缘主角:凛杰拉斯蜜菲儿

《未知世界的少女》小说简介独家小说《未知世界的少女》由书命最新写的一本魔幻奇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凛杰拉斯蜜菲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以第一名入学世界第一学府“奥帝斯学园”的天才少女“凛”,本对未来的学习之路抱着无限的信心与期待,但在学园长的委托下,她触及一本名为“幻想拟造”的书后,一切却已不再如她预想般的简单……当莫名其妙的来到学园传说中的异...展开

《未知世界的少女》小说简介

独家小说《未知世界的少女》由书命最新写的一本魔幻奇幻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凛杰拉斯蜜菲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以第一名入学世界第一学府“奥帝斯学园”的天才少女“凛”,本对未来的学习之路抱着无限的信心与期待,但在学园长的委托下,她触及一本名为“幻想拟造”的书后,一切却已不再如她预想般的简单……当莫名其妙的来到学园传说中的异世界,凛在遇到不知名的少女后,也在非常奇妙的情况下降临在这块异世界的大地。随即遇到魔物袭击的她,在少年“杰拉斯”以及少女“蜜菲儿”的救援下解除了生命的危机,但接下来将面临的却是她从未接触过……那名为“奥帝斯”的大陆世界。...

《未知世界的少女》 第18章 危机潜伏 免费试读

星夜之中狼烟四起,现下萨可邦勒的领地里,正展开许久未曾发生的同族斗争。

如艾莉希雅所料,索摩雷藉着穆尔莫德被软禁之名义,联合了其领导之部落族民包夹攻打萨可邦勒,虽然其领地因为商业繁荣相当的兴盛,但在军事防卫上却远远不及索摩雷的军队。

“可恶!可恶阿!!索摩雷这家伙────!!”

眼见索摩雷已军临城下,萨可邦勒一脸震怒却束手无策,在一旁的穆尔莫德看着本是期望能有一处和平之地生活的族民,竟为了自己而拿剑战斗,在内心也深深对这些族民感到亏欠。

“萨可邦勒,投降吧,再这样下去也赢不了索摩雷,不如投降减少同胞们的伤亡。”

“开什么玩笑!?这个国家可是我长久经营的心血,你要我把城跟领导权让给索摩雷那战争狂!?”

就在萨可邦勒激动地反驳穆尔莫德时,忽然间那紧闭的大门也被用力地推了开来。

“哈哈哈,两位兄弟,真是好久不见了,想见你们还真得花上许多功夫阿。”

傲慢的笑声与豪迈的步伐,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正是索摩雷。

一见到索摩雷,萨可邦勒纵使知道外头的兵士们早已败战,却依旧没有投降的意思。

“索摩雷,你还敢跟我称兄道弟!?”

“呵呵,萨可邦勒,你这贪财奴该不会脑袋只剩钱的币值跟模样吧?我们从小不就都是这么互称的吗?穆尔莫德,你说是吧?”

狂妄的索摩雷看向了穆尔莫德,而这些话并没有被他否认,毕竟三人在成为领导者前,的确是称兄道弟的友人,只是穆尔莫德在意的却是人民的状况。

“索摩雷,为什么要我的人民也参加这种无意义的战争?我的人民现在伤亡到底怎样了?”

“哼哼,别用这么恐怖的眼神问嘛,据回报的确是有些死伤,但你该觉得高兴阿,这些同胞竟会为你出生入死,害我都有点羡慕了。”

虽然明知道索摩雷句句都带刺,但某个定义上穆尔莫德现在不光是自己的性命在他的手上,就连族民的存亡都在于索摩雷的一念之间,因此他也只好沉默以对。

“哼,也该解决新仇旧恨了。”

“新仇旧恨?”

不解所谓的新仇旧恨,穆尔莫德看着索摩雷慢慢走向萨可邦勒。

“萨可邦勒,你这家伙……多少次要你支援我铲除那拥有伪亚人血统的妖精族,你竟然敢视若无睹,最后竟然还胆敢把咱们亚人族的神器给卖了。”

“唔……是、是那三个小鬼告诉你的!?”

