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嫡女:王爷束手就擒 已完结

穿越嫡女:王爷束手就擒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棕色熊 主角:祈云梦容晗

祈云梦容晗小说免费阅读_祈云梦容晗小说大结局无弹窗

《穿越嫡女:王爷束手就擒》小说介绍

熬夜必看小说《穿越嫡女:王爷束手就擒》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是棕色熊的经典之作,小说主要围绕祈云梦容晗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文章精妙绝伦,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穿越嫡女:王爷束手就擒》精彩段落节选:世人都道相府嫡长女疯了。放着好端端的太子妃不做,一纸和离书搬出了太子府,嫁给了建安城最大的魔头容晗。可是谁人也不曾想,建安城素来杀人不眨眼的七王爷容晗,如今只披着一件长衫,悄悄附在房门前,低声哄道,“好云梦,明日本王给你下厨,你且先让本王进屋好不好?”...

《穿越嫡女:王爷束手就擒》小说试读

祈云梦对容晗的记忆着实是不大清楚的。

要怪就得怪原主,这记忆碎片总是稀稀落落地来,也不给一次性来个痛快不说,关于容晗的记忆碎片还统统是关于他恶性的一面的。

譬如什么杀人不眨眼,譬如什么强抢民女、弹指间烧毁一个村庄之类的流言,回忆的祈云梦直吞口水,看着面前这俊美男子的脸蛋阴沉下来,饶是觉着四周的空间也骤然跌入冰点。

祈云梦在心底恨恨地痛骂了馋他身子的自己一句,脸上倒是扯出一个讨好的虚假笑容来,嘿嘿道,“七王爷不喜欢?不喜欢的话,我这里还有其他的好宝贝······”

祈云梦说这便是想要扯开外披,再搭上那一副恨不得把“我就是坏人”刻在脸上的面容,瞧的容晗脸色更差了几分。

容晗真真是恨不得将面前这个女人的脑袋打开看看她这小脑袋瓜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可是那张开的手掌犹豫了片刻,只是轻柔地揉了揉她的脑袋,“玩儿够了么?若是还没玩儿够,改明我带你来建安逛一逛。今日你这副模样,还是回府上去才好。”

容晗这话倒是不假,眼下的祈云梦着实是狼狈的不行的。

她纵然想要硬气一些,可是奈何这一身乞丐似的打扮没有半点说服力。

她揉了揉下巴思忖时,却是瞥见那好心的老板偷偷对自己摇了摇手指,示意她莫要入了虎穴去。

祈云梦嘴角一勾,那双含着星辰似的眼眸微抬,直勾勾地望入了容晗眼中。

纵使一身污垢,可祈云梦那双眼眸却似是被溪水清洗过似的,好看的惹人怜爱,令人心生怜惜之感。

她轻启朱唇,轻声道,“那你说,我要以什么身份进入你七王府呢?你大哥的前妻?”

祈云梦可不是个傻子,古代极其重视礼数规矩,眼下她又是方才同太子和离,转眼没个名分的过去七王府,怕不是等着别人在背后嚼舌根。

说是不在意他人目光自然是假的,她好说歹说也是曾经堂堂前太子妃,失了颜面日后可是难以挽回的了。

祈云梦心里小算盘打的直响,不曾注意到面前的容晗神色早已变得柔和。

夕阳洒在他半边脸颊上,将他那张略显强势的脸蛋衬的有几分温柔,好似这漫天晚霞一般。

“我容晗遵守誓言,来娶你了,祈云梦。”容晗缓缓朝祈云梦伸出手,那宽大的掌心布着星星点点的老茧,可却瞧着那般让人心神安宁,仿佛一剂强效定心剂似的,“当我的王妃,日后我来护你周全。”

······

世人都道太子妃疯了。

放着好端端的太子妃不当,一纸和离书离开了太子府,转眼竟是在大街上被七王爷这个大魔头接回了七王府。

而且七王爷更是于集市上说要娶太子妃当七王妃,这消息来的太过**,以至于让建安的百姓们不过一夜的功夫,便是将这传闻传遍了大街小巷不说,而且是流传了许多个版本。

譬如七王爷强娶太子妃,譬如七王爷半夜劫了太子妃,再譬如眼下婢子念的这版本,“太子为让七王爷退出夺嫡之争,不惜将太子妃拱手相送。而七王爷暗恋太子妃许久,如此夙愿得偿,预备带着太子妃离开建安·······”

