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记 已完结

嫡女重生记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六月浩雪 主角:韩玉熙宋先生

嫡女重生记全文免费阅读完结_嫡女重生记免费阅读

《嫡女重生记》小说介绍

韩玉熙宋先生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嫡女重生记》,该作者六月浩雪的文笔行云流水,主角韩玉熙宋先生的故事动人心弦。《嫡女重生记》小说讲述了:在家是小透明,嫁人后是摆设,最后葬身火海尸骨无存,这是韩玉熙上辈子的写照。重活一世,韩玉熙努力上进,只愿不再做陪衬与花瓶,然后觅得如意郎君,平安富贵过一生。可惜事与愿违,嫁了个身负血海深仇的郎君,韩玉熙的人生开始翻天覆地,但她新的人生却是好事多磨,苦尽甘来。...

《嫡女重生记》小说试读

玉熙问了许多的问题,秋氏好笑地一一回答。其实任谁碰到一个四岁的孩子跟你一本正经地谈生意都会觉得很有意思。

玉熙将所能想到的问题都问了。

秋氏笑着说道:“铺面的事你也别着急,我现在让人帮你去打听打听,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若是在东面或者西面要寻个好的铺面比较难,去南面寻个铺面还是比较容易的。

玉熙有些不好意思:“以后还要麻烦伯母。”她知道自己一有事就寻秋氏不对,但没办法,除了秋氏她不知道能寻谁。目前能倚靠的就只有秋氏,只能等将来她有能力,再报答了。

秋氏笑着摸了一下她的头,说道:“你这个傻孩子,跟伯母客气什么。以后有事就跟伯母说。”

李妈妈等玉熙走后,说道:“没想到我才离府两个多月,四姑娘变化这么大?”以前四姑娘遇事除了躲就是哭,没想到现在却知道想着如何解决问题了,跟以前比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秋氏对于玉熙的变化也很高兴,以前照佛玉熙那是看在宁氏是她儿子救命恩人的份上,现在她是真心实意喜欢这孩子。能对身边的人考虑得这么周全,是个有心的孩子。

李妈妈笑着说道:“说起来,四姑娘到底稚嫩了一些。问了那么多问题,却忘记问开店铺需要成本。”

秋氏笑着说道:“你也不看看玉熙那丫头才几岁?能想到那么多已经很不错了。玉熙遭的这次大难,都是由我引起的,你让向阳去上元街看看,若是有合适的铺子就盘下来。”向阳是李妈妈的独子,如今正在帮秋氏打理秋氏的绸缎铺子。

李妈妈听了这话,立即说道:“夫人,四姑娘才四岁,容姨娘都能下得去毒手,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我们还是得多多提防。”

秋氏点了一下头。

玉熙自然知道做生意得需要成本了,之所以没说这事是她没打算跟秋氏借钱。多了一辈子的经历让玉熙知道,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尽量自己解决,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妈妈,将娘留下的首饰都拿出来给我看一下。”那些田产铺子宅子都卖掉了,宁氏留给她的东西就只有几样金银首饰,都是她自己佩戴的。这些首饰当时也卖,也是宁氏留下充门面用的,要不然也留不住。

方妈妈不愿意:“姑娘,这些首饰是夫人留给你当嫁妆的,不能动用的。”

玉熙无奈道:“都不知道猴年马月的事,现在说这个做什么。再者,等我们赚钱了,再重新去打过更好的首饰,娘在地底下看了也会高兴的。”首饰每年都会换新的,这些首饰早就过时了。按照玉熙的说法,与其费工钱再去重新打过样式,还不若直接买新的。

方妈妈拗不过玉熙,将首饰盒拿出来。

见玉熙盯着其中一件赤金点翠镶红宝石石榴花目不转睛,方妈妈解释道:“这是当年夫人过门时,老夫人给夫人的见面礼。”老夫人送出去的首饰,就没有不精致不贵重的。

玉熙看完匣子里的首饰整个人都不好了,她上辈子看到的只是一匣子的金银首饰,很显然这些东西后来都被人换了。至于是谁,不言而喻,肯定是后来管着蔷薇院的妈妈了。也是因为这件事,让玉熙下定决定这些东西以后都自己保管。

方妈妈不知道玉熙所想,以为玉熙睹物思人,当下心也软了:“姑娘,只要你好好的,夫人在九泉之下也瞑目了。但姑娘也别拿太多去当,当一两样就成。”

玉熙都没考虑,直接从中挑选了几样颇有重量的金饰:“这几样拿去当铺里,应该足够开铺子了。”

方妈妈看得心惊肉跳,忙说道:“姑娘,我们只开一个小铺子,哪里用得着当这么多的东西。当一个金项圈就够了。”

玉熙摇头道:“手头宽裕行事也方便。”顿了一下,玉熙又说道:“妈妈,你放心,我以后再不会典当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傍晚时分,红珊跟玉熙说道:“姑娘,国公爷回府知道容姨娘被禁足就去了上房。”

玉熙一直为方妈妈的事忙,都忘记将红珊介绍给大家认识了,她这个主子当得真是不到位:“红珊姐姐,来我这里让你受委屈了。”红珊的祖母是老夫人的心腹丫鬟,虽然已经去世了,但仍让老夫人记挂在心。而红珊的父亲如今是国公府的三管家,母亲是内院的粗使房的管事娘子,这背景也算比较硬了。玉熙知道因为她不得老夫人跟亲爹喜爱,只要稍有点关系的都不愿意来伺候她。所以她身边的丫鬟要不就是从外面买进来的,要不就是从庄子挑选上来的。

红珊轻笑道:“姑娘说的是什么话?能伺候姑娘是我的福份。”丫鬟,做好自己的本份是最重要的。

得了一个有能力有背景的大丫鬟自然是喜事,可玉熙这会却摸不透老夫人的意思。上辈子老夫人对她都是冷冷淡淡的,现在态度突然转变让她很担心。玉熙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问道:“祖母解了容姨娘的禁足吗?”