“哼哼,是又怎样?像你这种卑鄙的家伙,没资格称为亚人,更没资格领导族民,你就给我重新投胎当别的种族去吧!”

“等、等等!索摩雷,你、你真要杀死我?刚才不还称兄道弟的吗?呵、呵呵……”

萨可邦勒被索摩雷的霸气吓得倒了下来,但脸上的苦笑却相当的僵硬。

“兄弟?差点忘了告诉你……刚是最后一次把你当兄弟了,去死吧!!”

“唔哇!”

索摩雷一个挥砍,那宽厚的刀刃便重重地砍在萨可邦勒的身上。

只见萨可邦勒被砍伤的地方喷出了鲜血,身为亚人族那壮硕的身躯,也彷彿带着不甘心地倒了下来。

“索、索摩……雷……”

萨可邦勒两眼渐渐地失去了光辉,颤抖的身体也渐渐平静下来,一城领主萨可邦勒的生命就在这样的战争之夜下结束了。

这时索摩雷再转身看向穆尔莫德,手中的大刀还残留着萨可邦勒的鲜血。

“杀死了萨可邦勒,接下来就换我了是吗?”

“哼哼……兄弟,你在说什么笑话,我怎么可能会杀你。”

“哦……?那么又是软禁吗?”

“哼哼,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阿。”

索摩雷阴险的笑着,并且看着梦曦森林的方向,脑中似乎也在算计着什么阴谋,而一旁的穆尔莫德当然也明白,他现正所想的绝对是想利用统一的亚人族群来消灭森林里的妖精族。

晨曦映入了森林,凛等三人在妖精长老的委托下,走向了精灵族所栖身的地区────那被称之为“晨曦之乡”的区域。

“精灵族所居住的地方设有着强大的结界,因此入口是飘浮不定,一直以来也都是他们单方面的驱赶闯入森林的亚人族,并没有与我族有较任何友好的互动,所以希望此次的告知,能获得更进一步的沟通桥梁。”

回想起妖精族长老所告知的线索,对三人而言却也是非常头痛的一个委托。

“唉,入口飘浮不定……又该怎么找呀,更何况精灵族又真会接受我们的告知吗?”

毕竟从未见过也未曾与精灵族相处过,对于此行的委托,凛也抱着相当多的疑问。

“从另一方面说来,我们只不过是被妖精族用来与精灵族接触的棋子,我们并不是妖精族,若精灵族有任何不满,妖精族必然会推去一切的委托责任。”

“艾莉希雅说的并没有错,所以我们得先做好自身的防备才行,更何况煌应该也在这附近,因为……莲的感觉相当的近。”

晓望着前往晨曦之乡区域的方向,那难以言语的感觉不时地告诉她……焰罗之莲就在附近。

听了两人的想法后,凛虽然不想认为妖精族是在利用自己,但……若再天真下去,也必定会再一次拖累晓与艾莉希雅,因此她是更加谨慎地注意着周围的变化。

“晓、艾莉希雅!”

凛叫住了两人,忽然间宁静的气氛中带有一丝肃杀之气,三人随即也做好战斗的准备。

不到数秒,数十支疾箭即刻破林直向三人攻击,早已做好准备的凛,那双手一握细长版的圣纹剑即刻拟造在手上,那一挥剑便也斩去了先发的两支箭,艾莉希雅则是长杖击地,手一挥便在三人周围卷起了旋风,刹那间疾箭都被这道狂风所吹偏。

“在那里!”

晓藉着发箭的方向,瞬间也判断出敌人的位置,双手紧握风造之剑,一个挥砍便扫出了风波。

这股飓风一震,数名刺客随即现身,见到那尖短的耳朵与褐色的皮肤,虽然刺客都幪上了面罩,却看得出这些人全是妖精族人。

“妖精族!?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杀!”

