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一文学网 > 女生 > 古代言情 > 花临芷

更新时间:2019-12-02 11:12:28

花临芷

花临芷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空留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花芷顾晏惜

《花临芷》小说简介完整版小说《花临芷》是空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花芷顾晏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藏拙十五年,花芷原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个最合格的世家千金安稳一辈子,可当花家大厦将倾,她不得不展露锋芒出面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抛头露脸是常态,打马飞奔也常有,过不去了甚至带着弟妹背着棺材以绝户相逼,不好惹的名声传遍京城,她做好了家族一朝反目戳她刀子的心理建设,也做...展开

《花临芷》小说简介

完整版小说《花临芷》是空留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花芷顾晏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藏拙十五年,花芷原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个最合格的世家千金安稳一辈子,可当花家大厦将倾,她不得不展露锋芒出面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抛头露脸是常态,打马飞奔也常有,过不去了甚至带着弟妹背着棺材以绝户相逼,不好惹的名声传遍京城,她做好了家族一朝反目戳她刀子的心理建设,也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独独没想到会有人在出征前盔甲着身向她许终身!好稀奇,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敢娶她!?...

《花临芷》 第十九章 庄上恶事 免费试读

抱夏打来水把箱子仔细的擦干净,又用干净的布包起来,念秋心细,怕人看出什么来,又找来一口差不多大的箱子,从书房里装了一些书进去,搬上马车的时候故意摔了下,书摔了一地,这样有心人就算打听也只当这两口箱子里都是书。

去往庄子的路上花芷一路都沉默着。

出门时还艳阳高照的天好像也响应她的心情似的渐渐被乌云覆盖,抱夏有点着急,别院和庄子不在一个方向,过去最少也得一个时辰,可别赶上这场雨了。

看小姐还是不开怀的样子,她打起帘子吩咐道:“走快一点。”

听到她的声音花芷也回了神,抬头看了眼天空,对家人的惦记更深一层,希望他们那里依旧是好天,太阳不要太大,不要下雨,便是她平日里话都不曾说过几句的庶出兄弟也不要生病,平平安安。

花家出事她才切身体会到了家族是一个整体,有福一起享,有难也一起受,有怨是肯定的,却并不会生出恨来,因为他们本就是一体。

这时候,就是一个最不受重视的庶子生病或者亡故对花家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打击,花家将缺上一角,再无法完整,可要是花家人能咬牙扛过这一关,她也相信等花家重新起复之时将比任何家族都团结。

只要能熬过这一关。

谁都能软弱,身为花家当家人的她不能。

花芷垂下视线轻抚手边的木箱,真惦记,就应该想办法解决问题,而不是毫无意义的担心难过,那于现状毫无帮助。

乌云越积越厚,在雨下来之前一行人终于赶到了庄子上。

庄子里的管事是老夫人乳母的儿子,老夫人念旧情,在乳母年老后便让她一家人来了这边庄子,既是全了她的情义,也让她一大家子有个好的去处。

也就是说,有些事是老夫人默认了的。

要是在之前花芷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现在不行,尤其是当亲眼目睹门口发生的事后。

“陈管事,许多人都看到了我妹妹是被你儿子带走的,我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我家这些年种的是花家的地,吃的是花家的饭,我也只好去认一认花家的门,都说花家规矩严,我倒要去问一问花家的规矩管不管得到庄子上来。”

说话的男人穿着一身短打,裤脚扎得一边高一边低,脚上还带着泥,脸红脖子粗的模样要不是被旁边的人拉着,花芷都觉得他会冲上去将那个陈管事暴打一顿。

这样的人在这个阶级森严的世界花芷见得很少,哪怕管着他们的也只是个下人,可更底层的那些人并不敢和他们对着干,更不用说有胆子越过他们去找更上面的主家。

花芷的心情突然就好了些,这样的人在别人眼里是刺头,在她看来只要调·教好了能堪大用。

“小姐,我过去……”

花芷摇摇头,“看着。”

直性子的抱夏鼻子都要气歪了,花家正是遭难的时候,下面的人不想着给主家分忧还给主家惹事,白吃了花家这许多年饭!

肚子大得都能和怀胎十月的孕妇比上一比的陈管家双手背在身后,鼻孔朝天,一副地主老财的架势,“胡说八道,刘江,我花家待你可不薄,可别是你妹子自己跟别人跑了你却赖我家冲儿身上,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

刘江握紧拳头,“既然这样,那我这就去请花家老夫人来断这桩官司。”

“你敢!”陈管家尖细的声音刺得耳朵生疼,眼色一使,几个壮汉立刻将刘江团团围住。

刘江一脸豁出命去的狠样,“陈进,除非你今天把我打死在这里,不然我就是用爬的也会爬到花家去,让他们看看他们的看门狗是怎么给他们看家的。”

陈进气得脸通红,看门狗,他竟然被人喊看门狗,顿时什么脸面都不要了,“打,打死他算我的,打死他!”

“你要打死谁?”花芷被众人簇拥着走过来,眼神淡淡的看着陈进,“算你的?你的命都系在我花家身上,你还能担下别人的命?”

陈进是见过花家大姑娘的,三年前花家大姑娘来庄子上住了小半个月,那通身的气派让他印象深刻,自然,记住她的也不止他。

可这一刻他恨不得从没见过,要是大姑娘没有来过这里,要是这周围没人认得大姑娘,那他做点什么不方便?

很巧,这刘江就是见过花芷的,那时候大姑娘要想在这附近走走,跟着做向导的就是他妹子,他撞开围住他的人扑倒在花芷面前,“求大姑娘救小的妹妹!”

“你确定你妹妹是被他儿子带走了?”

“确定,小的小妹当时在打猪草,被陈冲带走的时候那附近的人都看到了,不然小的也没胆子来找陈管家要人。”

“确定就好。”花芷看向带来的五个下人,“吴大,你们几个进去找。”

“是。”徐英留在别院处理事情后,领头的吴大带着几人往大门走去。

“大姑娘……”陈进汗如雨下,堵在门口就要拦,自家知自家事,真要搜就底儿朝天了。

花芷朝他迎面走去,陈进哪里敢挡大姑娘的路,步步后退,最后被门槛绊了个四脚朝天,花芷看都不看他一眼从他旁边走过。

庄子是个两进的院子,后面那一进是花家来人时住的,陈进一家住在前院,吴大几人在主宅时就是护院,这方面也有点经验,稍一分辨就往东边屋子走去,一脚踢开了紧闭的房门,这屋里没人。

吴大耳朵一竖听到了隔壁房间有动静,过去的时候顺手从廓下拿起扫院子的竹子做的大扫把,和几个同伴打了个手势,重重一脚踢开门,几人快步冲了进去。

屋里的情况实在算不得好看,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脱得就剩亵裤,圆滚滚白花花的肚子露在外面,看起来说不出的恶心。

在屋子角落,一个头发散乱,衣服也被扯坏的小姑娘拿着一片尖锐的瓷片对着自己的喉咙,虽然瑟瑟发抖手却由另一只手支撑着没有放下来。

小说《花临芷》 第十九章 庄上恶事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风水小说
  3. 惊悚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