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之下是完虐 已完结

盛宠之下是完虐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那里有朵火折子 主角:罗西柚祁森远

盛宠之下是完虐罗西柚祁森远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目录精彩章节

《盛宠之下是完虐》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罗西柚祁森远的小说是《盛宠之下是完虐》,它的作者是那里有朵火折子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外人看来,罗家这姑娘秀外慧中,品学兼优,尊老爱幼,微微笑起来时露出的酒窝最是招人疼。罗西柚,出生时病重被亲生父母无奈之下丢弃在医院,二十五年后被接回,为她的亲生妹妹移植骨髓。同样的出身,妹妹却生活在富庶和光芒之下,连缺失的那部分生命,都由她补给了回去。...

《盛宠之下是完虐》小说试读

【十九】

“怎么了?”

电梯空间狭小,也没她躲的地方。罗西柚低着头抿着嘴,不说话,眼泪一直掉,看起来难过极了。

凤容抓住了她的手腕,把人拽近了些,语气却有几分宠让:“说话。”

“我妈刚打电话说,豆豆死了。”

前一句还能清楚的说出来,后一句已是破碎的哭腔。

“豆豆?”凤容皱了下眉,有些试探的问:“是谁?”

“我家养的狗狗,棕色的小京巴。”罗西柚瘪着嘴,比划了一下:“这么大。”

虽然已经十来年,豆豆也从小奶狗变成老人家了,但她没有想到忽然一下,豆豆就死了。

她在家的时候,豆豆还会窝在她腿上睡觉呢。

凤容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从来没有看见罗西柚哭,没看到她这么难过委屈的样子,就是当时付媛媛她们在恶意中伤她,她也只是凉着一双平静的眼,转身就走,没有争辩,也没有掉眼泪。

现在这么一副难过悲伤的模样……竟然是为了一只狗。

凤容莫名有些好笑,出口却叹了口气,揉了揉她的头发……唔,手感不错,再揉一下。

“那你要回青城去?”

罗西柚吸着鼻子摇头:“我还在上班。”

凤容挑了下眉:“所以你这么急冲冲的冲出来,其实就是为了哭一哭?”

罗西柚:“……”

她有些不满的抬头斜了他一眼。

凤容轻笑:“还瞪我,眼睛红的跟个兔子一样。”

罗西柚被凤容强制坐上车,凤容挂了档,侧脸看她:“等着我帮你系安全带?”

罗西柚脸上的眼泪已经干了,就眼睛一直红通通水涟涟的,她说:“你带我去哪?”

因为心情不好,所以连带着说话也在闹小情绪。

难得,比以前那副雷打不动的乖样子好多了。

“带你去宠物市场,买一只新的。”

“我不要。”罗西柚声音低低的,语气又蔫又冲,仿佛凤容玷污了她对豆豆的爱一样。

“你先系安全带。”凤容看着她:“你不系,我走不了,后面的车也只能这样被我堵着。”

罗西柚看了一眼后视镜,有些气,话都没说清楚就把车开到大路上来!

凤容太强势了,看着唇角染春风,性子恶劣极了。

当然最后凤容也没有把她带去宠物市场,买只新宠物让她移情别恋,他把车停在了一栋复式别墅前。

罗西柚下了车,发现这里的空气相当的好。

这里属于住宅区,但是建筑并不密集。只有一个高级住宅小区,楼栋外观是浅色调搭配着大面积的绿化,虽然现在秋天,都只剩下一片干枯落黄,但环境仍然十分清净优美。

其余都是独栋的别墅和多层公寓,建筑风格各异,偏欧式的多一些。

“你现在住这儿?”

凤容一边开门,一边回答她:“偶尔,以前的房子。”

噢。

门一开,罗西柚还没反应过来,一大团黄色就猛地从里面扑出来,扑到凤容怀里打滚的叫唤着,亲昵极了的样子。

罗西柚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了一步,差点从台阶上踩空,凤容一手揉着扑进怀里的宠物,一手反应极快的拽住了她。

罗西柚松了口气,看着和凤容亲近的宠物,问道:“柴犬?”

