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追妻套路深 连载中

魔尊追妻套路深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一零零九 主角:凤清酒慕景凉

《魔尊追妻套路深》小说在线阅读 《魔尊追妻套路深》最新章节列表

《魔尊追妻套路深》小说介绍

《魔尊追妻套路深》是由作者一零零九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凤清酒慕景凉。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她是征战四方杀伐果断的将军嫡女,本打算在宜城一战结束褪下战袍,换上嫁衣。不曾想被心上人陷害,九根销魂钉入骨,万箭穿心,魂飞魄散。再次睁眼,重生他国。摸爬滚打一路开挂,打庶妹,虐渣男,顺便拐了个妖孽王爷做夫君,就在她以为人生圆满的时候,却掉进了一场毫无觉察的阴谋里……...

《魔尊追妻套路深》小说试读

凤清酒拔下头上的发钗,放在手中好好的把玩:“现在你除了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你说,要是你死在祠堂里,父亲大人会怎么做呢?”

“父亲一定会杀了你给我报仇!”苏玥想也不想道。

凤清酒冷笑一声,眉眼皆是凉薄:“你若是死了,相府可就只有一个千金小姐了,父亲到时候好好疼爱我还来不及,怎么会给你报仇呢?难道你会不知道,我们的父亲大人最在意的是什么吗?”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在丞相府根本就没有什么亲情可言,你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我。”

苏玥也不是真的傻到什么都不明白,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父亲到底想要的是什么,所以才会长久以来,她比苏绾婳更加的得宠,因为她可以为相府带来更多的利益。

如今,苏绾婳带来的利益更大,所以她也就成了弃子。

她被关进祠堂,明面上是刺杀嫡姐,可是她很清楚,只是因为她把苏绾婳失去清白的事情公布于众,丢了相府的面子。

“你想知道什么?”犹豫了半晌,苏玥终于开口。

“其实也没什么,就想知道你到底为何恨我恨到想要杀了我。”

“你不都已经知晓了吗?”

“仅仅是因为我嫡女的身份和太子吗?”

“不然呢?”苏玥抬起头,目光直视着眼前的人:“我真是恨死了你现在这幅样子,明面上柔柔弱弱,什么都不争不抢,可是实际上,这好东西都在你的手里,你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这一切,而我,你的亲妹妹,却要永远的活在你的阴影之下,并且,比你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

“就因为这个恨我?”

“这些已经足够。”苏玥的恨意毫不掩饰。

凤清酒沉默着,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在北境的时候就是将军府的嫡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活了两世,她都没有体验过庶女的人生,更加理解不了苏玥这莫名其妙的恨意。

这世上的东西也不一定都是非黑即白,但是,是非她还是可以明辨。

至少,苏绾婳从来都没有出自本意的伤害过苏玥。

“苏玥。”凤清酒郑重开口:“我其实什么都知道,从小到大你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情我全部都一清二楚,包括你找人辱我清白,把这件事情公布于众。可我一直都觉得你是我的妹妹,我该给你悔过的机会。”

“你是在施舍我吗?”

“你觉得是施舍?”

“是。”苏玥恨恨道:“我用不着你假慈悲,这么多年我一直和你和平相处,这样姐妹情深的戏码我已经演够了!你今日有本事就杀了我,不然迟早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你,夺回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很好,你最好一直保持这样的想法。”

凤清酒从位置上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人。她虽然征战沙场,却也不是随便滥杀无辜的人,她比任何一个人都懂得如何尊重生命。

但是现在看来,苏玥不配。

她给过机会了,是苏玥自己没要。

这样也好,等到真的下手的时候,她就不会再心慈手软了!

“好自为之。”

凤清酒扔下这一句话就离开了祠堂,身后传来苏玥哭天喊地的声音,但是她却不为所动了。从今往后,她活着的目的就只有两个,第一了结苏绾婳的三桩血债,第二亲手宰了君城柳如雪这对狗男女。

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回到玉满园,此时的秋意还在沉睡中,凤清酒回到书桌前坐下,看着面前的书卷沉思。

她之前就一直觉得自己一个人不可以,想要在偌大的天月活着,靠她自己绝对不行。可是苏绾婳身边没有可以值得信赖的人,她到底该去找谁呢?

她是凤清酒的时候倒是有一个人可以让她绝对的信赖,只是那人还能够联系的上吗?如果联系上了她又该如何解释如今她的身份呢?

借尸还魂,可以说服那人吗?

……

关于相府嫡女失身的说辞,很快便在天月上京消散的一干二净,但凡提起这件事情的人全部都消失了,这样的情况多少让上京的百姓人心惶惶。

出手的不只是苏相,还有各方的其他势力。

尽管这事情处理的很完善,但太子那边还是得知了情况。

在东宫犹豫了许久,慕清远最终还是忍不住去了一趟丞相府。

因为是微服私访,所以苏相明面上也就没做声张,避开所有人把慕清远带到了玉满园。

而凤清酒做梦都没有想到太子能来的这么快。

“绾婳,太子难得来一回,好好招待,为父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着,苏相便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此时秋意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但是看样子也知道自己在场多有不便,只好先行离开。

房间里,就只剩下了欲言又止的慕清远和一脸淡泊的凤清酒。

坐在软榻上,凤清酒手里拿着一本医书,仔细的研究着上面的东西。她知道太子要来做什么?但是太子不开口她永远都不会主动问。

许久,最终还是慕清远败下阵来。

他走到软榻前,目光瞥了一眼凤清酒手中的医书,眼中有些许的惊讶:“婳儿,你什么时候对医术也感兴趣了?”

“闲来无事,随便看看。”

“哦。”慕清远有些低落,以前的苏绾婳虽然也话少,可是在他面前顶多是害羞,绝对不是这般冷漠疏离。

到底还是生分了。

“婳儿,本宫最近听到了一些……一些事情。”像是觉得难以启齿,慕清远说的很不利索。

凤清酒放下手中的医书,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太子要说什么?”

“婳儿别误会,本宫没有怪婳儿的意思,本宫知道的,一直都知道婳儿的心意,那些流言蜚语本宫一个字都不信,真的,本宫不信!”像是怕被误会,慕清远急忙解释道。

凤清酒冷笑一声,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太子若是真的不信,今日不会前来求证。事情发生了这么久的时间,现在才来,想必这几日太子心中也是备受煎熬,难过的不得了。”

“婳儿,本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