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连载中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似醉非醉 主角:秦彦晋阳公主

新书《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小说全集阅读 秦彦晋阳公主小说免费精彩章节全文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小说介绍

秦彦晋阳公主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该篇文章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秦彦晋阳公主的小说讲述了:“哒哒哒,哒哒哒!~”激烈的马蹄声,引得秦彦和脸色微红的程家兄弟回首观望。身着绣服的玄武卫骑马而来,行人尽皆退让。...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小说试读

沉声暴喝,上街的喧闹顿时沉寂。

“哒哒哒,哒哒哒!~”

激烈的马蹄声,引得秦彦和脸色微红的程家兄弟回首观望。

身着绣服的玄武卫骑马而来,行人尽皆退让。

领头之人,不仅有秦彦的老爹秦叔宝,就连一向懒散的程咬金也并驾齐驱,声势惊得路人噤声观望。

不等三个少年弄清缘由,高头大马已然近在身前。

一行人无比干练的翻身下马,神情严峻的秦琼大步踏来,立于面前便是怒声斥责!

“竖子!胆敢盗窃府中财物售卖,是受了何人蛊惑!?”

盗窃......?

劈头盖脸的责问,顿时让浑身酒气的程家兄弟如遭雷击,看着沉步走来的黑脸父亲,脸色惨白的程家兄弟已然慌了神。

相比之下,秦彦却好像并不慌乱,很是淡定地缓缓做礼。

“启禀父亲,这是孩儿一人所为,并未受人蛊惑。”

稳重老练的答复,噎得秦琼愣了神。

甚至,就连远远围观的路人都惊讶不已。

一个年仅八岁的孩子,竟然能如此沉稳,这份气度比起多数成人都胜过一筹了,真不愧是国公之子啊。

秦琼神情一滞,心头的火气却是奔涌而出。

只是家丑不可外扬,一下子也没了词。

就在场面有些尴尬僵持的时候,身形健壮的程咬金绷着笑意走了过来,瞥了两个小魔王一眼,就不再理会。

细细打量了一番神色镇定的小萌娃,程黑子才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你这小子.....不错。不止有种还能仗义,很合老夫的胃口啊!~”

在程咬金看来,发小之间偷钱请客很是平常,要不是牵扯到御赐腰带,根本就不值一提。

说着,程黑子悄声给秦琼试了个眼色。

“老秦啊,还是先去皇宫面见陛下吧......?”

黑着面容的秦琼点了点头,众人便再次上马离去,秦彦被程咬金随手一拎放在身前,被迫有了骑马初体验。

远去的马队,激起了层层的尘土。

长街很快恢复了平常的喧闹,唯有程家兄弟站在灰中凌乱。

秦四郎,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

眨眼的功夫,马队已然临近皇城。

一路的议论声和颠簸,秦彦并没有心思去在意,可刚才透露出的不同寻常,他却无法忽视。

不论是出动玄武卫的动静,还是老爹严峻的神情。

怎么看,都不像是找到倒霉孩子这么简单。

反而,更像是捉拿钦犯!

莫非......

是自己惹了大祸?

借着下马停步的功夫,秦彦悄声向着老程打听了起来。

“程伯伯,为何我们要来皇宫啊?”

这一问,前行的秦琼脸色就更黑了,脚步也加快了不少,神情显得愈发凝重。

反倒是被问的程咬金,一脸笑吟吟地回头注目。

“其实也没什么,因你售卖了御赐腰带而已,稍后只需向陛下认个错便是了,贤侄莫要惊慌~”

听着这话,秦彦一脸的懵逼。

啥玩意儿......?

御赐腰带?!

他为了不引起注意,金玉之类就没下手,特意选了那条看似平常货色的腰带,居然还是御赐的?

这踏马,不是坑人么。

居然赏赐臣子那种货色,李二是真滴抠啊!