嗯,一只七个月大的小柴犬。

是凤容捡回来的,捡回来的时候才只有一个皮球大小,瘦巴巴的,圆眼睛怯怯的,缩在废酒厂的报废车车轮底下,看人的目光惊恐而哀怜。

“养了两三个月了,终于胖了点。”

“也不能太胖,”罗西柚蹲下身体摸着小柴犬,很认真的劝告他:“豆豆就很胖,胖的都要跑不动路了。”

凤容居高临下的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罗西柚抬头看他,他已经走去厨房里,在冰箱里找了两罐咖啡,看了下保质期,然后扔给她一罐:“还好没过期。”

她简单的参观了一下凤容这套复式公寓,简单的黑白灰色调,现代化气息浓重,但并不生硬,设计很精致,是用了心的杰作。

她很喜欢他的卧室,占地面积很大,大而空阔。浅黄色木制的竖纹地板,一眼望去只有一张白色大床,衣柜因为和墙壁契合所以并不明显,墙壁上的欧式灯泡平添了几分情调,一面墙是完整的落地窗,另一面上是复式楼层的栏杆,沿着旋转楼梯而上,是凤容的工作室。

“看这么久?”凤容双手插兜悠悠的出现在她身后:“喜欢?”

她诚实的点头:“很漂亮,这样的房间住起来会很舒服吧。”

然后她听见凤容的低笑,他的声音就在颈后,呼出的热气打在她的皮肤上:“你在暗示什么吗?”

罗西柚原本只是单纯的夸奖,被凤容这么一说好像她真的别有所图一样。

罗西柚收敛了张望打量的眼神,规规矩矩的转回身看着凤容:“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她绕过他,走去客厅,凤容挑眉轻嗤一声:“你好无趣。”

罗西柚装作没听见,蹲下身看着在喝牛奶的小柴犬。

“它叫什么?”

“小柴。”

罗西柚看他,凤容懒洋洋的撩起眼皮:“或者旺财,你想怎么叫怎么叫。”

“你太随便了。”她很认真的指责,身为主人他竟然连个像样的名字都不愿意给宠物取。

凤容揉着柴犬的脑袋:“我没看它多久,虽然是我领养回来的,不过之前忙,一直是朋友在照顾,他有事出国才又给我送了回来,再说小柴不挺好听吗?”

罗西柚对凤容说的他之前忙的事嗤之以鼻,他哪里忙,他忙着整天出去吃喝玩乐。

这样想着,罗西柚觉得小柴犬挺可怜的。

思绪还没断,下巴就被对方勾起来了,他的手指白皙修长,这个动作轻浮极了。

“你刚刚心里骂我了吧?”

罗西柚无辜极了:“没有。”

“心里这样想了吧?”

“……”她无言以对。

“说中了。”手指的力道大了些,改勾为捏,有些报复的意思。

“你怎么能知道别人心里怎么想。”罗西柚反驳,去掰他的手指。

她的力道在他面前几乎微不足道,凤容看着她的小手费劲的在掰他的手,像个在和玩具较劲儿认真的小孩子。

“在部队,心理课程是必修的。”他反手微微用力,挣开她的纠缠,罗西柚猛地失去力量支持,蹲着的身体重心不稳,向前栽过去,凤容冷不防的被她迎面压倒在地板上。

小柴犬在旁边汪汪汪的叫着上窜下跳,以为他俩在玩耍,也凑上来,在凤容和罗西柚的胸膛间蹦蹦跳跳的,还去亲昵的舔凤容的脸,凤容别过脸去啧了一声,于是小柴犬又兴势冲冲的扭过小身子来舔她。

罗西柚一边要起身,一边要躲开小柴犬热情洋溢但实在湿淋淋的舔舐,还得防着不要压到它,一时手忙脚乱。

瞎扑腾了几回,罗西柚都觉得凤容要被她压死了,好不容易终于在小柴犬的乱蹦中找到平衡感,从凤容身上离开,她就地盘腿坐着,小柴犬蹦哒到她怀里去。

她的脸有些红,不知道是羞涩,还是折腾的累了。

凤容顺势坐起来,屈起一条长腿,垂着头,揉了揉自己磕疼的后脑勺,看起来似乎是有些排斥这样亲密的身体接触。

罗西柚有些不好意思,规规矩矩的说了一声对不起。

凤容嗯了一声,也没接话。

气氛正安静的尴尬着,凤容的手机响了,他接通嗯嗯啊啊了几句,眉头轻轻皱着,挂了电话就抬腿回了自己卧室。

“你愿意留就陪它玩会儿,嫌烦的话把它扔下就好了。”