剩下的话语统统被婢子吞了吞口水咽回,她悄悄地打量了一眼面前的祈云梦,却是在瞧见她回望的瞬间立马垂下了脑袋,恨不得直接钻入地里不要被发现才好似的。

祈云梦真真是欲哭无泪的。

她在现代虽说是个整日泡在科研室的宅女,但是平日里也算是温和热情,友好待人的。原主更是莫要提,温婉如水,被人骑在头上也不会反抗一句的标准古代柔情女子。

这内里外里,祈云梦在外人来看都该是个容易亲近的人物,可是偏生这七王府上的丫鬟们个个瞧着自己像是瞧见鬼一样,躲都来不及,更是莫要提同她联络一番感情的。

唯独这个名叫清月的丫鬟还算是胆子大些,敢同自己说些传闻趣事解解闷的。

不过比起荷花,清月终究还是少了几分信任感。

想到荷花,祈云梦不由得撑着脑袋低低一声叹息,方才想要听传闻的那股劲头也是消失不见,瞧的清月忙不迭上前关心问道,“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的?午时后会有王爷的友人来为夫人把脉检查伤势,若是夫人眼下不适,奴婢前去为您通报。”

说着,清月便是侧了侧身子朝门口的小丫鬟投递了一个眼神去。

不等那小丫鬟心领神会她的眼神,祈云梦忙不迭连连摆手道,“不用不用,我没哪里不舒服,我就是想念我府上原本服饰我的那个丫头了。你能不能帮我问问容······”容晗二字卡在了祈云梦喉咙里,她正欲改口叫一声王爷,却瞧见清月掩面哧哧地笑弯了眼来,“夫人不必拘束,王爷有过交代,夫人无需依照那规矩行事说话。”

大抵是察觉到自己失态,清月忙掩面轻咳两声,两颊亦是有两抹红晕漫上。

能够养出这种性情的丫鬟的王府,如何都不该是同传闻里描述的一样才是。

“七王爷真如传闻里所描述的那般,是个魔头?”祈云梦不禁好奇试探问道。

清月弯了弯眼眸,哧哧的笑声从唇角溢出,瞧着十分喜欢祈云梦这问话的模样。

不等祈云梦继续追问些关于容晗的小道消息时,只听的门外传来婢子刻意提高了音量的一声,“王爷请进,夫人已经醒了。”

清月敛了神色垂手立于一侧,哪里还可见先前那副娇羞少女的模样。

祈云梦瞧着好奇地紧,可是到了嘴边的问话在看见容晗的瞬间却是陡然一变。

她微微蹙起眉头,严肃地望向容晗的胸口。

这次跟着她一同魂穿而来的神医系统不仅仅可以研制出各色药物,更是可以直接窥视一个人的身体内部结构。

就好似虽说容晗穿戴整齐地出现在我面前,可是我却能够看见他胸口处的伤口内部正在开始腐烂。

看来上次夜里匆匆帮他做了个急救缝合并没有完全解决他的病症,他当日所受的伤,毒素远远比自己表面所能够看见的要来的狠毒。

而被掩藏住的这味毒,才是真正的致命毒素。

祈云梦二话不说便是站起身来,容晗那一句问候的话语还未发出,面前女子的小手便是径直朝着他的衣襟伸来。

几乎是不给容晗拒绝的机会,祈云梦踮起脚便是凑近了他的身子,手指用力一扯,容晗发愣分神的片刻功夫下,他的衣襟已是被撕开一道口子,露出里头饱满的肌肉与被包扎的仔细的伤口。

清月一众丫鬟早已是撇开了视线,脸蛋红彤彤地像是被煮熟的虾子一样。

“你·······”容晗垂眸望向祈云梦,预备阻止她的手也是在捉住手腕后竟然不知该如何施力,任由祈云梦轻松地甩开他的手后便是彻底地扒开了他的衣襟。

果不其然,毒素已经深入肌骨之中。

祈云梦眉眼间愁容更深,眼下情形不由得她多在其他琐事上耽搁。她扭头望向清月,厉声道,“打热水来,护住这院子不许任何人进来。而你······”

祈云梦扭头望向容晗,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认真道,“去床上等着我,我洗洗准备一下就过来。你不要乱动,务必等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