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憨婿 已完结

贞观憨婿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大眼小金鱼 主角:韦浩李丽质

贞观憨婿 笔趣阁_贞观憨婿原著小说免费阅读

《贞观憨婿》小说介绍

《贞观憨婿》是大眼小金鱼著作的穿越重生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贞观憨婿》精彩章节节选:“陛下,管管你女婿韦憨子吧,他又要在东门外单挑那帮大臣!”一个大臣跑到甘露殿对着李世民喊道。“这个韦憨子,简直就是胡闹,传朕的口谕,不许在东门打架!”李世民一脸愤怒的喊道。········“走,去西门,东门不能打!”韦浩在东门对着那些大臣们喊道。...

《贞观憨婿》小说试读

韦浩进去酒楼后发现,这里有不少人,看他们的衣着打扮,也都是不差钱的主,不像西城那边的酒楼,什么样的人都有,韦浩进去,点了四个特色菜。

可是等四个特色菜上来后,韦浩非常失望,一点味道都没有,料倒是都用了好料,但是味道却不好,但是就这样的菜,还花了韦浩100文钱,让王管事心疼不已。

“公子,这里的菜,不比我们家之前的酒楼好多少啊,就这样的菜,在我们的酒楼,顶天了30文钱,这里居然要100多文钱。”王管事很心疼的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笑着说道:“你懂什么!这才好赚钱啊,你瞧着,公子我到时候在这里开一家酒楼,保证是全大唐生意最好的!”

王管事听到了,没做评论,反正吹牛也不犯法。韦浩还是5岁的时候,自己就跟着他,他有什么本事自己还不知道?

“走,回家找我爹要钱去。”韦浩笑着对王管事一挥手,就钻进了马车。

而在韦浩家里,韦富荣气的饭都吃不下了,下午,他好不容易央求到了一个教书先生,希望他能够到家里来给韦浩教书,人家来了,但是韦浩不在院子里面,既然翻围墙跑了。

那个教书先生之前就听过韦浩的“威名”,知道这个人不好教,打跑了很多先生,现在得知翻围墙跑了,那个教书先生想着以后在这里教书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于是就告辞了,说什么也不教了。

“老爷,公子回来了。”韦浩刚刚下马车,就有家丁去通知韦富荣了。

韦富荣气的操起了之前就放在桌子上的藤条,准备要去抽韦浩。

“爹,你在家啊,正好我有事情和你说!”韦浩看到了韦富荣从客厅出来,还很高兴,不用到处找他,可是一看到他手上的藤条,还有那张气的已经铁青的脸,韦浩预感事情不好,转身就开始跑。

“憨子,给老子站住,老子打不死你,居然还敢翻围墙出去?”韦富荣一看韦浩跑了,也跟着跑着追,边追还边对着韦浩喊着。

韦浩哪里会停下来,傻子才会停下来,跑了一会儿,韦浩发现韦富荣还在追,像是不打到韦浩他不甘心一样。

“爹,你胖,这样剧烈运动可不好,有什么事情咱们停下来好好说行不行?”韦浩跑一会儿,站住了,等着后面追上来的韦富荣说着。

“你,你给老子站住!”韦富荣指着韦浩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行,我站住了,给你一次机会!”

快要到韦浩这边的时候,韦浩再次加速,跑到韦富荣后面去了。

“别...别跑!”韦富荣继续追过来说道。

“爹,你这是为何?别追了,就你的身体,虚胖。”韦浩站在后面,对着韦富荣说了起来。

此时的韦富荣气得不行啊,但是追又追不上。

没办法,韦富荣只能站住了,拿着藤条指着韦浩说道:“混小子,让你不要出门,你居然敢翻围墙出府,下午教书先生来了,一看你没在家,人家給气走了,你...你!”

“你说的,我抄完了就可以出去的,你说话不算话,还怪我?”韦浩马上怼了回去。

“字呢,字你认识了吗?”韦富荣气愤的对着韦浩喊道。

“爹,我能抄就不错了,你一下不要要求这么高好不好?你自己说,我以前抄过这么多吗?”韦浩对着韦富荣问了起来,这个也是听王管事对自己说的,之前要他抄一句都很难。

“恩?”韦富荣一听,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已经让步了,你就不能让让?我都抄了一册了,你问问我院子里面的那些人,是不是我一个字一个字抄的,我那么辛苦,还不能出去走走,再说了,你问王管事,我今天出去,惹事没有。”韦浩说着指着远处着急的王管事说道。

