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妻宠入骨 已完结

佳妻宠入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凉城 主角:时雨厉南谦

小说主角名叫时雨厉南谦 时雨厉南谦为主角的小说

《佳妻宠入骨》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佳妻宠入骨》是凉城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时雨厉南谦,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时雨痴心错付,被渣男贱女害死。带着浓烈的怨恨重生回20岁,强势逆袭,拿下京都大名鼎鼎,有权有势的厉南谦。世人都知厉南谦冷漠无情,唯独对她宠爱有加。厉南谦扬言,“天大地大老婆最大!”...

《佳妻宠入骨》小说试读

话没说完,唇上突然一软带着红茶的清甜,堵住他所有话。

厉南谦脊背绷直,漆黑的瞳仁微缩,带着前所未有的震惊。

车厢内,安静的针落可闻。

唯有唇瓣相贴的声音落在耳边,周围温度节节攀升……

不知过了多久,时雨缓缓离开他的唇结束这个冗长的吻,柔软无骨的小手抚着他的脸,额头轻抵他额头,无比真诚道:“南谦,我真的没骗你。我出来赴约就想看看他玩什么把戏,你信我好吗?我现在心里只有你。”

她对上他深沉如墨的眸,明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厉南谦的心被她牵动,宽大的手掌摩挲着她单薄的肩头,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将她拆吞入腹。

他的女孩,真想藏起来,永远不让其他人看到。

厉南谦臣服,哑声道:“我再信你一次,别让我失望。”

时雨澄澈的大眼睛blingbling的看着他,点头如捣蒜的拍起彩虹屁,“我对你的爱天地可鉴日月可表,绝不会让你失望!”

尽管可信度很低,厉南谦还是很开心,选择相信她。

误会解除,打道回家。

路上,忽然响起一段魔性的手机**。

元九被雷的方向盘差点打滑。

**!

他一世英名的厉总,形象再次崩塌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厉南谦锐利的眸射向时雨,时雨头皮发麻,盯着压力拿出手机,扫了眼来电显示,松了口气。

还好不是晋远涛。

她接起电话,声音软糯的喊道:“妈妈。”

“小雨,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

手机那头传来李雅婷关切的声音,重重抨击着时雨柔软的心房。

她曾无次数午夜梦回,渴望再听听妈妈的声音。

如今老天眷恋,这样的感觉真好!

她勾唇笑,眼里闪烁着细碎的亮光,“妈妈,我跟南谦回厉园了。”

李雅婷像被惊了一下,沉默好几秒才语重心长道:“小雨,你就收收心好好跟着南谦吧。南谦是我看着长大的,品行端正,晋远涛心思不正不是你的良配。”

前世,无视妈妈的再三劝说。

今生,她不会再犯蠢。

“妈妈,以前是我不懂事,以后我会跟南谦好好过,这辈子我赖定他了!”

话语掷地有声的落下,厉南谦身形猛然一颤。

李雅婷听到保证,放下心,“记住你今晚的话,若是辜负南谦我可不轻饶你。”

“妈妈……”时雨娇嗔,“我才是你女儿!”

“帮理不帮亲。”李雅婷笑道:“不早了,我去休息了。”

“嗯,妈妈晚安,mua~~”

时雨挂断电话,搂着厉南谦的脖子顺势靠入他怀里。

“我跟妈妈承诺了,这下可信度是不是更高了?”

厉南谦幽邃的眸底激起惊涛赅浪,脸上依旧面无表情,淡然的‘嗯’了一声。

她不在意,愉悦的在厉南谦脸上亲了一下,靠在他肩头,呢喃道:“到家还要好久,我眯一会儿,待会还有正事要做。”

正事?

厉南谦疑惑,见她眉眼间尽是疲惫没有询问,托住她后背让她躺得更舒服。

元九从后视镜中瞥了一眼,暗嘲:不要脸!

回到厉园,时雨揉着惺忪的睡眼醒来,看着刚下车的厉南谦,想也没想的像个孩子一样伸出手,软糯带着撒娇的口吻说:“抱抱~~”

元九不悦地吐槽:“你自己没……”

话没说完,厉南谦上前弯腰打横抱起了时雨。

元九脸色难看的愣在原地,**槽槽!!!

厉总一世英名就被美色毁的荡然无存。

再这么宠下去,小作货不得上天!!

时雨慵懒舒适的靠在厉南谦肩头,还十分欠揍的朝元九比划了‘V’的手势,气得元九直跺脚,“靠靠靠!小作货进阶心机女了!!”

厉园,跟记忆中的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回到房间,脚刚沾地,时雨就迫不及待的催促道:“快洗白白,我要扑到你!”

厉南谦愕然,“你、认真的?”

“当然啦!我特地在车上养精蓄锐了!”时雨一脸坦然的振振有词,随即,一脸鄙视的打量他,“你不会又光说不练假把式吧?是你夸下海口说要我求饶。”

“……”输人不输阵,随口说说而已。

时雨不耐,将他推进浴室,一拍他胸膛豪气万丈的说:“我都不怕,你就别像个娘们一样扭扭捏捏了。comebaby,像个野狼一样扑倒我吧!”

厉南谦:“……”

“别傻站着,赶紧洗白白,我去隔壁洗,等你哟~~~”

她抛了个飞吻,关门离开。

厉南谦喉结滑动,因时雨的话身体很快起了反应。

时雨转变太太太大了,饶是心理强大的他也有点接受无能……

一时间,也摸不准时雨话中真假。

想到以前亲她一下,她就吓得躲起来,估计这次也就说说。

厉南谦没当真,等走出浴室看到系着浴巾,大片雪白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的时雨,瞬间血气翻涌,她循声看了过来,迈开修长白皙的双腿上前。

真的,就这么扑倒了他……

时雨无所顾忌的跨坐在他腰间,厉南谦无奈的捏了捏眉心,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时雨,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他声音暗哑,像是极力压制住某种情绪。

时雨理所当然,“我当然知道了!”

她低头,吻上他的唇。

柔软的触感以及女孩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冲破了他隐忍的理智,厉南谦反守为攻,扑倒她加深这个吻,呼吸急促而又紊乱。

吻的意乱情迷时,时雨突然被推开,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裹着被子滚了几圈,眨眼间的工夫就成了蚕蛹,她一脸懵逼,“你干嘛?”

厉南谦面部线条紧绷,沉声道:“让你冷静一下。”

“我很冷静好不好!你又怂了,我就知道你是个怂货!”时雨翻身想挣脱禁锢,刚翻了一圈又被厉南谦翻回去,她生气:“放开,不然我真不理你了!”

厉南谦恍若未闻,关了灯,房间陷入黑暗。

他抱着时雨,摸着她柔顺的长发,轻声道:“乖,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