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男神要宠我 连载中

全民男神要宠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墨菲子 主角:骆红尘林昳

主角骆红尘林昳的小说名字 《全民男神要宠我》已上线小说

《全民男神要宠我》小说介绍

主人公叫骆红尘林昳的小说叫《全民男神要宠我》,它的作者是墨菲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相恋六年,遭遇劈腿,她狼狈不堪的走出了感情的深渊,不料,在她最落魄的时候却遇到了一个无赖,本以为逢场作戏也变罢了,可这戏怎么越演越真?...

《全民男神要宠我》小说试读

杨灏天猝不及防之下,被人甩一巴掌,当即懵住了。

一众小报记者面面相觑,有好事的顾客也没有离开,正在不远处围观。

“杨总监!你好大的威风啊!”温心冉没有大声指责,而是冲上去揪住他的衣领,以极近的距离压低声音,“我们同学六年,这份情谊,我以为可以长长久久。可是,你做了什么?”

面对温心冉的愤怒,杨灏天突然回过神来。

“你干什么?温心冉,别逼我对女人动手!”杨灏天当众丢了脸,当然火冒三丈。

动手?温心冉轻蔑地一笑:“你敢吗?”

是的,他和他父亲杨宗胜一样,都是面子胜过一切,怎么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女人动手?即便要动手,也只会在背后策划。

“我跟红尘,不是你想的那样。”杨灏天很快镇定下来,干脆利落地为自己分辨。

温心冉向来文静,不是那种会轻易大动肝火的人。

骆红尘惊疑不定地盯着温心冉和杨灏天,这两人在嘀咕什么呢?温心冉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温心冉秀目圆瞪,一脸不可思议:“你打算利用红尘,对吗?你怎么能这样?你自私地抛弃了她,现在还有脸来利用她为你办事?”

杨灏天伸手推开温心冉,声音中恰到好处地透着一丝苦楚。

“不是这样……心冉,你知道的,蓝翔上个月死了,这个打击对我来说很大……对红尘来说,我相信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我们大学里玩得那么好……”

温心冉蓦地红了眼眶,她急忙垂下眼,喃喃自语道:“不可能!蓝翔他,除了我,还会有谁关心他真正的想法,你这个伪君子,只有骆红尘才会相信你。”

杨灏天没有听清楚,又继续替自己辩解。

“心冉,你以后会知道的。我和红尘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是,我承认,我跟何家联姻,可是,我没办法,这次没有蓝翔的帮助,爸爸根本不愿意把杨氏交给我打理!”

温心冉重新抬起头,目光凌厉地盯着他。

“你别用蓝翔当借口!是你自己想独掌大权!还有,林昳不是红尘可以对付的,我劝你不要一意孤行,以后害了红尘,你自己也得不到好报应!”

话毕,温心冉鄙夷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回到骆红尘身旁。

杨灏天闻言,暗暗握紧拳头,目光瞬间变得阴寒刻骨。

凭什么,他哪里比不上那个死去的蓝翔,比不上这个只会耀武扬威的林昳?

“心冉,你刚才……”骆红尘好奇地看着温心冉。

温心冉掏出诗巾,抿干眼角的红痕,轻松地笑道:“我警告他了,一个自私的男人,不配做你男朋友,也不配做你以后的老公。”

骆红尘心中感激,便伸手握住温心冉,像大学里一样,两人交换了一个默契的眼神。

就在这时,林昳突然揽住骆红尘的肩膀,将她强硬地带走了。

温心冉见他们走出珠宝店的门,没有上那辆路边的宾利,不由得眼神一暗。

回到南区中央别墅,已经是夜里九点多。

骆红尘洗漱完,准备回房睡觉,突然想起那一枚害人不浅的南非钻戒,又爬起来,下楼找到包装盒,将晶莹璀璨的钻戒戴在左手无名指上。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女人爱钻石,爱它的昂贵、稀有与这些华丽的粉饰。

骆红尘对着客厅里温黄的灯光,细细打量这枚钻戒,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

林昳似乎总是可以帮到她,可是她又对他做了什么?

她是不是破坏了他的计划?

想到这里,骆红尘不免有些忐忑,就在这时,客厅楼梯上响起从容的脚步声。

骆红尘心中一惊,怕被林昳发现,急忙褪下钻戒。

谁知,卡在指关节上,怎么都褪不下来!骆红尘狠命往外一推,无名指蓦地一痛。

骆红尘吃疼,顿时眼泪汪汪。

这时候,林昳已经走到她面前,他扫了她一眼,便坐在沙发上,老神在在地打开电视。

切!他这是什么态度?

骆红尘小心翼翼地拣了他身边的空位坐下,将秀美如玉的无名指伸到他眼前,示意他帮忙。

林昳无语地冷哼一声,问:“没事就去睡觉,戴这个干什么?”

骆红尘下意思地看向他的无名指,咦?他经常戴的那枚稀罕的血钻呢?

