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玉重生 连载中

年玉重生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真爱小未凉 主角:年玉楚倾

年玉楚倾年依兰小说_年玉重生年玉楚倾免费阅读

《年玉重生》小说介绍

主角叫年玉楚倾的书名叫《年玉重生》,是作者真爱小未凉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前世,她女扮男装,浴血沙场,杀戮漫天,助他称帝,只为和他长相厮守。他淡泊名利,潜藏野心,为夺帝位,他以情诱之。她美人蛇蝎,恶毒伪善。大局初定,她没了用处,他们联手置她于死地!他们大婚当日,她在血泊中立下血咒。含恨而亡,重生回到八年前。这一世,她以女子身份示人,斗嫡母,惩恶姐,虐渣男……誓要与他们,与这赤宇天下纠缠到底,不死不休!逆天改命,改的又岂止她一个人的命!...

《年玉重生》小说试读

要求?

“好,好,你说,你有什么要求,无论什么要求,我和你父王都会尽力满足你。”晋王妃立即擦干了泪,打起了精神,想抓着赵映雪的手,却又害怕碰到她手上的伤。

“后天我去年家的路上,我希望由枢密使大人护送。”赵映雪一字一句,脑海中,那个模糊的身影,格外清晰。

“枢密使大人……”晋王妃皱眉,大将军之子楚倾么?

晋王妃看着赵映雪,那日要不是楚倾,映雪只怕已经死在了火里,可映雪对楚倾的心思……只是感恩吗?

晋王妃不由担忧起来,犹豫片刻,还是开口,“映雪,如今你既然要嫁到年家,对枢密使大人……”

“我知道。”赵映雪似明白晋王妃要说什么,猛地出声打断,“枢密使大人对映雪有救命之恩,只怕这辈子,我都无以为报了,母妃,这是我唯一的要求,让他护送我出嫁。”

“好,我去说服你父王,让他想办法。”晋王妃开口,坚定的应了下来。

“母妃,我困了。”赵映雪躺在床上,闭上眼,又如之前每个夜晚一样,那日的屈辱与大火中的恐惧,伴随着她艰难的入眠。

六月初九,宜嫁娶。

这一日,年家和晋王府的婚事,颇受关注。

天还没亮,南宫月就已经带着人去了诏狱外,准备接年城出来。

一个月的诏狱酷刑,让年城生不如死,被狱卒拖出诏狱的时候,年城满身的乌血,几乎遍体鳞伤。

“我的儿啊……”南宫月看到年城的模样,当下就忍不住哭了起来,“他们……他们竟然敢……敢这么折磨你……”

南宫月亲自扶着年城,年城听到南宫月的声音,缓缓睁开眼,“娘,是你……我……娘,你快带我走,我不要再待在这鬼地方,好痛……我浑身都好痛,他们打我……他们要打死我……”

年城眼里溢满了恐惧,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抓着南宫月的手腕儿。

这模样,更惹得南宫月心疼,“好,娘带你回家,没事了,我们离开这里,以后没谁敢再动你分毫。”

南宫月给随行的家丁使了个眼色,几个人立即小心翼翼的扶着年城上了马车,一路上,南宫月搂着年城,让他靠在怀中,生怕马车颠簸弄疼了年城。

许是承受不住诏狱的酷刑,年城浑浑噩噩,似梦似醒。

到了年府,天色已经微亮,下人们把年城移下马车的时候,不小心弄醒了年城,年城睁开眼,依稀看到年府四处红绸的模样,不由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他在诏狱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年府上下居然张灯结彩?!

“城儿……”南宫月目光闪烁,关于赐婚的事情,她一直没跟年城说,可眼下……今天就要成亲,南宫月知道,已经到了不得不说的时候,“今天是你娶亲的日子?”

“娶亲?娶谁?”年城虽然好女色,可被折腾到这幅模样,此刻的他哪里还有男欢女爱的心思?

“晋王府……映雪郡主。”南宫月皱眉道。

话落,果然年城的反应激动了起来。

“你说什么?晋王府……映雪……不,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恨不得杀了我,娘,我怎么可以娶她?我绝对不能娶她,绝对不可以!”

年城掩饰不住心里的惊恐,他毁了赵映雪的清白,和赵映雪结下了仇,娶个仇人回家,那还得了?

