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天子 连载中

镇国天子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小天子 主角:宁雨臣苏兮儿

《镇国天子》宁雨臣苏兮儿全文免费阅读

《镇国天子》小说介绍

抖音小说《镇国天子》的主人公是宁雨臣苏兮儿,是目前非常受欢迎的小说,精彩好文不容错过。小说故事梗概:“兮儿,这个野种的父亲是谁?”华夏汝南市。黄河水畔边的一座复古观景台,西装革履的国字脸男人,年过五十,两鬓斑白如霜,眼睛泛着怒火,几近疯狂。...

《镇国天子》小说试读

五年前,京都欲杀他宁雨臣,最后将他永生囚于黄河尽头,宁雨臣未做任何反抗。

但是,天下人皆知。

一旦宁雨臣重召长宁旧部,乃至他肯低下头,说那么半句软话。

京都岂敢囚他宁雨臣五年!

现在为了苏兮儿母女,宁雨臣何惜重召长宁旧部。

宁雨臣一生不在乎自己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

可他宁雨臣在乎苏兮儿和宁楠楠。

她们母女从今天起,不能再受一丝委屈。

同时宁雨臣他们乘坐的车子,稳稳停在苏家庄园门口。

苏家庄园占地过百亩,已进入大门,里面就是绿色草坪,堪比小型足球场,彰显着豪门底蕴。

单单庄园门口保安,都足足有十二人。

苏家人重视隐私,庄园内不喜欢装摄像头,全靠保安日夜巡逻,保证庄园的安全。

迎面一名中年保安,三角眼流露出几分阴狠色,神情冷漠道:“大小姐回来了,请把楠儿交给我吧!”

“我不要,爸爸,我不要跟他走!”

宁楠楠转身小胳膊,搂住宁雨臣的脖子,小小的身体竟然在颤抖。

真不知道楠楠经历了什么,能对一个保安怕成这个样子。

宁雨臣轻轻拍着女儿的后背,心疼说:“楠楠不怕,告诉爸爸,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他们会把楠楠关进小黑屋。”

宁楠楠小手死死抱着她爸爸的脖子,死活不撒手,小身体还在颤抖。

这是害怕到了极致的表现。

宁雨臣看向苏兮儿,轻声问:“楠儿性格很顽劣吗?”

“楠儿很听话懂事的,别的小朋友欺负她,每次都是哭着回家,连和别人争吵都不会,更不敢,因为她从小没爸爸,只有一个没用的妈妈。”

苏兮儿柔声上前,轻轻安抚害怕的女儿。

宁雨臣柔声又问:“楠儿到了上学的年纪。”

“楠儿没有上过一天学,她长这么大,今天是第一次离开苏家庄园,第一次见识到外面的世界,因为楠儿的出生,是整个苏家的耻辱!”

苏兮儿清泪再次落下。

她们母女在苏家庄园,形同在这人间炼狱。

所受的委屈和辛苦,宁雨臣真的体会不到。

苏家囚禁了他们母女啊!

宁楠楠的存在,都被苏家人极力隐藏,视为耻辱,又怎会让小女孩出去。

所以一般都把小女孩关进小黑屋内。

在这一刻。

宁雨臣终于爆发了。

单薄身躯,释放骇人的铁血杀气。

白衣无风自扬,猎猎舞动。

宁雨臣盛怒之下,宛如人间雄主,声音仿佛没有人间一丝情感。

他嘶哑道:“我的女儿,生来高贵,**无辜,未曾得罪你们,而你们却人人欺她。”

“楠儿未曾犯错,你们却虐囚她数年!”

“我宁雨臣囚于黄河源头五年,你们苏家囚我女儿数年,好一座苏家!”

……

宁雨臣抱着女儿,无视保安,踏入了这座庄园。

当他踏足这座庄园,前方绿地百草尽折腰。

中年保安三角眼,流露出惊怒色,手指宁雨臣,惊道:“你就是这个野种的父亲?苏家找了你五年半,你可终于现身了!”

在保安眼里,宁雨臣就是自投罗网。

完全是找死!

宁雨臣未曾多看他一眼,轻声道:“依国法铁律,虐待幼童者,斩!”

“喏!”

左秋白默默站在旁边,宁雨臣的任何话,在他眼里,便是天子令!

左秋白手握军刀,锋利刀身折射刺眼冷光,横掠长空如匹练。

中年保安惊恐后退道:“你、你想做什么?”

“奉令斩你,杀!”

左秋白为黄河镇守军第一军团长,执掌十万精锐,那是凭借战功上去的。

他经历过的战争,常人无法想象。

他腰间的长宁军刀,染过千人血。

刀锋掠过保安脖颈,鲜血抛洒长空,中年保安捂着脖颈,重重倒在地上。

庄园门口其余保安,脸色惨白,呆若木鸡,一动不敢动。

左秋白收刀归鞘,默默跟随在宁雨臣身后。

一行人来到庄园东边,一座环境优美的独栋别墅前。

别墅有三层,小院有数百平方大。

在宁雨臣记忆中,这是苏兮儿的住所。

宁雨臣轻声说:“五年前,我把信留在这里面。”

“这栋房子,早已经不属于我了。”

苏兮儿心情平息了许多。

当年她怀着楠楠的时候,就被赶出去,自此被苏家雪藏至今,从天之骄女坠下云端。

如今这栋别墅,归苏家二爷苏镇海所拥有。

苏兮儿轻声说:“走吧!”

宁雨臣顺着她的心意离开,轻轻看了一眼左秋白。

左秋白立即明白是什么意思!

宁雨臣先前说过,当年留给苏兮儿的信,就在这栋房间内。

这封信今天不找到,宁雨臣势不罢休。

信中有件东西,可号令驻守北境的长宁军!

历代只有长宁军主才能掌握。

当年宁雨臣把东西留个苏兮儿,就是想护她余生无恙,内心就是希望她余生不受人欺负。

可是有人窃取了宁雨臣留给苏兮儿的东西。

导致她们母女在苏家,受尽虐待。

这件事,宁雨臣怎么能不给苏兮儿和女儿一个交代。

苏兮儿则是带着宁雨臣,来到了她居住的地方,处于整个苏家庄园的东南角,阴暗潮湿的一角,修建的破落房子。

虽然破落,但苏兮儿收拾的很整洁。

宁雨臣站在门口,看着破落小院的一角,修建着一间不相连的土砖房子,就是那种毛坯房,连最基本的粉刷都没有。

整个房间充其量只有十平方,没有安装任何窗户,门口装着钢板所改装的铁门,只要关上门,里面就是暗无天日的囚牢!

现在铁门开启,宁雨臣想要走过去。

当他迈出第一步。

宁楠楠吓得哇哇大哭,小拳头使劲拍打宁雨臣的脸颊,哭喊道:“臭爸爸,我不要进去,你别把楠儿关进去,楠儿怕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