林昳瞧出她的小心思,便主动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颊,凤眸中似乎掠过一抹笑意。

骆红尘有一点心生惊艳,没想到,白面狼这个表情还挺好看。

这时,林昳起身去了厨房,拿来一碗橄榄油,然后涂在骆红尘的无名指上,再顺着油水轻轻一滑,这枚南非钻戒便顺利褪下来了。

“做工真不地道!服务也失了水准,应该先让我试戴,将尺寸搞清楚!”骆红尘没话找话,干脆展示自己批判的眼光。

林昳无奈地耸耸肩,随手换了一个频道。

节目里,正在播放电影《新海神号历险记》的开头,有一个令人惊艳的女歌手。

“哇,是黑眼豆豆的女主唱!”骆红尘大学里很喜欢听歌,一眼就认出这个妖艳的女人。

林昳看了几眼,骆红尘忽然依偎过去,点了点他的手背。

“干什么?”

“你说说,她漂亮吗?”

林昳觉得无语,干脆置之不理,骆红尘似乎跟他较上劲:“不要不好意思嘛,你看看那个沟,男人不就是喜欢这一套?”

林昳终于忍无可忍,直截了当揽住她纤细的腰肢,正要吻上她的红唇,却见骆红尘伸出水葱般的玉指抵住他的下颌,她此刻面颊绯红,宛如美不胜收的朝霞。

“咳,你这是表示,我更吸引你吗?”她眨眨眼,一副好奇宝宝的神情。

林昳竟然真的若有所思地想了片刻,然后点点头,俯身拥她入怀。

两人半躺在沙发上,耳畔交织着彼此烫人的呼吸。

骆红尘眯起眼睛,不敢直视他,这时,忽然听到电影里响起黑眼豆豆的歌。

《won’tletyoufall》

“I’llneverletyougo,soneverletmego!”

骆红尘迷迷糊糊地听着,脑海里突然浮出一个荒谬念头:“如果我不让你离开,那么,你将来会不会也不让我离开呢?”

似乎心有灵犀一般,林昳突然轻轻咬住她的耳垂,轻声低喃:“Youaremyparadise!”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唤醒了骆红尘的眼皮。

她缓缓睁开眼,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腰肢,昨夜的放纵,她似乎第一次真正投入了。

她别过眼,从床头柜上捡起这枚南非钻戒。

Paradise,天堂是一个遥远虚幻的词。如果她真的是他的天堂,那么,她该怎么对他?

还能按照她的初衷,从他身上尽快找到证据,然后潇洒地离开吗?

不是警告过自己,男人的誓言,那就是放屁,不能当真!

骆红尘轻轻咬住唇,正要伸手拿起钻戒,突然敏锐地嗅到一股熟悉的香气。

这是林昳常用的香水,很奇怪,骆红尘以前从没闻过。

这香水极为幽冷,会让骆红尘想起在科教片里看到的一种极寒植物“安息香”。

骆红尘猛地转过身,迅捷地从床榻上跳起来。

果然,是林昳!

他竟然站在床尾,不动声色地盯着她!这是怎么回事?她明明记得,昨晚完事之后,他就将她抱回房间,然后回他自己的房了。

他这是什么眼神?看起来有点可怕……骆红尘有些畏惧地回视他。

“醒了?”林昳面无表情地问。

骆红尘心口一缩,驯服地点点头,目光不解而好奇。

谁知,他没有半句解释,径直转身出了卧房。

什么呀!骆红尘气得直想跳脚:“就算不来个早安吻,打个招呼也是应该的吧?就这么走了?”

骆红尘出门之前,看到管家颜叔将一束新鲜百合拿进来,插在客厅的玻璃花瓶里。

百合香味清雅,骆红尘靠在门边,看着颜叔的动作。

“怎么了,骆小姐不去上班?”颜叔十分和气地问。

骆红尘犹豫片刻,终于还是问了一句:“颜叔,林昳他,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阴影?我是说,他以前是不是有过黑暗的遭遇,所以现在为人十分古怪,不好接近?”

颜叔似乎吃了一惊,不过,他飞快地恢复镇定。

“骆小姐,不该问的,你别问。少爷领你回来的那一天,是这样说的吧?”

骆红尘无趣地撇撇嘴,转身出门。

颜叔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别墅铁栏杆后面,向来平顺的脸上,出现一丝明显的波动。

唉,如果骆小姐真的是林昳命中注定的那个人,该有多好?

骆红尘来到居委会办公室,坐下翻了片刻台账,将之前拍摄的照片做成文档储存起来。

不知何时,小叶在网上翻到新一期的娱乐新闻。

她倒是爽快,直接读出来:“究竟谁才是受害者,何氏千金胁迫小店员污蔑未婚夫的前任!哎呀,这个前任究竟是谁,何兰馨不是上流社会名媛吗?怎么会落败呢?可惜!”

有图有真相。骆红尘也找到这条娱乐报道。

最后应该是一张记者跟踪的照片,何兰馨从杨家老宅出来,在附近街上晃悠,似乎面色憔悴,正在疯狂购物,司机屡次提醒她上车,都被她面无表情地拒绝。

骆红尘正要关闭网页,突然看到结尾一行醒目的红字:“这个世上,比核武器更致命的,是女人的嫉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