况且,那赵映雪被火烧伤,听说那张脸毁得不成人样,他年城的女人,怎么能是一个丑八怪?

“娘,去把婚事退了,娘,我求你,我……”年城越想心里越恐惧,强撑着身体,哀求的看着南宫月。

“退婚?你这混账东西,你以为这婚事是那么好退的吗?”怒喝声响起,年曜一身锦衣华服,满脸凌厉的朝这边走来。

年城心里一紧,爹也回来了吗?

可想到这婚事,年城气势依旧不减,“怎么不能退?我去求外公,求外祖母,一定可以……”

年城激动的跛着脚,往府外走,南宫月立即追上去,抓住年城,无奈的安抚,“城儿,这婚事是皇上定的,你若不娶了赵映雪,连诏狱都出不了,晋王府要的是你的命,不娶了赵映雪,难道要送上你的命吗?”

年城身体一怔,想到诏狱,又是另外一番恐惧。

“城儿,你听话,我们退一步,不过是一个女人,娶了就娶了,你若不喜欢,以后我再给你物色其他妾室,你想纳多少进府都可以。”南宫月抚年城的背,如果不是只有这门婚事能救城儿,她又怎会答应和晋王府结亲?

她何尝不知道,娶了赵映雪,就等于招了一个祸端进年家啊!

“可……赵映雪会杀了我。”年城的抗拒软了些,可对于赵映雪,他心里依旧害怕。

“她敢!”南宫月冷声道,“嫁进了我们年家,你是他的夫,就算她是郡主,三从四德照样要守,你放心,娘不会让她伤害你分毫,我已经让你舅舅为你找了两个身手好的随从,她赵映雪不能对你怎样!”

南宫月这样一说,年城才放心了些。

“你这不肖子,以后给我收敛些。”年曜瞪了年城一眼,年城吓得瑟缩一下,南宫月下意识的将他护在身后,“老爷,城儿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责怪他了,这结果,他也不想……”

“哼,你就护着他,迟早有一天,这不肖子会闯出更大的祸事来。”年曜厉声打断南宫月的话,狠狠瞪了年城一眼,甩袖大步离开。

南宫月看着年曜的背影,耳边回荡着年曜的话,她就年城这么一个儿子,她不护着他,护着谁?

深吸一口气,南宫月想到今日的大婚,看了年城一眼,“这身衣服得好好换换,毕竟,今日是你大喜……”

纵然不因为娶亲而喜,也要为年城从诏狱出来,保下一命庆祝。

南宫月带着年城离开,刚才自他们进门起,所有的一切,年玉都看在眼里,眼底平静无波,心里却是极尽讽刺。

前世,年城确实闯下了不少祸事,可有南宫月护着,有南宫家护着,这年城过得潇洒得很。

可这一世……

如果没有了南宫家……不知道这对母子,还能不能如前世那般得意逍遥。

年玉环视一周,看着年府张灯结彩的喜庆,以后,这年府就要更热闹了。

晋王府,柳溪院。

房间里,大红的喜服被放在一旁,一屋子的丫鬟嬷嬷个个面有难色。

“郡主,这是皇上亲赐的嫁衣,您还是穿上吧,皇后娘娘亲自选了龙凤呈祥这一套,您看这花色,多吉利喜庆……”陈嬷嬷是宫里派来的老宫女,看着坐在床沿的映雪郡主,一袭白衣,没有丝毫装饰,头上顶了一个白色纱帽,垂下的白纱,隔绝了外面的所有视线。

听说映雪郡主被火烧伤了脸,也难怪,要这样遮得严严实实。

“吉利喜庆?又没有喜事,需要什么吉利喜庆?”赵映雪冷冷的开口,那声音分外刺耳。

映雪郡主能歌善舞,前年皇上五十大寿,她曾殿上献曲,可这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

“郡主,今日可是你成亲的日子,这嫁衣……”

“陈嬷嬷,既然郡主不换,这嫁衣就拿走吧,送回宫里,替我们晋王府,谢皇上恩赐。”晋王妃进门,语气不善,因着和年家的事情,心里依旧对元德帝有些埋怨。

“这……可今日大喜,郡主总不至于就穿这一身出嫁吧?”陈嬷嬷扯出一抹笑,哪有穿白衣出嫁的?映雪郡主这打扮,让这大婚看着倒不像是喜事,而是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