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宠妻:霍少夫人太给力 连载中

强势宠妻:霍少夫人太给力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游芙 主角:木容霍霆

木容霍霆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木容霍霆为主角的小说

《强势宠妻:霍少夫人太给力》小说介绍

新书推荐,《强势宠妻:霍少夫人太给力》是游芙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木容霍霆,内容主要讲述:被丈夫一家用一个阴谋欺负了一生的木容重生回来了,这一世她死皮赖脸缠着全城最尊重的男人霍霆结了婚,原本以为是各取所需的婚姻,结果霍少毛病不少,成天缠着她要生孩子不说,还不许她看别的男人一眼,这日子还能过吗!...

《强势宠妻:霍少夫人太给力》小说试读

一排红红绿绿各种颜色的鸡尾酒,木容还真不太知道哪种酒酒性小,她在麻油街跟人拼的不是啤酒就是白酒,那群放荡不羁的人极少喝鸡尾酒这种玩意。

但她也听说越是看起来无害的鸡尾酒越酒性烈,所以她挑了杯看起来中规中矩的绿色鸡尾酒。

掷筛子也讲究技术的,木容之所以敢上来玩这个游戏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能赢,那百分之十的机率可能是遇到了比她更厉害的选手,比如像她在麻油街的师父那种级别。

但几把比下来,对面的桃花眼帅哥并非高手,在木容连赢了三把之后,对手走了点运摇出了三个六,木容输了一把

她端起服务生送上来的绿色鸡尾酒喝了一口,酒入口就知道糟糕了,这杯鸡尾酒酒精浓度极大,比她平时喝的白酒度数都高。

木容一口喝了下去,旁边有人起哄:“女中豪杰,Absenthe绿精灵也敢一口喝下去!”

木容听到这名字秀眉微皱,她再不懂鸡尾酒也听过Absenthe绿精灵有多烈,许多国家甚至不让酿制,没想到这私人宴会竟然弄了这种鸡尾酒。

接下来的比试她都全神贯注,摇筛子再有技巧也只能控制自己这边点数,对手有时运气爆摇出个大点数也只能输。

后面十几盘木容输了三盘,桃花眼帅哥输了十二次,灌了十几杯之后他人晕乎乎地认了输。

他倒在自己的女伴身上,豪气地道:“说……说吧!要什么!”

木容虽然总共才输了四次,但四杯极致的烈酒还带有致幻成份,她大脑也有些浑,她双手一撑拍在桌上看着桃花眼帅哥勾了勾唇:“你还是下海喂鱼吧,我要的你给不起。”

“我魏风有什么东西是给不起的,你说!”桃花眼帅哥不服气。

木容从头到尾打量了他一番伸出纤纤玉指指向他的头发:“就要你的头发,把你头发全部给我。”

魏风:“……”

这是什么鬼要求。

“哥哥头发一文不值,你要台超跑或者大别墅不好?要什么鬼头发……”

木容噘了噘嘴唇:“我不,我就要头发。”

魏风:“你这女人……要不给你架私人飞机也行,三个亿,我前几天才让我爸买的。”

为了保住自己的头发不让自己变光头,魏风下了血本。

旁边已经有人在倒抽气了。

“魏少可真是财大气粗,玩个游戏玩掉三个亿。”

可偏偏木容还看不上这三个亿,她站得有点不稳,脑子有点糊,她倔强地挥了挥手:“不要私人飞机,就要你头发!”

“她人醉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拒绝了三个亿。”

“醒来后只怕会肠子都悔青。”

肠子悔青的还有魏风,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输给一个看起来单纯无害的女人,这个女人醉了酒还脑壳不清,连三个亿都不要!

但其实木容虽然有点脑子糊,但她意识还是很清醒的,三个亿虽然确实多,但她不缺钱更不想要什么私人飞机,她就要让魏风得个教训!

欺负她木容的人,她都得加倍还回去,狗男人想灌死她自己去下海喂鱼吧。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一群富家公子起着哄要扔魏风下海。

木容站在桌边站得有点摇晃,酒的后劲大,脑子越来越有点不受控制了。

就在她差点趴在桌子上的时候,一只有力地臂膀将她扶了过去,冷冷带着压迫力的声音响起:“谁给她喝的酒?”

众人看向他,将要马上喂鱼的魏风委屈地喊道:“霆哥,我们玩游戏呢,她赢了死活让我下海喂鱼,霍哥你劝劝她接受我的三亿私人飞机,别要我的头发!我头发真的不值钱!”

霍霆冷扫了他眼冷冷地道:“扔用力点,在海里五分钟之前不要捞上来。”

魏风啊啊啊在大叫起来:“霆哥!你怎么能落井下石。”

木容倒在霍霆的肩头呵呵地傻笑:“霆哥!干得漂亮,这小子欺负我,我就让他喂鲨鱼,我悄悄告诉你,我就是故意让他下海的……”

众人:“……”

你说得声音这么大,哪里是悄悄。

木容哪里还有脑子管众人的心思,她抬眼瞧见绝世容颜的霍霆,眼睛微眯起来:“霆哥,你这脸多少钱一晚,我有钱,你看我三亿飞机都不要就知道我有钱,放心跟着我,我养你啊……”

众人:“……”

这个女人是不要命了,敢对霍少说这样的话。

得嘞,今天也下海跟魏风一起去喂鱼吧。

霍少不可能忍。

霍霆垂眸看着木容,木容酒劲上来脸蛋现在烧红,脸颊粉红粉红,水蜜桃般的唇轻微张着,软着身子躺在他肩头,完全一副任人采摘的模样。

霍霆眸光深沉了几分,手却无情地推开了木容,对女服务生道:“把她带去休息室,想办法让她清醒点。”

说着他便转身先走了。

华烨追了上去:“霆子,你没事吧。”

霍霆淡淡地道:“我没事,你玩你的。”

霍霆回了自己的房间,进了浴室洗了把脸,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眼虽然依然是平时的自己,但眼底有的情绪却是他陌生的。

大胆的女人,竟然敢说包养他?

可该死的差点答应了?

是木容疯了,还是他疯了。

霍霆索性洗了个澡,披上浴袍出来便听到电话响,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床边拿手机,手机显示木容容给他发来视频通话。

霍霆不想跟醉鬼说话,但又担心她是有什么事,像刚刚他离开一会就被人骗到去喝酒一般。

霍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将手机搁在沙发旁的桌子上,一边垂头看手机一边擦着湿的头发。

画面里出现了木容粉嘟嘟的脸,因为喝了酒的原因双颊如上了层胭脂般**透亮,她噘着小嘴儿有些嗫嗫地道:“霍先生,我酒醒了,我……我听说我做了要被杀头的事,你在哪儿我想给你道歉。”

木容说话很正常,态度也很端正,身子做得笔直,小脸严肃正经,一副真诚要道歉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