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记 已完结

嫡女重生记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六月浩雪 主角:韩玉熙宋先生

嫡女重生记百度云_嫡女重生记韩玉熙宋先生全文在线阅读

《嫡女重生记》小说介绍

由金牌作家六月浩雪独家原创的小说《嫡女重生记》,主要描写了主角韩玉熙宋先生凄美而纯洁的爱情故事,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韩玉熙宋先生小说精彩节选:在家是小透明,嫁人后是摆设,最后葬身火海尸骨无存,这是韩玉熙上辈子的写照。重活一世,韩玉熙努力上进,只愿不再做陪衬与花瓶,然后觅得如意郎君,平安富贵过一生。可惜事与愿违,嫁了个身负血海深仇的郎君,韩玉熙的人生开始翻天覆地,但她新的人生却是好事多磨,苦尽甘来。...

《嫡女重生记》小说试读

从老夫人的院子到蔷薇院,不过一刻钟的路程。可今天这段路程却让方妈妈觉得举步维艰。

回到蔷薇院,玉熙挥退了众人,只带了方妈妈一个人进了屋子。

方妈妈拉着玉熙的手,哭着说道:“姑娘,老奴走了你怎么办?”?她的丈夫早早就去世了,又无儿无女,原先在宁家的亲戚如今也不知道在哪了。离了国公府,离开了姑娘,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对未来,方妈妈不仅害怕,还迷茫。

玉熙刚才在路上已经想了很多,若是就这样放了方妈妈出去,方妈妈以后的日子定然极为难过。人就怕无事可做精神空虚。所以玉熙准备给方妈妈寻点事做。人有事做,日子就会好过许多,就如她上辈子日子过得艰难,可每日大半时间都在做绣活,时间也快得比较快。玉熙反手握住方妈妈的手,说道:“妈妈,祖母要让你出去,也许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方妈妈呆滞了:“姑娘,你说什么?你说我出去是一件好事?”

玉熙压低声音说道:“妈妈,你也知道我手头拮据,若是你出去能在外面开个铺子赚钱,我手头宽裕了,在府邸里也好过。”

方妈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姑娘,不说我们没本钱开铺子,就是凑了钱,我又能做什么呢?”她什么都不懂去开铺子百分百亏本呀!

玉熙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妈妈不记得了,你的不是会做包子跟饺子吗?开个包子铺一定能赚钱的。”开包子铺虽然赚钱少很辛苦,但对于方妈妈来说却正好,有事做了就不会想东想西了。

方妈妈苦笑道:“姑娘,生意哪里是那么好做的?”

玉熙却是说道:“方妈,你的包子跟饺子做得那么好吃,肯定会赚钱的,妈妈,我对你有信心。”顿了一下,玉熙又说道:“妈妈,你在外面赚钱了,以后我也有收入,也不用为打赏下人发愁。”

方妈妈明显被玉熙后面那句话打动了:“可是,万一亏本怎么办?”出去已成定局,能有事做又能帮姑娘,一举两得。只是她担心自己会折本。

玉熙笑道:“我们只开个小包子铺,用不了多少成本的。而且我相信妈妈你的手艺。妈妈,你也要对自己有信心。”

方妈妈对自己的手艺是有信心,但是她却对做生意没信心,毕竟她对做生意一窍不通。只是她也知道,玉熙说的这个法子对她来说,是最好的。

老夫人等玉熙走后,问了罗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罗妈妈说的话连玉熙都不相信,又如何骗得过老夫人。

罗妈妈压低声音说道:“审出来了,那脏东西是容姨娘身边的肖婆子给的。至于容姨娘为什么要害四姑娘,墨云也不清楚。”

老夫人转着佛珠的手都没停顿一下,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但幕后主使是容姨娘无疑:“那丫头有什么把柄被容氏抓住了?”若只是为了钱财那丫头不会答应容姨娘的。原因很简单,谋害主子一旦被查出来不仅自己,家人全都得死无葬身之地。

罗妈妈小声说道:“墨云与薛管家的小儿子有了首尾。”所谓的首尾其实就是私情。丫鬟都是主人的私有物,没得主子的同意与人私相授受,这墨云还是姑娘身边的丫鬟,这事更严重。坏了姑娘的名声,死都不足惜。

老夫人停下转动佛珠的说,说道:“卖到矿上去。”私相授受,谋害主子,若是直接打死可不便宜了那个贱丫头。

罗妈妈面不改色地应了,过了半响见老夫人没说话了,小心地问道:“老夫人,薛明家的小儿子怎么处置?”

