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是个护夫狂 连载中

娇妻是个护夫狂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云树 主角:云七念顾景琛

云七念顾景琛免费阅读_云七念顾景琛小说全本无弹窗

《娇妻是个护夫狂》小说介绍

主角是云七念顾景琛的现代言情小说《娇妻是个护夫狂》由著名作家云树倾心打造,是最近很火的一部小说,书中精彩正文节选:前世,云七念太作,直接把自己给作死了!重活一次,看着眼前帅得让人神魂颠倒的老公,她只想喊:宠他!宠他!宠他!老公喜欢什么?买!老公被人欺负?打!老公要她亲亲抱抱举高高?没问题!老公说要再生个猴子,云七念:……???什么叫再?直到有一天,一个Q版的软萌小包子出现在她面前,她才明白一切。从此以后,誓要更加宠他,爱他,珍惜他!...

《娇妻是个护夫狂》小说试读

第5章

不料才刚转身,就对上了两个身形高大的保镖。

保镖是云七念被叶老爷子带去敬酒时,暗中吩咐的。

光一个林苑怎么够?

打脸要打双,再说了,她这不是还得向顾景琛表忠心吗?

云七念笑眯眯的道:“外公说的是,一定要查!我也相信林姨不是那种胡来的人,就算想磕药,也不可能在外公的寿宴上磕是不是?”

这话说的!

看似是为林苑开脱,实际是替她摁死了磕药这个罪名啊!

云千羽气得快撅过去了。

云七念转头对几个警察说道:“就麻烦各位警察叔叔姐姐们,对在场所有人进行一次全面搜查吧!要记得,一个都不能放过哦。”

警察们点头。

事情都闹到这个地步了,大家也不可能不配合。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接受了检查。

躲在角落里的苏泽急得冷汗直冒,偏偏身后就有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盯着,让他逃都逃不了。

正哆哆嗦嗦准备将兜里没用完的K粉随便找个地方扔掉的时候,云七念的声音忽然响起。

“咦,苏泽哥哥,你怎么在这儿?”

苏泽瞳孔猛然放大,一抬头,就看到云七念正迈步朝自己走来。

随着她的脚步,大家的目光也跟着聚集过来。

得益于云七念以前的刁蛮任性,在场竟也有不少人认识苏泽。

都不由感到惊讶。

“苏泽,他怎么在这儿?”

“一个管家的儿子,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宴会上吧?”

苏泽是云家以前的管家的儿子,自从云七念和苏泽的事闹开后,云帆就将那位管家开除了。

苏泽的脸色一片煞白,汗水浸湿了背心。

他勉强笑笑,“念、念念,不是你叫我过来给叶老先生贺寿的吗?”

云七念睁着一双无辜又茫然的眼睛。

“没有啊,我明知道外公和爸爸都不喜欢你,怎么可能叫你过来呢。”

她顿了顿,目光忽然落在苏泽的裤兜上。

“呀,那是什么?”

众人都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苏泽的西裤裤兜边缘,赫然露出一个透明袋子的一角。

苏泽一慌,连忙将东西揣进兜里,笑容更加勉强。

“没、没什么。”

云七念娇憨的眨了眨眼睛。

“我不信,啊,我知道了,你既然是来给我外公贺寿的,那兜里肯定是贺礼吧!我看看是什么东西!”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云七念一个箭步冲上前,一下就将苏泽兜里的东西掏了出来。

“别!”

由于苏泽猛然捂住裤兜,袋子被扯破了,白色的粉末一下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这是K粉啊!

苏泽脸色大变,云七念似乎也呆住了,过了好半响,才反应过来。

她后退一步,身子晃了晃,不敢置信的捂住了嘴。

眼泪也瞬间盈满了眼眶,仿佛随时都会掉下来。

“苏泽哥哥,原来是你......是你藏毒陷害林姨的!!!”

苏泽:“......”

“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你还想狡辩!如果你没有想害林姨,为什么今天明明没有受到邀请却出现在我外公的寿宴上?

枉费我以前对你那么好,林姨可是我最尊敬的长辈,你居然敢这么害她。

以后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我要和你一刀两断!

警察叔叔,你们把他带走吧!不用看在我们云家的面子上对他网开一面!我以后再也不想看到他了!”

云七念说着,还流了几滴虚假的“伤心泪”。

大家都不由被她大义凛然的气势所感动了。

外界都说云家大小姐虽然才华纵横,但为人任性,蛮不讲理。

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样嘛!

瞧,多么大公无私,明明以前喜欢苏泽喜欢得要死,为了苏泽甚至连顾总这样的男人都可以不要。

现在却为了大义,主动让警察把他带走,并且还不许他再动用云家的关系为自己开脱罪名。

这可是将苏泽最后一条退路也堵死了啊!

大家都不由在心底对云七念肃然起敬。

不远处,顾景琛却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别人没看出来云七念在演戏,他可是看出来了。

想到今天一天她反常的举动,顾景琛的眼眸不由深了深。

苏泽无比慌乱。

“云七念,你胡说八道什么?这东西根本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我身上!

还有,不是你叫我今天过来,说是让我带你私奔的吗?什么时候变成我自己过来的了?”

“私奔?”

云七念冷笑,忽然快步走到顾景琛旁边,一把就搂住了他的胳膊。

“苏泽,你听好了,以前是我眼瞎,错把鱼目当珍珠才会喜欢上你,现在我眼睛治好了!

我老公又帅又有钱,还对我特别好,我就算要私奔也是跟他私奔,怎么会选择你这样的**?

你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以后你要是再敢纠缠我,我、我就叫我老公打你!”

说着,还仰头看向顾景琛,讨好般问:“老公,你说是不是?”

顾景琛眸色幽深盯着她,像是要从她的眼睛盯到她的心里去。

半响,才轻启薄唇,“是。”

他看向苏泽,像在看一个死人。

“把他带下去,以后我太太的方圆一公里之内,不许出现他的身影。”

“是。”

苏泽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两个保镖一人一边捂住嘴,拖下去了。

大家看得目瞪口呆。

半响,几个警察才反应过来。

连忙取证的取证,另一波人则赶紧追了出去。

一直等到他们忙完全部离开,林苑也被人扶了下去,叶老爷子这才宣布宴会重新开始。

华丽的大厅里又继续歌舞升平起来。

云七念跟着顾景琛回到景苑。

刚进门,她的身子就被重重压在了门板上。

男人眉眼深沉,薄唇绷得紧紧的,一双黑眸像深不见底的寒潭,死死盯着她。

“云七念,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嗯?”

云七念一滞。

有些委屈的扭了扭身子,“老公,你好凶哦,可不可以对我温柔一点?”

掌心下女人的肌肤有种不可思议的娇嫩感,顾景琛眼眸深了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