无视凛的疑问,妖精族人即刻再发动了攻击。

由后方妖精持续再发箭,前方的妖精则是转拿匕首攻向凛一行人。

“看样子不是我们所知的妖精族。”

见眼前的妖精个个杀气腾腾,晓也看得出来这些人与昨日所见的妖精村民完全不同。

“难、难不成是袭击瑟蕾莎的妖精族!?没想到竟然会想阻止我们去接触精灵族,到底是为什么呢?”

抱着疑问与着妖精们持续地战斗,虽然妖精动作迅敏,但凛有着艾莉希雅一旁的辅助,也并没有什么危险,另一方面晓也因为实力胜过敌人,战斗上也较为轻松应对。

“喀……真是难缠的人偶。”

战斗许久妖精们也渐渐看得出实力不敌晓的剑技,于是纷纷将目标都转向凛与艾莉希雅,至于动作较为迅速的其他人则是拖延住晓的行动。

虽然凛有艾莉希雅的协助,但面对越来越多方向且疾速的攻击,两人也逐渐陷入了苦战。

“凛!”

“哼哼,再跟我们多玩一下吧,人偶姑娘。”

“───让开!!”

晓一直想突破妖精们的包围,但却没想到越来越多的妖精刺客都赶了过来,在人数上的差异,也已经明显到达晓使用力量最高限度。

“现在凛的处境相当的危险,若冒然使用力量……她一定会不支倒地,这力量一用又能否驱离全部的刺客也是未知数,但再这样下去……”

犹豫的晓一边战斗一边寻找着突破包围的空隙,但这群刺客却相当擅长游击战术,一时也令晓难以脱困。

另一方面,虽然手中有着拟造的圣纹之剑,但凛却也不敢擅用圣纹之力,并非是攸关生命力的消耗,而是脑中那挥之不去的深刻记忆,在那祭灵乡杀死了天草神主的景象不断地浮现在脑海中。

“我……我并不想杀人,但到底该怎么办,晓跟艾莉希雅似乎也已经到极限……”

“死吧!!”

就在凛分心之际,一名妖精刺客飞窜过她的身旁,眼见那手中匕首已直逼艾莉希雅的眼前。

“星纹之雨!”

忽然间传进所有人耳中的一句词语,刹时间一支疾箭飞射到了所有人上方后,即刻散放出刺眼的光芒。

从光芒的中心接连飞射出许多光束,而光束也像是早已锁定目标地击中了每一个袭击凛一行人的妖精刺客。

“唔哇!”

“阿────!”

数声的惨叫,在光芒消逝后,森林再次恢复了平静,而这令三人眼熟的闪光,也让她们都猜到是谁出手相救。

“瑟蕾莎!?”

这时从林中缓缓走出了一名女性,也正如凛所料是瑟蕾莎的搭救。

“虽然你们很厉害,果然……只靠你们是不行的,唔……”

“瑟蕾莎,你的伤……”

“不碍事,话说回来……为什么你们要答应接受我的推荐?”

“呃……因为我们也正好要追回邪纹呀,况且那时不正是瑟蕾莎因为受伤才没法前往精灵族吧。”

凛照着自己所想的直话直说,却也换来瑟蕾莎的讶异。

“你竟然只因为这样就接受我等的请托?”

“呃……帮助有困难的人不是理所当然吗?”

