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帝缠身:萌妻哪里逃 已完结

鬼帝缠身:萌妻哪里逃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云淼 主角:姜灵佑司承运

【爆款新书】鬼帝缠身:萌妻哪里逃 姜灵佑司承运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鬼帝缠身:萌妻哪里逃》小说介绍

姜灵佑司承运免费完结版阅读在哪看?鬼帝缠身:萌妻哪里逃是一本悬疑灵异小说,由作者大大云淼编写,下面就跟着小编一起来了解下!小说简介:姜灵佑天生极阴体质,夜夜梦中被一神秘男子纠缠着。因舅舅贪心,将她绑架到周家,给周家去世的小儿子当鬼妻。冥婚之夜,神秘男子出现救了姜灵佑。从此姜灵佑遇到的事情越来越诡异了,善鬼童子跟着她,朋友的生魂来找她帮忙,迷路的小女鬼被带回家......吊死鬼、血糊鬼、落尸鬼接二连三地出现在姜灵佑的周围,甚至还有可怕的僵尸要吸她的血!她只好抱紧神秘男子的大腿,保紧自己的小命。...

《鬼帝缠身:萌妻哪里逃》小说试读

“哈哈哈哈哈这位小友真是幽默,在下在此等候多时了。”森罗客栈外,一个人突然走了过来,声音洪亮,中气十足,一听就很正直。

姜灵佑吓了一跳,仔细看去,这就是司承运要找的人?他的脸好黑啊,难怪刚才隐藏在森罗客栈门外的阴影处,自己都没看见。不过这个人的形象,好熟悉啊。

她脑中灵光一现,黑脸,额头上有月牙,这不是有名的包青天吗!“你,你是包大人吗?”

“想不到几百年过去了,凡间还有人记得我。”阎罗王笑着向帝君行礼,“帝君来此有何事?”这位帝君已经很久没有来过地府了,怎地突然造访。

司承运把一脸好奇试图近距离观察阎罗王的姜灵佑拽回来,“凡间出了些事情,兄长让我前来查探,还望阎罗王行个方便,借引魂香一用。”

“这有何难,帝君尽管拿去便是。”阎罗王换来一白面先生,从他那里拿出一份看起来很普通的香,交给司承运,“帝君可有空进客栈一聚?”

司承运收好引魂香,婉拒道,“人命关天,还请见谅,改日再聚。”

阎罗王自然没有阻拦,两人客客气气地道别。倒是姜灵佑老回头看,很想在看看那位在历史书上看过的人。

“真的是那位包大人吗,宋朝的那个?”姜灵佑跟在司承运身后,好奇心都快蹦出来了。

司承运边走边说,“第五殿阎罗天子包,司掌叫唤大地狱并十六诛心小地狱,善用铡刀。你可有你朋友身上的物件,不然这魂儿可不好找。”

姜灵佑点点头,她早就想到了这个,才和温晴的丈夫要了医院的地址。她与温晴说不上熟悉,不过也算有缘,能帮则帮,“我们现在去医院看看,肯定能拿到温晴的东西。”一边说,一边从口袋里掏出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司承运。

司承运接过纸条,好笑地看着她,“就这么信任我能找到?”

“你神出鬼没的,去医院拿个东西,应该很容易吧。”姜灵佑煞有其事地分析着,司承运这么厉害,肯定有办法。

“唉,好吧,既然娘子这么说了,我也只能试试了。”司承运装作没办法的样子,眼睛里却充满了狡黠的笑意,“那你要怎么报答我?”

他示意性地点了点自己的脸,意思是让姜灵佑亲亲她。谁知道姜灵佑一下扑上来,直接吻了他的唇,然后火急火燎地说,“好了,我们赶紧走吧。”

司承运拿她没办法,他发现姜灵佑对着自己,越来越胆大了。不过这样也好,不是吗。他又抱住姜灵佑,轻声说道,“闭眼,我带你去医院。”

