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地府官 连载中

我是地府官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会飞的乌托邦 主角:林江白骨精

《我是地府官》林江白骨精完结版在线试读

《我是地府官》小说介绍

《我是地府官》是一本新鲜出炉的都市生活小说,这是大神会飞的乌托邦的得意力作,主角是林江白骨精,属于必看的优质好文。《我是地府官》小说精彩段落:林江手举着火把,火把上的火焰在黑暗中微微的晃动着,亮光中前面没有了路,只有一面墙壁立在眼前。...

《我是地府官》小说试读

林江手举着火把,火把上的火焰在黑暗中微微的晃动着,亮光中前面没有了路,只有一面墙壁立在眼前。

林江有些纳闷,自己刚进这个山洞还没有走多远,怎么就没路了呢?

要说林江他为什么要大半夜的来这个山洞啊,主要就是从自己租客老铁哪里听说了传闻这座山洞里埋藏着宝藏,所以最近身无分文的他,决定来这座山洞碰碰运气,但是没有想到他还没有走十几米,就没路了,果然啊,传闻是不可信的,林江觉得他自己也是被这传闻一时鬼迷心窍了。

“还是打道回府吧。”

林江这么喃喃的说道。

说着就就举着火把转身往回走。

“咔嚓。”

林江正要转过身来,准备回去的时候,脚下突然的传来了声音。

“什么东西?”

林江举着火把朝着自己脚下照了照,火光所照到的是一个反着光芒的东西。

林江捡了起来端详着它,这是一个闪着黄色光芒有着月牙形装的东西。

这是是什么?金属?林江用手触碰着这个月牙形状的东西,不对吧这触感不像是金属,难道是黄金?想到这里,林江心里一喜,但是林江他只是欣喜了一瞬间,然后就没有了喜悦之情。怎么可能?这个破山洞就这么点的深度,十几米的深度都没有,黄金什么的就这容易的挖到?!他想想就是笑话。而且他手上黄色月牙形状的东西制作工整,还雕刻着纹路,一看就不是什么天然的东西,就像是人雕刻出来的东西。

算了,还是拿着吧,万一是个古董也说不定。

这么想着林江就把这个月牙形状的东西放进了兜里。

正当林江把那个月牙形状的东西放进兜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自己身后刮来了阵阵的寒气。

“怎么回事?”

林江啰嗦,不禁的抱着双臂揉了揉,然后朝着自己的身后看了去。

说来也奇怪,林江朝着自己身后看去的时候,那寒气顿时已经消失了,直到他出了山洞也没有感觉到那股寒气,刚才的是错觉吧,林江没有多想,他把火把一灭一扔,然后就朝着自己的家的方向跑了回去。

林江二十三岁,男,单身,唯一的财产就是父母给自己留下来的一座三层的老式房子,房子偏远,差不多偏近于郊区了,最近的他的手头有点紧,吃饭去餐厅他都要斟酌再三。

他想着靠租房子来讨下生活,无奈的是这个偏远的地方人烟稀少,就算是有人来看了下房子也说这个地方太偏僻了,还说这里大半夜的活生生的像个鬼屋,林江郁闷了说这里价格实惠,住久了还可以打折。但是每个来租房子的人都是是频频的摇头就走了,这让林江也有些无奈呢?

但还好也有例外的是,一天突然来了一个说自己是算命的老头住在了这里,他说他叫铁拐李,说自己有仙福,要求把房租价格再降低一些,对于眼前这个胡说八道的人,林江和他斗了半天的嘴,房租还是被压到了最低,没办法,林江妥协了,谁叫他是自己这里唯一的一个房客呢?但是啊,这叫铁拐李的老头啊,每次到了月底都拖欠着房租,无奈之下,林江只好像包租婆一样,每个月底都去催房租,他也不想这样啊,但是生活所迫啊!

到了家之后,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一点多了,林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自己浑身酸痛,他一骨碌的就倒在了床上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林江似乎感觉自己身体更加沉重了,就像是自己的身体灌了铅似的,林江使劲晃了晃脑袋,努力的把精神打起来。

今天他有件事情不得不做。他把兜里的那个月牙形状的东西拿了出来,他今天要去古董店里试一试,看看这个月牙形状的东西能不能换得一点生活费。

林江手上拿着那个月牙形状的东西就出了门。

外面天气很热,林江使劲的擦了擦额头汗水,古董店就在离家不远处。

在穿过一条街道就到了。

林江很少来这种地方。

进了古董店里,柜台并没有看见人。

“喂,老板在吗?”

林江向着里屋喊了喊。

不一会,里屋就颤颤巍巍的走出来了一位老人,干瘪的面庞,稀少的白发,差不多半秃顶。

“有什么事情吗?”

老人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喂,老板能帮我看看这个东西值钱吗?”

林江凑近了老人,把自己兜里的那块月牙形状的东西拿了出来。

林江把月牙状的东西递给了老人,老人也接过去看了起来。

“怎么样值钱吗?”

还没有等老人看完,林江就在一旁催促道。

“这……这个……”

老人看着看着手上的东西,手不禁剧烈的颤抖起来。

难道自己的那个东西很值钱?!

林江看着老人那像是激动,惊恐的表情,林江不禁的也激动起来,看来自己生活费有了着落了。

“你给我滚出去!”

但是,一声不符合与他的巨大声音从老人的嘴巴了吼叫了出来。

这吼声当时就把林江震得楞住了。

“怎么回事?!”