“哼,你这样的人类还真是奇怪,实际上你们方才的谈话,我也的确有窃听一二,如你的同伴所想的,我本来就是打算让你们成为牺牲的棋子,毕竟……妖精族的势力实在太过薄弱了。”

瑟蕾莎带着苦笑地每一句话,似乎都在为自己利用他人的心感到惭愧,尤其又是遇上凛这样的人。

“长期的战争似乎也让我失去了身为妖精族的尊严,我与妖精族等族民先向你道谢与道歉,晨曦之乡就由我奉陪同往吧。”

“可是你的伤……”

看着瑟蕾莎昨日所受的伤,虽然大部份已在艾莉希雅的治愈下止住了血,但毕竟是紧急的治疗,需要的是长时间的静养。

凛本想阻止瑟蕾莎的同行,但这时艾莉希雅则是走到了瑟蕾莎的身旁,稍微地观察了她的伤势。

“凛,既然想跟就让她跟吧,伤口方面还能藉治愈术支持一段时间。”

“那……好吧。”

看着艾莉希雅注视着瑟蕾莎手里的“纹之神器”,凛也明白现下若发生战斗,必然须向刚才一样靠着纹之力才有办法脱困,纵使自己能够拟造纹之力,却也只会拖累晓与艾莉希雅。

在同意瑟蕾莎的随行后,四人便继续展开晨曦之乡入口的找寻,但四人找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却依旧没有任何的发现。

找了一个上午后,四人也决定先在一条小河旁休息。

“唉……这晨曦之乡到底在哪里呢?”

看着这隐藏目的地的森林,不管怎么找就是找不到凛等人所要的入口,为此凛也显得有些失落,而艾莉希雅则是不断地观察着瑟蕾莎的纹之神器,当然这一点瑟蕾莎也有发现。

“你……对这“星纹”很感兴趣的样子?”

虽然并不是敌人,但瑟蕾莎该有的戒备却从没有松懈过,当然艾莉希雅也是没有任何隐瞒地直接回应了她的问题。

“没错,你的“星纹”看来也是力量已苏醒的纹之神器,若据我们旅行所知的纹之神器苏醒方式,你的神器大概早已经历过什么劫难了吧?”

对于这个反问,瑟蕾莎却是静静地点了头。

“星纹的力量……是牺牲了我的父母与兄姊换来的,那时我等族民并没有迁居到森林的深处,在外围的生活忽然受到亚人族的袭击,眼见族民根本不敌强悍的亚人……”

=回忆=

当时父亲大人是族里的领导者,也就是妖精族的族长,但面对这样的危机却也是束手无策,但是忽然有人这样告诉了我的父亲……

“亲情……将亲情之血奉献予星之纹,祂便能拥有守护你们族人的力量。”

星纹弓,那是从妖精族存在以来,就一直存在于族里的神器,话说那是当时妖精族的祖先为了守护这新生族群的安危,而特地向神请求赐予的宝物……

眼看灭族危机已在眼前,这星纹弓根本数百年未有人能拉动它的弦,更别说驭箭杀敌,但父亲却相信了那个人的话……

“瑟蕾莎,你是我等的骄傲,虽然你年纪尚轻,却拥有相当优秀的弓术,我等决定将这守护我族的命运托付给你……”

父亲带着微笑这么说完,就让长老把我带离了家。

当原本脏黑的星纹弓闪着黑色的光辉出现在我面前时,也从长老那得知了这一切……

=结束=

“所以……我必须以星纹之力守护族民,纵使必须杀害危及到我族平静的同胞,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瑟蕾莎表情凝重地紧握着星纹弓身,回想起方才那毫不留情的诛敌方式,凛却也看得出来,她所背负的使命是决不容许一丝的犹豫。

“晓……为了保护我,也绝对会动手杀死迫害我的人,艾莉希雅……恐怕也是会这样做,而我呢?拥有幻想魔术……拥有拟造能力的我,却因为害怕杀人而犹豫……我所背负的一切,难道不足以战胜心中的恐惧吗?”

就在凛思考时,忽然眼前彷彿飞飘过一阵白影,当然这也马上引起了四人的注意。

“那是────!?”