姜灵佑很信任地闭上眼,她伸手牢牢地抱着司承运的腰,心里还在感叹他的腰好细啊。不知道为什么,抱着他就有安全感。姜灵佑把这归功于对方很好看很厉害的缘故,没有再纠结。

温晴并不在精神病院,而是在一家私人疗养院。这家疗养院也是严家的产业,温晴的精神状况出毛病以后,严睿就把妻子送到疗养院,有专业的人员照顾。

已经是晚上十点了,疗养院内静悄悄的,只有值班的护士在查房或者换药。

这家疗养院在郊区,四周绿木成林,空气非常好。姜灵佑一到这边,就感觉出来了,自己住的地方可没这么好。不过她也只是想想,并不想真的来疗养院住。

温晴住的地方是一处独立的小楼,小楼前种满了红色蔷薇,白色的墙壁上爬满了蔷薇的枝蔓,让这里有些生机。

司承运和姜灵佑站在温晴房间的阳台上,静悄悄地,因为房间里正有人。

严睿见妻子已经睡着,才松了一口气,轻轻在妻子额上吻了一下,才出门去。他工作很忙,最近公司有几个项目要跟进,严睿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他走了,可以进去了。唉,真是个好男人。”严睿对妻子的爱意,从他眼神中就能看出来。现在温晴昏迷,严睿揪心,也不知道这两人谁更可怜了。姜灵佑感叹了一下,走到温晴床前,想了想,该拿什么才能不把她弄醒。

温晴躺在床上,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毫无生气。身上也没有什么首饰,只穿着简单的病服。

司承运走过去,直接把温晴的枕巾抽出来,“好了,走吧。”他还为姜灵佑夸别人的话有些吃味了,开启了高冷模式。

姜灵佑却立马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觉得自己宛若一个制杖,“对呀,她现在没有三魂,根本醒不过来了。”

司承运对她的眼神很是受用,心情大好,又抱起她,“我们去外边找人。”

一言不合就抱她,姜灵佑严重怀疑司承运把自己当残疾人了。不过她乐得轻松啊,毕竟夜深了,她都有些困了。

疗养院旁边的小树林里,黑漆漆的,没有人,正好做一些不想让人发现的事情。司承运抬手打了个响指,一道灵火出现,将从温晴那里拿来的枕巾分成三份,点燃其中的一份。黑暗中,这团火烧成了一个小小的人形。

用这团火把第一支引魂香点燃,引魂香燃起的白烟凝成一线,像是由自我意识一般,朝着某个指去。

姜灵佑自然知道,这香所指的方向,就是温晴的一魂所在的地方。她很自然地牵起司承运的手,朝那边走去,“今晚就把她的三魂都找回来吧,拖得越久越危险。”而且小鬼童一个鬼在家,她还是有些不放心的。

“好。”司承运回握住她的手,感觉软软的小小的,惹人怜爱。

司承运带着姜灵佑御风而行,速度极快,姜灵佑还在惊奇中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带到了一家医院。

引魂香的香线一直向前指引着,在医院的明灯下看得清清楚楚。这个点儿医院里还有不少忙碌的医生和护士,走廊内人来来往往,倒是没有人注意突然从楼梯拐角处出现的姜灵佑和司承运。

姜灵佑顺着香味线指引的方向,转着楼梯向上走,直到引魂香在原地萦绕,才看到一个瘦弱的人影,蹲在角落里,一动不动的。察觉到有人来了,才抬起头,面色苍白地看着姜灵佑,艰难地扯出一个微笑。

“灵佑,你怎么来了。”温晴的一魂还有些记忆,她要在这里等,等女儿从病房出来,可是女儿的病好像很严重的样子,等了这么久,她都没等到。

姜灵佑看她这幅样子,有些难过,走过去蹲在她旁边,开口说道,“严睿还在等你回家呢,你快点回去吧,别让他着急了。”

“严睿?”温晴觉得这个名字分外耳熟,这是她的丈夫啊,“对,我要回家,回去给严睿做饭,他一工作起来就忘记吃饭了。”她真是个不称职的家庭主妇,没有照顾好女儿,也没有照顾好丈夫。

温晴的这一道魂魄渐渐飘远,姜灵佑知道,她这是回自己身体内去了。

姜灵佑有些不放心,回头看看司承运,“她能平安回去吗,我们要不要送送她?”

司承运见她的心情被温晴感染得有些低落,就温柔地拉她起来,解释道,“不用担心有引魂香指引和保护,她的这一魂很快就能回去了。”

但愿如此,姜灵佑默默为温晴祈祷,看着司承运点燃了第二支引魂香,浓白的香线出现,指引着另一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