林江纳闷的看着他。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老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出来。

林江定神一看,不得了啊?!那竟然是一个黑漆漆的铁棍。

林江顿时吓了一跳,忙说道。

“老板,你干嘛呢?!你不会要私吞了我的吧?!”

林江边说着边朝着后边退去,就怕他的铁棍砸到他的身体。

林江觉得还是自己的命重要,不要这个东西也罢,急忙地往门后退去,在他刚退出去,一根铁棍刚好与他擦脸而过,砸到了他身后的门板上,把门板砸出一块窟窿来。

这真的是要谋财害命的节奏啊?!

林江拔腿就要跑,正要跑的时候,一块闪着金色的东西被扔了出来,紧接着古董店的大门“彭”的一声被关上了。

林江小心翼翼地回头看着已经关闭着大门的古董店,确定古董店大门不会突然打开向自己扔出什么东西,然后才把那被老人扔出来的东西捡了起来。

林江仔细一看,这不就自己捡到的那个月牙形状的东西吗?

林江纳闷呢?古董店老板竟然不是为了自己的这个东西,干嘛发那么大的火啊!?简直莫名其妙的啊?那铁棍还差点砸到自己?!

林江郁闷的把月牙形状的东西放进了兜里回了家,看来自己靠着东西换点生活费事没有希望了。

林江看了天色一眼,已经黄昏了,还是回家吧。

回到家已经傍晚,林江还没有打开大门,门就被里面打开了。

打开门的正是自家的唯一的一个租客,那个称自己是算命先生的铁拐李,林江与他相处的时间差不多半年了,所以就简单的称呼的叫他“老铁”。

“我去,老铁开门不敲下门吗?”

林江有些吓了一跳。

“你家开门还要敲门吗?”老铁一脸无语的看着林江。

林江不和他扯这些,这几天都不怎么见他,上个月的房租还没有交呢。

“喂老铁啊,你上个月的房租还没有交给我呢。”

竟然现在遇上了他,林江就张口向他要起了房租。

老铁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林江被他看着不自然,开口说道。

“别以为你这么看着我就可以继续拖欠房租了。”

老铁看着林江好半会才开口,他的语气有些颤抖。

“林江啊,你身上怎么缠着一股让人恐怖的阴煞之气?你不会撞到了什么极奇厉害的鬼物了吧?!最近是不是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林江一听他这么说,顿时无语的看着他说道。

“我说啊,老铁你这招也太没有新意了吧,对我用了好几次了,这次我可是不会上当了”

林江知道这世界上有鬼,自己就碰到过好几次,当然是与老铁一起去抓鬼遇见的,可以说老铁的算命不怎么样,全是忽悠人的,不过他抓鬼的实力确实不假,他可是亲眼见过的,也切实实际的体验过。

也是因为这样,每次叫他给房租的时候这家伙就说自己被鬼缠身了什么的之类来糊弄林江,每次都把林江忽悠的以为是真的了,最后就把房租这事给忘了。

不过事不过三,林江他自己这一次可不会上当了。

“别再忽悠我了,老铁,还是快点把房租交出来吧。”

“小子,你别不行我,这次我说的可是真话。”

老铁神色继续严肃的看着他。

“得了吧,事不过三,我可不会再上当了。”

林江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不信,实在是上过他好几次的当了。

“既然你不行就算了,我今天有急事,这道符先给你,危险时刻还可以抵挡下厉鬼。”

林江也不客气的的接过了符。

“喂,老铁别装了,你都骗我好几次了。”

林江对着老铁说道。

“你爱信不信,我现在有急事,不要拦着我。”

说着老铁,就要从他身边串过去。

“等一下。”

林江赶紧叫住了他。

“小子,还要干嘛?这次我真的是有急事的啊!”

老铁的表情很真切。

虽然林江还是半信半疑的,但还是安全第一,生命可贵,林江缓缓的说道自己前些天捡到一个月牙形状的东西。

老铁皱了皱眉头,说道。

“拿给我看看。”

“哦。”

林江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那个月牙形状的东西递给老铁。

还没有等老铁接住那东西,林江就见老铁全身发抖,脸色都有些难看的发青。

“喂,老铁你没事吧?怎么回事?”

林江纳闷的看着他,怎么感觉他比之前的那个古董店的老板的表情都有些相似。

“你,从哪里来的这东西?!”

老铁用从来没有过的凝重神情看着林江低声喝道。

“怎么了?”

林江也被他的那种神情所感染了,语气也变严肃了。

“别废话,快告诉我你这东西从哪里来的?这可是要人命的东西。”

“就是在洞里捡的啊。”

林江回答道完后,被他后面的那句话给吓到了。

“什么,你说这东西会要人命?!我不会有什么事吧?!”

林江有些慌乱的摸着自己的身体,真怕自己身上会出现什么问题。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老铁手拿着那月牙形状的东西明显在发抖。

“不知道。”

林江茫然的摇了摇头,他那里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就在山洞里捡到的。

“这是一把地府的钥匙,钥匙本身就含有极其厉害的阴煞之气,人若一直到戴这东西,可是会被它的邪气侵体而死。”

老铁冷冷的说道。

“这么严重!?”

林江顿时离这钥匙往后直直退了好几米。

老铁又冷冷的说道:“这还算不是最严重的事情,你知道吗?地府看门人若没有这把钥匙关门,不知道有多少的鬼怪会从地府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