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婚难觅 已完结

此婚难觅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红家 主角:华青权驭野

华青权驭野是什么小说里的人物_此婚难觅全文免费阅读

《此婚难觅》小说介绍

主角叫华青权驭野的小说是《此婚难觅》,是作者红家所编写的短篇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老婆,你又吃镇静药,这对身子不好!”“没事儿,就只吃一回!”打拼时我罹患上了神经官能征,非常大一段时日都要依赖药入睡,此刻那药已被我暗渡陈仓。这应当是我求证怀疑最佳的时间。...

《此婚难觅》小说试读

在我再次苏醒过来时,是在协和医院的vip病房里,凝视着素白的房顶,我唇角扬起了一缕无奈的笑,终究,我是自掘坟墓了。

“小姐,你醒啦?”

司机的声响令我霍地一抖,扭头对上一对阴鸷的目光,惊的我大气不敢喘一下。

旁边,权驭野满面的阴沉戾气,仿似刀刻的五官,遍及寒峭之色令人望之胆颤。

除了那天生的摄人气势,我从未有见过如此让我惊艳的男人,只须一眼足以然令人沉陷。全身上下都露出一道诱人而淡冷的气质,尤其是他的一对幽黑狭长的明瞳不经意间发出一道道迫人的威骇力。

仿佛可以看透前生今世一般,他知晓我的阴谋?如此的认知,令我更不敢迎视他的眼睛。

一张金卡径直丢在了病床上。

权驭野讽笑一声:“拿到钱了,现在滚吧。”

而后看都不看,转身要走。

我乱了阵脚赶忙开口:“等等……”

权驭野扭身淡冷的眸冷冷的掠过我的脸,声响是不客气的疏漠:“怎么,仍不满足?”

在他看起来,我碰瓷是为钱,而我却是要他人。

“烦请你收回。”

刹那间,权驭野仿似白头鹰般锋利的目光径直射过来,我赶忙垂下头不敢凝视。

“要多少,报个数。”

“我要你。”我声响非常小,无分毫的底气,可独独却透露着执拗。

我听着权驭野走过来的步伐声,仿似碾在我心肉一般令我胆颤。

“抬起头来。”

随着权驭野的声响,他攫住我的下颌凶狠抬高,迫使我跟他对望。只见他眉心一动,面色寒峭,仿佛有团黑雾正盘集在他的头顶,墨黑的的幽瞳凝聚做一道阴鸷之气。

边上那司机也瞠目结舌,倒抽了口凉气,但凡可以令权驭野面色变黑的人,都没好下场。

不过此刻我看见权驭野的那目光就已心虚到了极致,哪儿还可以注意到他的情绪,分明非常惧怕,乃至全身血液都似是凝结,而我却依旧倔犟的凝视着他。

“非常好,有种!”

权驭野垂下头瞧了一眼我穿的病服,眼眸中全是嫌恶。

我此刻非常狼狈不堪,不敢多言,咬唇不语等他下文。

“阿猪阿狗我都要?病愈后主动来找我,能爬上我的床,是你能耐。”讲完权驭野决绝的离开了,那琼琼独立的背形都透露着天赋的高雅气质。

直到多年后我才明白,权驭野这仅是随意一说,而我却认真了……

变成权驭野的女人哪那么简单,他全身上下都弥散着生人勿近的味息,一般人,一般的女人,哪能进他的心?

曾有媒体总结,权驭野这些年参与各类活动的影像全都是面无神情的模样,儿身边亦无半个女性的影子。

女人这生物,在他这里似乎不存在一般。

我是已婚女性,虽然尚有几分姿色,但跟其它小姐千金名媛女星比较起来我什么都不是,可就是凭着我对杜烷的仇视,我并不服气。

杜烷打电话问我大晚上去了哪儿,我撒谎说出差明日才回,他深信不疑,温侬细语的嘱托我在外边留心,听着那些言语我反胃到了极致,一想起杜烷那张伪善的面庞,我就恨不能把他撕烂。

扣掉电话,我眼眸中充斥了凄伤,不过更多的是释然。

因为,所有都会在今夜结束。

在我去办出院注册时才被告知花费已清算完毕了。

从医院出来我开了间房洗涮,又买了套1000多的衣裳,即便是结束,我也要漂亮高傲的对杜烷说再见。

夜间10点,我回到孙家,在楼下望向熟悉的楼层,主卧房的灯开着,此刻杜烷跟杜慧铁定在苟合。

走上楼,我悄无声息的用钥匙敞开门。

果真,被我猜到了。

但我却一点没有感觉,灵魂深处只有忿怒。

“老婆.....”兴许是由于我沉静得不像个样子,杜烷看的我的目光心虚到极致。

不过我已毫不在意了。

“住口!不要喊我老婆,真恶心!”

讲完,我离开了房间,存心开着屋门等他们。

我看上去非常沉静,可此刻心却仿似被数不清尖锥扎进去一般。

他们双双步出,杜慧一直垂下头不敢瞧我。我讽笑了下。径直拿出预备好的离婚协议丢在桌上:“签了罢.....”

我没思量到,杜烷恬不知耻的在我脸前跪下:“老婆,不是这样,是她先勾惹我的,老婆.....”

看见此般的杜烷,天摇地晃当初我怎就脑子进水嫁了这么个渣滓呢?

“她勾惹你,你就这么轻易上钩把她带回家?”

“你要是无动于衷,你那破玩意儿可以立起来?”

“你以为我华青是傻还是蠢?”

没有理睬跪着的杜烷,我目光锋利的望向杜慧。

“怎么?不讲话?你不是整日嫂子嫂子的叫得带劲儿么?”

杜慧垂下头不讲话,乃至不敢跟我对望,那副姿态就似我欺压她一般,我最恨这类白莲花。拾起桌上的烟灰缸径直砸在了杜慧的脚边:“说呀,杜烷怎就吸引你了?”

“你杜慧是没男人要了,非惦记有家庭的男人?”

偌大的房就只有我一人的声响,杜烷跟杜慧都缄默着,说着说着也无趣,我起身又一回的拾起离婚协议书丢在了杜烷的面上:“明日民政局见。”

讲完我径直离开了。这家我一分钟都不想待,即便空气都令我反胃。

杜烷没有追出来,我也并不奢望他追出。

回酒店躺床上,我禁不住回忆起跟杜烷曾经在一块的丝丝缕缕。

当初嫁他时虽没吃不饱饭这么夸张,但也着着实实生活拮据,如今好了,打拼下房车,过上了好日子,他却迷失了。

手机不住的响,杜烷决不放弃的打了我几十通电话,我却不想接,于是他就开始发微信。刚开始他赔不是,坦承错误,要求我不要离婚,因为他还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