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总裁狂追妻 连载中

危情总裁狂追妻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神经西西 主角:顾轻然沈知行

危情总裁狂追妻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地址 主角顾轻然沈知行

《危情总裁狂追妻》小说介绍

《危情总裁狂追妻》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该书的主人公是顾轻然沈知行,顾轻然沈知行的小说主要讲述了:顾轻然死在精神病院的那天,沈知行正和别人举行婚礼。他曾允诺的说娶她,给她最盛大的婚礼,可结果,他对她做的事,天理难容。孩子没了,外婆死了,耳朵失聪,嘴巴失语……后来,一场大火埋葬了精神病院,真相被揭开,沈知行蓦然回首,疯的惊天动地…………涅槃重生,她以新的身份踏着星光高调归来,脚踩白莲,手撕渣男!哥哥皆阔少,父母皆大佬,追求者的身份是比一个高,怼人给她送水,揍人给她送刀,某男人急了。当她又要手撕某家族的时候,男人按住她的手,“这种小事,我来就好。”所有人都说:沈总追妻追的感天动地,一定能成功!顾轻然却笑了:是吗?除非……他死。...

《危情总裁狂追妻》小说试读

圣安医院。

杨依依做了一个全套详细的检查,被安排在了顶级VIP病房里面,全身上下只有脚踝微肿,还要娇滴滴地抱着段城昔撒娇。

医生拿着检查结果进来,段城昔起身迎了上去:“医生,我未婚妻身上还有其他问题吗?”

医生满脸堆笑:“段少,杨小姐除了扭到脚踝并无大碍,但是……”

段城昔长眉一蹙:“是什么?”

“是恭喜二位,杨小姐怀孕了,已经六周了!”

段城昔惊讶地愣住了,没想到竟还有此意外之喜,他回过头欣慰地看着自己的未婚妻,杨依依更是被这个好消息砸得头晕眼花,她结巴着:“真、真的吗!城昔,你听到了吗,我怀孕了!我们要有孩子了!”

段城昔连忙对医生道谢,轻柔地吻了吻杨依依的脸颊:“听到了,依依,我真高兴,谢谢你送给我这个小生命。”

杨依依喜极而泣,在段城昔的怀里开始计划起来:“看来我们的婚礼要趁早举行了,一定要在肚子大起来之前穿上婚纱呀!……还好,还好今天摔得不严重,要是我们的孩子有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轻饶那个女人!”

从段城昔抱着她离开酒店开始,杨依依就一直在意着他的微表情。

发现他是真的没有因为遇到顾轻然而有一丝一毫的波澜,甚至刚刚他都没有正眼瞧她一眼,杨依依内心欢快极了!

今天这出虽然在计划之外,但至少证明了现在的段城昔心里,只有她杨依依一个人!

她这么久的付出终于是没有白费!

杨依依安心的睡了过去。

段城昔看着心爱的女人睡着,敛了神色。

幸好他们的孩子平平安安,否则,他绝不会让那个罪魁祸首继续活着!

他冷着脸走出病房,助手察言观色地上前提醒:“段少,那个带来的女人我关在隔壁了。”

“嗯。”

段城昔松了松领带,冷眸推开看房门,就算依依没事,他也不会让蓄意伤害她的人好过。

“段城昔,好久不见。”

空病房里的女人见他进来,只安安静静说了这么一句话,段城昔看到她清澈的双眸,没来由地觉得烦躁,他嗤笑一声:“我们什么时候见过?”

顾轻然眨了眨眼,是啊,他们之前确实没有“见”过。

“你真的连我的声音也不记得了吗?那你还记不记得,在A国,你……”

段城昔不耐烦地将她打断:“用这招跟我套过近乎的女人多到数不过来,你趁早歇了这心思!”

可能是看顾轻然的眼神太过无奈,他又产生了一股不舒服的感觉,继续说道:“我去过A国根本不算什么秘密,别以为你能靠这一点接近我。我在国外只遇到过一个女人,那就是我的未婚妻,她现在拜你所赐正躺在病床上。”

段城昔居高临下地扬了扬下巴:“给你一个机会解释,看我要不要放过你。”

顾轻然哑然,没想到二人的重逢会是如此针锋相对……

罢了,左右不过是两个月的相处,他和杨依依青梅竹马,应该也是身家不菲,想来根本也不会在乎那段时间的落魄,忘记了一个不足一提的护工而已,实在正常。

她吐了口气,正色开口,“段先生,我今天不慎将您的未婚妻推倒,完全是出于保护心理,当时我们正站在大厅说话,楼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砸下来很多玻璃杯,如果我当时不推开她,可能后果会更加不堪设想。”

段城昔闻言皱了皱眉,把助手叫了进来。

“段少,我刚刚派人回去查过了,有位服务生说自己在经过二楼的时候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托盘没有端稳酒杯飞了出去,一楼大厅确实也有没扫净的玻璃残渣。”

段城昔瞟了顾轻然一眼,看她表情不为所动,只瞪着一双大眼睛毫不示弱的盯着她,就像在说“看吧,我没说谎吧!”

挥退了助手,段城昔竟奇妙地觉得自己的气已经撒光了。

他沉默半晌,看了看顾轻然一米七二的身高,道:“你是今天拍摄的模特吧?找依依要说什么?”

顾轻然迟疑了片刻,随即开口:“只是一些财务上的纠纷。”

段城昔不屑,“你?你和她也谈得上财务?”

顾轻然知道自己又在被人瞧不起,不过也对,这两个人是一家,管谁要不是要呢?

想到此,她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本来确实没什么好谈的,只是没想到杨小姐如此家大业大,竟然也要无故克扣小员工的工资。”

段城昔挑了挑眉,上下打量了一番顾轻然。

廉价不知名的衣服,没有任何首饰,也就亏得长了一副不错的脸和身材。

这种女人他看了太多,无非就是为了多要点钱。

他招呼助手拿出支票,大手一挥签了数字,递给了顾轻然:“十万,够了吧?不要再来纠缠我未婚妻。”

顾轻然盯了男人手中的支票,狠狠皱了皱眉。

这人把自己当什么了,碰瓷的还是求施舍的?

她倏然抬起眼,对上段城昔的眼眸,一字一句道:“我只要属于我自己的酬劳,三万块,多一分都不要。”

段城昔被她的眼神刺到,动了动手指,将支票扔在了桌子上:“随你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