眼前是凛从未见过的生物,更该说那是在童话故事中才可能存在的生物。

“是……独角兽。”

博学多闻的艾莉希雅,眼前生物的名字当然不可能不晓得。

那如马一般的模样,纯白色的身躯彷彿还散放着淡淡的白光,那微蓝的毛发也像水一般的轻柔,当然那头上纯金的尖角,更是证明了它该有的身份。

“真漂亮……”

独角兽的美丽深深地吸引了凛,只见她缓缓走向独角兽的位置,也让一旁的艾莉希雅赶紧地出言阻止。

“等等,独角兽并不喜欢接触精灵以外的族……群?”

就在瑟蕾莎想阻止的同时,独角兽竟也走到了凛的面前。

本因为瑟蕾莎的话而有些迟缓的凛,见独角兽并没有敌意,于是也伸手轻抚了它,这样的景象也与瑟蕾莎脑中所拥有的印象有所出入。

“没想到“光翎”竟然会跟人类接触,看样子你是个挺特别的人喔。”

这时候从独角兽的后方慢步走来了一位拥有金色长发的少女,雪白透红的肌肤与碧蓝的眼瞳,而她优雅的用手拨动着自己的长鬓,那尖长的耳朵也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精灵族?”

凛看着少女,虽然外貌与自己所猜的模样并没有太大的差异,但亲眼所见却也让她的心中涌现出一种感动,毕竟在这样的奇幻世界里才见得到这样既美丽又真实的族群。

“哎呀,怎么妖精族与人类已经建立了这么和善的关系吗?这倒是前所未闻呢。”

精灵少女一见到瑟蕾莎,也看出了她的身份。

只不过瑟蕾莎见到这名少女,脸上却带着些许的讶异。

“女精灵与独角兽……难道族里谣传经常出手救助我等族民的精灵就是你!?”

“想不到我已经尽量地不想被发现却还是被看出来啦,不过也不需要道谢,毕竟……我只是希望动物们能生活在安静的森林罢了。”

少女亲切的微笑,彷彿并不在意与亚人族为敌一事,不过凛等三人也能得知较多数救助妖精族的精灵正是眼前的少女。

“嗯……你就是星纹的拥有者吧?带这般危险的东西,且如此接近精灵族的居住地,请问有什么指教吗?”

在精灵少女一眼识穿瑟蕾莎身后的武器后,随即那温柔的声音也似乎带着警戒的意思,而这时也由凛说明来到森林深处的原因。

“我们是来追寻亚人族遗落的“邪纹”,因为并没有在妖精族……所以可能是被带到了精灵族内。”

“邪纹……难道是……”

就在精灵少女沉思之时,温驯的独角兽光翎突然抬头看向另一方,而那眼神也充满了敌意,不到数秒间,它所看的方向马上飞窜出火焰并直冲凛等人所站的位置。

“凛,退后!”

听了晓的话,凛也赶紧往后方移动,随即艾莉希雅马上施展了冰墙术,藉河水之力结冻成墙挡住了火焰,而晓也马上再回予一记风刃直向火焰的源头反击。

“什么!?”

风刃一扫没想到火焰一消逝不久,接连而来的怪异绿焰竟也轻而易举地挡住了晓的攻击。

“哼,风华的奥菈,看起来挺不错的嘛。”

这时出现在凛等人眼前的人,虽然少了当初在深渊洞中所戴的和式鬼面具,但那哼笑声、傲视的红眼与雪白的短发,也让三人毫无疑问地肯定了这个人的身份。

“煌!”

“哦……凛,你还记得我的名字,真是让我倍感光荣阿,刚稍微听到点风声,看来你们是追寻我的脚步而来吧。”

少了和式鬼面的煌,那庐山真面目却与鬼面有着极不同的差异,俊秀的容貌似乎也足以用美男子来形容,只不过那阴冷的笑容,却仍旧带着邪恶的气息。

在煌的身边除了莲与魔术师“芙”外,在他的肩上也扛着一把用着厚布包裹的长状物,众人可想而知那正是亚人族被盗走的邪纹。

“邪纹!?”