红珊摇头道:“没有。”

玉熙对于没有容姨娘没有说道严惩也不失望,若容姨娘这么好谋算到,大伯母也不至于跟她斗了十多年还处于下风。

老夫人的手脚很快,玉熙原本以为至少也得过个三五日管事妈妈才能来,却没想到第二天下午就来了一姓申的婆子。

申婆子很高,也很瘦,容长脸,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虽然对方对她很恭敬,但玉熙却并不喜欢她,原因很简单,谁都不会喜欢一个来监视自己的人。

交接工作一个上午就搞定了。就在玉熙想着去跟老夫人求求情让方妈妈多留几日,秋氏告诉她已经寻到合适的铺子了。

玉熙有些意外:“怎么会这么快?”南面住的都是平民,国公府要在那里寻一个小小的铺子不难,但一天之内就搞定这速度就快了。

秋氏笑着说道:“也是巧了,正好南面的上元街有一个出租的小商铺符合你的要求。若是你觉得好,明日就定下契约。”

玉熙考虑了一下,说道:“伯母,方妈妈手艺是不错,不过她对外面的事情都不懂,以后还有很多事需要劳烦向管事。”

秋氏觉得玉熙想得还挺周全的,笑着点头道:“这有什么难,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去寻向阳就成。”

说完了铺子的事,玉熙又问道:“伯母,申妈妈以前是做什么的?”

秋氏对于老夫人这边的事还是比较熟悉的:“申婆子当年也是老夫人的陪嫁丫鬟,后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老夫人将她去了庄子上。”

玉熙若有所思:“伯母,我想明日跟方妈妈一起去看一下铺面,你看成吗?”

秋氏也看出玉熙对这事上心:“可以,明日我让人陪你过去。”秋氏答应得这么痛快,也是因为玉熙今年才四岁,没到男女之防。

申妈妈知道玉熙第二天要去上元街看铺面,说道:“姑娘,你是国公府的姑娘,这些琐碎的事情不该你劳心。”

玉熙好声好气地说道:“这包子铺关系着方妈妈以后的生计,我一定要亲自看过才安心。”

申妈妈见玉熙主意已定,问道:“这事老夫人知道吗?”

玉熙一愣,摇头说道:“没跟祖母说,不过伯母同意了。”老夫人对她的事一直不闻不问,所以她没有要将这事告诉老夫人这概念。

申妈妈心里一个咯噔,说道:“姑娘,明日出门我也一同前去吧!”她看得出来玉熙年龄虽小,却是个很有主意的人,所以她不愿逆了玉熙的意思。要不然玉熙对她产生了排斥,老夫人让她来玉熙院的意义也没有了。

玉熙摇头道:“等下次吧!”这次不仅要去看铺面,还要去典当首饰,这事玉熙可不能让申妈妈知道。

第二天,玉熙先去典当铺,几样金饰当了六百两银子。玉熙摸着几张银票,心里有了些底气。

到了上元街,向阳领了她进了铺子看。铺子很小,连玉熙的净房一半都不到,不过铺子后面连着一个院子。院子有两间正房与两间杂物房,另外还有一个厨房。

方妈妈看到这个院子挺高兴的:“姑娘,前面卖包子,厨房可以做包子,屋子可以住人,很方便。向管事做事真周全。”

向阳笑道:“方妈妈你过奖了。”

玉熙刚才下马车时,见到这这街面上人流不少,包子铺开在这里生意应该不会差:“向管事,这铺子一年租金多少?”

向阳说道:“包括这院子一年三百两。”主要是后面带了院子,单就铺子的租金是不需要这么贵的。

玉熙觉得还蛮划算的:“向管事,你看我们签几年合同比较好?还有,签合同的时候需要注意些什么?”

向阳并不因为玉熙年岁小就看轻她,详细地跟玉熙说了一下签合同需要注意的事,然后说道:“契约先签一年。”向阳并不知道方妈妈的手艺如何,所以建议最好先签一年。若是做得不好损失小一些,做都好的话那就续约。有国公府后后盾,铺子的主人也不敢另许他家。

玉熙跟方妈妈商议了一下,就同意了:“契约就现在定吧!”

签完契约,玉熙准备付钱,向阳笑着说道:“四姑娘,夫人说了,签了契约后让人去国公府结账。”

玉熙坚持自己付钱,摇头道:“这是我给方妈妈开的铺子,哪里能让伯母出钱。”

向阳觉得玉熙挺有意思的,人家是有便宜不占白不占,四姑娘有便宜不占,这样还挺少见的,不过玉熙的行为却是让向阳高看了一眼。

事情都办妥了,玉熙诚恳地说道:“以后方妈妈还要请向管事多多照佛。”

向阳大大方方的说道:“姑娘放心,夫人吩咐过让我以后好好看护包子铺。”有他看护着包子铺,方妈妈在上元街就不会受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