“噢。”

他回头看着跪坐在地板上,在和小柴犬互动的罗西柚,又补了一句:“我有点事要处理,大概一个多小时。”

“嗯。”

凤容眯了眯眼睛,罗西柚和他搭话的时候头都不抬,目光一直放在小柴犬身上,他难道还不如一只狗吗?

夕阳西下的时候,凤容从工作室走了出来,伸了个懒腰。罗西柚抱着小柴犬在看电视,落日的余晖穿过云层和玻璃,打在罗西柚的侧脸上,静谧而安详。

凤容站在客厅窗户边打电话就打了半个小时,然后走过她身后的时候顿了顿,略微移开手机,和她说话:“你会做饭吗?”

罗西柚下意识的点了下头。

“很好。”他挑眉带了几分笑意:“去做吧,冰箱里有什么就做什么。”

没有给罗西柚接话的机会,凤容从冰箱里拿了罐啤酒,又转回窗户边打电话去了。

罗西柚认命的摸了摸柴犬的脑袋,站起身来去做饭。

冰箱里的食材倒是丰富,凤容打算搬过来住的时候,孟雁淑就派人过来给他里里外外的收拾了一下,换了新的床单被褥,给他储了一冰箱的食材,以便家政阿姨过来的时候可以及时做饭。

虽然家政阿姨变成了罗西柚。

罗西柚并不知道凤容喜欢吃什么,有没有忌嘴的,他打电话谈正事她也不好意思打扰。

于是挑拣了几样简单的材料,做几样家常菜,糖醋茄条,过油肉土豆片,熬了一个紫菜蛋花汤。

小柴犬先在客厅缠凤容,奈何凤容忙着并不理它,于是小屁股一扭一扭的跟进了厨房,在罗西柚脚边晃悠着。

罗西柚刚把瘦肉过油翻炒出来,味道正香。

“不行你太小了,还不能吃肉。”罗西柚认真的拒绝它。

小柴犬哼哧哼哧的蹭她裤腿。

罗西柚从冰箱里拿了一根火腿肠,细心的切成片:“来郡主,你吃这个吗?”

郡主是她对小柴犬的戏称,刚刚看电视的时候,某台正在重播少年包青天,里面有个角色叫柴群主,她听着柴字很喜欢,加上柴犬名字也有这个字,就一直在叫它“郡主”。

反正小柴犬也是个小姑娘。

郡主听了一个下午这名字,也不知道听没听懂是自己新名字,反正听到她叫,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鼻子嗅了嗅肠,然后埋头吃起来。

罗西柚很疼爱的看着它。

豆豆这么大点的时候,也很喜欢吃火腿肠。

“郡主?”

凤容的声音忽然响起,罗西柚抬头,他正懒洋洋的倚在厨房的门框上看她,常年的军人习惯,让他即使是这样慵懒随意的站着,身材看上去也依旧笔直挺拔。

“我乱叫的。”罗西柚眯着眼睛笑,心里想毕竟是凤容的狗,叫“郡主”好像是有些不太搭调的感觉。

凤容并不在意自己的狗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称呼,他扫了一眼案板上琳琅满目的食材和罗西柚已经做成的半成品,开口:“比起它,你是不是该先喂饱我?”

当厨师的饭做到一半就去逗狗是有些失职,她在水龙头下冲了冲手,开始炸土豆片。

“差不多十分钟就好了。”罗西柚熟练的把切成薄片的土豆片倒入烧热的油锅中,用筷子轻轻拨弄了几下。

“多放肉。”凤容神不知鬼不觉的飘到她身后。

凤容的气场在不凌厉不嚣张的时候也依然有着极大的存在感,罗西柚实在难以忽略他的气息,凤容一站进来,厨房就显得更拥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