“没错,不过我现在的目标可不是你们喔,而是那位精灵小姐。”

煌指名了目标,眼看身旁的莲跟芙也已经要行动,只不过她们第一步的动作却是闪避攻击,这时疾射向他们的光之箭彷如流星雨般的多,而这波攻击正是瑟蕾莎所发动。

眼见战斗一展开,避开第一波攻击的莲却没有往精灵少女的方向去,反而是飞跃到晓的前方。

“奥菈,这次……可没有之前的优待啰,绝对杀死你的主人!”

“艾莉希雅,凛就拜托你了。”

一眼就看出莲的任务是拖延住凛一行人,晓在委托了艾莉希雅后,为了保护凛也先一步挥起风造之剑的斩向莲。

另一方面,煌跟芙则是联合对上精灵少女一人,只不过瑟蕾莎这时也再凝聚手中的紫色光芒,藉着拉弓射箭的动作,再一次地发动了星之箭雨。

见到星雨疾射,芙停下脚步,在那瞬间手里凝聚出白银色的光芒,在她的脚下也结起数个同心、大小不等的水蓝魔法阵。

“准备发动禁术吗!?岂能让你得逞!”

“─────冰裂暴!”

一见到芙施展术法的动作,瑟蕾莎马上将剩余的星之箭雨回聚到手中。

没想到正准备发射强力的一击时,芙竟连咒文都还未唱诵,只见晶杖一亮,禁术名说完便将手中的白银光芒投向了瑟蕾莎。

禁术,魔术与魔法阵的综合体,除了冗长的颂词咒文外,还需要集中精神在于构造意识上魔法阵,时间虽然不会比起“魔法阵”的使用来得长,但至今能做到在意识上结阵的人类,也可以说是少之又少。

就凛所知的知识,没想到芙竟然会是这般使用禁术,就连艾莉希雅也对她的力量感到无法理解。

“………消失吧,愚蠢的纹之拥有者。”

冰冷无情的言语,彷彿已经替瑟蕾莎决定了死亡的命运。

瞬间一阵白影飞逝过她的身边,当冰裂暴的散放的同时,周围也产生了异常强烈的寒流,命中的地区也已完全失去生命气息,只剩下死气沉沉的冻结区块,不过那影响范围显然是经由控制后减少了许多。

当瑟蕾莎再出现在所有人眼中时,人也已经坐在那名为“光翎”的独角兽身上,显然也正是受了精灵少女指示搭救,只不过在精灵少女与煌的战斗,却陷入了胶着。

“怎么了呢?精灵小姐,那样移动迅速的宠物不留给自己用,还让它去救别人,看来你相当有把握嘛,还是……你是要牺牲自己救助他人呢?”

“阁下没想过邀请人应该更有礼貌点吗?还是说要我教导你们怎么维护森林的宁静呢?”

纵使身上背着邪纹,却也彷彿丝毫不影响煌的移动速度,而精灵少女也不甘示弱,虽然不像芙使出的是那样具强烈破坏力的术法,但不需念咒又迅速的魔法攻击却也让煌不能大意。

“哦……元素式吗?不用耗损魔力的术法,的确看起来挺便利的。”

随着精灵少女所发动的术法,当手一握便会凝结出细长的冰锥并疾发向煌,而他有时以着速度闪避,有时则利用了背上的邪纹做挡御盾牌。

局势眼看是煌占下风,但精灵少女却看得出他的应对却仍然非常轻松,因此在出招上也更加的谨慎。

“吃我这箭!”

骑乘在独角兽身上的瑟蕾莎也没有停歇,箭心瞄准煌便再一次的发箭,只不过数支疾箭却被突然窜起的冰墙所挡,而这冰墙术也正是芙所施展。

“看来得先解决她才行……”

瑟蕾莎在明白了攻击煌必须先打败芙后,也决定改变目标地与芙展开了缠斗。

虽然独角兽有着惊人的移动速度,不过芙却以不变应万变,原地不动的她却也让瑟蕾莎难以得手。

此时在另一边所展开的战斗也越演越烈,剑与剑的响声也穿梭在林间。

“喝阿!”“呀!!”