老夫人淡淡地说道:“让他们去庄子上。”薛管家的老娘是老夫人的乳母,老夫人待他一直很亲厚,所以他才得了采买的肥缺。可再亲厚敢坏了规矩一样重罚。

秋氏知道老夫人重罚了薛管家的,很是惊讶地问道:“出什么事了?”薛家那可是老夫人的心腹,若不是犯了大事,老夫人不可能将这一家子放到乡下庄子上去的。

李妈妈摇头:“一大早四姑娘就将墨云捆了送到老夫人那里去,我想薛家的应该是跟这事有关系。”

秋氏想不明白:“就算墨云犯了事,跟薛明家的也挨不到边呢!”

正在纳闷之中,柳银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说道:“夫人,容姨娘被禁足了。”

秋氏越发觉得这事透露出蹊跷。很显然,这事跟玉熙那孩子脱不了干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曹操,曹操就到。正念叨着玉熙,就听到外面丫鬟回禀说四姑娘来了。

玉熙说通了方妈妈,不过她们对做生意一窍不通,玉熙就想秋氏主持中馈对这些庶务肯定很熟悉,所以就过来取经了。

秋氏一见玉熙,就忙问道:“玉熙,为什么你早上将墨云捆了送到上房去?”

玉熙让秋氏挥退身边的丫鬟,将这件事前后因果说了一下:“伯母也知道我的性子,就算墨云做得不好,我最多就责骂她两句,可也不能就因为责骂两句就对我下这样的毒手吧?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秋氏这下知道了为什么老夫人会软禁容姨娘了,原来是这个原因了:“这个毒妇。”竟然这么狠辣,连玉熙一个四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玉熙赞同,容姨娘确实是个毒妇,不过想要除掉这个毒妇,暂时还不成的。

秋氏猜测容姨娘会对玉熙下手大概是在报复宁氏,她没敢将原因告诉玉熙,只柔声问道:“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玉熙将自己想让方妈妈出去开铺子的事说了一下。

秋氏沉默了一下,说道:“玉熙,开铺子不是那么容易的。”

玉熙忙说道:“伯母,我知道开铺子不容易。我也不指望着开铺子能赚钱,我只是想给方妈妈找点事做。伯母,宁家的人都没有了,方妈妈在外无亲无故,现在放她出去,她又能去哪呢?这些还是小事,我最怕的是方妈妈出去以后胡思乱想,将身体倒腾坏了。”顿了一下,玉熙又继续说道:“伯母,开个铺子主要是让让妈妈有事做,这样她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秋氏问道:“这是你的想法,还是方妈妈的想法?”若是玉熙想得,那这孩子也太有心了。

玉熙道:“是我的想法,方妈妈在我的劝说下也同意了。伯母,我跟方妈妈对开铺子这种事一窍不通,想请伯母指点一下。”

秋氏听了这话觉得有趣,笑着说道:“开铺子要考虑的事很多,比如说铺子开在什么地段?铺子规模多大,还得看附近有没有跟你做一样行当的店铺……”

玉熙听完以后认真考虑了一下,说道:“伯母,铺子不要很大。另外西面跟东面的租金太贵,也是不成。”

秋氏倒是笑了一下:“没想到玉熙还懂这么多。你考虑的很对,东面跟西面的街道的铺面都很贵,一年租金最少得上千两,包子铺肯定不能开在那。”包子铺若是开在哪里,到时候租金都赚不回来了。

玉熙道:“那伯母觉得开在哪里合适?”

秋氏想了一下道:“南面是平民区,那边的人虽然没有东面跟西面那般富贵,但手里还是有两余钱的。只要你们包子好吃,不愁卖不出去。我觉得你们可以在南面开一家包子铺。”铺子开得小,租金也小,就算做得不好也不会亏太多。若是做得好,名声积累了,到时候再扩大规模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