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又跪了池芫 连载中

宿主又跪了池芫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本宫无耻 主角:池芫沈昭慕

小说宿主又跪了池芫池芫沈昭慕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地址

《宿主又跪了池芫》小说介绍

作者本宫无耻全新打造的穿越架空小说《宿主又跪了池芫》,讲述的是男女主角池芫沈昭慕之间的传奇故事,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小说主要描写了:位面金牌任务者池芫被系统坑了,被逼无奈前往位面世界收集上司沈昭慕散落在三千位面世界中的灵魂碎片。作为一名优秀的任务者,池芫对于攻略这回事信手拈来,但是——三千世界追着同一个灵魂跑,攻略同一个人这种坑爹的设定,她拒绝的好吗!一会是高冷的校草、傲娇的总裁,一会又是暴走的皇帝,作恶......

《宿主又跪了池芫》小说试读

“娘娘,娘娘大事不妙啊!”

池芫听到门口铃铛火急火燎的声音,挑了下眉梢,漫不经心地翻着手中从皇宫带来的图册,头也不抬,“又怎么了?”

铃铛上气不接下气地忙道,“娘娘,那个洛晚,她又跟着陛下出去打猎了!”

池芫手上翻着册子,闻言手都不带顿一下的,面上依旧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去就去了呗。”

恩,这个册子上的美男,长得还可以。瞄了一眼下面的备注:哦,来自西域,有点远。

“哎呀娘娘!您,您怎么就不着急呢!”铃铛一张圆圆的小脸气得鼓起来,活像是被小妾爬上头的正妻似的,满脸的怒色,“那个洛晚模仿娘娘不说,还想勾、引陛下!”

“恩,知道了。”这个美男不错!唔,又是外族的,池芫眉心蹙了蹙,就在铃铛以为她是对这事上了心时,便听她颇为不满地嘟囔着,“铃铛啊,你说这天下美男册里的美男,怎么我觉着好看的不是外族就是番邦海外的呢......”

这么远,就是想大饱眼福下,都有些困难。

铃铛:......

如果有后期特效的话,铃铛这会儿的内心大概是喷血的小人儿跪倒在地吧。

都什么时候了,娘娘她还是这么的,心大!

“娘娘,您可长点心吧!都这时候了,您还在看什么美男册——陛下这是第二天带着她了,娘娘您如今养伤不能跟随御驾,若叫那小蹄子逮着机会魅上......那对娘娘来说可就大大不妙了!”

自打从一名医女到来到池芫身边成为池芫目前唯一的贴身宫女,铃铛进入角色之快,叫池芫都叹服。每天不止要管池芫喝药换药,现在还加了一项替池芫固宠......

池芫被她的热情积极性感染,不得不在对方怨念的眼神中合上手里的册子。

——系统,我觉得铃铛很有事业心,比你靠谱。

看看,这才叫助攻,辣鸡系统什么辣鸡玩意儿,屁都没用。

被diss得体无完肤的系统:......

宿主您好,宿主再见。

“你也说了,你家娘娘我,在养伤,就算陛下开口,我也不能伴驾。”池芫不疾不徐地宽抚着铃铛的急脾气,语调懒洋洋的,说不出的软腻和悦耳,“有人陪着陛下去打猎不好么?”

铃铛都要怀疑自家娘娘到底有没有听明白她的担心了。

“娘娘,奴婢担心的是她威胁您的地位啊!”

陛下那个性子,不近女色的,好不容易宠了娘娘,这突然杀出个也会御兽的宫女,虽样貌远远不及娘娘,可说不好时日一长,陛下就冷落了娘娘而转向宠爱那个宫女。

铃铛的担心并不是池芫的担心,她轻飘飘地勾着红唇,笑得眉眼弯弯,分外甜美,“傻丫头,她是什么身份?她有你家娘娘美?能有你家娘娘可爱?”

铃铛噎了噎,实诚地摇头,但是娘娘,您要不要这么借机王婆卖瓜==

“那不就得了。”池芫摸了摸自己光滑细腻的脸蛋,眼眸晶亮,“除非陛下瞎,不然谁会放着山珍海味不吃,跑去尝野草?”

对不起,女主在她这,野菜都不匹配。

铃铛彻底失声,觉得自己好像一瞬就安定了。

“可是......娘娘您就不怕陛下......”

“怕啊。”懂铃铛要说什么,池芫坦然又镇静,那双眼里闪烁着狡黠又深意的光芒,“不过你要知道,狩猎者都需有耐心,一下咬死猎物并不高明——

一松一弛,一收一放,让猎物彻底被你驯服,远比一箭射杀来得高明。”

说着,池芫无视铃铛懵懂的眼神,唇角勾起。

就凭现在沈昭慕那60点的好感度,池芫相信,女主一时半会是没法翻出浪花来的。

而她就是需要女主来帮她,叫沈昭慕看清楚,不是他身边只有她一个池芫所以对她有兴趣,而是她池芫,在他眼里心里,都独一无二。

至于女主,唔,让她接着蹦跶吧。多年实战经验表明,女主光环虽可以破解,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还是不要和女主刚太狠,免得经常抽风的位面世界中的天道为庇佑天选之人而对她这个女配任务者下手。

“唧——”

在池芫出神时,一只毛茸茸银白的一团忽然窜上她的床,在她手边靠着锦被坐下。

“小家伙,就是你伤了我。”池芫抬起一根手指,一点也不怕对方地点了点它的小脑袋,陈述口吻说道。

银狐摇着一条和体型不符的大长尾,眯着狐狸眼,低低地“呜”了声,好似在撒娇又似卖萌地用脑袋顶了顶池芫的手指。

还伸出湿、滑的舌轻轻舔了舔池芫的指尖。

被它突然的动作弄得身上一麻,池芫忙收回手,在被子上擦了擦,秀气漂亮的眉拧着,嫌弃道,“脏死了。”

撒娇卖萌求包养式的小银狐:......

耷拉着尾巴,低低地卖萌地叫唤着。

它不想被那个可怕的雄性当成药材,呜呜,可是这个看起来很漂亮还听得懂兽语的雌性人类,也不好讨好呢。

“铃铛啊,狐狸肉好吃吗?”池芫所幸无聊,便将小狐狸抱到被子上,大眼对小眼,她戳着银狐的后颈位置,将一只嚣张骄傲的小狐狸当做玩具来耍,嘴角勾着,笑嘻嘻地问着帐内的铃铛。

铃铛觉得自己好像看到小狐狸浑身一僵,毛都要竖起来的一幕。

她咳了声,“娘娘,这银狐的血好像大补,可解百毒,若是杀了......就可惜了。”

其实她想说,何止是可惜,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了。

池芫有些可惜地“哦”了声,望着委屈巴巴可怜兮兮地蜷着身子极力表达出“我不好吃别吃我”的银狐,噗嗤一声就乐了。

呸,真怂。

可她抬手摸了摸自己后颈,眸光眯起,原来这银狐的血还有这等奇效。

那她就暂时不报那一爪子的仇了。

银狐瑟瑟发抖地将尾巴藏起来,仰着狐狸脸,狐狸眼里蓄满了眼泪,“唧——”

“卖萌也没用。”池芫不为所动,笑眯眯,“不过你记住,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银狐:唧,好可怕,不能拒绝吗。

系统;狐生自求多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