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 连载中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九公子 主角:顾南箫傅景铄

主角顾南箫傅景铄小说免费阅读 顾南箫傅景铄做主角的小说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小说介绍

主角顾南箫傅景铄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情节十分精彩,书中精彩段落节选:前世惨死,老天给了顾南箫一颗后悔药,她重生了。她一改骄纵任性,对未来的权倾天下的夫君千依百顺、百般关心,只求改变前世惨死的结局。妹妹设计陷害,姨娘争权夺利,渣男算计引诱......她斗绿茶虐渣男,信手拈来。谁料重生后又美又飒太招眼了,引来无数小美男,夫君一旁急了眼。一日,小世子真情款款:“箫姐姐,你几时能对我比他好一点。”又一日,翩翩公子含情表白:“小箫儿,本王也可以宠你上天,可否考虑?”终于一日,醋坛夫君爆炸,当街醋吼:“都滚,箫儿是朕一人所有!”当晚,醋坛夫君便把顾南箫逼到床角:“宠朕,天下拱手送你,不宠朕,后果......看着办!”...

《重生嫡女太撩人:陛下他又吃醋了》小说试读

第20章

赵姨娘恨铁不成钢:“还能怎么办,你......你啊!我们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未知数了!”

“不行,娘,你得想办法,你得想办法。”

顾灵雪真的怕了,她趴到赵姨娘的腿上求救。

赵姨娘揉着眉:“我想什么办法,我真不明白你是没长脑子吗?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

顾灵雪抽着哭:“在戏院看戏时,顾南箫说的,她说靖王对我有好感,说我有机会......”

话没说完赵姨娘就低吼打断:“她说靖王对你有好感,她说你有机会,她说什么你都信?”

突然,赵姨娘一惊,这情形似乎和以前一样,只是那时候是反过来的,她们母女说什么她都信!

“顾南箫为什么跟你说这些?”

顾灵雪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看戏时她就这么说了。”

“你有没有和她说过什么?”

赵姨娘回想最近的事情,越想越蹊跷。

若是顾灵雪没说漏过嘴,顾南箫为什么会变的好像什么都知道?

“我没有,我都是按娘说的做的,从没有说漏过。”

顾灵雪肯定自己没漏过嘴,这些年顾南箫都没有怀疑过。

赵姨娘没再说话,可面色越来越狠,不管什么原因,顾南箫既然控制不了,那就只有一条路。

靖王要的只是那样东西,并不是人,那早杀晚杀都是一样。

“雪儿,去通知张大夫,让他做最后的事,做完我就放过他的家人。”

能不能行,就看这一次了。

......

自马场的事情传扬出去,靖王和秦相府都受了牵连,皇上面前自是受了责罚。

而此事唯一的受益者端王傅景彻,此时却宴请了顾正洪。

湖边景楼之上。

几位富甲与身着便服的官员一起谈诗颂词,好一个文人雅会。

顾正洪不时的举杯应承着,可面上却看不到融合之意。

傅景彻坐在主位向下人使个眼色:“顾老爷,本王听闻老夫人进京,这是两棵千年人参,本王的一点心意,请顾老爷笑纳。”

顾正洪正色拱手推让:“王爷言重了,顾某一介草民怎可受王爷如此大礼。”

傅景彻给下人使个眼色,下人把东西放在了桌上:“本王送出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顾老爷若觉得太贵重,那就请本王吃顿饭当作谢礼便是了。”

顾正洪额头冒着汗珠,老夫人来了?

正当他想着如何回答时,下人来传话:“老爷,老夫人到了,在府里发火呢!”

下人的话简直就是救命稻草,顾正洪立刻站起来:“王爷,家母远到,顾某得回去了,王爷的好意顾某心领,请王爷恕罪。”

说完,逃命似的下楼奔出。

傅景彻眯起双眸,喝下杯中之酒。

收不收,他已经来了,这已经起到了效果。

......

顾正洪一回府便听到老夫人发火的声音。

他立刻赶去前厅:“娘,您怎么来了?怎么不提早通知一声,我好去接您!”

老夫人怎么会来,顾正洪这会儿心里已经有了点数。

老夫人脸一沉,把龙头拐杖狠狠往地上一戳:“我怎么来了,我顾家的颜面都让你快丢尽了,你是存心想气死我不成!”

龙头拐杖,先皇当年所赐,顾家当年也是朝廷重臣,将门之家。

顾正洪赶忙上前认错,扶着老夫人坐下:“娘,您息怒。儿子会好好管教。”

“娘,这次不是箫儿惹的祸。”沈氏一旁小心的说话。

老夫人冷哼一声:“就算不是她,那又怎么样,同样丢的是我顾家的脸!”

沈氏低着头没再作声,老夫人不喜欢顾南箫,同样也不喜欢顾灵雪,因为他们是女儿家。

这也是当年赵姨娘进门生了顾灵雪后,沈氏没有再针对赵姨娘的原因。

顾正洪把茶递到老夫跟前陪不是:“娘息怒,儿子以后好好管教。”

“管教?哼!”老夫人狠狠瞪眼:“你看看你弟弟,看看长风,长云。你再看看你那两个丫头!气死我了!”

这话说的,一旁坐着的顾正元夫妇俩满脸得意。

“娘,别生气,您喝茶。”顾正元坐到老夫人跟前。

“是啊,娘别生气,您的身子要紧,回头让长风长云陪您出去散散心。”顾正元的妻子孙氏斜着眼扫了沈氏一眼。

顾正洪没有儿子,这个家的继承人就该是她的儿子,那样东西也该交给他们。

听到孙子,老夫人这才缓和些怒气,看向顾正洪:“你那两个丫头,我来了,他们怎么没来见我?”

顾正洪一听立马回道:“儿子这就让人去叫。”

老夫人把龙头拐杖一拿:“不用了,我这把老骨头还能走得动,我倒看看,这两个丫头成什么样子了。”

“是。”顾正洪和沈氏互看一眼,扶着老夫人出去。

此时。

顾南箫正跟踪张大夫出了顾府。

老夫人突然到来,沈氏没得及通知,她和傅景傅不知道老夫人已经进府。

今天她特意跟踪张大夫出去,交代思桃注意查看,他们出去后别院里什么人可疑。

她是故意让那条眼线知道她跟踪张大夫出去。

张大夫出了顾府后果然如她所料没有往家去。

顾南箫快步走上前去:“张大夫。”

张大夫咯噔一下回头,面色惊讶:“大小姐。”

顾南箫笑了笑:“说吧,你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即能跟着你来,想必你也明白了,我已经把事情告之父亲,父亲已把赵姨娘和顾灵雪送走,你今天见不到他们了。”

她早就发现张大夫的药有问题,而张大夫每次去却仍然给她开药,按照张大夫的医术,不可能发现不了她的毒已解。

仍然开药只能说明,张大夫有把柄在赵姨娘手里,而且不敢说出顾南箫毒已解的事情。

张大夫低下头:“大小姐,既然你知道了,我也无话可说,我不奢求你放了我,但我求你救我的家人。”

猜的没错,他被赵姨娘要胁了。

“你写一份口供给我。”顾南箫提出自己的要求。

“谢谢大小姐。”

张大夫从怀中拿出一个信封:“我发现大小姐的毒已解时我就知道大小姐已经发现我了。这份口供我早已经准备好。”

相关推荐