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你老婆又爬墙了 连载中

厉少:你老婆又爬墙了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青丝如墨 主角:洛小蝶厉少寒

洛小蝶厉少寒小说免费试读 《厉少:你老婆又爬墙了》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厉少:你老婆又爬墙了》小说介绍

为大家提供《厉少:你老婆又爬墙了》小说在线阅读,是作者青丝如墨精心创作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经典豪门总裁小说,主要人物是洛小蝶厉少寒,小说讲述了:嫁给了油尽灯枯命不久矣的厉家少爷,她成了别人眼中的笑话,结果,那个男人却突然活了过来……...

《厉少:你老婆又爬墙了》小说试读

“你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去打听一下,洛家有两个女儿,而且长相极其相似,我问你,你知不知道洛芯碟身上有没有什么胎记,或者痣什么的……”

厉少寒回忆了一番三年前,眼里突然有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

“她手腕上有颗很大的黑痣。”

洛小蝶立马伸出她的手腕给厉少寒看:“你看,我两只手都没有黑痣,我不是那个对不起你的女人!”

厉少寒突然认真的打量起了洛小蝶。

仔细一看,竟然真的发现洛小蝶跟洛芯碟有那么一点区别。

不过,他跟洛芯碟分开已经三年了,对洛芯碟的记忆比较模糊。

她跟洛小蝶的区别究竟在哪里,他说不出。

洛小蝶轻轻松了一口气:“厉少,既然事情已经弄清楚了,那么我们两个之间便再无瓜葛。”

厉少寒却喃喃自语了起来:“原来你不是她……”

他的眼里,染满了失落。

洛小蝶脑子里闪过一丝好奇,想要知道厉少寒跟洛芯碟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他这么恨她。

不过,洛小蝶自己的事都乱的很,虽然好奇,但她根本没精力去关心别人的事情。

“洛小蝶,我很好奇,你既然知道我快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嫁给我?”难道,她是个贪财的人。

是为了厉家的财富,才愿意嫁给他这个将死的人。

洛小蝶脑子里闪过李韵如逼她吃避孕药甚至逼她跟厉少寒离婚的画面,心底骤然一凉。

既然要离婚,那么厉家少奶奶的身份,对她来说,是她根本就用不了的棋子。

叹了一口气,这才如实说道:“实不相瞒,嫁给你,是想要利用厉家少奶奶的身份做一些我想做的事情。”

“为了厉家的钱,然后圆你的富贵梦吗?”

洛小蝶不想解释:“你这么理解也可以,厉少寒,既然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扯清楚了,那么我们可以离婚了吗?”

“可我并不想跟你离婚。”

厉少寒的答案让洛小蝶大吃一惊:“为什么?”

“三年前,既然是你姐姐负了我,那么她欠下的债就让你来还吧!”

洛小蝶一听,愤怒的反驳了他:“可洛芯碟也是我的仇人,我恨她入骨,凭什么她犯的错要我来还,厉少,你既然深受其害,那么你应该能理解我的痛苦?”

洛小蝶这句话成功的说服了厉少寒,他突然苦笑着说道:“既然如此,不为难你了,明天来找我吧。”

本以为他这么说了,洛小蝶就会转身离去。

谁知道,洛小蝶却对他说:“厉少寒,离个婚而已,并不需要多长时间,为什么非要等明天!”

洛小蝶这话一说,厉少寒突然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他刚才问她,是不是贪恋厉家的财富,这个女人一口就承认了。

可她若是真的贪恋厉家的财富,就算他妈要逼她离婚,她正确的做法不应该是努力争取不离婚吗?

厉少寒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的心思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但也不像他想的那样贪财。

不过,厉少寒发现一个有趣的问题,洛小蝶是个笨女人。

这样想着,竟忍不住扬起一抹久违的笑。

他笑了,洛小蝶看的有些愣神,她第一次看见笑起来能这么好看的男人。

但洛小蝶并不是个花痴的女人,她也不会因为一个男人的容貌而动心。

毕竟,她是有心上人的,要不是为了复仇,她跟他可以明目张胆的交往,可现在,为了复仇的事情,她逼着自己嫁给一个她根本就不爱,而且是快要死的男人。

这步棋,走成功了是好事,因为她离复仇又近了一步,但若失败了,其实也好,这意味着她跟陆芦笙又有机会在一起了。

只是,已经不干净了的她,好像配不上陆芦笙了。

如此,目光突然就暗淡了下来。

“陆芦笙,你会嫌弃我吗?”洛小蝶忍不住喃喃自语了起来。

“你说什么?”厉少寒只听到洛小蝶在喃喃自语,却没听到她说的究竟是什么。

“没什么,厉少,我们去离婚吧,赶的巧的话,半个小时都不需要,我不想等明天!”

她跟厉少寒的关系,越早解决,她就能越早解脱。

厉少寒却笑着指了指他手腕上的手表:“洛小蝶,你看看现在几点钟了?”

洛小蝶在大厅里找寻了一番,终于看见墙壁上挂着的欧式大摆钟上显示的时间是下午六点。

洛小蝶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是下午六点,民政局早就下班了。

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洛小蝶这才对厉少寒说道:“既然如此,我明天来找你吧。”

“……”厉少寒略略点头。

看见她转身要走,却突然有那么一丝留恋她那张跟洛芯碟极其相似的脸。

“洛小蝶,你等等!”厉少寒终究没忍住,叫了洛小蝶。

洛小蝶疑惑回头:“厉少,您还有事吗?”

洛小蝶发现,厉少寒其实没有那么变态,自从他知道她并不是洛芯碟之后,便再也没有像之前那般失态。

反而觉得他的言行举止都透着沉稳,透着优雅,又无比的尊贵,这样的气质仿佛与生俱来。

洛小蝶忍不住去想,厉少寒这样的男人,按理来说应该是人中之龙,那么,洛芯碟为什么会将他伤的那样深呢。

甚至一想到厉少寒把她当成了洛芯碟的时候,对她又爱又恨的样子,想要把她掐死,又舍不得掐死的样子,洛小蝶就知道,厉少寒爱洛芯碟肯定爱的很深沉。

要不然,也不会被伤的这么彻底。

正走神,厉少寒的声音突然传入了她的耳朵:“我们好歹夫妻一场,我送你回去吧。”

“好啊。”回去的路有点远,而且厉家的别墅比较偏僻不好打车,洛小蝶也就不矫情了,坦然的接受了他。

——

厉少寒的车,是加长的林肯。

洛小蝶并不是第一次坐这样的豪车,所以坐上去之后,表情很自然,并没有拘谨。

坐在副驾驶后,洛小蝶的目光就一直看着窗外。

厉家别墅前面的花园,种了许多名贵花草,特别的吸人眼球。

那样名贵的花草,以前她家别墅门前也种了许多,那是外公和外婆最喜欢的花草。

洛小蝶想着,好歹来了一场,临走的时候就好好的欣赏一回。

日子再苦,也要学会苦中作乐,因为她必须要坚强乐观的活下去。

“她还好吗?”

洛小蝶正看着窗外,厉少寒的声音几乎跟窗外的凉风一起吹拂过来。

她知道,厉少寒说的那个她是洛芯碟。

提起洛芯碟,洛小蝶心里就有一股无名火。

于是,一开口,语气很冲:“我和她有仇,她的事情你就别问我了。”

厉少寒微微蹙气峰眉,他能看的出来,一起提洛芯碟,洛小蝶就很生气的样子。

“你那么恨她,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厉少寒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