风与焰再一次的冲突,双方看似势均力敌,但晓却明白莲在祭灵乡所展现的“剑”,根本不是现在的她所能匹敌,只不过越战却感觉得出莲是更加的愤怒。

“奥菈,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到底要明白什么?”

没有记忆、过去一片空白的晓,对于莲的话总是充满着疑问,但为了保护主人,为了保护凛,她依旧没有犹豫地继续战斗。

眼看莲的怒火似乎替自己的力量更为高涨,晓也渐趋劣势,明白战况不妙的凛也赶紧拜托着艾莉希雅。

“艾莉希雅,快帮忙晓吧!我这边没问题的!”

“嗯。”

艾莉希雅一应声,没想到这本想开始念咒施展魔术时,从地面崩窜出来的冰锥竟打断了她的施法。

“难道───!?”

吃惊的凛看向芙的方向,没想到芙竟然在抵御星纹的攻击,却还有余力施展魔术阻碍艾莉希雅,而她也在这一次的阻碍后,开始对艾莉希雅发动攻击。

“凛,散开吧,那个女人相当厉害,我的魔术恐怕没办法做单方面的防护,必须跟她直接战斗才行。”

“嗯!”

在凛退开后,艾莉希雅也转守为攻的向芙发动攻击,转眼间也变成了瑟蕾莎与她联手的局面,只是这样箭与魔术的连击,却依旧看不到对方该有的忙乱。

“唔哇───!”

就在凛一退开,莲与晓的战斗似乎也已经渐渐分出胜负。

“晓!!可恶……”

见晓不断地受到莲的斩击,凛也不再坐以待毙,冲向莲的同时,手里也即刻拟造出圣纹剑。

“呀!”

“哼,来的正好!”

见凛来势汹汹,莲一脚便把晓给踢了开来,随即手中爆散出飞焰,那血红色的魔剑就这么展露出锋芒。

“束缚住奥菈的家伙,纳命来吧─────!!”

就在凛用力一挥剑的同时,却没想到莲竟然一手燃起烈火并将其化盾地挡下了斩击,另一手便是要给予致命的刺击。

“喀、凛────!!”

凛瞪大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刺击直向心房而来,这一瞬间却也像是进入了缓慢的时空。

“唔!!”

“什么!?”

燃烧着灼焰的剑尖刺进了前方的目标,但刺中的对象却也让莲吃了一惊。

没有鲜血的溢出,只有着如烟一般的白雾从伤口散出,这一剑刺中的不是凛,而是为了保护主人的晓。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这样!?到底……束缚住你的家伙有什么值得保护的……”

莲放开了魔剑,但魔剑却化成焰气而消逝了。

“晓,你没事吧!?为什么……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呢!?”

“凛……快逃吧,这里交给我就好……”

见晓已伤重如此却仍旧要保护凛,这时只见莲那无法理解的怒火不断燃烧,就连所站之草地都已经被脚下散放的烈火所烧尽。

“你这愚蠢的家伙………看我杀了你!!”

眼看莲的手再一次燃烧起烈焰之剑,而这一剑就是要从晓的头上直接劈下。

“不、不能逃……晓会因而我死,所以绝对……不能逃!”

这时凛手再一挥,本来双方接近的距离已不是厚长的圣纹剑所能及时防御,但没想到凛竟将圣纹剑的长度缩短,那宽厚的短剑就这么挡下了莲的攻击。

“我……绝对不会让你杀死晓!”

就在凛紧握住那宽厚的短剑,剑身在一瞬间也散放出刺眼的光辉,圣纹之力即刻爆发,强大的余波也在波及到周围战斗……

小说《未知世界的少女》 第18章 危机潜伏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虐恋小说
  3. 恐怖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