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了总裁老公后,我火了 连载中

渣了总裁老公后,我火了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初一 主角:白洛贺森

白洛贺森小说结局 《渣了总裁老公后,我火了》无错版

《渣了总裁老公后,我火了》小说介绍

有网络作家初一编写的豪门总裁小说《渣了总裁老公后,我火了》,深受书友的广大喜爱,书中精彩段落节选:为了挤进贺氏,在一众应聘者向面试官施展才华时,我清新脱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着我对贺氏总裁贺森的多年暗恋、爱而不得。面试官,“……”众人,“……”贺森,“你被录取了。”...

《渣了总裁老公后,我火了》小说试读

我从没想过贺森会跟我同住,我甚至一度以为,他跟我结婚,不过就是被逼无奈的形婚。

贺森话落,阔步往别墅走,我扫了眼他的背影,回头看赵恒,有些迟疑的问,“他说真的?”

赵恒看我一眼,抬手半握拳在嘴前轻咳两声,“老板娘,以后请多多关照。”

我,“……”

赵恒说完,我还没来得及回话,赵恒便一脚踩下油门,绝尘离去。

我盯着汽车尾气看了会儿,嘴角抽了抽,转回头,提步往别墅走。

我目前住的这套别墅叫‘逸安’,也不知道是谁起的破名,叫着怪绕口的。

我进门,贺森正襟危坐在沙发上,伸手把脖子间的领带解开几分,露出一截锁骨。

“愣着做什么?”贺森抬眼看我。

“不是,那个……”我迈步走进,在贺森身侧坐下,歪着脑袋看他,想挤出一抹笑,但是挤了半天,愣是没挤出来,最后只能把神情调整到一本正经,“贺森,你确定要跟我住一起?”

我问话,贺森狭长的眸子眯起几分,隐隐透露着危险,“白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这话没什么意思啊!我就是好奇,我……”我结结巴巴,心里一肚子的心知肚明,但是嘴里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该怎么说?

难道要我直接说,咱们两不是朋友关系吗?你不会真的准备跟我发展成为夫妻关系吧?

老实说,从我看到贺森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会跟他发生一系列的情感纠葛,或许这就是女人所谓的第六感,所以,在贺森那晚把我强拖进车后,我虽有挣扎,但也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

说句毫不开玩笑的话,如果我拿出揍韩宝成的那两下对付贺森,喝多酒的他,还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见我语塞,贺森坐直身子,索性把自己脖子间的领带扯下,扔到一旁,薄唇弯了下,一瞬不瞬的看我,“白洛,你是不是觉得我跟你结婚,只是为了应付贺家那些个狼子野心的人?”

“难道不是?”我反问。

我话一出口,贺森轻呲一声,伸出手,一把揽住我后脖子,把我往他面前带几分,“白洛,我有时候怀疑你是在跟我装傻充愣。”

贺森说完,松手,站起身,往卧室走。

我一脸懵圈的在沙发上坐了会儿,反手揉了揉被贺森摸过的脖子,感觉莫名的冷风飕飕从领口往里钻。

贺森进卧室不久,我也起身走进,听着浴室里的淋浴声,趴在床上,嘴里嘟囔,“贺总,你不会是有洁癖吧!一天洗八十次澡。”

我说完,低头摆弄手机玩,正玩着,贺森扔在床头的手机‘叮’的一声,传来一条简讯。

我抬头,扫了一眼,没仔细看,继续低头玩手机,刚低下头,贺森的手机开始‘叮叮叮叮’响个不停,我挑了下眉——莫非是女人?

我正想是不是哪个女人在给贺森发简讯,贺森手机页面突然跳出一条视频邀请,我伸出手拿过来一看,发现是丘霖在给贺森发视频邀请,没多想,按下接听。

——“丘霖?”

——“小嫂子??”

丘霖放大的脸在视频面前晃荡,紧接着,我看到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小嫂子,你……”

丘霖话还没说完,手机屏幕里的画面突然剧烈晃动了下,紧接着,房思瑜那张气急败坏的脸出现在了视频里。

看着她火冒三丈的样子,我突然间就乐了,故意侧身躺在床上风情万种的撩了下长发,笑吟吟的问,“房小姐,你找贺森有事吗?他在洗澡,我帮你叫他?”

“你怎么会跟二哥在一起?”房思瑜质问。

“这么晚了,你说我为什么会跟贺森在一起?”我轻笑,眨巴几下眼,再次开口,“房小姐,你要是找贺森有事,我帮你叫他?”

我说完,造作拿捏着调调冲着浴室喊,“贺二哥哥,你还没洗完澡吗?”

原本,我就是闲着无聊,图个乐呵,谁知道,我话音刚落,贺森腰间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额头的刘海还在滴着水珠,几步走到床边,一把将我捞起到他腿上,抵住我额头,“知道错了?”

我哪里错了?

我在贺森怀里动动,本想告诉他有人找他,却见贺森低睨了眼我手里的手机,玩味轻笑,“刚结婚,就开始查手机了?”

“我才没查你手机。”我当即反驳,抿唇,“贺森,你……”

“叫二哥。”贺森一只手抬起落在我耳垂上,不轻不重的揉捏,深邃的眸子里写满了占有欲。

——“二哥!!”

一声尖锐的叫声划破暧昧寂静的气氛。

这声二哥不是我叫的,而是手机视频那头的房思瑜。

贺森揉捏我耳垂的手顿了下,再次把目光投向我手里的手机,我红唇提提,指腹在手机屏上点了下,手机屏亮起,房思瑜那张不敢置信的脸蓦然出现。

房思瑜在视频那头不停的摇头,一只手捂着嘴,就差哭出声。

贺森仅扫了一眼,手臂一抻,按下挂断。

“算计我?嗯?”贺森收回视线,修长的手指捏起我的下巴,迫使我跟他对视。

“谁算计你了?是你的青梅竹马给你发的视频,我刚才只是叫你接视频,谁知道你一出来就shou性大发。”我梗着脖子,秉承着打死不承认的原则,回看贺森。

闻言,贺森往我面前凑几分,“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

“当然是你的错。”我笃定开口,“贺总,你难道没听过那句话吗?一个男人无论在外面有多牛掰,在家里,要绝对听从自己女人的话,懂吗?

不论你的女人是对的还是错的,你都得觉得她是对的。”

我话落,贺森捏着我下颌的手松开,肃冷的眸子里沁了笑,“我的女人?”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贺森在跟我结婚后,莫名温柔了许多。

我嘴角噙笑,一双藕白似的手攀上贺森的脖子,“贺森,你是不是喜欢我?”

贺森闻言轻笑出声,“白洛,你这个脑袋里一天到晚除了装着一些情情爱爱的事,还装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