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总裁狂追妻 连载中

危情总裁狂追妻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神经西西 主角:顾轻然沈知行

顾轻然沈知行小说_危情总裁狂追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危情总裁狂追妻》小说介绍

主角叫顾轻然沈知行的小说叫《危情总裁狂追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神经西西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顾轻然死在精神病院的那天,沈知行正和别人举行婚礼。他曾允诺的说娶她,给她最盛大的婚礼,可结果,他对她做的事,天理难容。孩子没了,外婆死了,耳朵失聪,嘴巴失语……后来,一场大火埋葬了精神病院,真相被揭开,沈知行蓦然回首,疯的惊天动地…………涅槃重生,她以新的身份踏着星光高调归来,脚踩白莲,手撕渣男!哥哥皆阔少,父母皆大佬,追求者的身份是比一个高,怼人给她送水,揍人给她送刀,某男人急了。当她又要手撕某家族的时候,男人按住她的手,“这种小事,我来就好。”所有人都说:沈总追妻追的感天动地,一定能成功!顾轻然却笑了:是吗?除非……他死。...

《危情总裁狂追妻》小说试读

沈知行觉得可笑极了,这个女人害得他家破人亡,现在却口口声声敢叫嚣着要离开他?!

他便真的笑出了声。

慢条斯理扯下领带,一圈一圈的缠住顾轻然的双手,将它反绑在了身后。

沈知行倾身,嗓音薄凉——

“那就等你真的有那个资格再说。现在,我先教教你什么是一个妻子的婚内义务。顾轻然,不想死你就老实一点。”

两个人交颈而立,明明看上去是再亲密不过的姿势,可男人却分明在她耳边落下了一句句伤人至极的话语。

顾轻然脸色惨白,要不是靠着墙,几乎要倒下去。

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她真的没有力气了,于是便不再反抗,僵着身子任由沈知行对她为所欲为。

逃得过沈知遇,逃得过王绅,她还是逃不过沈知行……

唇角苦涩扬起,她闭上了眼。

沈知行迷乱间抬起头去看顾轻然的表情,只见对方脸颊泛红,双眼微闭,一副看上去任人宰割的样子。

瞬间,一股怒火点燃了他!

顾轻然……她就这么不懂反抗,是吗?

不管是谁,她都会这样半推半就地让对方得逞!?

**……她向来最知道怎么勾引男人!

他沈知行阅人无数,当初不也还是被她勾得丢了魂!

如果当初遇到她的不是自己,她是不是会比现在更加娇羞百倍千倍地面对着别人!

愤怒让沈知行失去了理智,他一把抓住顾轻然,拖着她大步向浴室走去,顾轻然任人宰割般被他拽着,**的膝盖在地毯上磨破了皮。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大股的冷水浇在身上,她一激灵,哀叫道:“沈知行,你疯了吗……”

沈知行手上力气不减,表情却看上去冷静极了,他开口,嗓音暗哑:“想让我碰你,先把自己冲干净再说,太脏了。”

顾轻然的泪水混杂在水流里,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她双腿发软,不再坚持,就那样瘫坐在了浴室冰冷的地板上……

好累……她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

沈知行看着她了无生气的样子,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面前这一幕跟下午顾媛发给他的那张照片有种诡异的统一,却也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对比——

顾轻然面对陌生人笑得那么灿烂,现在对着他,却如此死气沉沉!

男人的呼吸复又变得急促起来。

他愤怒地关上水龙头,将浑身湿透的顾轻然拖到那间她很久没有进去过的卧室,不再犹豫,将所有的怒火,都尽数发泄在她身上。

心里有多恨,动作就有多狠厉。

顾轻然呜咽着,把所有眼泪埋进了枕头。

不知过了多久,她在浮浮沉沉间晕了过去。

次日,天光大亮。

沈知行醒过来,他盯着天花板定了定神,想起昨天疯狂的一切,揉了揉额角。

昨天他失控了。

体力不支的顾轻然还在沉睡,露出的肩明晃晃的,瓷白又消瘦,隐隐能看见优美的蝴蝶骨。沈知行眸子暗了几分,手指动了又动,没忍住点燃了一根味道极淡的香烟。

他起身在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青烟白雾间,他盯着顾轻然安静的睡颜有些出神。

他们多久没这样安静地共处一室了?

手机**突然响起,顾轻然咕哝着动了动,没醒,沈知行睨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顾轻然外婆的主治医生打来的,他按了接听。

“是我,沈知行。”

那头沉默了一秒,立刻语气热络地与他寒暄起来,沈知行不耐地打断:“有什么事情,直说。”

“啊……是这样的,上次跟顾小姐说完换心手术的事情过后,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所以向来问一下手术是否还继续照常准备?有没有其他变动?”

“成功率有多少?”

“这个……陈女士的身体状况确实有些差,所以我们保守估计在50%左右。”付医生擦了擦汗,连忙又补充了一句:“这一点顾小姐也是清楚的!”

卧室安静了片刻。

安静到付医生不安的起身,再想说些什么去补救的时候,他听见沈知行低沉沙哑的嗓音透过电流徐徐传来——

“照常准备,用最好的药,费用秘书会直接打过去。”

付医生这才大喘了一口气:“是,听沈总的。”

……

一直快到下午,顾轻然才缓缓睁开眼睛,男人早已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

猛一看到这房间陌生又熟悉的装潢她还愣了一会儿,但随即自嘲地笑了,没有任何留恋,她穿上衣服下楼。

这间卧室就跟它的主人一样,注定不是属于她的。

她弄了点简单的饭吃下,才觉得自己终于活过来一点,却不想又在这时接到一个倒胃口的电话。

是顾庆华,说着要谈给外婆拿手术费的事情,叫她回顾家一趟。

顾轻然虽然心中诸多疑惑,但还是不愿放弃一点点能筹到钱的可能性,临近晚饭时间,她敲响了顾家的大门。

虽然有钥匙,但她从来都不会主动去开顾家的门,永远都像是一个客人一样等着别人为她开门。

因为她心里早已清楚,这幢房子,早已经不是她能称之为“家”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