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国天子 连载中

镇国天子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小天子 主角:宁雨臣苏兮儿

《镇国天子》宁雨臣苏兮儿完结版免费试读 第18章 谁敢作乱,我便杀谁!

《镇国天子》小说介绍

宁雨臣苏兮儿是《镇国天子》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天子,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兮儿,这个野种的父亲是谁?”华夏汝南市。黄河水畔边的一座复古观景台,西装革履的国字脸男人,年过五十,两鬓斑白如霜,眼睛泛着怒火,几近疯狂。...

《镇国天子》小说试读

轻描淡写间处理了所有人。

唐家和吴家这两座汝南豪门势力,都是本地的地头蛇,若无黑道背景,短时间哪能聚集这么多人。

这些人才是大恶!

若今天得罪他们的人,是平民百姓。

下场定然是悲惨的。

魏云峰跪在地上,至今不明白惹到的这群人物,究竟来自什么地方。

一句话就要召来中部总局的秦小丰。

可是中部六省,所有特殊管理局的老大。

中部武道第一人。

宗师秦小丰。

立于泰山之巅的伟岸人物。

结果竟被这群人,称为……小丰。

在魏云峰注视下。

唐、吴两家等六百人,手握钢刀的黑衣保镖,全部被长宁禁卫擒下。

一柄柄长宁军刀扬起。

军刀突刺,贯穿黑衣保镖的左肩,废其一臂。

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全场。

伴随着一道道凄厉惨叫声,令人不寒而栗。

所有黑衣保镖半跪在地上,右手捂着左肩贯穿伤口,一个个疼的直哆嗦,苍白脸上冷汗直流。

魏云峰见识到了什么是狠人!

做完这一切的长宁禁卫,仿佛没有任何负罪感,眼神冷漠而又坚毅,不为外事所动。

姬如雪拿出手机,拨出去一个电话。

电话短暂盲音后。

一道浑厚声音传来:“二哥?”

“小丰,有空来趟汝南市吗?你的几个手下,被我扣下了!”姬如雪声音温和。

秦小丰平静道:“自家兄弟,你为难他们做什么?”

“他们犯上作乱,攻击我哥!”姬如雪淡淡说了句。

秦小丰顿时沉默了。

片刻后。

他开口了:“林老大想怎么处理?”

“他们攻击的若是林老大,估计尸体早就凉了。”

姬如雪笑了笑。

紧接着,秦小丰当场愣住。

纵观长宁军一脉,能排在长宁二爷姬如雪头上的人,只有林苍。

不对,还有一人!

秦小丰失声道:“宁哥,他……”

“他,回来了!”

姬如雪轻轻告诉他这个消息。

秦小丰嘶哑道:“我们长宁旧部,等了他整整五年,等我,一小时后,我必降临汝南!”

“顺便来把你麾下的这几个人带走!”姬如雪准备挂掉电话。

秦小丰冰冷声音传来,富含杀意,道:“不论是谁,胆敢攻击我长宁军主,杀无赦!”

“告诉他们,有两个选择,趁我没降临汝南前,自裁谢罪!”

“要么等我降临汝南,将他们一一剥皮抽筋!”

冷冽声音,出自秦小丰之口。

这位中部六省第一人。

一代宗师武者。

电话挂断。

魏云峰等人跪在地上,身躯隐隐颤抖。

电话中的声音,他们全部都听到了!

姬如雪转身淡笑:“不用过于害怕,你们去把这些尸体清理了,待会别吓到楠楠。”

“你知道楠楠的存在?”

左秋白在身侧,眼神流露出冷色。

姬如雪远在北境,相聚汝南数千里之遥。

他早就知道宁楠楠的存在?

从姬如雪到来,从没给他提过宁楠楠的存在。

这位长宁二爷是怎么知道的!

这需要一个解释。

姬如雪浅浅轻笑:“过会我会向军主解释。”

至于魏云峰等人,从地上站起身,再无先前傲气,脸色满是恭敬之色。

魏云峰起身赔礼道歉,嘶哑道:“先前是魏某眼拙,不知是长宁军的兄弟到来,有失远迎!”

“长宁一脉,不与外人称兄道弟。”

姬如雪看向他,平静介绍说:“这位是黄河镇守军第一军团长左秋白。”

“军部,名将之花!”

魏云峰在这一刻,终于想起左秋白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军部青年将领,被誉为名将之花的存在。

左秋白收刀归鞘,背靠门板,闭上眼谁也不爱搭理。

姬如雪又说:“这位是长宁军林苍。”

“长宁十大宗师之首,被誉为北境神话的林苍大人?”

魏云峰脸色苍白,肃然道:“汝南市特殊管理局,特别行动组第一组,组长魏云峰见过林苍大人!”

“北境神话只有一人。”

林苍面戴黑色面具,依旧是冷酷的不近人情。

他心中的北境神话,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宁雨臣!

可是外界,都知道北境有三尊神话。

其一,便是林苍。

他的名字,威震漠北长达十年,五年前曾于北境,在长宁军主宁雨臣被囚之时,境外五国大军兵犯北境国门之际。

他于国门前,刀斩境外宗师五名。

五国宗师悉数被斩。

一战惊退联军五十万之众。

境外各国精锐,敬林苍如敬神。

纵然长宁军的军主不在,北境依旧不是境外蛮夷能够染指的。

宁雨臣一日不死,长宁军百万精锐,便镇守长城万里,无休无止的等候他们军主归来。

他们等了五年。

这一天很显然,已经到了。

五年前,宁雨臣孤身杀入京都,只为一人报仇。

犯下聚九州之铁难铸的大错!

就在那一天,长宁军将士人人袖带白巾,意欲南下。

无京都调令,镇守北境的长宁军突然南下。

形同什么?

如同反叛!

但长宁军若是挥师南下,京都必要放人,岂敢囚宁雨臣于黄河源头。

那一夜,长宁军十大军团长,立于北境长城之巅,百万荷枪实弹的精锐,已经将要南下。

却因宁雨臣一纸密令而取消。

那一纸密令,只有八个字。

‘谁敢作乱,我便杀谁!’

一纸密令,整整八字。

使得长宁军无法南下。

直至今日,宁雨臣为了女儿才肯离开那个该死的囚牢。

姬如雪轻声说:“这位是黎青岩,他的名字,想必你应该听说过。”

“北境杀神黎青岩黎三爷!”

魏云峰眼神闪过敬畏,看着有些憨里憨气的青年,嘶哑说:“六年前,因赤尾岛领土争议,境外某国派驻军民二十五万,强占其中。”

“京都下令,让长宁军出兵驱赶,黎三爷修改京都国令,说境外大军越过国门,京都下令将其全歼。”

“黎三爷率长宁军第三军团,一夜之间全歼那个岛国军民二十五万,无一活口。”

“仅此一战,赤尾岛至今再无争议!”

……

魏云峰看向黎青岩,眼神中的敬畏,根本掩盖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