韦富荣听到了,就扭头盯着王管事。

“老爷,这次公子真的没有惹事。”王管事连忙说道,心里则是想着,调戏公主吹口哨应该不算,毕竟人家不会找上门来。

“行,行,姑且饶了你这一次,从明天开始,不许出府了!”韦富荣拿着藤条指着韦浩警告说道。

没办法,追不上,打不到啊,只能顺着台阶下了,要不然,很没有面子的。

“那不成,爹,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呢。我今天在外面转了一圈,就是去找赚钱的路子,之前让家里赔了那么多钱,心中有愧,这次说什么我也给你赚回来。”韦浩立刻摇头说了起来。

韦富荣听到了,翻了一个白眼,拿着藤条就准备回去了,至于韦浩口中说的赚钱的路子,韦富荣那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诶,爹,你别走啊?”韦浩一看韦富荣就这么走了,马上就跟了过去。

“滚远点!”韦富荣狠狠的瞪着韦浩说道。

“你听我说完啊?”韦浩继续追过去喊着。

韦富荣扬了一下手上的藤条,韦浩马上站住了,才想起来他手上还有藤条,这个时候过去,有可能被抽,还是远点安全。

韦浩一直跟着韦富荣到了客厅。

韦富荣坐在客厅的中间,而韦浩则是倚靠在门口。

“爹,我跟你说,东城那边的人都是人傻钱多,那么难吃的一顿饭,还要100多文钱,这样的钱多好赚啊!我保证我们如果在那边开一家酒楼,肯定赚钱,而且是赚大钱。”韦浩靠在那里,试图说服韦富荣,可韦富荣似乎不想理他。

“爹,你的眼光太差了,只想着在西城开酒楼,那能赚几个钱?”韦浩想要激怒韦富荣说话,只能先鄙视他。

“你知道什么?东城那边的酒楼就这么好开?每年在东城开业的酒楼不下于十家,能够坚持一年不倒的酒楼不会超过一家,东城的租金这么贵,要签订就得签订一年的租约,如果亏了,只能砸在自己手上。

再说了,在东城后面没有人,到时候酒楼有人闹事,你平息都平息不了,搞不好把命都丢进去,之前西城的王员外家,不就是在东城那边开酒楼,惹到了赵国公府上的人,一家子家破人亡,你少给你老子添乱了。滚远点,少惹我,我这辈子也不知道造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玩意!”韦富荣火大的对着韦浩喊道。

没办法,这个是家里的独子,多一个,自己都掐死韦浩了。

“那你借600贯钱给我!”韦浩还是不死心的对着韦富荣说道,韦富荣都懒得听。

“爹,你要不给我,我明天就找韦琮家去,我去要他的钱,他要是不给我,我就继续揍他一顿,到时候你又要赔不少钱!”韦浩一看这都不为所动,马上就威胁韦富荣说道。

韦富荣一听,马上拿起了桌子上的藤条,又要追上来,韦浩赶紧跑了,边跑边喊说道:“爹,你要是不给我,你看我明天去找韦琮要钱去,到时候不给我,我就打他,你那个钱,是愿意给他,还是愿意给我!”

“哎呀,我的个天啊,我怎么生了这么个东西啊?”韦富荣那个伤心啊,这小子就是一个祸害啊,祸害家里几千贯钱不够,还要继续祸害,这到底什么时候是一个头啊!

韦富荣此刻也不追了,而是坐在一处石凳上面,伤心的不行。

韦浩看到他如此伤心,远远的站住了,想了一下对着韦富荣说道:“爹,你就不能信我一回吗?你只要信我,我保证一个月不打架,谁打我,我都不还手!”

韦富荣听后,就扭头看着韦浩。

“怎么样,按照你说的,我一个月打架都要赔不少钱,我答应你一个月不惹事,你把钱给我!”韦浩看到了韦富荣盯着自己看,再次说了起来。

“你个败家子,这个家早晚要给你败了。”韦富荣指着韦浩骂着。

韦浩也不狡辩,没办法,之前确实是有点败家了,但是自己真不是以前那个韦浩了,只是这样的话,不能和韦富荣说,现在的关键是要钱。

韦富荣此刻站了起来,拿着藤条,人佝偻了不少,韦浩看到了也有点于心不忍,但是赚钱可是大事。

“爹,成不成一句话,你要是不相信孩儿,孩儿再想想别的办法。”韦浩对着韦富荣的背影喊道。

“你能有什么办法,去抢啊?”韦富荣扭头对着韦浩暴喊着。

“那不会,爹你放心,我不会做作奸犯科的事情。”韦浩立刻摇头说道。

“哎,罢了罢了,败了就败了吧,我韦富荣一生做了这么多善事,到时候落一个家破人亡的下场,老天不公啊!”韦富荣此刻抬头看着天空,叹气的说着。

“谢谢爹,你放心,不会让你亏本的!”韦浩一听韦富荣的口气,是同意了,马上感谢的说着。

虽然韦富荣的语气当中,很心灰意冷,很悲凉,但是韦浩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自己这个憨子在他心里,一时半会是改变不了的,但是自己确实需要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