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圣医 已完结

都市圣医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番茄 主角:郭义柳如烟

都市圣医 免费阅读_都市圣医郭义柳如烟小说全文阅读

《都市圣医》小说介绍

主角是郭义柳如烟的小说《都市圣医》在这里为大家提供全文阅读,《都市圣医》是作者番茄精心编写的精品小说,欢迎拔草。《都市圣医》精彩段落:【番茄火爆人气作品】八年前,他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八年后,他铁血回归,带来焚天之恨。我要让苍天对我敬畏,我要让大地为我颤抖,我要这世界因我而疯狂。郭义!一个冷血,傲慢,不屑漠视天下苍生的男人。一个霸气,威猛,敢于挑战九天众生的传奇。......

《都市圣医》小说试读

赚钱,不仅可以帮陈姐姐减轻负担,同样也可以让自己购买更多的珍贵中药,像百年老参,已经算是准灵药级别的药材了,若是能够弄到一株千年老参,这对于自己的修炼来说,简直就是有如鱼水。

嗖……

郭义立刻翻身而起。

炼丹。

虽然不是郭义的强项,但是,对于一个化气境的修仙者来说,并不是一件难事。郭义随手炼制一些丹药,便可以安气养神,救死扶伤。

只是,想要炼制丹药,并非易事。

想要炼丹,必须要一些草药方可成丹,否则,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没钱,就没法购买药材。

陈安琪房间。

“陈姐姐。”郭义敲开了陈安琪房间的门。

“小义,你……”陈安琪看着郭义,笑问道:“怎么了?睡不着?”

“我想……”郭义略显尴尬。

虽然贵为修仙之人,但是,向一个凡人讨要金钱,这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不过,陈姐姐是郭义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所以,为了陈姐姐,郭义可以放下面子。而且,自己赚钱,不也是为了养她吗?为了给她一个安定的家吗?

陈安琪很聪明,她立刻明白了郭义的意思。

“你是不是想要一些钱?”陈安琪笑了笑,道:“我前几天听侯三说起,好像你们后天有一次同学聚会。你回来了,也该和同学联络一下感情。我给你一些钱,你买一套像样的衣服,去参加同学聚会,也不至于失了脸面。”

“侯三?”郭义一脸迷茫。

不等郭义想起这个人,陈安琪眼神里闪过一抹复杂:“没……没什么!”

说完,她急忙从衣柜里取出了一个钱包,把钱包里掏空了,一张也不剩,全部给了郭义。

郭义眼神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感动。

虽说郭义清心寡欲,但是,陈安琪的举动确实让郭义感动了。

拿着钱,郭义认真的说道:“陈姐姐,给我时间,我必许你一世繁华。”

“小义,我不需一世繁华,我只需要你平平安安!”陈安琪内心有一种感觉,郭义这一次回来必不简单,她很是担心这样的郭义。尤其是救唐老的时,郭义所展示出来的能力。

“一定!”郭义点头。

…………

夜晚,八点。

街头人很多,郭义找了一个药房,购置了一些人参,当归,鹿茸和金线莲……

料不多,价格奇贵无比。

陈安琪给自己的两千多块钱,一眨眼就不见分文了。

带着一大包药材重新返回了家里。

紧锁房门,不问世事。

巴掌大的铜鼎放在桌子上,郭义决定炼制一些回魂丹和清心丹。

回魂丹适用于丢失魂魄之人所用,具有安神定魂的作用,比一些所谓的西药强得太多。至于清心丹,适用于气血浮躁,有心血管疾病的人使用,即便是偏瘫,中风,脑梗的人用,也绝对药到病除。

当然,丹药的好坏,取决于炼丹师的实力。

药材一分为二,倾入鼎中。

郭义右手托着铜鼎,巴掌上,一团白雾浮现。

看似白雾,其实,这是火焰烧到极致才拥有的温度。这一团火,温度有一千二百三十度,属于文火。所谓文火,火焰温度偏低,火焰具有稳定性,所以,适合炼丹。而一旦温度超过两千度,则属武火。武火烈,不稳定,化气境以下,难以掌控,容易反噬。

有道是,文火炼丹,武火杀人。

郭义已经是化气境级别,也算是能够掌控武火的修仙者。

回魂丹和清心丹属于低级丹药,不过,因为药材奇差无比,所以,注定了炼制出来的丹药属性并不会很强。为了增加丹药的属性,郭义不得不往铜鼎之中注入一丝灵力。

啵……

“成了!”郭义面带微笑。

手一翻。

铜鼎打开,里面,安静的躺着三枚回魂丹,黄豆大小,香味四溢,沁人心脾。

“不错。”郭义把三枚丹药收入怀里。

按部就班,很快,再次炼成了三枚清心丹。六枚丹药已经成型。郭义收入了怀里。

第二天。趁着一大清早,郭义前往了江南市的西街。

西街是江南市的中药市场,这里鱼龙混杂,有正儿八经的中医大师,也有行走乡间的拐脚郎中,更有行医撞骗的江湖术士。抵达西街,这里是一片很大的市场。

沿着路的两边,摆了不少摊位。卖药的,给人看病的……

郭义找了一个角落,不学人叫卖,也不打出招牌,而是往那儿一站。

“嗨,小子,你在这干嘛?”一旁,一个摆着摊位的老头看着郭义。老头戴着一副圆溜溜的墨镜,留着两撇胡须,看起来滑稽搞笑。

“卖药!”郭义淡淡的回了一句。

“药呢?”老头摇着一把折扇。

“兜里!”郭义索性席地而坐,也不顾周边人的鄙夷。

郭义是何人?那可是北冥尊人的第八十七代亲传弟子。那是何等的地位崇高?何须在乎这些凡夫俗子的看法?若他愿意,弹指间,这帮人灰飞烟灭。只可惜,他又岂会和这些人计较?就如同,堂堂人类,怎会和地面上几只蚂蚁计较吗?

老头乐了:“你小子是来撞骗的吧?”

郭义不回,只是看了他一眼。

这老头竟然是来卖杀虫药的,只见他摊位上写着:蟑螂不死,我死;老鼠不亡,我亡。

“小子,你可别瞧不起我的药。我这可是祖传名药!”老头收起折扇,道:“专杀各类病虫,什么蟑螂,老鼠,白蚁,没有我搞不定的!”

正当老头吹嘘的时候。

嘎吱……

突然,一辆黑色宝马车以极快的速度停在了西街口。车头刚好怼在了郭义的面前。

一名白色长裙**抱着一个两岁孩童,哭哭啼啼,跟失心疯一般的哭道:“大师,哪位大师能救我儿命啊!”

西街口,众人皆围了过来。

**哭得格外凄惨,伤心欲绝,怀里的孩子脸色蜡黄,四肢自然垂落,眼看着似乎就要气绝身亡了。

“唉……”老头摇了摇扇子。

“你叹气什么?”郭义站起来,正准备走过去。

“没救的。”老头摇头,道:“这女的叫叶小雨,是名扬药房的老板,身价上千万,在江南市开了不少的药房。前一段时间,她儿子突然生了怪病,国内外医生都束手无策,估计这会是要不行了,所以,来中医这边撞运气吧。”

女子哭的嘶声竭力。

“谁能治好我儿,我重金酬谢。”叶小雨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