回过神来,身形魁梧老爹和程咬金已然前行了很远。

即便心中槽点满满,秦彦也只得连忙小跑跟上。

经过七转八绕,三人终于来到了御花园,直到走至石亭之前,秦琼和程咬金才停步做礼。

“微臣,参见陛下。”

秦彦一脸无语,也只得配合气氛跟着做礼。

“见过陛下。”

“免礼。”

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秦彦这才缓缓抬头。

身着龙袍的李世民正端坐石桌之旁,神情不怒之威,剑眉之间隐隐透露出一丝贵气,虽是人近中年,却是雄风犹在。

这就是大唐天子,成就了贞观盛世的天可汗。

李世民的两侧,还站立着几位文臣武将,个个仪表不凡,想来都是当世名臣,这阵仗一看就是是要问罪,但秦彦已经想好了对策,并未表现出异常。

不急不慢的动作,都被李二等人撇在眼里,老成稳住的古怪,不禁让人觉得有些趣味。

李世民轻抚山羊胡,脸上流露出了敲打小盆友的长辈笑容。

“秦四郎,你可知自己售卖了御赐腰带?~”

秦琼面露愧色,却也不好抢话。

审犯人般的待遇,让秦彦很是无语,索性道出了实情。

“我知道呀。”

“嗯,知道就......嗯?!”眯着眼的李二突然话语一滞,眼睛都瞪大了不少。

知道!?

这种回答,完全出乎了皇帝陛下的的预料。

按理来说,没人会这么坦率地承认错误啊......

李二原本也只是打算吓唬吓唬这个熊孩子,然后彰显一下皇恩浩荡,顺便再把婚约的事遮掩过去。

这招沉思多时的一石三鸟,让李世民都对自己佩服不已。

可如今倒好。

这倒霉孩子一上来就直接承认自己亵渎皇恩,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熊样。

若是问罪于一孩童,恐遭人非议。

可要是视若无睹,更无法服众了!

这......还怎么玩?

秦家小儿,不按套路出牌啊!

神情呆滞的李世民当场死机,身边的众臣也是神色惊疑,似乎都没料到事情会有这一步的反转。

几息之后。

一位长相儒雅的中年文臣出列做礼,举止文雅气度不俗。

“陛下,秦彦年仅八岁,所说不过是孩童戏言,此事可另当别论,念在此子初犯,略施惩戒便可。”

此言一出,众臣连连点头,李世民也才露出了笑容。

“辅机此言,甚合朕心啊。”

这白面书生模样的和事佬,原来是当朝国舅长孙无忌,难怪和得一手好稀泥。

可惜秦彦早有打算,静立在原地一言不发。

李二的脸拉长了不少。

“秦彦,今后你便在国子监进学,以求读书明理!”

话音刚落,众臣眼里满是羡慕。

在场的都是明白人,很清楚陛下是借故让秦彦去国子监读书,与皇室后裔同窗,经由大儒教导,将来或可成材。

为官多年的秦琼自是心怀感激,立刻做礼谢恩。

“微臣,谢陛下隆恩!”

到了此刻,秦彦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明明是李世民搞不定,就想靠着老学究来制裁自己,而且还扣了老爹半年的俸禄,算是什么恩德?

这一手既收买了人心,又找回了场子。

一开口就是老皇帝了。

如今万事具备,本萌娃正要要制盐发家,却被要求去读书?

这不是逗么。

就这还好自为之,耗子尾汁个鸡儿!

余光瞥了一眼李二得意的神情,秦彦更是笃定了这货不怀好意。

小嘴一撇,道出了心中的不满。

“陛下,我又没犯错,为什么要受罚啊?”

一语既落,众人皆惊。

诸位几位文臣武将一脸的惊讶,就连一向自诩大度的李世民都瞪大了眼睛!

这秦家小儿,当真是不知好歹啊......

呼吸之间,众人只觉得一阵头疼。

皇帝陛下当场脸色就黑了下来,沉声凝视而来!

“秦四郎,你可知抗旨不遵是何后果?!”

突然的变故,使得秦琼大惊失色:“陛下,犬子顽劣成性,一时失言,还望陛下......”

谁知话未说完,稚嫩的声音竟再次响起。

“陛下乃是仁德之君,想必定会明断是非,我又没犯错,又何谈抗旨不遵呢,还请陛下明鉴呀。”

几人直接惊得哑口无言。

自大唐建国以来,从未有人竟敢如此蛮不讲理地顶撞陛下,这何止是摆明了要抗旨,简直就是胆大的没边了啊!

这小儿,真是无法无天!

雅雀无声的御花园里,没人再敢多嘴一句,唯有面色阴沉的李世民起身质问。

“好一个秦四郎......”

“明明是盗窃财物的不耻之事,在你口中竟毫无差错,朕倒要听听,你要如何混淆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